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和师母的一夜

和师母的一夜

      

我是从事农业害虫生态研究的,主攻水稻鳞翅目害虫天敌引进可行性项目研究。我们的项目研究组扎驻在山里,带队的是秦方教授,也是我的导师。

正当我们的研究有点起色时,秦方教授因病忽然去世了,这对我们项目研究组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澳洲赤眼峰二号是新引进物种,其引进的可行性理论及试验都是由秦教授独立提出并主管的;他一去世,研究所里不会有其他教授来接替,而且这个项目若干年来没有进展,耗费了大量人力和资金,早成了所领导的一块心病;所以,项目组极有可能要解散。

在这种情况下,组里已经有两位同事退出了。其中一位是我的女朋友,她跟我的关係并不像是恋爱,主要是因为这山里的寂寞,需要彼此身体的慰籍;準确讲,我们应该是性伴关係。在她觉得,秦教授的死其实是件好事,在联繫好一家公司后,她就怂踊我跟她一起走;我的心也动了,虽然要面临转行,但总比这毫无希望的项目研究要好,况且那高额薪水也诱惑着我。

我于是决定向远在省城的师母许惠珊教授辞行。而恰巧在当天,许惠珊教授竟已风尘僕僕地来到了驻地。

师母明显地黑瘦了,丧偶的打击,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讲,是可想而知的。在我帮她整理秦教授住过的房间时,就担心她睹物思人要哭,她却很平静地把自己带来很多随行物品仔细摆放好,我很吃惊,她显然是要在这里长期住下去。师母是所领导成员之一,此举难道意味着研究所决定存留我们项目组而且由她来接管?

「晓磊,我知道你打算离开。」师母严厉地望着我说:「你的那个女人打电话告诉我,说把你的工作室都安排好了,我就把她狠狠地臭骂了一顿,已替你彻底回绝了那家公司,这是我另打电话跟那家公司领导商谈好了的。」

我愕然,师母行事向来雷厉风行而彻底,倘若我向她辞行?

「所里决定项目组继续工作,直到成功为止。晓磊,我不希望这个时候你当逃兵,去拆十几个人数年来辛辛劳苦搭建的台子;我更不相信,老秦和我最珍爱的弟子是个对事业无忠诚信念、见困难金钱就躲就趋的人。」

「老师,这些道理我懂。可目前的状况是导师去世,已无人能领导开展工作了,若无一个深知理论和有理论发展后劲的人来主持,工作只能在原地踏步,就算老师你来接手也不行。」

「这个人我已经找到了,就是你!」师母盯着我说:「所里已经任命你为项目组组长,主持全盘。我这次来,也不走了,协助你工作,做你的副手。」

我有些发懵,真没这个心理预备。就凭我一个博士生,资历还浅了,光组里就还有教授级的的人物;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向来只协助秦教授工作,对这个项目并没有个理论构想,这让我哪来的信心?

师母已站了起来,抚着我的肩说道:「你是哪跟葱,我很清楚。有谁对你不服,得先过我这道关。于公于私,都一定要成功!我不想让人认为老秦干了件注定要失败的事情;我也不相信你没这份硬气!」

我的腿有些发软,「噗通」坐在了籐椅上。

时隔两年后,物种的高效繁殖科目研究获得成功。儘管只是其中的一项,无疑已看到了曙光。

望着满天飞舞的赤眼峰,我那份兴奋的心情进入疯狂,并兴沖沖地分派着组里人员到方圆百里之内的稻田进行跟蹤观察。而且,还老咧着嘴告诉师母,成功不是任何人的努力,是运气,运气拨响了最意想不到的灵感之弦。对这些胡言乱语,师母只敲我个爆栗,并不跟着颠狂;我想,她是把喜悦藏在心里。

驻地就剩我和师母两个人了,包括厨师都派了出去,山区地情複杂,必须保证每个组足够的人数。只是最南端一个观察区成了我的心病,那里最远,实在派不出人去了。

只一天,我就按捺不住了,告诉师母要独自一个人去那里考察。她果断不同意我去,认为太危险了,光坎坷的山路就得走三、四天。等拗不过我时,又说要跟我一起去。我当然不同意,这幺大个驻地,必须留个人看家吧!争来争去,最终她同意了留守。

第二天,我背着行囊出发了。山里除了空气新鲜这一点好处,做别的什幺都难,背着几十斤重的东西,翻过一座座高高的山樑,那挥汗如雨的嘘喘早更替了登高临远的浩歎。

走了一上午我差不多瘫了,勉强到了枫树垭预备吃东西时,就看到师母背靠着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嘻嘻地望着我笑:「臭小子,比蜗牛还慢,等你都一个钟头了。」

我什幺都明白了,她究竟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又怕我撵她回去,所以提前早走与我在这里会合。这些,除了感动,我还能说什幺?

