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棍走天涯~11

一棍走天涯~11

      

香港到台湾玩女人的男仕,相信都会感受到台湾女性的温柔,尤其是在床上温柔时的「阴声细气」,简直是东南亚女人之极品也。年前多次到过台湾,在台北市,要女人并不难,任何夜店都有供应,问题只是遇到「住家货」或者职业捞女而已。

话说年前在香港某大场,认识一名来自「宝岛」的小姐,结下「一夕之缘」后,她就返回台湾做老闆娘去了。后来我顺赴台旅游之便,就去探望这位异地情人。得到她的热情招呼,当晚就请客,一同到「卡拉OK」聊聊。

台北的一些小型「卡拉OK」,作风与香港有别,除了可以大展歌喉以外,还可以吃晚饭,并且有漂亮的小姐陪伴,她们都是善解人意的漂亮姐儿。于是,顺理成章的,就认识了一位本来是「大学生」却偶然出来当「公关小姐」的阿梅。

阿梅有台湾小姐那份娇媚,可是,在床上的时侯,又有一番令人非常刺激的狂野,这点,并不奇怪,而最难忘的是︰那一次在上马之前,她突然从手袋里拿出一片小小的药丸,轻巧地放进「销魂穴」之中。当时,在下呆了一下,忙问她道︰「你还要用避孕药吗?加果怕有孩子,服食药丸不是更方便吗?」

不料,她哈哈大笑说道︰「 你估错了,这不是外用避孕药,而是销魂丸呀!」

恕我老土,出来泡欢场那幺多年,亦曾与无数女人上床干那回事,但从未见过有女人用过甚幺「销魂丸」的。严格的说,「销魂丸」不能称为「丸」,它的体积比小孩子玩具的「波子」较大,比乒乓球略小,据阿梅解释,这种「丸」,是放在「销魂洞」,三五分钟之后,便能产生作用,阴道会变得又紧又窄云云。

我问道︰「产生甚幺作用呀?会咬人吗?」

她说︰「差不多啦,信不信由你,如果用了销魂丸之后,就算一个生了十胎八胎的妇人,都会变成处女那样又紧又窄的呢!」

如果真的如阿悔所说,那的确十分有趣。宽衣解带沖凉之后,我就开始和阿梅做起「功课」,照例先来一轮「前奏曲」,然后上马。果然,那里又紧又窄,要勇闯玉龙门关,还需要一些劲力哩!不像以往「开波」那样,可以一直冲前。

由台湾返港,不经不觉,一年多了,突然,日前接到一个包裹,原来竟是阿梅寄来的,正奇怪里面是甚幺东西?拆开一看,除了有一封信之外,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精美纸盒,纸盒里放若四个「小球」,一看清楚,竟然是在台湾和阿梅一起试用过的女性专用「销魂球」也。阿梅在信中告诉我,最近她已经由卡拉OK公关小姐,转工当药材公关了。这种销魂丸,是她们公式的荣耀出品。她送上几个以供试用,如果用后加感到满意,请我直接去信像她订购好。还叫我如果有机会台湾,可不要忘记找她!

阿梅的来信,很出乎我的意料,加上她寄来的「销魂丸」,真被她弄得啼笑皆非。可能阿梅并不知道,香港的捞女好大鼻,莫说要她的肉洞吞「销魂丸」可能被但骂到狗血淋头,就算稍为多些要求,亦会满床「米」的,这一点,宝岛捞女实在可爱得多了。

由于以前试用过「销魂丸」,知道它的确有令「销魂洞」收缩的功效,既然可以公开出售,相信它也不会对建康有所损害。但香港女人还未能接受这一套。万一冒冒然向捞女提出用「销魂丸」塞入「销魂洞」中,说不定会被她赏以两巴掌者也。

至于太太们是否会接受丈夫这种「特别礼品」,则好难讲矣。既然阿悔一片苦心,由宝岛寄来四个「销魂丸」,就不得不想办法去找个「模特儿」来试验一下的。关于这个问题,一时间令我也感到有点不知如何着手。

首先一点,对像不能是年轻的小妹妹,因为「小妹妹」本身已赋有「又紧又窄」的条件。其次,也不可能去「大场」找件小姐去九龙塘,因为谁都知道,今时今日的大场小姐身价极高,全套服务,包括场内消费,及到九龙塘饮糖水的额外贴士,全部要两张金牛以上,除非事前声明要但试用「销魂丸」,否则被但打出马路都有可能。至于去公寓找件「行货」,更加冒险,因为一般「出钟女」,背后都有人跟住,万一被他背后的「阿哥级」人马有所误会,可能被人打到变盲炳也。想来想去,唯一可能是找件中年住家菜,年龄倒不成问题,只要肯听听话话,就不计了。

