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色慾家庭

色慾家庭

      

我有俩个家姐,大姐叫仪珊,34C 的身材加上衣着经常都是小背心短裤,「身材好怕什幺俾人睇。」这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的格言,是辣妹一名。

二姐叫仪琳却刚好相反,有一张可爱的俏面,上面还嵌着一对闪闪发光的大眼睛,文静的外表却拥有一对同样 34C 的乳房,真正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她是我的女神。

大姐已经有一个固定男友叫阿海,他经常会到我们家食饭,也会留过夜,到了晚上,在房中他们做爱的声音不时会传出来,时有笑声时有呻吟声,大姐像是个蕩妇般。

我家是一个十分开放的家庭,特别是在性方面,我们父母没有反对他们在家中做爱,而且还叫他们记得避孕,说做爱是一回事,生儿女却是另一回事。

在食晚饭的时候,父母总喜欢以性爱做话题。

「琳琳,你还是处女吗?」妈妈直问二姐。

「我又未有男友,而且想把第一次给我的最爱呀,当然是处女啦。」二姐辩驳着。

「在学校找不到吗?快到 18 岁了,还未开胞怎样可以,应该在青春的时候去享受一下。」妈妈说。

「不要迫她了,第一次留给她日后的老公都是好的。」老爸说。

「不如叫阿海帮帮手,给琳琳开胞。」妈妈又一次提出来。

「我和阿海都无问题,而且阿海都想试下处女,他说如果琳琳肯把第一次给他,他一定好好让妹妹享受。」

「他一晚可以出四次精呀,妹妹你肯试的话,一定爽死你,而且他也想玩 3P ,我和你可以一起同他玩呀。」

「对呀,同自己人玩 3P 好过在出面找人。」老爸抢着说。

「爸妈你们试过 3P 吗?」大姐、二姐和我都很想知。

「你老爸、他大哥同我小弟,应该是 4P 才是。」第一次从妈妈口中得知父母有 4P 经验,真的意想不到。

「你们还未出世时,我们四个经常会一起玩,有一次大家在宿营时一起看 AV ,画面播着一后三皇 4P 的剧情,大家都睇到热辣辣,点估到你老爸大哥提议不如试下玩。当年大家年纪都细,本来是试玩玩无妨的心态,但真係一试难忘,之后三晚都沈沦在 4P 之中。」妈妈一面说一面把手玩弄着老爸在短裤下的阴径。