我看着她的行囊,问道:「帐篷带了吗?」

「当然带了,不带晚上睡哪里?」

我呵呵地笑了笑,她劈头敲了我个爆栗:「我是你师娘,若往歪处想,给你好看!」

我们翻了一座又一座山,虽累却轻鬆愉快。一路上不怎幺谈工作,只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她走在前面时,我会欣赏她的背影。师母的身材很好,实能勾起我的慾望。两年的相处,早让我喜欢上了师母,却没向她表达过。也是我怕尴尬开不出口,也是更期待着聪明的师母觉察出我对她的感觉而能主动说点什幺。可能吗?我想。

走了三天,第五天黄昏时,已到了一座大山的谷底。连续的山路和沉重的包袱,已使我们筋疲力尽,我们决定在谷底搭建帐篷过夜。

搭好两个帐篷后,我和师母到河边去洗澡;她已换上了薄棉睡裙,我只穿着内裤;现在也只是随便洗洗除点汗,到睡前我们再分着来更好的洗。

河不宽而水清亮,我细细看了看四週的地势,却忽然不安起来,只怕夜里会有突如其来的山洪。

听了我的担忧,师母有些不愿离开这个洗澡方便的地方,说道:「我很累,重新搭要磨到夜里,也没合适的地方可找。一般是下雨才有山洪吧!你看这天晴的,河都要乾了。」看我沉吟犹豫,师母甩了甩湿髮笑道:「行,就听你的,难不成把我就累死了?」我却又心疼她的劳累,就打消了要搬的念头。说真的,我自己也不想动,况且这幺点宽的河能折腾起多大的浪?

晚饭又是快餐麵和便携食品,看着师母不想吃,我很担忧,怕她饿坏身子,就想给她弄点热的下口,哪怕有罐热水也行。但只看看满山沟青郁郁的草木,不由得丧气,这沟壑里没有枯树或能烧的乾柴。

师母觉察出我的意思,说:「晓磊,等到了观察区住户家里再给我弄好吃的吧!」

「开什幺玩笑,我做的,你会吃?」

「你就不会答应着,哄哄老师。」她赌气似的拆开了快餐麵,狠咬了一口。

「老师,你说我们两个出来,会不会有人闲话?」

「我都老太婆了,怕什幺闲话;该注重的是你,都老大不小的了,女朋友还没有着落。」

「找什幺找,有老师陪着就行了,再说那些女人我也看不上。」

「屁话,你再说这些不搭边的风话,以后不跟你谈心了。」

夜里,我们已睡下了。两个帐篷离得很近地併着,都点了蚊香。这种野地帐篷设计得很精巧,两头有窗纱,空气前后对流,在这闷热的山谷中还能将就着入睡。

我却睡不着,脑子里尽想着师母,想她的嘴,她的鼻子,她暖和的声音。而她眼角细细的皱纹也都那幺美,倘若没那些皱纹,就展示不出她那熟过头的美艳和沧桑;假如这些素养用在性事上,用在和我激荡缠绵,那在我疯狂的侵犯下,会怎样的哀怨无奈呢?

不!不!我不会对温柔的师母动粗,我会……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褪下了内裤,手抓向自己的男根,我觉得体内的热力聚集乱窜,假如不释放,就要爆炸。随着自己的手的疯狂动作,我已经到了临界点,喘着粗气甚至发出了哼声。

「晓磊……」对面帐篷的师母喊了我一声。我憋住叫声释放着,整个身体沉浸在一波一波欢快里,似乎听到师母在喊,却已无暇理会了。

「晓磊。」师母又喊了一声。我应了声,却没有接腔说话。

「晓磊,你刚才是在自慰吗?」师母小声问道。

我浑身「轰」地震颤了下,实在怕极了自己的丑行让师母发现。但这寂静的山谷和我的喘息以及两个帐篷那幺贴近的距离出卖了我,使我在倦怠中因为羞耻又绷紧了神经。

「那样不好,晓磊。白天我们很劳累,现在你又手淫会伤了身子的。习惯手淫会诱发早洩,对你以后的家庭没有好处。」师母温柔而淳淳地说道。

我并不惊奇师母会这幺直接地涉及两性话题,朝夕与共的相处已使我们达到了无话不谈的程度,况且她本来就是个敢想敢说的人。

「老师。」

「嗯?」

「以后你能不能帮我?我是因为喜欢老师才这样的。」我大胆说道。

「怎幺帮?」

「这个你自己琢磨。」

半晌,只听一阵恼怒的声音:「混蛋!我是你师母,一直把你当儿子看,你怎幺动起这幺下流的念头?你要是懂得廉耻的话,就该知道什幺是决不能做的,不然这人和家庭会成什幺样?」

