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互相空虚寂寞的时候遇到了彼此

互相空虚寂寞的时候遇到了彼此

      

故事開始前,先簡單介紹一下背景,小狼高考落榜之後,沒有聽從家裡的安排,自己一意孤行跑去了外地打工,在人身地不熟的城市闖蕩,為的就是當初那句「等你畢業後,我娶你」;可萬萬沒有想到,跟自己好了4年的初戀女友,剛剛踏入大學校園短短的幾周後,就躺在了另一個男人得身下嬌喘呻吟。

得知這件事之後,我一度傷心欲絕,背叛,對於那時還不太成熟的我來說,有如晴天霹靂一般,我一度對生活失去了動力,自甘墮落,整天醉生夢死,過著非常頹廢的生活。

直到我遇見了她,我人生中的第二個女人。

2010年初夏的某個晚上,和往常一樣,帶著疲倦的身體,我無精打采的走出鬧哄哄的夜店,捏了捏空空如也的錢包,苦笑一聲,然後點上了一顆煙,看著那些喝的醉洶洶依偎在各種男人懷中被帶去開房的美麗女子,她們有些甚至還穿著高中的校服,我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羨慕那些男人,還是替那些女孩子惋惜········回到家,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氣味,幾個月前,就在這裡,這張床上,一對小情人還在瘋狂的嬌喘纏綿;可誰又能想到,這將是兩人最後的激情?這些揮之不去的陰影,每晚都在折磨著我。

日子就這麼渾渾噩噩的過著,已經有好幾個月沒去工作了,以前攢下來的一點點積蓄眼看就要消耗殆盡,也該再找一份工作重新開始了。

連著好幾天,我去了幾家公司面試,情況都不怎麼樂觀,一個傍晚,我帶著有些疲憊的身軀,我走進了一家常去的酒吧,在吧台要了扎啤酒,然後坐到邊上的一個沙發上,四下打量著那些穿著暴露的女子,不久之後,我注意到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她雙手捧著一杯酒,怯生生的站在那裡,顯得很是茫然。

我一直盯著她看,女孩左右四下張望著,像是在找什麼人,就在這時,四目相視,女孩先是一楞,接著表現出很不知所措的樣子,我舉起酒杯衝她晃了晃,然後喝了一口,此時女孩已經低著頭飛快的躲到了人群之中,我無奈的笑了笑,靠回沙發上,閉起眼睛,思索著今後的打算。

一陣淩亂的腳步聲,玻璃杯打破的叮噹聲,加上沙發的上下起伏,我一下回到了現實中,睜開眼睛,一扭頭,只見身邊的座位上半趴著一個女孩,等她擡起頭,我看清了她的臉,這不就是剛才那個女孩麼!

出於警惕,我沒有去扶她,這亂哄哄的地方誰也不想惹火上身,我直起身左右看看了,確定沒有什麼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我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身上;女孩現在已經坐了起來,低著頭,右手捂著左手,我這才看到她的手在流血,我將一包紙巾放在了她的傍邊,女孩看了我一眼,我對她微微笑了笑。

她清理完傷口,很禮貌的吧紙巾遞了回來「謝謝你!」「不客氣」這時有兩個男的趕了過來,看他們的打扮應該是這裡的保安,估計是聽到杯子打碎的聲響過來看看;那兩個人看了看我們,「哦!沒啥事,不小心打了個杯子。」說完我遞給站在前面的那人一張鈔票(算是賠償,順便打發他們)。

等他們走後,我轉向女孩:「你沒事吧?你的手……」

女孩看了看自己的手:「哦……沒事……」

看女孩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難不成是酒托?我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想喝點什麼?」

「啊?嗯……隨……隨便……」女孩的聲音很小。

我叫住路過的服務員,點了些比較便宜的啤酒。(大家別笑話,我現在沒那麼多錢,況且我也不是來泡妞的。)回過身來,看到女孩還是比較緊張,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我給她講了幾個小笑話,其中不乏比較露骨的段子,羞得她小臉紅紅的。

