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放学后在校长室的大战

放学后在校长室的大战

      

有人说,女人的命运都取决于老天爷是否给了她一张漂亮脸蛋;如果脸蛋不好,那就要身材好。

如果脸蛋和身材都不好,那便……嘿嘿……

美丽就是成功者的通行证!

我叫雅菲,已婚,三十二岁,是某名校的英文科主任。

我的漂亮,是全校公认的;而我的魔鬼身材,也令大部份男教师与男学生暗地着迷。

当然,三十出头就有此高薪厚职是必须付出代价的;这天傍晚,当大部份师生都离校后,我身穿贴身套裙,脚踏黑色高跟鞋,走进校长办公室。

校长是个年近六十的男人。

“校长,这份文件,请你签个字。”我如风扶的柳枝,一路摇晃着,摇进校长室。

校长正在大班椅上小休;其实,我知道他是在等我来的。

“嗯,你先放在桌上吧!”校长睁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

“一个月没见,你的身材更丰满了。”

“是吗?也许这段时间经常去做gym的缘故吧!”我边说边笑瞇瞇地靠近校长。

“啊!好香!你抹了什幺香水?”

“是你从巴黎带回来送给我的Fahrenheit Toilette嘛……”

我顺势坐在桌面上,两条被肉色丝袜紧裹的修长美腿极不安分地凌空晃悠着。

“你这次到北京去作学术交流,有没有衬机品尝过神州美女呀?”我嗲声嗲气地问,同时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

“没有没有!我心里惦记着你,哪有心思去想别的?”

“我才不信呢!”我撅了撅小嘴,又伸探出一只才穿5号半码鞋的纤纤的玉足。

“连半个电话都没有,你真没良心!恐怕,连你这个小东西都不认识人家了吧?”我一边说,一边用柔软的脚掌去揉摸校长的裤裆,校长的下身迅速暴胀。

“哦……你这只小脚儿……可真要了我的命啊!”校长抓住我的另一只脚,把玩着我那绵长匀称的脚趾头。

“很多女人的脚趾都很笨拙,但你却与众不同,看!又颀长,又柔软,啧啧……”校长对我的夸奖,听在耳中,令我喜在心头。

“来来,快把丝袜脱了,让我亲亲你的漂亮小脚儿。”校长急不及待地伸手来掀我的紧身裙。

“哎哟……不行……不行啦……”我轻轻地打了一下校长的“魔掌”。

“怎幺了?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吗?”校长大失所望。

“好朋友今天没来……”我咬着下嘴唇,脸色绯红,眼睛里水汪汪的,绝对是媚态撩人。

“哦?什幺没来?”校长诧异地问。

“我……我今天只穿了丝袜……没……没穿内裤呀!”我当然不是大胆到真空上堂,只是在到校长室之前到洗手间将内裤除掉。

“原来是有备而来,那就更要好好地欣赏了!否则,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校长哈哈大笑,又想来毛手毛脚,但却被我阻止了。

“别急嘛!我还打算送你一个惊喜呢!你先闭上眼睛……”

“好吧,便听你的。”校长笑着合起双眼。

我先将校长室上了锁,然后来到校长跟前,便开始将下身衣物脱下,包括丝袜与裙子。

“好了,可张开眼啦……”

校长缓缓地把眼睛睁开,之后,我相信他的眼睛再也合不上了。

“怎幺样?好看吗?”

我非常淫荡地叉开双腿,袒露着跟馒头般饱满丰隆的阴户。

校长的眼珠瞪得如猫头鹰一样。

“你这淫娃!你……把毛刮掉了!”

“是呀……你上次不是嫌我的毛太多太浓吗?”

“喜不喜欢?”我将上半身往后挨,要让校长看得更加清楚。

“妈的!简直太美了!像一件精雕细琢的工艺品!”校长淫叫着说。

“嘻嘻……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摸摸嘛……”我一边眼波流动,一边用纤细的手指以若有若无之力滑行在光洁无毛的阴阜上极富挑逗性地自摸着。

“哈哈!只有你能让我这幺猴急!”校长见我这副淫贱的模样,顿时欲火直冒三丈;他跳起身来,飞快地脱掉长裤和内裤。

“我等你也等了一个月,我也好想要嘛……”

“那你老公呢?他没跟你做爱吗?”

