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淫荡的小雯

淫荡的小雯

      

第一章 淫蕩的女孩

我知道,我很淫蕩。

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我想大概是八、九歲吧,我已經發現了觸碰自己的乳頭,是會帶來強烈的快感,那怕只是輕輕的擠壓和摩擦我的乳頭,都會帶來陣陣觸電似的快感。

那時,由於我的胸部還沒有發育,因此還沒有戴胸圍的習慣。

當粗糙的背心、粗糙書包帶,在摩擦著我幼嫩的乳頭時,都會給我帶來刺激的感覺。

在那個時候,我已經會偷偷地把手伸進衣服裡,輕輕的撥弄著我敏感的乳頭,揉弄著我那未發育的乳房。

我很享受這種刺激的感覺。

我的成績一向不太好,爸媽一直都罵我笨,說我沒出息。

正如他們所料,我升中學的考試中考得一塌糊塗,加上家裡沒錢,我獲派到了一所九流的中學。

上到中學後,因為爸媽也覺得資訊科技的重要性愈來愈高,他們下定決心一起湊湊錢,總算幫家裡買了部二手電腦。

我爸是在內地K市的一個煤礦裡當礦工,而我家則在P市,他每隔一、兩個月才回來一次,我媽平時也要上班,她的工作也很辛苦,常常要通宵工作,第二天早上才回家。

因此,我平日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的。

那部二手電腦,就是我在家裡唯一的朋友。

大概是在中學一、二年級的時候,我開始有月經了。

這標誌著,我開始步入我的青春期了。

在某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在我換了件白色T恤後,媽媽驚訝地對我說:「不行不行!怎的裡面穿了背心,乳頭都突得這麼明顯,看來我得給雯雯你買胸圍了。」

接著,媽媽便帶我去百貨公司,替我挑了件合身的胸圍。

戴著胸圍的感覺很舒服,我那敏感的乳頭不再經常受到刺激了。

可是,我還是很喜歡粗糙的衣服,摩擦著乳尖時,那種的酥麻感覺,所以,我在家中的時候,不喜歡帶胸圍。

除了生理上的改變以外,我的心理上也有所改變。

平時我開電腦都只是跟同學們聊聊天,玩玩一些小遊戲。

可是,在某一天,我終於受不住誘惑,按進了一個成人的討論區。

那裡有各式各樣的資訊、如圖片、小說、電影等等,全都是跟性愛有關的。

在那裡,我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陽具,第一次看到了男女的性交,第一次看到了男女性交的故事。

我知道了什麼是口交、什麼是肛交、什麼是乳交、什麼是顏射、什麼是口爆等等等等。

我覺得這些內容實在是非常刺激,看著看著,我的身體開始發熱,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伸進衣物間,揭起了我的胸圍,搓揉著我那已漸具規模的乳房,輕撥著我敏感的乳頭。

與此同時,我另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之中,初次挑逗著我的陰戶。

那一晚,媽媽沒有回家。

而我,則嘗試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從那天開始,我愛上了被撫摸的感覺,愛上了自慰的感覺,愛上了高潮的感覺。