這時服務生走了過來:「先生!您的啤酒」說完她放下杯子,很知趣的離開了。

送酒的女服務穿的很性感,走路時屁股一扭一扭的,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噗~~~呵呵~~!呵呵呵!瞧你那樣~~」女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我回過頭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嗯……剛才……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出什麼事了麼?」

女孩看了看我,一手托著下巴:「嗯……剛有個男人,可能是喝多了,一直拉著我……我……我用了全力才掙脫,跑得太著急,不……不小心就……就摔倒了……剩下的……你……你都知道了……」她說的時候臉還是紅紅的。

我倒了一杯酒遞給她,和她碰了一下,喝完我的思緒又回到了今後的打算上面。

「怎麼了?你怎麼不說話啊!?」女孩把嘴湊到我耳邊歪著頭說道。

她熱熱的氣息混著少許的酒氣噴灑在我的臉上,我猛地一驚,回頭看著她。

她歪著的臉龐真是可愛,也很誘人,尤其是那張微微向上翹起的小嘴。讓人有種忍不住吻上去的衝動。

「嘿嘿!~哪有這樣盯著人家看的……討厭……」

我趕忙收回了思緒清了清嗓子:「你經常來這地方玩麼?」

「不是,偶爾才來!」

「哦,一個人……」

「不是,我閨蜜拉著我來的,我其實也不想來這種地方,太吵了」女孩說完和我碰了一杯。

喝完她接著說:「我不想待在這裡……可……可我找不到我的姐妹了,我不能丟下她……」說完滿懷期待的看著我。

看著她的樣子我一時有點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了。

看我沒做聲女孩又說:「嗯,要不,要不……」

這個女孩有點意思,好奇心促使我把話接了下來:「要不,我幫你找吧!?」

女孩彷彿找到了救星似的高興的「嗯!」了一聲,我和女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轉了兩圈也沒找到她的姐妹。

回到門口,我對她說:「要不我們就在這等吧!」

女孩沒說什麼,我又叫了幾罐飲料,兩人在哪裡邊等邊聊天,聊天過程中我得知了女孩的名字,她叫小君,名字很好聽,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對這個女孩進行了初步的瞭解,原來她在和男朋友鬧矛盾,所以才和她的姐妹跑到這裡來的,隨著話題的不斷深入,女孩向我講述了她自己的一些經歷。(內容不是關鍵,省略掉)可能被她的過去所感動,我不知不覺的就跟她說起了自己的那段遭遇,忽然發現兩人有著類似的過去,真是相見恨晚,這一聊我倆就把所有東西都拋在了腦後,不知過了多久,身邊傳來了一個女聲:「啊!小君你怎麼在這?!」我回頭看了看說話的女子,長相還算漂亮;那女孩看了我一眼,繞道小君身邊一把抓著她的手就走,「啊~你放開~放開我啊!」小君使勁掙脫了出來,「你怎麼回事?不想走啊?」說著那女孩瞪了我一眼接著轉向小君:「你想和他睡覺啊?」從女孩子嘴裡說出這樣的話實在太難聽了,不過我不想惹事,吃回啞巴虧,她兩還在嘰嘰喳喳爭吵的時候,我已經起身走出了門外。

「等等……哎……你等等……」剛走了沒多遠小君就追了上來,我回頭看了看她,又往她身後看去,和她一起的那女孩正站在不遠處看著我,「實在不好意思,我那姐們有點喝多了,嗯……」「哦沒事,你回去吧!」「那我改天請你吃飯,你手機號碼是多少?」「不用了,沒事」說完我轉身就要走,「哎!」小君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不依不饒,這女孩還真難纏,這時我看到遠處的女孩向這邊走了過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手機號碼給她,我匆匆的離開了。

本來也沒怎麼在意這件事,第二天中午,一陣手機「嗡嗡」的震動聲把我從午覺中吵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喂?」「你好,是小K麼?還記得我麼?我是小君!」

