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新世纪爱母恋曲

新世纪爱母恋曲

      

我才7岁时,妈妈在父亲外遇下同意离婚。之后十年同我相依为命!

妈妈姿色非常的美艳,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摧残,相反的使她的肉体更散发出的美豔中蕴含淫色性感熟女。浑身雪白如凝脂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而没有瑕疵!小腹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的两只浑圆的大乳房,是如此的动人心魄!纤细的柳腰却有白净净而赤露的股部,就算隔着裙子也看得见似的,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真让男人心神汤漾!意识到这点后,虽然不是很肯定,但我决定展开攻势。一切都是那幺自然地慢慢开始。

平常看着妈妈出外工作过日子,虽然物质上不是很充裕,但我们还是过得心安理得,平静安详的生活。

这天,完成会考的我下课后,回家吃完晚饭,妈妈见我一付疲累的样子,就叫我先去睡觉,打算晚上再叫我起来。我回自己的房里睡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自己先醒了过来,想到今天在学校里同学借给我看的黄色书刊,正好趁这夜半人静的机会拿出来观赏。于是便从书包里拿了出来,躺在床上边观看边用手抚摸着我那被激情的内容刺激得胀成阳具,看到精彩处,更忍不住地用手上下动我的阳具,觉得一股慾火无处发洩而不知怎样才好。

忽然间,我的房门被打开了,一脸震惊的妈妈穿着睡袍出现在我的房前,受到这一突变状况而吓呆了的我,本能地一手掩着下体,一手盖住黄色书刊,双腿微屈,眼里带着恐惧的神色望着妈妈,怕她一怒之下不知要如何处罚我。

或许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妈妈也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我只觉得她的一双媚眼瞟向那书刊上的裸体女性照片,有时还瞄了瞄我的阳具,一瞬间,时间像是冻结了一般,双方好像都可以听到彼此粗重的鼻息和急速的心跳声,过了好一阵子………

妈妈终于打破令人窒息的沈寂,颤抖着声音,轻轻地责备着我,说:『你……你为什幺看……这种……不知羞耻……的书……这种事……不……不好呢……』

我用惊慌失措的眼睛看着她,颤抖着答:『妈……妈妈……我……我……』

妈妈的身子颤动了一下,走近我身边,用爱怜的声音说道:『可怜的儿子……』说着,就把我的头抱在她胸前,母子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痛哭着。

哭了一会儿,由于我刚刚看了黄色的裸女照片,这时抱着妈妈的娇躯,引起了我一阵狎思,妈妈大概也自从离婚后,没有和男人拥抱过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如此一来,更引发了我内心的性慾冲动。

我抖着双手,慢慢环过妈妈的纤腰,在她背后四处游移着,手感细腻柔嫩,肌肤充满弹性,使我的血液更加奔腾不已,最后抚上那肥隆高耸的臀部,不轻不重地揉捏着,胸膛接触的是她怒耸的酥胸,两颗尖硬的乳头在我胸前顶动着。

我有生以来何曾如此接近过女性的身躯,由其是如此成熟丰腴成熟的胴体,霎时令我血脉喷张,一股暖流由我的小腹一直向上昇起,扩散到全身,阳具也忍不住地挺了起来,抵在妈妈的三角地带,这时我只知道紧紧地搂住妈妈的娇躯,让她和我贴的更紧密。我擡头看了她的脸,只见妈妈的娇靥羞红满面,媚眼微闭着,似乎也在享受着这甜蜜的拥抱吶!

我感到妈妈的心跳极速,身子轻轻地抖着,粉脸儿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只觉得她美豔欲滴,风华绝代,可能是因为她太美了,没人敢随便追求她,所以从离婚后,心里一直很寂寞,直到我今天拥抱了她,才使她芳心蕩漾。

我的手这时已不是仅在她背后活动,连她的纤腰、小腹、还有滑嫩的大腿都我攻击的目标了,在我不断地乱摸之下,她身躯直扭着挣扎,小嘴里无意识地低声道:『不……不要……呀……』

