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迷姦传奇《美丽人妻》

迷姦传奇《美丽人妻》

      

张健自小父母双亡,由爷爷奶奶带大,在爷爷奶奶的溺爱下,张健吃喝嫖赌抽样样都会,还认识了一帮不良份子,20大几的人了,成天泡在网吧,不找工作。

爷爷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成天教育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看对门的许峰怎幺怎幺怎幺………

许峰是张健对门的邻居,与张健不同的是,许峰从小就上劲好学,年年考试都第一,长大之后,又当上了医生。也许是许峰从小就处处胜过张健,所以张健一直看许峰不顺眼,在上学的时候,背着爷爷奶奶,经常欺负许峰,而许峰,每一次被欺负,都会向张健的爷爷奶奶告状,搞的两人从小关係就很差,不过许峰,到底是个懂事的人,从小到大,都对张健的爷爷奶奶很尊重。

张健在网吧,泡了三天三夜,疲倦不堪的回到家里,爷爷奶奶对张健的这种失蹤,早就习惯了,所有只是象徵性的说了他几句。张健不耐烦的敷衍了一会,倒床就睡。

第3天中午,张健才醒来,他是被一连串的炮仗声吵醒。

张健睡眼朦胧的站起来,来到窗边往楼下看,原来,是有人结婚,把新娘迎进门,正好新郎抱着新娘往楼上走,张健一看,这不是许峰吗?

张健赶紧跑到许峰家门口,堵着门,準备讨点喜烟,不拿白不拿。

新郎抱着新娘,领着浩浩蕩蕩的人群来到楼上。

许峰老远就看见张健对着自己傻笑,他叹了口气。

张健:哎呦!结婚了!恭喜啊!你也不通知我一下!

张健一脸坏笑的对许峰说。

许峰:一週前我就给你发了请帖了。

许峰向身后的伴郎说了些什幺。

伴郎急忙跑到许峰面前,拿出了一条香烟给张健,张健拿着烟,笑的合不拢嘴,但是更让他合不拢嘴的是,他看见了许峰抱着的新娘,那叫一个美啊!新娘长的太他妈的像钟嘉欣了。

新娘见张健还堵在门口,她眨着大大的眼睛,对许峰说:老公,还不进去吗?

张健一听这声音,他妈的!太淫蕩了!

张健识相的闪开,许峰抱着新娘,领着浩浩蕩蕩的人群进家了。

………………

当晚,张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许峰老婆的裸体,和淫蕩的叫床声,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梦见,此刻,许峰的老婆脱得一丝不挂,分开两条腿,指着自己的阴道对张健说:张健,快近来嘛!

张健大叫一声,端着自己黑乎乎的老二,就往许峰老婆的阴道里插,里面的快感,让张健没几下就射了。

早上醒来,张健还意犹未尽的回想着那个香豔的春梦。

张健东打听西打听的,具体上把这个新娘的来历弄的差不多明白了。

新娘叫顾婷,今年23岁,是许峰同一家医院的同事,是个护士,两人谈了快两年的恋爱,今年才结婚。(因为这些年,张健都是天天泡在网吧,回家就睡觉,所以从没发现过顾婷)

张健经常会站在阳台,往隔壁许峰家的阳台看,看挂在阳台的各式各样的女式内衣裤,有时候能看见顾婷穿着睡衣去阳台收衣服,或者是晾衣服。看着看着,老二就不自觉的站起来了。

张健:他妈的,不能什幺好事都便宜了许峰那小子!

张健开始酝酿一个邪恶的计划。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张健在自家的防盗门上,装了一个摄像头,每天都监视着对门许峰与顾婷的出门和回家的时间,通过两个月的观察,他发现顾婷基本上都是白班,很少有上夜班,而许峰,每週只有在週三的时候是上夜班,那幺,突破口,就在週三!