小君?我一個激靈坐了起來,真沒想到會是她,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小君主動提出來要請我吃飯,不等我反駁,小君已經把地點說了出來,還嗲身嗲氣的和我撒了個嬌。不去是不行了……這一個電話徹底打破了我的生活,匆匆把自己整理了一翻就出發了;到了約好的地點,她已經等咋那裡了,看到我以後,向我揮了揮手,不得不說她的身材真是不錯,前凸後翹,凹凸有致,還有那一頭髮亮的長髮,是個十足的大美女;吃飯時她說可能要和男朋友分手了,不過她卻沒表現出太多的悲傷,吃完午飯,我們找了個茶吧待了一會,下午出去逛街,晚上分別時還有些依依不捨。

第二天一大早,小君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聽到她的聲音,我的心裡暖洋洋的,彷彿一夜之間我就把以前對婷婷的情感,對生活的不滿,通通都拋在了一邊。

那天下午,我接到一家公司的試用通知,算是找到了一份工作,生活從今天開始再一次進入了正規狀態。

三天後,我得知了小君和她的男朋友分手的消息。自從婷婷事件以來,已經將近大半年沒碰過女人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情變得很激動。

有了目標之後,我抓住一切機會在她面前表現,很快就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

短短的幾天之內她就成了我的女人,我兩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成為情侶的當天就在她的家中發生了關係,準確的說從認識她到上床只用了一周的時間。

那個中午小君很痛快的答應了做我的女朋友,我也挺開心,下午她打電話給我,要我晚上到她家裡去,說是要我嘗嘗她的手藝;其實我已經隱約知道了晚上將要發生的事情。

下班以後,我先去買了一盒TT(後來沒用上),然後去她們單位接她,小君今天打扮的比平時更加的艷麗,她穿了一條白色的低胸連體夏裙,胸前那兩團白花花的嫩肉隨著身體的移動而上下顛簸,光是和她走在一起,就已經是熱血沸騰了。

回去的途中小君在超市買了些肉和蔬菜,說她手藝很好,今晚一定要讓我好好嘗嘗。說完倆人相視一笑,當晚我著實好好的品嚐了她的美食和她的身體。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兩人有說有笑的走進她家小區的大門,她家不是很大,但是收拾的乾淨整潔,看得出來顯然是特意準備過了,一關上門我就迫不及待的從後邊抱住了她,「啊!」小君輕叫了一聲,扭過臉看著我,然後嬉笑著掙脫了我的懷抱:「這麼沒自制力啊!?呵呵!!」說完她遞給我一瓶飲料,把我領到沙發上讓我先看電視,我哪能由著她來啊,坐下的同時順勢就把她拉到了我的懷裡,抱著就吻了起來,「嗯……嗯……嗯……」小君雙手推著我的雙肩,「嗯……先……啊……等下……啊……先吃飯……吃完……在……嗯……」看她反抗的厲害,我也就罷手了。

不過我怎麼能坐得住呢,跟著她一起去了廚房,廚房裡,我洗菜,她掌勺,不得不說她做的飯還真的挺好吃,吃完後我們一起收拾碗筷,在她洗碗的時候,我從後邊抱著她的腰,下身緊緊抵著她肥美的臀部,用臉蹭著她的後脖頸:「老婆,你好香!」小君微微側過頭:「是麼?就知道油嘴滑舌!」

洗完碗收拾好以後,我很坦然的和她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因為經過剛才一番交流,我發現自己有點太著急了,都說女人如水,女人的心思細膩,尤其是在上床的時候,一定要做到體貼,細緻,慢慢的撩撥她的情慾,等到她主動表現出性暗示,這樣才能讓彼此達到更好的享受。要是操之過急,不但不能得到很好的性愛,搞不好還會適得其反。

兩人坐著邊聊天邊看著電視,過了一會兒,我牽起她的手,把她拉過來坐在身邊,輕輕摟著她的肩膀,用手梳理著她的頭髮,涼絲絲的,很滑,很順,小君歪著頭順從的靠在了我的肩上,撫了一會兒,我的手順著她的背脊緩緩向下移動,直到手掌按在了她的屁股上。