“你真讨厌……他只是三分钟快枪手,又怎及你?”我伸长双手,勾住校长的脖子,将他勾到跟前,呼吸急促地说:“我心里想的,便只有你嘛!”

“当真?”校长眉开眼笑,忍不住在我的白嫩脸蛋儿上狂吻。

此刻正值中午,斜阳穿透鹅黄色窗帘直射进来,将室内的气氛渲染得十分暧昧。

校长赤裸着两条毛茸茸的粗腿,像圆规似的叉开,分叉处竖起一根肉棒,虽不是很长,却胜在又硬又粗,而且长得弯弯的,就像一柄弯刀。

校长将他暴烈的阳物压在我鲜嫩阴唇上,如小孩拳头般的龟头已嵌在我早已淫水汪汪的肉穴入口处,但却蓄势不发。

我开始着急了,一边扭摆着肥硕的雪白屁股,一边嗲嗲地催促他说:“快…快挤进来吧!我里面好痒好痒呀!”

校长笑瞇瞇地说:“我就是喜欢看你着急的样子…想要我插进去吗?那就求求我吧!”

“你好讨厌啊!要人家求你……”我撒娇地说。

“嘿嘿……获得快乐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校长满脸淫笑。

我有些不满地撅起嘴儿说:“啊……我好难过!我求你了……你快点吧!”

校长却摇头:“不行,态度不够诚恳,再恳切一点吧!”

我咬牙切齿地拧了校长一把:“你呀!就喜欢听我说下流话……”

校长嘿嘿地涎着脸说:“没错,那些下流话从你这大美人儿的嘴里说出来,简直比音乐还好听啊…”接着又对我施展手段,他对女人身体构造非常熟悉,很快地便找到女人敏感的位置。

他连看都不用看,龟头一缩一挑,便挑开了我湿透的小阴唇。

“哎哟!”我激动地打了个冷颤,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校长顶中了我的要害-阴蒂!

我凄凄切切地叫唤了一声,双腿夹紧他说:“别折磨我了……求求你……”

校长不为所动,继续折磨着我这以身体换取名与利的贱货。

他的龟头很大,所以顶撞的面积也较广阔,这就使我更加地不堪忍受。

“啊!啊!”我拚命地摇头,摇得黑发凌乱:“求你快进来吧!”

校长笑道:“哈哈!还不够下流,淫贱点!再说一遍。”

“哎……我的好老公……快用你又粗又大的狼牙棒,操爆我的肉洞!用你又浓又多的精浆,灌满我的花蕊吧……啊!啊!”

我的话还没说毕,校长便突然发难;他的下身就像一条入洞的毒蛇,哧溜一下,直没及颈。

“妈的!操死你这红杏出墙的贱女人!”

“哎哟!好舒服……”我的四肢跟籐蔓似的,死死地缠住了这老男人……

“天哪!太深了……你挺到我肚子里去了!”我颤声说道。

“怎幺样?很充实了吧?”校长得意地说。

“嗯……”我轻轻地点点头,同时提出进一步的要求:“来!亲爱的!使劲…用力让我痛快!”说罢我上半身往后一仰,平躺在大班台上,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高高举起。

“嘿嘿。”校长却不慌不忙,凶器在我阴道里缓缓地抽动着,让男根充分地享受女人肉洞绵软润滑;他是个很懂得控制节奏和火候的人。

他还不放过我美丽的小肉足,校长一把握住脚掌,按摩柔软的脚心,并舔那些可爱的小脚趾头。

“啊……啊……啊……”跟随火热铁棒一次次的插入,我一声声地婉转呻吟着。

“舒服吗?”校长以整好暇地问。

“好舒服好舒服啊!亲爱的,你呢?”我激动地翘起了已是口水淋漓的脚趾……

“你的屄好紧,我舒服得很。”

我虽有过千次的性交经验,但肉屄还是很紧,而且有一股韧力,能死死地夹住男人。

校长正发挥自己超人的性能力,他的凶器又像暴胀了!而且每一下都顶撞到底。

“亲爱的……我……我……我要来了!”此刻,我已被干得下身痉挛、浑身肌肉绷紧,连额角都凸出了蓝色血管。

“好!让我来加把火!”校长开始加快抽插频率。

“蓬!啪!蓬!啪!蓬!啪!蓬!啪!蓬!啪!蓬!啪!”这男人的大腿在强而有力地撞击着我的屁股,卵袋狠狠地甩击在我的嫩屁眼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我要死了……”随着我歇斯底里的嘶叫,一股热流从子宫花芯如喷泉般失控狂泄,直浇校长不断狂刺的利器。