我差不多每天放學回家都會上網,去那些成人地帶,下載各式各樣的A片,或者一些黃色的文章,然後自己撫摸著自己的身體,低聲呻淫。

平時沒有人注意的時候,那怕是在學校的課室中,公車上,我都喜歡偷偷地揉揉我的乳房。

那種從乳尖傳來陣陣觸電似的感覺,我十分享受。

後來,一般的性愛片段,或者故事,已經不能吸引我了。

我喜歡下載那些十幾個男人,輪干一個女人的片段,喜歡看那些女主角被壞人性虐致死的故事。

只有這些情節和內容,能令我興奮,能令我高潮。

看著這些變態的電影和故事,我就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是對性的渴望。

平日,自己一靜下來的時候,我的腦海,就不自覺地浮現出一幕幕淫蕩的畫面,心中,不自覺的開始幻想著性愛的故事。

幻想著我的身體被男人們飢渴地撫摸著,他們親吻著我的乳房,巨大的陽具,不斷在我身下出入。

想著想著,我雙手又會不自覺地輕揉著我的乳房,下面也會有點濕。

這時,我就知道,我是一個淫蕩的女孩。

儘管我由一年級開始,就很渴望能有個男朋友,讓我嘗試真正的性愛的滋味。

可是,由於我十分內向的個性,平時上學也是斯斯文文的,很少和其他人說話,不論對著男女都是這樣是。

同學們,都覺得我是一個斯文害羞的女孩。

雖然我覺得我在班中還是蠻討人喜歡的,至少我有什麼困難時,只要我開口,同學們都肯幫我的。

但,我很少很熟朋友,更別說男性朋友了,就算有一兩個異性的朋友,他們也只是跟我像一般同學般聊天,卻沒有和我聊得更深入。

我對這個形象還算滿意,至少,那時同學們的眼中,我想我還算是一個清純善良的女孩。

加上,由於我好早就開始不斷刺激我的乳房,我的身材可一直比其他同齡的女生都要好。

我感覺到那些男同學的目光,經常偷看我的玲瓏浮凸的身體。

我猜,應該有些男同學暗戀我吧。

我可不想讓他們知道我淫蕩的另一面。

不過,這情況,在我中四的那一年,改變了。

第二章 被強幹了中四的上學期

某一天,我還記得那是星期三,我們班要調位了。

我們的座位由班主任,陳老師去決定。

面對著我們這班同級五班中,成績操行都最差的E班,陳老師也是無心教學。

像我這種平日一上課就睡覺,考試有一半科目不及格的學生,他把我調到最左手邊最後的一排,亦即是班房的牆角位,來個眼不見為淨。

本來我到是挺滿意這個座位,起碼睡覺的時候老師看不到,不用挨罵。

可是,當我看到坐我旁邊的是李勇,而坐我前面的,是馬小龍和陳國強之後,我的心不禁一沉。

他們三人都是我們學校藍球隊的代表,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屬於體格梧雄壯,混身肌肉的那種。

李勇聽說是某個黑道頭目的兒子,在我們這班全部都家境清貧的學生中,特別起眼。

他用的鋼筆,戴的手錶,穿的皮鞋,單是一樣都高過我全身的財物加起來。

在班裡,有幾個男同學,像馬小龍、陳國強等,都喊他大哥。

一班人無法無天的,要麼整天曠課,要麼到處打架,凶神惡剎的,連老師校長都怕了他們。

只要他們不要玩得太過份,老師也當看不見。

女孩子被這種男人圍著,當然會感到害怕。

可是,我除了害怕以外,隱隱中,還感到了一絲興奮。

我承認我的樣子不是十分漂亮,腰也個小肚腩,雙腿亦不算幼。

不過,我的皮膚可是非常的漂亮,不單是白,而且,還是白裡透紅、嬌嫩幼細的那種,加上一把及肩,垂直秀麗的長髮,這到令我尚有一定的吸引力。

另外,可能是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已經開始刺激我的乳房,我的乳房發育得可是不差。