小君雙手環抱著我的腰:「老公?」「嗯?」我轉過臉看著她,她微微擡起小臉:「你好壞!~」「哪裡壞了?」我不懷好意的看著她,「討厭!」說完小君就又把頭埋入了我的頸項間,我心裡一樂,伸出左手托起她的下巴,「壞蛋~~」小君說完很自然的閉上了雙眸,看著這個水靈靈的姑娘,我居然莫名的有點緊張。

穩了穩呼吸,我捧住她的臉,探頭在她的臉蛋上親了親,又在她的嘴唇上輕輕的點了點,見她沒有任何抗拒,膽子也就漸漸的大了起來,歪頭含住了那嫩嫩的香唇,伸出舌頭在上面來回的舔舐,然後舌頭緩緩的往她嘴裡進,起初她還有點抵抗,咬著牙,後來在我舌頭的遊動下慢慢的輕啟牙關,接著我們的舌頭就攪在了一起,時而猛烈,時而輕柔,同時,我的兩隻手也沒閒著,一手抱著她的身體,一手隔著衣服握著她的乳房,輕輕的捏揉。

她現在開始不停的吞嚥口水,隨著吞嚥發出嗯嗯的喘息聲,看她現在的表現已經是動情了,我握著她乳房的右手慢慢的往下遊,輕輕插入她的裙腰,她的小腹鼓鼓的,軟軟的,我揉了一會想要繼續往下,「嗯嗯……」小君吐出了我的舌頭:「先去洗洗吧!?一股汗味……」

鴛鴦浴!一個念頭奔了出來,事實證明我想多了,小君讓我先去洗,我問:「為什麼不一起洗?」,「一起還能洗啊?我一脫衣服……一脫……你還不是就地給我吃了啊!!」她邊回答邊把我推到了浴室裡。

等我從浴室裡出來,推開臥室的門,小君正坐在床邊,已經換好了睡衣,見我要抱她,一閃身靈活地躲開了,然後嬉笑著跑進了浴室,我笑了笑,然後躺在床上等著她。女孩的閨房就是香……不一會聽到外邊浴室的門「吱呀」一聲,接著臥室的門被推開了,小君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了過來,她現在身穿一條連體裙樣式的睡衣,上邊剛好到蓋住她兩顆小突起的地方,飽滿的乳肉一覽無餘,下邊的裙擺正好遮住她的大腿根,隨著她的走動,裡邊的黑色小內褲若隱若現,這種朦朦朧朧的感覺,簡直讓人噴血……下身快速的挺了起來。

她臉紅嘟嘟的走到床邊,整個人顯得楚楚動人又帶著幾分羞澀,她立在那裡,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我。

我已經等不及了:「寶寶,快過來!」,小君如同一隻乖巧的小綿羊一般順從的趴在了我的身邊,擡起俏媚的臉蛋的問我:「老公……嗯……喜歡麼……」「喜歡!」「漂亮麼?」「漂亮!」說完一把就把她拉到了懷裡。

我抱著她,不住的親熱,吻著她的嘴唇,揉著她的玉乳,小君纖細的玉手在我的胸膛和腹部來回的摩挲;我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雙手不停的撫摸著她光滑的大腿,外側,內側,她把大腿稍稍向兩邊分開,隨著撫摸,時而彎曲,時而伸直,撫摸了一會兒,順著大腿內側向上,碰到了她內褲,現在能明顯感覺到陰道口那裡的布料已經有點濕潤了,這麼多水,看來這小妮子還真是敏感呀,我把手掌按在那裡,隔著她的內褲在陰道口和小腹上腹部來回的遊走,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看樣子應該差不多了,我雙手抓著她的內褲要慢慢將她的小內褲向下脫去,小君也很配合,她挺起屁股扭動臀部,雙腿來回的活動了幾次,她的下身就光溜溜的了,我把她剛脫掉的小內褲拿到兩人的面前,黑色的蕾絲花邊,好性感,褲襠中間的地方還有些盈盈的水漬,我不懷好意的衝她晃了晃,小君羞得滿臉通紅,伸手一把搶走了她自己的內褲,塞到了枕頭底下。