我把阳具对準了她的阴阜厮磨着,在她呀呀的娇叫声中,冷不防地把双唇对正妈妈性感的樱桃小嘴上,在她还来不及逃避之前,咬住她的嘴唇,大胆地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嘴里,妈妈:『嗯……嗯……』地从鼻子里轻哼了几声,在她体内熊熊烧着的慾火已使她不自觉地和我热吻了起来,我更是趁机把阳具不断地磨擦着她的阴部,让她一直保持热情激蕩地微微颤抖着,鼻子的嗯哼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吻到后来,妈妈的双手也环到我的颈后,伸出香舌插入我的嘴里和我互相吸搅着,一种女性特有的体香直沖我的鼻子,使我的性慾更加勃发地双手伸向她睡衣的前襟上,由外面按着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磨搓着,一股结实的弹力立刻在我掌心感觉到,好充实饱满的乳房啊!

我又感到摸得不过瘾,乾脆伸进她的睡衣领口,直接握上那两团肥乳,开始捏揉起来,时而用两根手指撚弄那峰顶的两粒奶头,妈妈的乳房丰肥柔嫩,尖挺傲人。

妈妈这时把她的头往后仰着,小嘴向空中吸气,因而使她的胸乳更加突出,鼻子里:『嗯……嗯……』地哼着,我褪下她睡衣的上半身,霎时,那对饱满的乳房从她领口弹了出来,粉红色的奶头抖着圈圈在我的眼前跳跃着。

妈妈微微地挣动了一下,娇声哼道:『不……不可……以……你不能……脱……我的……衣服……』

我顺着她的颈部然后往下吻,停留在她粉粧玉琢的胸部,色急地一口含住了她粉红色的乳尖,一手握着饱满的乳房基部,一手伸向她的小腹上,来回地摩着。妈妈的口中发出:『嗯……嗯………嗯……』

妈妈不断地呻吟着,慾火已燃烧着她全身四肢百骸,一股又酥、又酸、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她十分舒畅又觉得受不了,这时我的心中也咚咚地跳个不停,下面的阳具怒挺得又硬又翘,真恨不得马上就干进她的桃园小洞穴中好发洩一下。

妈妈的口里还在叫着:『不可以……你……不可……以……对我……乱来……呀……呀……』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继续吻着毫不放鬆,用舌尖一直舔弄着她饱满圆润的奶子,我冲动的无法再忍了,终于伸手将妈妈的睡衣再往下拉到她的大腿边,一条浅黄色的小三角裤露了出来,我把手潜到那小三角裤的鬆紧带里,正要往下脱掉它时,妈妈原本紧闭着的媚眼忽然睁了开来,她已经感到这是最后的一道防线了,双颊染赤地羞急叫:『不……不行……我……我是你……的……妈妈呀……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一面用她的小手急着来阻挡。

我脱她小三角裤的手,慌急间突然碰到了我胯下涨得粗硬的阳具,一阵激动,使她如被电击到了一般,从她的手开始,然后抖到她的全身,最后整个人浪酥酥地软在我怀抱里。

我见她的理智已经全面崩溃了,忙把她的娇躯放在我的床上,努力地把她那小三角裤从她的肥臀上褪了下来,呀!妈妈那迷死人的美妙阴户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她那殷红的方寸之地饱满成熟、丰隆高凸,尤其那倒三角形丛生的阴毛,细细柔柔的,乌黑亮丽无比,我用手指拨开妈妈微红的小阴唇,发现中间一粒涨红的小豆豆凸立在她阴唇的下方,于是就用手指去拨弄它,又使妈妈全身大大地抖了几抖,小穴洞里泌出了一些暖滑滑的淫水,我看妈妈那个肥凸的阴户像个小馒头似的,好像很好吃,情不自禁地张开嘴,把妈妈的小阴户含在嘴里,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小肉核,又吸了一口妈妈的淫水,只觉有点腥腥的,但还不算难吃。

妈妈被我调弄得娇躯不规则地颤抖个不停,小嘴儿里张得大大的,不停地倒吸着空气,喘着喘着她整个人瘫在我床上,只是哼着:『妈妈流…出…来了…』

妈妈那曲线玲珑,窈窕动人的胴体,活色生香地横躺在床上,肌肤雪白里透着红润,高挺饱满的双乳,随着她激烈的喘息声在她香酥肥嫩的胸前抖动着,把我整颗心都蕩出了心窝,阳具硬直地峙立在我的胯下。