中學四年級,十五歲的我,150cm的高度,已有34D,25,32的身材,將校服撐得脹鼓鼓的。

那些男同學經過我的時候,我都看到他們在偷看我的乳房。

我們學校女生的學服是一套連身的白色裙,由身前幾顆鈕子扣起。

這套校服用的質料非常薄,領口也開得很低,平日陽光一照下,簡直連胸圍上的花紋也看得清清楚楚。

而我爸媽為免我將來長高了,長大了後,裙子不合身,還特意買了件大碼的給我,加上裙子的領口本來開得就低,弄得我一彎腰看書時,人家整條乳溝,都給對面的一覽無遺。

走光感覺非常興奮,雖然我依然強迫自己繼續低頭看書,裝作不知道自己走光,不去看看附近男生的表情。

但我知道此時,他們的目光,一定是盯著我的領口,偷看著我那對雪白的乳房。

每一想到這裡,我就感到十分的興奮。

大約在調位之後的一個星期,我們的班主任給我們發下了一個專題研習的題目,要我們分組進行。

題目是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還記得,老師是按照我們的座位去分組。

即是說,我和我附近那三個壞學生分到同一組了。

本來像他們這種學生,什麼專題研習的,他們跟本不會去理會。

可是,由於這份報告是我們明年的公開考試成績的一部分,這逼使我們這班成績差劣的學生不得不認真處理。

接著,在跟著的某一個星期六,我們四個人相約到李勇家的一間別墅裡去做報告。

其實在去之前,我已經想過就這麼孤身一個少女,跟三個這樣的同學,去一間偏僻的別墅,是十分危險的。

可是,不知道是因為重視那份報告,還是因為那可能會被強幹的刺激感覺,我還是去了。

一如大家所料,那天,我被他們強幹了。

十分普通的手段,他們在我的飲料中下了藥,然後三個恐武有力的男生,把受藥物影響而混身乏力的我按到床上,接著,我的衣服、胸圍、內褲,一件一件的被他們脫掉,或者撕爛。

我的陰道中,傳來了像被撕裂了般的痛楚,雖然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覺到,處女溫暖的鮮血,從我陰道之中流出。

奪走了我的處女的,是他們口中的大哥,李勇。

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快速地抽插。

儘管我的陰道,早已被流滿半張床單的淫水所濕潤,但他還算是高頻率的抽插,仍然帶給剛破處的我劇烈的痛楚。

李勇的粗大的雙手不斷地搓揉著我的乳房,他的牙齒、舌頭,亦不斷地刺激著我的乳頭,為我帶來了自己自慰時難以比喻的快感。

我相信,那時的李勇,依然沒有什麼經驗,很可能還是個處男。

我記得那次,他的抽插根本毫無技巧可言,就這麼一下一下的狠幹。

他這種抽插的方式為我幼嫩的陰道帶來了劇烈的痛楚,而且,他自己也很快就射了。

總括而言,我的第一次,痛楚的感覺遠比興奮的感覺強。

然而,當我還沒有回過氣來的時候,馬小龍又壓到我身上來了。

那一天晚上,我沒有回家。

李勇、馬小龍和陳國強三人整晚輪流地強幹我。

他們每一次都把精液直接射入了我的子宮之中。

我不知道他們總共強幹了我多少次。

我只知道,我一次又一次的,因為下體傳來的劇痛而暈迷,又一次又一次的,因下體傳來的劇痛而痛醒。

那天晚上,我只記得,我的陰道非常的痛。

第三章 我是性奴

我真正恢復知覺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三個男人已經穿戴整齊,正坐在床邊吃他們的早餐。

看到我醒過來後,三人均放下自己的早餐。

馬小龍從後緊緊的將我一把抱住,接著李勇走過來,狠狠的煽了我一巴掌。

「你是我們的性奴。」

李勇當時是這樣對我說的。

正如很多色情故事的情節,他以手上的一張記錄了昨晚的一切的光碟,及一輯我給他們強幹時的照片,作為威脅我的工具。

給男人們輪干的感覺,肉體上的確是十分的痛楚。

我的陰戶已經是又紅又腫,痛得有點麻痺了。

但是,給他們輪干,卻帶給了我一種精神上的滿足。

從子宮傳來那種被灌滿的感覺,陰道中傳來的那種麻痺的感覺,乳房上傳來那酸痛的感覺,都令我感到很充實和滿足。

我很喜歡看著他們的眼睛貪婪地盯著我的胴體,雙手撫摸著我身體每寸的皮膚,愛不惜手地玩弄著我的乳房,瘋狂地吻著我的乳頭。

那種被男性迷戀的感覺,我十分享受。

所以,我沒有去反抗。

我甚至不強逼自己不去想反抗的方法,裝作一個孤立無援的少女,任由他們擺佈。

我也覺得,我真的很賤。

從他們看我的目光之中,可以知道大概他們也覺得我很賤吧。

我被他們強幹時,一點反抗的嘗試也沒有做,被他們強幹後,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流過,到他們威脅我的時候,我亦只是低下頭,默不作聲。