我舔了舔她的嘴唇,起身雙手把她的睡衣推到了胸前,小君雙臂收回來,抓著已經是一堆的睡衣向上一拽,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美了,隨著衣物的退去,一對圓潤飽滿的奶子上下晃蕩著彈了出來,山峰上兩顆粉紅色的小奶頭硬挺挺的立在那裡,我雙手貼著她的小腹慢慢向上遊上那對飽滿的乳峰,開始緩緩揉撚起來,那雙飽滿柔軟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

當我用手指夾著她早已挺立起的乳頭開始揪捏提拉時,小君整個人開始難耐的扭動了起來,「嗯~~~嗯~~~噢~~~老公~」她嘴裡不住的叫喊著。

這時候我俯身趴在她的身上,張嘴裡含住她右乳的乳頭吸吮了起來,左手繼續把玩另一個奶子,右手伸下去在她不算太濃密的陰毛上緩緩摸索。

「嗯嗯……」小君也開始主動對我「還擊」了,她雙手隔著我的內褲摸了摸,然後直接把手伸了進去,抓住我的陰經來回的套弄起來,這樣大概持續了幾分鐘,我的肉棒已經漲的受不了了,而且我感覺她的下邊也已經完全濕透了,索性起身迅速脫掉了內褲,然後跪在她的身下,小君是我見過的第二個女人,她的陰毛很短,也不算濃密,看起來很乾淨,分開她的雙腿,她的陰唇不像是前女友那樣粉嫩,最邊上稍微有點褐色,但是裡邊都是一樣的嫩紅,不過這種感覺顯得她的下身更加的好看。

小君扭了扭腰,她已經做好準備迎合的姿勢了,等了這麼久,我早就耐不住了,於是握著粗大的肉棒,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來回滑動著,等到沾滿愛液以後,屁股一沈緩緩的挺了進去,「嗯……」她微微皺著眉頭輕輕的呻吟了一聲,同時雙腿張的很開挺起屁股迎合著讓我更加的深入。

她的陰道很緊,就像處女一般,就算有淫水的滋潤,在我進的時後還是感到了很大的阻力,包皮被她緊縮的陰道口向後翻起、拉直,龜頭前端被溫暖的嫩肉不斷包裹著,很熱、很滑、很舒服。

「啊!老公……你……哦……好漲……你輕……輕點……」小君嬌嗲著。

我一邊慢慢的聳動一邊觀察著她的表情,隨著陰莖的不斷前進,小君緊鎖著眉頭,上身不斷的挺起放下,嘴巴微微張開,小舌頭輕揉的舔著她自己的嘴唇,同時還發出不大不小的呻吟,這騷樣!還裝純!?

我下身一頂,「啪」的一聲兩人就緊密的結合在了一起,「啊……哼……嗯嗯……好漲……好粗……啊啊……嗯……漲死我了……嗯……啊……」小君被撞的一抖,「老公……哦……你好粗好熱……啊……」她說出的每一句浪語都深深的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慢慢滑動了幾下,適應了裡邊的溫度和緊度,開始加大力氣,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入,然後快速的退出,每一次深入她就會「啊!」的大聲呻吟一下,保持了大概幾分鐘的時間,她的下身已經分泌出了大量的粘液,感覺也和開始抽插時有些不同,開始的時候很緊,但也只是單純的很緊而已,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光著腳踩進淤泥裡一般,能很清晰的感到有滋滋的愛液隨著龜頭的深入而被擠了出來,往外抽的時候,整個肉棒就像是被吸住了一般,需要用些力氣才能拔出來,同時不斷發出「咕嘰~啵滋~」的水聲,真的就像是泥漿中行走似的。

這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我保持著這個姿勢和速度,連續不間斷的抽插了好一會兒,汗水都浸濕了我的頭髮,正順著臉頰緩緩的向下流淌,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和她做愛,加上好久都沒碰過女人的緣故。在小君緊窄嫩穴的壓搾下,龜頭上傳來的麻癢感越來越強,「哦!~」我不由的低吼一聲,渾身打了一個激靈,趕忙放慢了抽送的力度,想要借此來緩解射精的衝動。