我再也不管眼前的女人是我的亲生母亲,三两下飞快地脱掉我的睡衣,学着黄色书刊上的动作,把身体压上妈妈那身雪白蠕动的娇躯。

妈妈这时因为情慾激发,也不管现在骑在她身上的是她自己亲生的儿子,也不管什幺贞操的关念,只求她内心的慾能够浇熄,小嘴里不住呻吟着……

我的双手在她姣美的胴体上四处抚摸着,下面的阳具寻找着妈妈的小洞穴,但因经验不足,顶了半天还找不到入口,妈妈和我一样也色急得很,逼不得已只好伸出素手拉着我的阳具,引导着大龟头顶在她淫水的小洞口,哼着:『唉……好……烫喔……』

我一感到龟头一阵温热,出于动物干穴的本能,知道就是这里了,急把屁股一沈,猛力一刺,『滋!』的一声,便插进了半根阳具。

这时,房里响起一声惨号,原来是妈妈痛得大叫道:『呀!……』

她的娇躯一阵抽搐,玉手扬起,紧紧地抱住我的屁股,限制我的行动,好让她自己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我感到阳具被一层温暖暖的嫩肉裹住,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我停止了继续挺进的动作,这时我的阳具已经窜入妈妈的小洞穴里三吋多了,我想妈妈的小穴已经被我佔领了,也不怕她害羞地跑掉了,于是怜香惜玉地轻吻着妈妈的粉脸对她说:『妈……我太冲动…了……妳还痛吗??』

妈妈摇摇头,嘴里含混地说:『…你………妈妈……有点痒……了……你……快动……动嘛………』

我含着一只乳头,拚命地夹紧屁股用力地抽插着妈妈的小穴,使她小穴穴里的淫水像夏日的雷雨般猛洩而出,一阵一阵接连地洩个不停,把我的床单浸湿了一大片,妈妈不时地呻吟着………

我知道妈妈快要进入高潮了,更加卖力地扭动着,挥动我的阳具直捣她的小穴心,同时顽皮地问:『妈妈!妳舒服吗?』

妈妈没命地浪叫着道:『妈好舒服!』

我捧起妈妈的脸,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说:『妈妈,嫁给我好吗?』

妈妈的眼又有些湿润说:『你……确定了吗?』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吻着妈!妈妈被我吻到再次扑到我的怀里……

她的娇躯这时已流出一层汗珠,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散掉了。

我说:『妈妈,妳不嫁我,我就把阳具抽出来了喔!』

这当然是故意逗着她的,这幺美好的天仙妈妈,我的阳具哪有不吃的道理?妈妈突然地娇躯一阵抽搐,两只玉手更是死紧地抱住了我的阔背,像发了疯也似地抖筛着肥臀配合我阳具的韵律,浪声大叫:『妈妈……要……一辈子……做你妻子!』

这时妈妈原本紧窄的肉洞,已经被我干得渐渐鬆了,加上她大股喷洩的淫水滋润,让我的抽插更是得心应手,越插越快,阳具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声和淫水抽动的『滋!滋!』声,混合着妈妈小琼鼻里哼出来的浪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在这春天迷人的夜晚里四处迴响着。

妈妈舒爽得猛摇榛首,髮浪翻飞之中,散发出一阵阵温馨的迷人香味,我的阳具也不负妈妈所望地越干越深入,已经把整根的阳具顶到了妈妈的穴心子上,使她贝齿咬得吱吱作响,媚眼番白地大声浪叫道:『妈妈……要……小便!』

只见她娇躯一阵抖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洩出了一阵阴精尿液,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昏迷过去了。

我趴在她颤抖抖的娇躯上,见她呈现着满足的微笑,让我太高兴而骄傲了,虽然我还没有射精,但是能使妈妈啊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征服一向高高在上的妈妈,真是令我雀跃万分。

我吻着妈妈的娇靥,边想道:『奇蹟!真是奇蹟,想不到被妈妈撞见我偷看黄色书刊的结果,竟能玩到妈妈千娇百媚的肉体,若不是因缘巧合,怎能和我亲生的母亲携手共赴巫山云雨,享受颠鸾倒凤的乐趣呢!』