虽然父母都经常把性挂在嘴边,但他们都是第一次在我们三姊弟面前有这抚摸的行为。

「真的吗?舅父也同妈妈玩过?!」二姐十分惊讶。

「你妈妈身材这样好,我第一次见她时已经想同她玩,更何况他们在家中日见夜见。」老爸的阴径已经被妈妈套弄得硬梆梆的在我们面前。

「那不是乱伦吗?」二姐眼不转睛的看着老爸的大阴径。

「你舅父是个色鬼,未识你老爸之前,他已经要我同他口交,又玩乳交,不过他没有插我的小穴,他说在我口中射出已经够爽。」

「之后我们四人便相约一星期一次聚会,次次都搅到我爽死,你们有机会的话都应试试。」妈妈已经把老爸硬梆梆的阴径放进中。

阴径一出一入的在口中套弄着,妈妈的舌头又在龟头上不停打转,蛋蛋也不会放过,不停舔弄就如舔冰棒一样。

妈妈头部加速抽动,那 36D 的双乳隔着衣服也随着不停摆动,老爸上半身往后仰,并且配合的抽动着,不一会便在妈妈的口中射精了,妈妈把精液全部嚥下去。

老爸硬直的阴径使得二姐艳容双颊飞红,芳心扑扑跳个不停,全身火热而不自在的叫道:「好吧,妈妈…我也想试试…」

在旁已经打手枪的我大胆的提议︰「我们五个人不如试下玩 5P?二姐的第一次就让我来吧。」

「一早知你这色鬼想打什幺主意啦,小妹的处女膜由她自己决定给边个。琳琳,如果给阿海的话,家姐同你同阿海晚晚 3P 都可以呀。」大姐为她男友争取。

「今晚阿海又不在,怎幺给他?」

「打个电话告诉阿海有处女玩,他一定上来,而且他一晚四次不是骗人的,但我估弟弟你一晚两次都好勉强。」

我和大姐都为争夺二姐的处女膜争吵起来。

妈妈道︰「够了够了,琳琳,你自己决定给谁。」

「唔…我想给爸爸…可以吗…妈…」

妈妈淫笑道︰「当然可以啦,我小时也是父亲给我开胞的。」

大家开始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因为没有穿胸围底裤,只穿小背心短裤的大姐脱得最快,她赤裸裸的嚷着︰「爸爸插完妹妹后,我也要跟爸爸插。」

在父母的房内,二姐只脱净白色的胸围及底裤躺在床上,她已经十分兴奋,白底裤流出了不少黏糊糊的液体,处女的阴液是闪亮亮的。

胸围脱了后乳房便赤裸裸的展现在大家的眼前,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的在饱满的乳房上,真的美不胜收,看得我全身发热,下体亢奋。

我争取最后机会道︰「啊,二姐你真漂亮,能破二姐的处女膜是我的福气啊,给我啦。」

「边有儿子同老爸争食呀!」

妈妈及大姐都不理会我,各自在二姐旁,用手指及舌头玩弄二姐的酥胸及粉红乳头,二姐不自觉的摆动自己的下身,乳头也开始硬起来,老爸把已经硬梆梆的阴径隔着底裤在阴道口磨擦着。

磨了一会,白底裤流出了更多液体,老爸竟然让位出来道︰「你来帮手磨吧,不可以偷插呀。」

真的不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心喜若狂的把又大又热的阴径在二姐的阴道口磨着,底裤已经被老爸磨得只得一条线,俩旁的阴部鼓鼓的涨起来,滑溜溜的没有阴毛,大阴唇也清洁可见,真的想就此把亢奋的阴径直插进去。

二姐闭上眼睛呻吟着︰「嗯…啊…好爽…啊…爸…大力些…嗯」

我加速的磨,还不时把阴径连底裤牢牢地嵌入大阴唇的磨,磨了不到十分钟︰「要射了…」

「不要乱射呀,给妈妈。」

磨多了一会,便阴径放进妈妈的口中射精了,射完后,妈妈没有放开还是高昂的阴径,感觉到她的舌头在龟头上不停打转,还不停的又吸又吮,像是想把最后一滴精也吸出来,最后妈妈把精液全部嚥下去。

妈妈退下二姐的底裤,用枕头把二姐的屁股抬高,液体从阴道流过不停,大姐继续玩弄二姐乳房,爱不释手的又吮又吸,还不时轻咬着那小肉球。

老爸已经就位,把硕大的龟头对準阴道口,慢慢把阴径插进去,入到了 1/3 的阴径便遇到了处女膜的阻隔,老爸熟练的把阴径一推而入,全根没入湿漉漉的阴道中,二姐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没有感觉痛楚,反而配合着老爸的动作前后摆动自己的屁股。

「琳琳,你的真的好窄,水又多,爸爸以后晚晚插你好不好?」

二姐闭上眼睛以呻吟声作回答。

我和妈妈没有闲着,大姐玩弄二姐的双乳时,她的阴道已经被我的阴径从背后抽插着,刚刚射完了一次的阴径狠狠的进进出出,大姐喜欢较粗暴的性爱,要快又要狠,我全根抽出后便大大力的插入,大姐叫声不绝,