提到「住家货」,自然想起深水涉那个「契姐」朱姑娘了。朱姑娘并非开公寓,而是在麻雀馆做「阿婶」的。记得以前由她搭线,试过两件失婚的「住家菜」,都年纪四十来岁了,根本已无鲜味可言,只不过有的是一点点的「纯」味。同时,大凡年过四张的「住家菜」,通常都生过三五胎,底下那个「销魂洞」当然又宽又鬆,不在话下了。

记得歎过一件离婚一年多,仍未「门」过男人味的师奶阿香,也是朱姑娘扯线的。阿香年约三十六、七岁,珠圆玉润的,人品不错。不过那次和她上床,却如入太平洋,空空洞洞,不着边际。

今次,决定要拿阿香做「模特儿」。先拨个电话给朱姑娘,知道了阿香最近到工厂做,该日要加班,要晚上九点才放工,放工后又要回家照顾子女,所以,非要在深夜十时后不能抽身也。在下试验心切,一于答应死等。

吃过晚饭,再看一场「七点半」,再到约定见面的茶餐厅见阿香。没见到她几个月了,以前肥肥白白地的阿香,现在竟有点儿清瘦了。问她这几个月有没有「开波」,她说︰「开鬼开马,为了三餐,做工做到全身都软了!」

由于有过「一夕」之缘,所以大家谈得无拘无束。为了争取时间,饮过一杯奶茶,就飞的士去「德兴街」。

上马之前,在下把台湾的遭遇一一道出,讲到那种男人恩物「销魂丸」,阿香突然面色一沉,她说道︰「你这样讲,即是说我不够紧吧!当然啦,我又不是小女孩,当然只能是这样嘛!」

我唯有再三解释,指出目的只是想试一试这种「销魂丸」的功效,如果这种东西其实可以,就準备和台湾做做生意,试试香港是否有市场。这样解释合情合理,阿香立刻转怒为笑,她说道︰「不必使用了,我已经学识了收缩功,今次你试过,就知道我的收缩功好使得,好过用销魂丸。」

我笑着说道︰「并非不信你,而是想实地试验一下罢了!」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愿意打赏三百元作为「试验费」,她才吃吃地笑着问道︰「做试验品倒没关係,不过你要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有无害处呢?」

为了要令阿香安心,唯有把该种「销魂丸」的说明书,给她过目。阿香很细心的由头看到尾,最后才「嘻」一声笑出来,她说道︰「真佩服那些台湾佬,连这东西都可以发明出来!」

这时,阿香已经脱清光,任由我去动手术了。无论是塞入「外用避孕药」,甚至是把「销魂丸」送入「销魂洞」,必要懂得「入洞」的技巧,千万不能硬来,否则会引致不必要的痛楚。由于当时对方仍未动情,因此那过地方自然比较乾,要顺利地「入洞」最安全的方法是先用润滑膏一起使用,就万无一失!

「入洞」手术搞好之后,阿香就合上双眼,等待我的进一步的「侵入」。当我再探桃源,不知道是由于心理作用?还是由于药力的关係,竟有一点「紧紧窄窄」的感觉,不过,在另一方面,阿香今次的反应,并没有第一次那幺狂野,反应也迟钝了。我活动了好几分钟,才觉得「春雨」绵绵,进入了康庄大道。

细声问阿香道︰「你觉得怎样呢?」

她笑了笑说道︰「真的好紧!你弄得我好舒服呀!」

我停下来不再把肉棍在她阴道里抽插,说道︰「阿香,我没有骗你吧!现在,你应该相信它的确实有用了吗?」

阿香不作答,屁股摆来摆去,左右逢迎。她一边摇,一边说︰「你真是懒!弄得人家兴起来又不动了!」

我吃吃地笑道︰「我也要享受一下你的吸功呀,哇!果然有一手,真是好本领。」

阿香道︰「这一招我学了一个月了,你耍享受,不妨回家教教你老婆吧!」

话未说完,她突然两眼一翻日︰「死啦,我要丢了!」随即打了两个冷震,而在我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放箭」了。

事毕,她大讚「销魂丸」的功效神奇,并叮瞩我向台湾方面订购五打,说是用来送给姐妹们作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