妈妈被我吻得『嗯!……嗯!』地轻轻呻吟着醒了过来。

我继续边吻着她边道:『妈妈!妳醒了,还舒服吧!』

妈妈娇羞满面地道:『嗯…妈妈……舒服……死了……』

我不再答话,反正玩都玩过了,阳具还又硬又翘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吶!我把阳具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进去,妈妈震得娇躯一抖,双手紧抱着我,浪声叫道:『哎………啊……』

我突然停了下来,道:『不要用你叫我,要叫丈夫才可以,不然我就不干妳了。』

妈妈被我吊足了胃口,只好又娇媚地叫:『好……吧……妈妈……叫你…丈……夫……了…』

我看她急得都快掉眼泪了,粉脸羞红,别有一番娇媚的情趣,听她叫得这幺淫蕩热情,肥嫩的大玉臀也开始摇动了起来,不忍心再折磨她,终于又挺动着阳具对着她的小肉洞插干了起来。这样又引起她另一波的慾火,叫道:『呀……呀…』

妈妈舒服得像灵魂儿飘在空中一般,我也兴奋地屁股一直往她小腹挺,把阳具每次都深深地干入她的小穴里……

妈妈也很努力地把她的肥臀直往上挺动!

她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对着我的阳具凑上来,好让她的小肉穴跟我的阳具更紧密地配合着,她真是个娇豔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无比的叫声,我相信不论是哪个男人听到了,都会忍不住地操着阳具插干她。

我见她酥胸前的两团肥嫩饱满的大奶子摇来荡去地抖得可爱,不由得伸出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入手又嫩又暖,极富弹性,手感美极了,又揉又捏、又抚又磨地玩得不亦乐乎,峰顶两颗奶头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来,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们舐咬含吮着,妈妈的娇靥显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着上气接不着下气,媚眼半闭,如癡如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姣美的粉脸红郁郁地浪得让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干她。

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向着我的大龟头上浇来,最后她叫:『不行啦……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时,把一股精液直喷向她的穴心子里,酥麻麻地和她并叠着拥抱而眠。

睡了二个多小时,我才在她轻微的蠕动之中醒了过来,只见妈妈被我压在身下,媚眼直凝睇着我,满脸嫣红的羞耻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缘关係,一股世俗的伦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对着我。

我见气氛沈闷,轻吻着她的脸庞道:『妈妈!妳洩得舒服吗?』

『嗯!……』的一声,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娇靥藏在我的胸前,这娇羞的神态,就如同刚开苞的新嫁娘,让人又爱又怜。

我再用双手轻轻抚着她那又滑又暖的屁股,道:『妈妈!今晚就是妳和我的新婚之夜,妈妳留下来和我一起睡觉吧,以后我们都要睡在一起,每天玩美妙游戏,好吗?』

妈妈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唾液,吻罢,四目含情地对望了一眼,就此交颈而眠了。

妈妈笑着搂住我吻:「又想要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答:「妈、你累不累?」

妈妈依旧吻着用手握住我的阳具套弄起来说:「不累,睡了一晚精神多了…..来,上来吧!」

我爬上去压住她,妈妈把腿张大了些,一手持握着我的阳具引导到她私处,把龟头顶在她穴口的大阴唇处磨着,我感到她的洞口也尽都湿了,不过我也不急,嘴吮住她的奶头轻轻啃吮着,妈妈逐渐喘着粗气呻吟起来,这才把龟头纳入洞口,双手捧抱在我屁股上往下按,阴道囗都是滑滑湿湿的,我挺着腰收缩着屁股一下一下地做着活塞运动。粗壮的阳具出出入入地在她阴部欢快地塞着,妈妈把腿张得更大,还稍微擡高些,以便我每一下都能塞入没顶…..我再次扛起她的双腿架上肩,下身抽动得更频繁了,啪啪啪…..作响!下身的肉在撞击着。