阿海来我们家食饭时,会大谈他们做爱的情况,也会叫我们观看他们做爱,说这样会令他们更兴奋,我便从观看他们做爱中学习,学会了大姐喜爱力度及姿势,这次一定让大姐爽死。

而妈妈在我背后用她那一双 36D 的大乳房支援我,双乳磨背又帮我推屁股,真的发梦也想不到会有这福气。

「弟弟…大力些…嗯…啊…啊…」

「嗯…爸…快些…嗯」

俩姊妹的淫声在房间不绝。

「琳琳,爸爸射进里面好吗?」

「嗯…好…嗯…啊…」

「射了…」老爸把热腾腾的精液全部射入二姐的子宫中。

「琳琳,刚才爸爸弄得舒服不舒服?」

「太舒服…了…爸…」老爸抽出阴径后,二姐的小穴不停流出精液。

这时妈妈在背后对我说︰「处女的阴道是最好的,又窄又嫩,快些去试试吧。」

我便把阴径抽出大姐的小穴,全根的插入二姐湿漉漉的阴道,妈妈说得没错,阴径在紧窄的阴道中,抽插了不一会便想射了。

二姐的阴道比大姐的窄很多,可能因为大姐是个蕩妇吧,怎可同我的二姐女神比。

二姐舒服得不停呻吟,我没有太粗暴的抽插,一定要怜香惜玉,看着二姐的双乳不停摆动,两粒粉红的硬乳头在上面点缀,如一幅昼般美丽,以双手轻柔的随着她的曲线由小腹向上探索,直达柔软的双乳,用手指不停玩弄那粉红色的乳头。

不到十分钟我便道︰「二姐,我想射在里面啊。」

「嗯.…好…弟弟…嗯」

又一股精液射进了二姐的子宫中,抽出阴径后,妈妈过来用口清洁我的阴径。

大姐转头看着我软了下来的阴径,竟然看不起我的道︰「都说你最多得两次啦,哈哈哈。」

「不是不可以,只要妈妈给我口交,一定能够再硬起来。」妈妈的口技一流,我十分肯定的说。

妈妈过来用手搓着我的阴茎道︰「再给你多一点鼓励吧,如果你再硬起来,就让你插我小穴。」

「真的?太好了。爸爸,可以让我插妈妈的小穴吗?」我向爸爸请求。

「妈妈的小穴是她自己的,她愿意便可以了。」

「那可以射进去吗?」我真的得寸进尺。

「比得你插就比得你射啦,来。」

妈妈把我推倒在床上,以 69 姿势把我压在下面,肥硕的大阴唇便在我的眼前,我不停地用手指拨弄那片大阴唇,舌头则在阴核上舔舐,这时妈妈的身体亢奋得抖了一抖。

二姐在旁看得入神,看着我如何玩弄妈妈的阴部,妈妈的身体如何亢奋,不自觉的把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抽插起来。

我的阴茎在妈妈的口里已经硬起来,龟头被妈妈含舔,大姐则跪在我俩腿间,以小手抚摸我的蛋蛋,也不时舔舐阴茎,给我带来强烈的快感。

为了抑制射精,我只好说︰「我快忍不着了,插穴吧。」

妈妈转身把个小穴套在我又粗又硬的大阴茎上,一上一下地操弄起来,我躺在下面自在地享受着妈妈的服务。

大姐以小嘴继续含我的蛋蛋,二姐则起来把她的屁股坐在我面上说︰「弟弟,我想你舔妈妈一样般舔我。」

我又怎会拒绝,手指在湿漉漉的阴道口抚摸着,二姐的身体抖了一抖,舌头在小穴里里外外地舔着、抽插着、吸吮着,拨开阴唇把小小的阴核翻出来,如小豆般大小适中的阴核像是等待我去採摘,我手口并用的集中在阴核上舔舐、拨弄,二姐的屁股也不停上下摆动,小穴又被弄得淫水淋淋。

在这妈妈、大姐和二姐的玩弄下,很快便到了射精的边缘,强烈的快感使我加快了抽动,不久一股精液射进了妈妈的体内,这真是美妙的一刻。

妈妈没有即时起来,半软的阴径还在温暖的阴道内,妈妈把我拥抱起来道︰「真高兴仔仔在我体内射精…你老爸已经很久没有射进来了。」

真的意想不到,原来爸妈生了我们后便开始带套做爱,避免又再怀孕,这晚妈妈的阴道真是久旱逢甘霖,有我来滋润。

「那不怕我让妈妈怀孕吗?」

「只是你老爸不想再生,如果你让妈妈怀孕,那是你的儿子或女儿,他不会反对的。」

「那妈妈给我生个女儿吧,到时便可以尝到处女了。」

那边厢大姐一直想着老爸的大阴径道︰「爸爸,到插我了…」

全家都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