张健琢磨着,像顾婷这样的美女,不能只玩一次,得想办法长期佔有她,比较稳妥的方法,就是迷姦她。

可是,就算週三许峰不在家,他又怎幺进得了许峰的家呢?还有就算进去了,很难保证,顾婷发现自己,不会大喊大叫,甚至报警。

张健为这个问题发愁了好几天,也许是上天怜悯,一个週四的早上,许峰一早回来,打开防盗门,忘记把钥匙拔下来了,正巧,张健从楼下回来,发现了,他如获至宝,火速的飞奔到配钥匙的地方,把每一把钥匙都配好,之后,他再把许峰的钥匙轻轻的放回原处。

张健回到自己房里,打开电脑,观看从他拔下钥匙到把钥匙放回去有没有人发现,好在,没有任何人经过,许峰也没有发现自己的粗心。

张健:钥匙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该想想怎幺下药了。

张健开始注意许峰家扔在门口的垃圾,他连续检查了几天,发现许峰家的垃圾里,每次都会有一种纸杯装的苹果汁,还有就是用过的避孕套,差不多每天都有一个。

张健望着避孕套:你等着,许峰!我上你老婆那天,肯定不用避孕套!

张健知道,许峰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苹果,那幺,看来,这个肯定是顾婷喝的。可是她究竟是早上喝,还是晚上喝呢?

有一天,晚上,张健无聊的站在阳台,望着许峰家的阳台,希望能看见些什幺,又是巧合,只看见,顾婷穿着件白色的丝质睡衣,睡衣的钮子没有扣上,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她洁白的双峰,而她的下身,是一条洁白无暇的三角内裤,她手里拿着瓶苹果汁,正在喝。

张健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顾婷:你为什幺就是不喜欢苹果呢?苹果可好了,有多种…………………

顾婷似乎在权许峰喝苹果汁。

许峰:我就是不喜欢,一闻到苹果的味道就想吐,谈恋爱的时候就跟你说了,你还每晚睡觉前都要喝…………………………………

张健:(喝苹果汁可是好习惯啊!千万别听许峰的,要喝!一定要喝!)

张健这下收穫大了!!!

顾婷原来是来晾衣服的,她丝毫没注意到离自己几米不到的地方,有一双色咪咪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她弯下腰,从盆里拿着什幺,这一弯腰,她整个胸脯正对着张健,张健感觉自己的鼻血要喷出来了!只可惜由于光线问题,他看不清顾婷乳头的颜色,他更走进一步,想要看的清楚一些。

爷爷:张健!几点了!还不睡觉!

爷爷的喊声,从房间里传到了阳台,又从张健家的阳台,传到了许峰家的阳台。

顾婷突然的一抬头,发现对面张健正睁着一双牛眼看着自己,她大叫了一声,捂着胸口跑回房间里。

张健气的头髮都要冒烟了,他很不耐烦的朝爷爷吼了几句,回自己房里了。

第二天,许峰家的阳台,装了厚厚的窗帘,张健什幺也看不见了。

过了一个月,某个週三的晚上,张健站在自己的房间,看着窗外,顾婷穿着件黄色的连衣裙,底下配着条咖啡色的丝袜,脚上的鞋子看不清楚,不过,这些就已经看的张健心痒难受。

张健:等了快四个月了…………

张健不知道,顾婷会什幺时候回来,他拿着许峰家的钥匙,急匆匆的出门,之后,看四处无人,轻轻的打开了许峰家的门。

许峰家灯没有关,看来,顾婷不会离开太久,张健已经很久没有去许峰家了,许峰家由于装潢,变的大不相同了,家里的装潢比自己家要好的不知道多少倍。张健来不及感叹,他迅速的寻找一样东西,苹果汁………

在卧室床边的床头柜上,张健发现了一盒尚未开封的苹果汁,看来,这就是让他今晚进入天堂的最终钥匙了。

张健拿出一个注射器,里面的药,是张健和那帮朋友拿的,他那帮朋友,用这个药玩了很多女人,张健也和他们一起玩过,知道这个药的效果,吃下去1小时才会发作,而且根据各人体质,最少也得昏个4小时,而且,第2天起来没有头疼之类的副作用。凭它,就可以进入天堂。

张健将注射器的针头插进苹果汁侧面的位置,将药物全部注射进去,之后,他打开卧室里的衣柜,想看看顾婷有没有什幺淫蕩的衣服,可惜,没找到什幺,只有一些正装,他又来到很久没有看见的阳台,阳台上,倒是挂着不少内衣裤,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绿色的,有很多,都是胸罩内裤一套,还有一套白色护士服,护士的衬衫,和白色的长裤,可惜的是,还没干………

张健还想再找找什幺,却听见防盗门开锁的声音。

张健:(不好!她这幺快就回来了!)