「呀、呀…..呀!!!….」妈妈叫得更大声了…..终于,我射了,射出了热腾腾的精液,将精液注入妈妈的体内。

在我射完之后,妈妈重重的喘了口气。我想,我把的精液都射光了。不一会儿,我看见白色的液体从妈妈的淫穴流出,流到了床单之上。

调整了一下呼吸,我抱着妈妈,躺在她的身边。她靠在我的胸膛上,露出精疲力尽昏昏欲睡的模样。我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发现了妈以前我未看过的另一面。从前那个有点忧郁以家庭工作为重心的妈妈不在了。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充满风情的女人,可是我妈妈只不过展现的是不同的一面。那种笑意里蕴含着中年女人独特的成熟韵味,她的嘴角勾起清晰向上的线条隐隐散发着妖豔气息,在浪漫气氛裏,妈看我的眼神似乎也充满了另一种味道说。

妈妈满足地把身子伏在我的怀中吻着,虽然以后的安排婚礼及新婚生活上还会有些挫折,但无论什幺也不能把我们母子分开了。

妈妈喜欢在京都举行日式传统婚礼。她头戴一朵朵大大的白花头饰覆盖头部的左半边,右边则让头髮自然垂下,身上穿着白底绣金鹤的改良式「白无垢」性感无袖低胸的装扮嫁衣,显得艳冠群芳明艳动人。晚上将结婚对戒戴在妈妈左手的无名指上。

成了妻子的妈妈变得千娇百媚,我放弃学业,开始了家中网拍,妈妈也帮忙我,这让我更是每天都搂着妈妈这女人,让我无时无刻都享受甜蜜爱情。像对新婚夫妻那样,相依相偎。只要妈妈在我身旁,我便心满意足。妈妈在性事上变得大胆起来,乐于接受性慾旺盛的我,随时随地对她的热吻、爱抚,还有掀起裙子,雪臀就做的随意作风,每天起码要与我性交两次。

在我们新婚三周后,妈妈羞涩的告诉我,她的月经没来。然后,是我俩焦急的等待,当她再次告诉我,她已经确定怀孕后,我们母子俩都非常兴奋。37岁的高龄妈妈再次怀孕,要我全天候服侍。 剩下的日子,看着妈妈腹里带着我的孩子走来走去,脸上挂着怀孕妇女所特有的幸福光芒,尤其是现在,她怀着的是她亲儿子的种,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

九个月后我十九岁,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大女儿。

近年搭上国内银行不良债权大清仓的顺风车,擅长危机入市、对不动产市场嗅觉灵敏的妈妈捡到不少便宜资产。透过银行买下一批香港地区不良债权的房子,每户原价一千万元的房子只花三百万元就买到,后来再以每户八百万元卖给地产公司,获利三三%。

对大多数个人而言也是如此,买房子常要用尽一个人一生的积蓄,背着重重的壳,动弹不得,不过,如果买<法拍屋>「俗称银盘」就能减少奋斗至少十年。我举新成立的公司一位会计的例子说,当初她用每尺3万元买浅水湾的房子,可是同时间该地法拍屋只要137万元,790尺只要三百万元,新屋和法拍屋高达2百万元的差价,可能就要让一个上班族奋斗一辈子。

不过,有不少人认为买法拍屋是买失败者住过的房子,深怕「风水不好」,针对这点,妈妈认为,每个人一生都有起伏,没有什幺好介意,妈妈自己不只住法拍屋,也开法拍车,妈妈说,例如一台市价一百万元的benz车,有人开了一、两个月,缴不出贷款,变成法拍车,通常20万元就可以成交,而且,开了一年以后,还可以九十万元的二手车价格出售,赚了钱再换车。

凭着这些年来手上攒的钱,我们申请成为加国公民,让我们一家可以定居国外。

当我白天在书房中经营香港生意的时候,妈妈就在家里看顾聪颖可爱的女儿,而每天黄昏,当女儿在小床上入睡,就是我们母子的快乐时间。妈妈还是这样地温柔敏感、善解人意,每当我褪下她的内裤时,雪臀上早已沾洩大片蜜汁,等着她亲生儿子的爱宠。

洗过澡,为彼此擦拭乾净,我们便会回到卧房,一次又一次,作着那永不厌倦的缠绵爱恋。妈妈最爱把头低下为我口交。张开湿润双唇含住我的阳具,开始吸吮我的浓缩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