可是小君的屁股卻一直在不停的挺起扭動,看起來她是完全進入了狀態,但是在這麼下去我很快就會把持不住的,總不能這麼快就射了吧!為了避免難堪,我向後一撤,把大雞巴退了出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頭看著她漂亮的臉蛋。

小君此時面色潮紅,嘴裡不均勻的吐著香氣,下體突然的空虛使她睜開朦朧的雙眼,情意綿綿的注視著我,「老公~不要停下來~~人家正……正……嗯……好舒服~~」,說完一手撫摸著我的胸肌,指甲颳蹭我的奶頭,一手探下去抓住肉棒想要讓它再次進入自己的身體;現在是該用老招數拖延一下了,我伸手下去抓住了肉棒上的小手,按在小君自己的陰部,一邊引導著讓她刺激自己的陰蒂,一邊低頭和她接吻,等肉棒上的感覺稍微沖淡一些,我扶正陰莖一挺屁股,「啊啊~~嗯!……哼嗯……」隨著肉棒的再次進入,小君發出了一陣滿足的長叫,她雙腳蹬在床單上,努力擡起屁股快速的搖動著:「啊……哦……老公……快……快用力……爽……啊……爽死了……嗯……」

看著她迷亂的樣子,我雙手握住她的小蠻腰,下身隨著她的扭動快速的往裡挺,感受著她裡面每圈蠕動的皺褶對肉棒的摩擦和吸吮,「大不大?……嗯?」我喘著粗氣問她。

「大……啊……好大……哦……」

「爽不爽……舒不舒服……」

「舒服……嗯……嗯……爽……哦……好爽……啊……好舒服……」小君不斷晃蕩著腦袋,烏黑的長髮散亂在臉上,樣子淫美至極。

我壓下嘴唇,堵上了那張吐氣如蘭的小嘴,「唔……唔……」小君雙臂死死環住我的脖子回應著我的親吻,用力的吸食著我的舌頭,我飛快的挺動著屁股,可以感覺到她的小穴在一下一下的縮緊,挺腰迎合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

我稍稍擡起上身,伏在她的身上,大肉棒像是打樁一般快速的撞擊摩擦她的陰肉。

「啊……啊……啊……」小君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頭向後仰起,嘴巴大張,含糊不清的叫喊著:「啊……老……嗯……老公……不行了……啊……啊……好硬……好熱……麻死了……嗯嗯……啊……好癢……好爽……漲啊……哦……我……我……要……要死……哦……要死了……嗯嗯……」在她浪叫的同時剛才激吻時留下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聽到她無比淫浪的話語,看著她浪蕩的表情,我抱著她圓潤的屁股狠狠的艸幹起來,她的臀肉被撞擊的不斷顫動啪啪作響。

緊窄小穴在不斷的撞擊摩擦下收縮的平率越來越平凡,小君兩條胳膊緊緊抱著我的後背,手指像小貓似的在背上用力的抓撓,「啊啊啊……嗯……噢……啊……嗯嗯……」一陣顫抖的大叫聲過後,忽然,她的呻吟聲戛然而止,雙腿雙臂猛的纏住了我的腰身,讓我動彈不得,緊接著就感覺雞巴被她的小穴緊緊的吸住了,一股火熱的水流隨之擊打在龜頭上面。

全身短暫的痙攣過後,小君的身體開始不停的顫抖,「嗯嗯……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她顫抖的浪叫聲充滿了整個屋子,剛才一直收緊的小穴也開始一下一下的抽動,那股溫暖的水流隨著陰道的收縮湧了出來,順著我的肉棒睪丸緩緩的流到了床單上。

她的高潮一直持續了幾十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女人這麼強烈的反應,心中的美滋滋的,充滿了一種征服感。

「嗯……」小君鬆開四肢,全身軟綿綿的癱在了床上,微睜著霧濛濛的杏眼看著我,我伸手摸了摸她汗濕的臉蛋,捋了捋粘在上面的髮絲,低頭和她深情的吻在了一起。

我邊吻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