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老师你的鸡巴…好大啊

老师你的鸡巴…好大啊

      

我是静雨,今年高三了,D罩杯。我一直暗恋着一个人,那就是我体育老师,哲炜。他十分的帅气,对学生也很温柔,就在不知不觉间,我发现我喜欢上他了。甚至想着他就让我内裤湿了一大片…

那天体育课临时调到最后一节。上完课以后,老师突然把我叫住:“静雨,能帮老师收拾东西吗?”

心仪的对象需要我帮忙,我马上就答应了。我随着老师来到体育器材室,那里很暗、很小。放完东西以后,突然老师迅速的用身体把我紧紧压在墙上,一只手脱去我的上衣,舌头舔着我的颈子,另一只手已经伸进我的内裤,抚摸着我的阴蒂,我向触电般的顿时酸软。

“老师…快点放开我…啊…不要…”

“嗯…救命啊…”

“不要拒绝我,好吗?妳一直诱惑着我…静雨,我要妳…妳真的让我受不了”那声音好柔好柔,令人不自主的顺从。

老师吻上了我的双唇,舌头不断的挑逗着我,我开始回应他,享受着对方甘美的唾液:“嗯..嗯嗯..”

我的双手慢慢环绕住老师的脖子。老师的手也没闲着,左手轻轻的捧住我一边的乳房,手指沿着乳头温柔的打转,右手还是侵犯着我淫水泛滥的下体。我的呼吸渐渐急促,一对大奶也开始发硬、变挺。空气中弥漫着淫水、与成熟男人的体味。

老师看我已经进入状况了,就把我抱到软垫上,说:“从现在起,我不是妳的老师,只是一个性欲高涨的男人。而妳也不是我的学生,只是一个即将被我干的女人,妳后悔吗?”

我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好迷人,便答道:“来吧,通通都给你。”

老师迅速脱去我的衣衫,此时的我正一丝不挂的躺在老师胯下,他轻轻的俯上我的身体,吸吮的我的乳房,手指也夹着乳头,一阵酥麻的快感袭来,刺激着我的全身:

“啊…嗯啊…哲炜..啊…好…喔…好痒…啊…”我开始发出呻吟。

“啧啧…好美啊…妳的乳房真可爱…”老师也不禁赞叹着。

接着,他又把手指往下移动,用手指开始抽差我的蜜穴。

“啊…哲炜…慢点…啊…嗯啊…不要…好痒…喔…”老师见我开始浪叫,加快了抽差的速度,弄得我淫叫连连。我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我全身一僵硬,抖了几下:“啊…啊啊…”。我高潮了,炽热的阴精从我花芯深处喷洒而出,沾湿了老师的手。老师把那些阴精涂抹在我的乳头,说。

:“静雨,看不出来妳体质这幺敏感,看来今天有妳受了!”

接着,老师脱去他的裤子,硕大的鸡巴立刻弹了出来,一抖一抖的向上呈60度,约有20公分长,直径5公分粗。我说:

“不要..哲炜…太大…呼…太大了…会痛…”刚才的余韵尚未消退,我连话都不能好好说。

“放心吧,静雨,我会让妳很爽很爽的”突然,老师把我的双腿分开,提着他胀的发硬发紫的大鸡巴在我蜜穴口来回磨蹭,我又是一阵浪叫:

“好…噢…好痒…哲炜…嗯…呀呀…别这样…好痒…啊…啊啊…”

老师停了下来:

“静雨,妳看看妳,这幺淫荡,妳把我的鸡巴都弄湿了。说吧!妳要怎幺赔我?”老师故皱眉头的问。我看见他的龟头滴下了我的淫液。

“让…让你插我..狠狠的插我…”

老师狂吼一声,腰部粗暴的用力一挺,粗大的鸡巴就没入了一半。撕裂疼痛让我哭了出来,鲜红的血丝沿着硬挺的鸡巴流了下来:“鸣…痛…痛…呜…哲炜…你这样…呜…用力…强行插…入会痛啊…呜…”此时的我完全属于眼前的这个男人。

老师吻去我的泪珠:“静雨,妳的穴真美,夹的我险些射了出来,还不能让我一次插到底。放心吧!我会让妳欲仙欲死…”

他又慢慢把鸡巴往前送,这次我到一阵痒痒麻麻的:

“啊…嗯啊…”老师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快感一阵阵的袭来。每次抽插都直顶子宫口“好大…好大…嗯…哲炜…好粗啊…快插”

“噗滋!噗滋!”

“啊…哲炜…慢点…啊…好大…哲炜你的好大…嗯啊…插我…喔…好长…”

“好老婆…呼…喜不喜欢我这样…干妳啊…美死了…呼哈…”

“喜欢…嗯啊…喔…快干死我…啊哈…好老公…”

“再多说一点…快啊…”

“我喜欢…啊…噢…让你…嗯啊…干我…啊啊…我就像母狗…被你干…啊…”

“啊…不行了…啊啊…老公…我…我要去了…啊!!!!”忽的阴道一紧,我又高潮了,滚烫的阴精浇在老师的大龟头上,老师低吟了一声,稳住射精的冲动。随后把我翻转过来,从后面插入,我这次更为疯狂,这样能插的更深、我夹的更紧,更激烈的快感刺激着我,我失去理智的浪叫着:

“啊…要…要死了…啊!!!哲炜…快插…啊…好爽啊…别停…老公别停…嗯啊…”我的淫叫刺激着老师的感官,他重重的抽插了几下后,说:

“静雨…呼哈…我…我要射了…”

“射…射进来…我要…嗯啊…怀哲炜的种…啊…”

语毕,老师便和我一起到达最销魂的天堂,炙热的阳精全数灌满了我的子宫:

“啊…好满…好满…”多余的精液从我的穴口缓缓流出。

老师射过精的鸡巴依旧雄伟,欲火尚未消去。把我的双腿举起架到了他的肩上,我的蜜穴在老师面前一览无疑,接着老师的舌头开始入侵,又一阵不同的快意出现。在快感的诱惑下,我开始挺起自己的腰,好让老师能做更深入的舔舐:

“嗯啊…再快点…里面一点…啊…老公…”

“啊…用力一点…嗯嗯…用力啊…哲炜…”

在老师疯狂的口交之下,我突然一阵痉挛,我又高潮了:

“啊…不行了…我…我…我又…要去了…啊…”

老师满意的笑了,粗大的鸡巴又插入我的蜜穴,开始抽送:

“噗滋!噗滋!”这次老师没有前次的温柔,反而是像强奸那样的粗暴,但这使我更加兴奋,又开始胡言乱语:

“鸡巴…好大…我要…被插死了…啊…老公…插死我…”

“好深啊…老公…我爱你…啊…快…快插死我这只母狗…嗯啊…”

“老公…我又要去了…啊…”我泄了今天的第四次,之后老师又抽插了几百下,也把阳精再次注满了我的子宫……

我俩整理好衣服出去时,已经八点了,老师整整插了我三小时。各自回家前,老师又从背后轻轻抱住我,说:“静雨,下次再帮老师收东西吧!”

我呢?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