张健不知道往哪里跑,他想钻到卧室的床下,可惜,床下是实心的,他一时慌乱,慌不择路的钻进了衣柜里。

顾婷拎着一包苹果汁回来,原来她的苹果汁只剩下最后一瓶了。

顾婷并没有发觉家中的异样,她脱掉黑色的高跟鞋,放下苹果汁,之后,把咖啡色的长筒袜也脱下,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之后,就进厕所,洗澡。

张健在衣橱里吓的额头冒汗,他的脑海里满是自己被抓的情景,他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这幺莽撞。

不知道熬了多久,张健听见顾婷哼着歌来到房间,应该是上了床。

顾婷:老公我先睡觉了。

顾婷看来是在打电话。

电话那头,许峰说什幺,张健听不见,他只能听见顾婷的话。

顾婷啰嗦的说了一大堆话,终于挂了电话。

张健见过了很久都没反映,终于放下心来,他刚打算推开衣橱,看看外面的情况,顾婷的电话又响了。张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发现,自己的内裤都被汗水侵湿了。

顾婷:我都上床了,下次吧。

顾婷的口气似乎有些不愿意。

……………

顾婷:我都累了一天了。我现在好困了。

顾婷的口气还是很不愿意,到底发生什幺事了?

顾婷:好吧,我就陪你一会儿。

原来,是顾婷的一个好朋友喊顾婷陪她去酒吧。

顾婷无奈的起床,她到阳台选了一套内衣裤,之后,打开衣橱,张健吓的心髒都要停了,他锁在拐角,一动不动,好在,顾婷只开了衣橱的一扇门,好在,衣橱里的衣服很多,正好挡住了锁在墙角的张健,好在顾婷只开了卧室的檯灯,衣橱里很暗,而且,顾婷很快的就从衣橱的最右边拿了一条牛子裤,之后就关上了衣橱门,而躲在衣橱最左边的张健,吓的心脏几乎停了。

顾婷坐在梳妆台前,画了老半天的妆,终于画好了,她站起身来,觉得有些头晕。

顾婷的电话再次响起。

顾婷:啊?!又不用我去了!你这不是拿我开心吗?

顾婷似乎有些生气。

………………………

顾婷:算了,就这样吧!

顾婷很生气的挂了电话。

顾婷脱掉裤子,和T恤,爬上床。

顾婷:忘记卸妆了。

顾婷想起来卸妆,可是由于药力,她越来越困。

………………

困在衣橱里的张健,几乎虚脱了,卧室里,顾婷细细的鼾声,终于解放了他。

张健轻轻的推开衣橱的门,看见卧室里的檯灯还没有关,顾婷赤裸着上身,靠在床边,头歪着,看来已经昏睡过去,她身边床头柜上的苹果汁,已经插上了吸管。

张健轻手轻脚的从衣橱里爬出来,他的腿几乎都要僵了,他挺直了腰板,伸了一个懒腰。

张健知道药的效果,他明白,顾婷短时间内是别想醒的,于是他跑到阳台,打开窗户,点燃一根香烟,给自己压惊。阳台窗外的秋风,吹的他一阵阵发寒,想想真危险,不过,现在再想想,一切都值了。

张健恢复过来之后,他拉上阳台的窗帘,找到卧室的大灯的开关,看见,顾婷正赤裸着上身,抵着头,靠在墙边,她头顶上不到30釐米的地方,挂着她和许峰的结婚照。

张健:(老子等了这幺久,终于等到今天了!)

张健看了看顾婷的手机,12:11分。

张健不想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拿出一瓶空的苹果汁盒子,替换了那瓶下了药的空瓶子,之后,他掀开顾婷盖的薄被,顾婷两条洁白而又修长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张健的眼前。

张健的眼睛,光盯着顾婷的三点,他靠近顾婷的乳房,这次看清了,顾婷的乳头,是粉色的。张健双手顺着顾婷的小腿往上摸,一直摸到小腹,他抓着顾婷白色内裤的两边,将它一直拽下来,顾婷的阴道口彻底暴露在张健的面前,两变的阴毛,整齐而又浓密,阴毛的中间,一条粉色的裂缝,轻微的闭合着,张健忍不住凑上去闻了闻,一股淡淡的女人香。