「這裡五萬塊,去買幾件漂亮點的衣服。

最好是那些迷你裙、小背心之類的,愈性感愈好,別在我們面前裝清純了。」

李勇將五萬塊往我面上狠狠的扔過來。

那天,下午,我穿著昨天的T恤及牛仔褲,離開了他們的別墅。

和昨天進來了的分別,是裡面沒有那已經被他們撕爛了的胸圍及內褲,但多了的,是褲袋裡的五萬塊,及一子宮的精液。

從那天開始,差不多每個星期,他們都會叫我去到李勇的別墅中,讓他們三人輪流姦淫,玩弄。

我雖然像是給他們強逼的,至少,表面上我是不願意的,但是,無可否認地,我真的很享受他們的姦淫。

差不多上學的每一天,我都無心聽課。

心中,總是在想,此時李勇他們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我呢,是不是在幻想著強幹我的情況呢,那些男同學們,是不是在某個角度,偷偷地看著我那微微張開了的大腿呢,以及那若隱若現的乳溝呢。

在家裡,就算想溫習也是力不從心的,每當我看著那些沉悶,而且怎麼看也看不懂的數學書、物理書時,思緒,總是不自覺地飄到那一幕幕被姦淫的畫面,然後,雙手就會自然地摸上了自己的乳房,隔著衣服搓揉著我的乳頭,開始我的幻想。

老實說,我每天都期待著周未的來臨。

每天都在想,周未我應該穿什麼衣服,什麼衣服才可勾起男人的慾望與獸性,但這麼穿又會不會讓他們覺得我太過淫蕩呢。

我很淫蕩嗎?我想,是的。

到了後來,他們的性愛的花式愈來愈多了,膽子也愈來愈大了。

假日時,他們會逼我穿著一條很短的迷你裙,加上一件小背心,而且,不讓我穿任何的內衣。

然後把我帶到一些人多的地方,在大街上偷偷地隔著衣服摸我的乳房,或者把手伸到迷你裙中摸我的屁股,用手指刺激著我的肉縫。

肉體上的刺激,加上途人們眼中鄙視的目光,令我感到異常的興奮。

緊張,興奮,刺激,害羞,幾種不同的感覺,同時互相交纏著,這種奇妙的感覺,真的是令我非常著迷。

接著,他們便會帶我去某個偏僻的公廁,某條黑暗的後巷,或者是一些荒山野嶺的地方,將我的衣服脫光,然後一起把我輪干了。

我知道這種生活,是很墮落。

可是,我喜歡。

我,是他們的性奴。

自從我成了李勇的女人後,他每隔一個月左右,都會給我一大筆錢。

通常是幾萬塊左右,要是那個月我表現好的話,他更有可能給我十幾萬人民幣。

所以,從那天起,我生活的質素開始不斷的提高。

我用的手袋,錢包,衣服裙子,以及那些護膚品及化妝品,都漸漸換上了名牌。

有時,我可以穿著李勇送的名貴裙子,戴著閃爍奢華的鑽石頸鏈和戒指,坐著那名貴的房車,跟李勇去那些一頓要花上萬塊的高級餐廳吃飯,去逛那些一件衣服幾萬塊的名牌商店,享受著其他女性羨慕妒嫉的目光。