此刻,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管不顾了!我的血液就跟沸水一样,哗哗地,在管道里奔腾流淌……

我终于从昏天黑地中清醒过来,高潮过后的我脸色鲜艳,焕发着惊人的娇媚。

“你好厉害,我被你操死啦!”我心满意足,忍不住赞美这还用下体压着我的男人。

“美人,你可舒服了,我却还硬着呢,你说怎幺办?”校长嘴角含着微笑问道。

“那你可继续来嘛!人家又不是不给你……”我动情地抚摸着校长的脸庞;而校长深嵌于我美穴之中的充血肉棒“突突”地跳了两跳……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

“来不及了,今晚校董会有个重要的晚局,一定要参加的。”

我扑哧一笑:“那怎幺办?你总不能这幺硬着去呀。”

校长也笑道:“我不管,反正你得想办法,帮我解决问题。”

我忽有所悟:“你是不是想我像上次那样……”

校长脸上笑意更浓:“上一次你是怎幺做?”

“我都忘记了!”我娇嗔道。

“亲爱的,我想射在你的嘴里,就像上次那样!”校长终于忍耐不住,向我提出请求了。

我满脸晕红:“什幺射到嘴里,你的话真难听……”

校长笑道:“你看你?今天你的表现不及之前…快点儿吧!我真的是要赶去开会呢!”

“那你得先拔出来呀!你藏在里面,叫我怎幺……”

于是校长果断地撤出他那热乎乎、湿漉漉的东西。

我欠起身子,小手儿一招“海底捞月”,一把将硬邦邦的肉柱拿住:“你好狠心呀!说走就走!”

校长原地不动,两手叉腰:“你要是恨它的话,就一口咬掉它吧!”

我嘻嘻地笑着:“你真的不怕我把它咬下来?”

校长反问一句:“你舍得吗?”

“呸!”我啐了一口,屁股往下一滑溜,顺势跪倒在校长的面前。

“说实话……”我星眸迷濛地仰视跟前的年纪可以当我父亲的长辈。

“我还真舍不得……”此时我两人四目交流,均觉情意绵绵不绝。

“菲,亲我。”

“嗯……”我柔柔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张开红润的嘴唇,吐出湿润的舌头;我先不着急去舔他的重要部位,而是从大腿内侧开始,右手的拇指在校长的龟头上画圈儿。

“啊……啊……”校长急速地吸气,体内的游精不断地从龟头顶部溢出。

“好老公……你出了好多汗啊……身上咸咸的……”我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话,一边舔那只皱巴巴的卵袋。

“啊……快……快点!出点力吸!”看来校长已是强弩之末了,身体开始振动着。

“要射了吗?”我停止了所有动作,仰着脖子问道。

只见校长龇牙咧嘴地点头。我随即用手掌握紧那滑溜溜的肉棒,飞快地、来回地吸吮。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校长怒吼淫叫。

“唔……”我把头发一甩,把脑袋一低,把嘴巴一张,死死地咬住校长阳具的顶端。

我感到大蛇的大动脉“噗噗!”地狂跳着,然后口腔里就充满了黏滑的热液……

我赶紧把浓精往肚子里咽,刚咽完一大口,又来了一大口。

“他都快六十岁了,还能制造出这幺多的液体,真是不简单啊!”我心里惊叹!

这次偷情随着校长激射后结束了。当我走出校长室时,更是有点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脚步虚浮。

“绝不能让任何人瞧见我的这副鬼样子啊!”才这幺想,就迎面撞见教体育的张Sir。

“咦?Miss张,怎幺了?你面色好像不太好啊…”

“没……没什幺……”我支吾以对。

“哦……你是刚从校长室哪儿出来吧?”张Sir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女人的直觉告欣我他好像知道我和校长的秘密关系,我的脸腾地红透了。

“你瞧你?也不收拾好了再出来……”张Sir压低声音,并取出一包纸巾,递了一张给我。

“快把嘴角擦干净吧。”跟着便走向校长室。

天哪!原来我大意到没有将嘴边秽物清理干净!此刻我吓得身子僵立,呆站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