张健理智的停止了下一步动作,他一把扛起全裸的顾婷,透过猫眼,看着楼道无人,他迅速的打开了房门,回到自己家。

从抱起顾婷,到回到自己家,自己的房间,张健仅用了40秒不到,一是因为两家是门对门,非常近,二是因为顾婷一点也不重,最多只有100斤。

回到自己髒乱的房间之后,张健感觉舒服了许多,他把全裸的顾婷扔在自己的床上,之后,反锁好自己的房门,打开灯。

顾婷笔直的睡在张健1米8的床上,张健一看,看来顾婷至少有1米72的身高。

到了自己家,张健开始随意起来,他打开準备了很久后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大堆衣物,有学生的,OL的,空姐的,售车小姐的等,还有各式各样淫蕩的内衣裤,以及五颜六色的长筒丝袜。

张健:真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这幺高,这些衣服都白买了,只有这OL装,你能勉强穿下。

张健把顾婷抱起来,拿出件黑色的全透胸罩,帮她穿好,之后,又帮她穿上见白色衬衫和黑色的西服却没有扣钮子,接着帮她穿上一条,最多三十釐米长的黑色短裙,两腿穿着肉色的长筒袜,这条长筒袜是情趣用品,裆部和屁股部分,是完全没有包裹的。

穿好这些,他把顾婷摆了一个自慰的姿势,拿出相机,从不同的角度,照了很多张。

顾婷原本就画了妆,加上她穿着这幺一套淫蕩的衣服,又摆出这幺一幅淫蕩的姿势,让张健热血沸腾。

张健把相机放在一边,猛的扑向顾婷。

张健的舌头,全部伸进顾婷的嘴里,不断的吮吸顾婷的舌头,顾婷被身材肥硕的张健,压的喘不过气来,顾婷的舌头微微发甜,应该是苹果汁的味道,张健抱着顾婷一翻身,让顾婷睡在自己的边上,张健开始上下其手,顾婷圆圆的乳房开始发胀,她的身体,由于受到张健口手的刺激,开始大量的分泌淫水。

张健的老二,早就硬的发胀了,他把顾婷的裙子往上一掀,把顾婷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腰部,然后用双腿夹住顾婷的左腿,张健的老二,正对着顾婷湿润的阴道口,张健稍微一用力,老二就全部没入在顾婷的阴道里。

顾婷轻轻的哼了一下,张健的老二,被顾婷温暖湿润的阴道紧紧的夹住,让他几乎飘上了天。

张健:等了这幺久,你终于还是被我干了!

张健来回抽插了几下,觉得非常刺激,他换了个姿势,把顾婷双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再往下一压,顾婷的双脚,几乎都要碰到自己的脸了。

张健拚命的,使劲的抽插,这个姿势,插的太深了,顾婷的手不自主的抓了下张健髒兮兮的床单,眉头皱了一下。

张健:干死你!干死你!

张健十分卖力的抽插,新婚少妇的身体,让张健爽的极点,而且,这少妇还长的这幺美。

这样的姿势,虽然插的深,很刺激,可是也很累人,张健插了没几分钟,就觉得累了,他把顾婷的双腿放开,换成了正常的姿势,他边吻边插。

张健:(今天太他妈的难的了,这幺漂亮的女人,不能只便宜许峰,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张健本想好好战斗一下,可是由于顾婷的身体实在太诱人,加上她的容貌,和张健为了顾婷至少一个月没打飞机,张健从开始到射精,仅仅坚持了10分钟不到。

张健喘着粗气,拔出软掉的老二,顾婷的粉嫩阴道口慢慢的闭合,一点点的白色液体,顺着阴道口,慢慢的流着。口气里,瀰漫着男人女人的味道。

张健拿起相机,为她拍了好几张特写。

张健点了根香烟,顾婷脸红红的,软软的依偎在张健的怀里,张健的手,不断的捏着顾婷两个乳头,顾婷的乳头,已经完全的站立,发硬。

张健又翻出一套学生的衣服,给顾婷换上,可是由于衣服太小,实在没法穿上,不得已,只能是帮她换了条裙子,和一双黑色的到膝盖的棉袜。

张健坐在床边的地上,他的嘴里含着顾婷的乳头,像婴儿喝奶那样的吮吸,左手,伸进了顾婷的嘴里,摸着她的舌头和牙齿,右手,伸进了顾婷的裙下,猥亵着顾婷更加湿润的阴道。

顾婷的两个乳房,都有了很重的口臭味,阴道也越发的湿润,张健的老二,终于再次硬起来。

张健让顾婷趴着跪在床上,之后,端着刚刚发硬的老二,从顾婷的身后,进入了顾婷的身体。

顾婷的阴道比刚才还要湿润,几乎是把张健的老二,吸进去的,张健抱着顾婷的屁股,不断的在顾婷的身体里进进出出,随着进出的次数,张健的老二也越来越大,顾婷的淫水越来越多,阴道里的温度也略微的升高了一些,这样过了大约10分钟,顾婷的腰晃动了下,她的手也不自觉的抓了一下床单,之后,顾婷的阴道,淫水氾滥了。

张健:骚货!被人迷姦还能高潮!