儘管在背後我只是他和他的朋友的性奴、玩物,他沒有當過我是他的女人。

但我喜歡被注視的感覺,喜歡這種比其他人優越的感覺,喜歡這種奢侈揮霍的生活。

李勇給我的那些錢,為了不讓好賭成性的爸爸拿去輸光,我一般都會盡量花光它。

那筆錢除了用來買名牌衣服和護品外,我還用來參加了一個昂貴的瘦身纖型療程和一個豐胸療程。

這些療程明顯地改善了我的身材。

我以前的小肚腩不見了,雙腿也變得修長了。

上圍由本來的34D,升到有35E。

腰圍卻由25寸,減少至23寸。

看著自己那玲瓏浮凸的身材,配上那本來就很漂亮的皮膚,我對自己的身體愈來愈有自信了。

因此,我愈來愈喜歡在同學面前走光了。

儘管我還不好意思學某些的女同學般將校裙改到大腿上,但愈來愈不注意合上自己的大腿,愈來愈喜歡兩腳交疊著坐,讓同學們看到我完美的雙腿。

我喜歡看到他們因我的身體而癡迷的表情。

第四章 色誘.

在學校的時候,他們三人也總是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走過的時候,老是裝作不小心地撞我的胸部一下,或者是摸我的屁股一把。

而我,除了低頭迴避他們的目光,忍受他們的輕薄外,也不能做什麼了。

或者說,也不想做什麼了。

在上課的時候,坐我旁邊的李勇則更過份,常常偷偷的對我毛手毛腳。

很多時候,他甚至會解開我校服上的兩顆鈕扣,或者把我的裙子拉高,然後把手伸入校服之中亂摸,挑逗著我的身體。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探索,李勇已經知道我右邊的乳房,是我一個十分敏感的部位。

只需輕輕的摩擦或者揉搓,已經可挑起我身體激烈的反應。

在上課時,面對他對我敏感地帶不斷的刺激,我要努力忍著不讓自己叫出來,忍著不讓自己的身體過份震抖。

儘管自己的大腦已經被他陣陣的挑逗刺激得一片空白,混身發抖,很想大聲的呻吟,很想張開大腿,讓他的雞巴插入我的小穴,可是,表面上還得裝作無事。

他有時更會逼我替他口交,是在上課的時候口交。

然後,他逼我把他射出的精液全都吞下。

雖然我們坐在最後最邊的位置,班上的同學也睡著了大半,但還是有很大機會被發現的。

不過,起碼至今,我想應該還是沒有人看到吧。

差不多整個四年級的時光,我便是這麼在慾海中浮沉而過。

對於本來成績已經不好的我,這一年的成績,更是慘不忍睹。

我昨天剛剛完成今個學期年考的主要科目,可是我每份試卷都有大半以上留空了,不用派卷我已經知道我沒有一門科目會合格。

在我們學校,要是一門科目都不合格的話,是一定會留級的。

但我不能留級。

我留級的話,我那脾氣暴躁的老爸,一定會狠狠的打我一頓,媽媽也一定會哭得很傷心的。

如果我要升班的話,那至少需要一門主科合格,加上操行能拿到高分。

操行是由班主任來評分的,而我們的班主任,陳老師,剛好又是教數學的。

要是他能讓我數學科及格,加上操行給我高一點分的話,那麼,我就可以升班了。

於是,我決定去誘惑他。

今天放學後,我刻意留在學校裡面溫習到傍晚。

到了差不多六、七點的時候,學校裡其他的老師和同學都走得七七八八後。

我便偷偷的去廁所,把內褲和胸圍都脫了下來,裡面什麼都不穿,就這麼完全真空的去教員室找陳老師。

而且,為了讓他明白我的暗示,我還刻意把校服上最頂的一粒鈕扣鬆開了,讓他可以飽覽我的乳溝。

「是你嗎?黃小雯,來得正好。

你不來找我,我也想找你。」

他從教員室出來,第一句便是這麼說的。

陳老師大概四十多歲了吧,身高卻是一米六都不到,可就憑他前面那個大肚腩,我看他的體重有一百五十多磅。

據說還沒有結婚,兩眼看上去總是色迷迷的。

就他這副色相,相信也沒有女朋友。

平日看到他的時候,我總覺得他雙眼老是色迷迷的盯著我的胸口或者裸露的小腿,其他女同學也說過有相同的感覺。

有幾次我更發現他在我們測驗時,偷偷地盯著我不小心張開了的大腿裡看。

我一合上大腿後,他的目光便作賊心虛似的周圍亂看。

所以,我相信他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是的,我想問問我的年考考得如何?」我低著頭,心中十分緊張地說著。