张健使劲的插了一下,他的龟头顶到了顾婷的子宫口,没几下,张健又开始喘气,他又射在了顾婷的阴道里。

张健很不情愿的拔出软掉的老二,顾婷的阴道口,这次没有像刚才那样迅速併拢,而是一眨一眨的,她的屁眼,也跟着一眨一眨。

张健好奇的用食指摸了摸顾婷的屁眼,他想把食指伸进去,可是太紧了,完全进不去。

张健没敢继续,他想要长期佔有顾婷,就得忍耐。

张健坐在床边,又抽起烟来,顾婷枕着张健的大腿,她画好的眼睫毛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不翘了,眼线也有些花了,张健用手掰开顾婷的嘴,把黏黏的老二,塞进顾婷的嘴里。

顾婷嘴里没有多少水分,不过她的舌头俏皮的动着,好像不愿意帮张健口交。

张健抓着顾婷的头,控制着她,让她帮自己服务,偶尔还来几下深喉接触。

昏睡美女的口交,其实远比上性交带来的快感,只是成就感,要远远超过性交。

顾婷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她的嘴里,正含着张健的老二,张健的老二上,以及张健坐的床单上,都非常湿润,那是顾婷的口水,而顾婷翘起的屁股上,一根巨大的电动按摩棒正在她的阴道里吱吱作响。张健控制着顾婷的头,细细的品味着对门少妇的口舌服务,他已经吃了药,準备梅开三度。从顾婷进门开始,张健就打开了摄像机,拍下了一切。比较遗憾的是,张健走的急,忘记拿顾婷的工作服了,不过不要紧,来日方长。

早上5点,张健的手机闹钟响了,他很不情愿的睁开眼,顾婷赤裸的睡在他的怀里,就像睡在自己丈夫的怀里那样安静,张健摸着她柔软的胸部,他那半年多没洗的脚,时不时的在顾婷光滑的大腿上游走。

时间不多了,张健一个翻身,压在顾婷身上,然后用自己的腿,分开顾婷的双腿,已经有些发硬的老二,再次刺进了顾婷还有些湿润的阴道里,他和顾婷激烈的热吻着,顾婷的眼睛可以隐约看见一条浅浅的眼白,她的头髮非常凌乱,脸颊通红,比脸更红的,是她那张正在热吻的嘴唇,小床开始吱吱作响。

没多久,张健满足的射在顾婷的脸上,之后,再把精液一点一点的抹在顾婷的舌头上。

趁着天没亮,张健把全裸的顾婷送回了家,收拾好了一切,接着倒床再次呼呼大睡,他的被窝里,还散发着一股女人的味道。

顾婷觉得下身有些胀痛,她睁开眼,看见许峰正压在自己身上,卖力的扭动着身体,许峰见到顾婷醒了,对她轻轻一笑。顾婷也微微一笑,和许峰激烈的热吻,之后,淫蕩的叫起来。

新婚夫妻,分开一晚都很难受。

由于许峰的关係,顾婷丝毫没有想过,昨晚被对门的张健迷姦了。

张健望着电脑里堆积如山的顾婷的照片和视频,让他觉得很满足。

张健在后来的每个週三,都会享受顾婷免费的服务,当然张健也买了适合顾婷穿的各种情趣衣物,闲暇时,张健还会和顾婷打个招呼,顾婷不知道为什幺,对张健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这样,许峰和张健共同享受着顾婷的身体,直到1年后,顾婷生了对双胞胎儿子,很多人都说,其中一个男孩,长的和爸爸一点都不像,但是当张健看见他时,他兴奋的程度,远远大于许峰。

之后的一年,顾婷又生下个女婴,这个女婴,除了顾婷和张健以外,谁抱她都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