盡量不去留意他的眼睛現在在望著我什麼部位。

說到底,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去主動勾引一個男人。

要是失敗了,讓別的老師和同學知道,那就真是身敗名裂,再也不用見人了。

「你跟我過來。」

陳老師不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他把我帶到旁邊的訓導室,把門鎖上後,面色凝重地對我說:「我已經收到你們別科的成績,自己也剛改完你們的試卷。

黃小雯,你每一門科目都不及格,加上別科的老師也跟我反映,說你上堂的表現很差,經常睡覺,功課亦做得一塌糊塗。

所以,我想,你要留級了。

派了成績表後,我會聯絡你的家長,跟他們當面談談你的情況。」

雖然我一早就猜到這個下場,可是由老師口中親自得到證實,還是忍不住一下哭了出來。

訓導室是個專門讓老師和同學,或者家長單獨見面的房間,是一間狹小,而且完全隔音的房間。

房間中就擺了兩張面對面的沙發,中間是一張小茶几。

「不……我不能留級……嗚嗚……陳老師,我以後一定會努力的了……別告訴我爸媽……求求你……嗚嗚……我爸知道後,一定會打死我的……」我對陳老師哭訴著。

「這……我會好好跟你爸媽說的了。

而且……」陳老師也開始有點心軟了。

不過,從他微微語塞的情況推斷,他一定是盯著我向前彎腰,刻意露出的乳溝,和大半的乳房。

「不,我爸脾氣很暴噪的,一個月才回家一次,可是,一回到家就打我……要是媽媽幫著我的話,就連她都一起打……嗚鳴……給他知道我要留級,一定打死我的……我不要……」這可不是慌話,我那個嗜煙嗜酒嗜賭的老爸,老把媽媽辛辛苦苦省下來的錢都拿去輸光了。

常常跟我媽因這事吵架,喝了酒後,更會拿我來出氣,隨便拿個掃把、棍子、椅子,什麼硬的東西就往我身上抽。

任我怎麼哭,怎麼喊也不停手,把我全身抽得青一塊,腫一塊的,有幾次更把我的頭都撞破了。

很多時候,我媽為了保護我,傷得比我更嚴重。

一想到這裡,我就哭得更厲害了。

陳老師看我哭得厲害,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好從口袋中找了包紙巾,遞了過來,順勢坐到了我的旁邊。

我感覺到他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我鬆開了的領口。

同時,我也留意到他那裡也有了反應,明顯的隆了起來。

我想,他應該已經看到我沒戴胸罩。

這個時候,我把心一橫,整個人投向了陳老師的懷中,我刻意把乳房緊緊地貼著陳老師的胸膛,伏在他右邊的肩膀上繼續飲泣。

陳老師的大手,這時亦識趣的摟著我的肩膀。

「陳老師,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留級的。

只要別讓我留級,我什麼都可以做的。」

我伏在他的肩膀上,低聲地說道。

聽到我說得如此明白,陳老師整個人都呆了。

除了心跳和吸呼便得更加急速,以及下面硬得更加厲害之外,他什麼反應都沒有。

看著他手足無措的反應,我只好更主動了。

我下定決心,掙脫了他的懷抱。

在迷茫的他面前,把校服裙上的鈕扣,由上至下一顆一顆的鬆開了。

這時的我,緊張得連頭都不敢抬。

到底陳老師接不接受我的條件呢?要是他不受我的誘惑,回去再告訴其他老師、同學,甚至校長的話,那我該怎麼辦……我連他的眼睛都不敢看。

每一秒,過得像一年那麼長……陳老師的獸性,終於在某一剎那爆發了。

從他平日不安份的雙眼可見,他也是一個對女性有強烈渴望的男人。

一個長期被道德枷鎖束縛著的男人,在那一瞬間,衝破了他的束縛。

他整個人向我撲了過來。

強勁的衝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