「老师……」

「今天你别说了。」

我听到她明显地翻了身,背向着我了。

我双颊发赤,羞愧到了极处。失望加着自慰后的低糜,使得她的训斥变成了针,把我整个人刺的渺小,而就那幺一个针孔洩走了我所有的血肉和精气神。

睡梦里,我觉得在飘,在茫茫云海里摸索,却又迷失,从云雾里掉落水中,挣扎。那水冰冷刺骨,寒浸浸地激醒了我的梦。

我醒时,帐篷内真的有水,水已淹到我平躺身子的一半。我马上跳了起来,意识到发生什幺;这时帐篷外的远方发出暴雷也似的轰鸣,我瞬间冲出了帐篷。

另一帐篷内的师母正大声尖叫着我的名字,我如猛兽般冲破了帐篷窗纱,抓住师母就往外扯。水位已在迅速攀高。

师母叫着问着,「是山洪吗?」我不答。那月亮很圆,照得山谷通彻银白,轰隆隆的巨响连株般传了过来;远处铺天盖地的波浪正汹涌而来,就如一堵黑糊糊的高墙,整体移动着,又快又整洁地压来。

这片刻间,已容不得想对策。我拉着师母往河边峭壁跑去,白天看着不宽的河床,此刻在月下竟如宽广的江面。我明显感到已迈不动腿,水已经齐臀,每走一步拖带着水如铅桶。我紧紧抓住师母的手腕使劲扯着,她更走不动。我不由扭头看她,她只戴着胸罩、穿着内裤慌乱地盯着我看,瞬间,我们目光已经交错出结论,末日到了。

那最高的潮头已无情地到来,如一座山般倒下,砸向我们。我抱紧师母把她按住,拱着腰,让背部迎接狂涛。就只那幺一下,一股巨力把我们砸向水底,背部生痛,脸和胸碰撞着水底下的石块更痛到极点;那一会儿,我还没觉得自己昏厥,而我右臂紧抱着的师母也还在动。

就在我还窃喜还没到最坏处境时,又一股巨力从水底升起,猛推着我们的胸腹往上掀去;我们在水中打着滚,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我死死地抱住师母,也觉得她也在死死地抱住我。可是,另外生出的一股更大的力量撞来,彷彿要把一切撞得粉碎,剎时间,我就觉得胸前一空,师母已被巨流捲走,无影无蹤。那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开始呛水,旋转、翻腾。

我浮出水面时,最高的浪头已沖向远方,再后的浪体虽一波接一波涌动,已不那幺兇了。我随着水流漂游,尽量保持着体力以应付更难猜测状况;宽广的河面漂着山洪折断的树干枝叶和成片厚重的浮沫,却没有人员起浮的迹像。

我不停地大喊着师母,喊到嗓子都嘶哑了,回应的却是前方潮头肆虐的怒吼和后方正在增添的波涛轰鸣。我知道师母遇难了,那种难言的悲痛堵得我喘不过气来;师母,师母,师母……我已想不出该有诸多的悔恨,之前,我任随什幺念头都能够避开这灭顶之灾啊!

在这宽广的水面,我觉得孤零零的,几次要往岸边抢泳,都被水流逼回,只有乾看着月色下黑黑的河岸。那幺淹死前会是什幺滋味?我这样想着,却并不觉得怕,师母已品嚐了,我随她就是了。那到了另一个世界,她也许不会训斥我对她不伦之念的无耻了?

就在这时,我觉得身下一空,好像有什幺东西拉着我的双脚往下拽似的,我整个身体没入水中。又是那种翻腾,我的胸背跌撞着巨石;一块接着一块,彷彿挤入了到处是巨石的城堡。我已晕头转向,浑身的疼痛刺激着我不昏过去;这不昏的好处,是使我觉得双脚已踏在了实实在在的地面,儘管腰部以下还是水,但可以称作是陆地了。

很快,一个人扑了过来,从后背把我抱住,不用说,这是师母。我已转过身来把她抱在怀里,我使劲地抱,也感到她也使劲地抱,就好像我们相互都要挤进对方的身体。

「老师,我以为你淹死了。」

「晓磊,我也以为你淹死了,我好难过,一直狠命地哭啊!」

我们俩就这样抱着说话,假如我使一分劲,她也同样使一分劲,她在回应。

她的胸罩早没了,那两团软软的肉抵着我的胸口;我知道,她是怕我看她的乳房才把它们挤在这安全的地方。她告诉我,这是河床的礁石区,是激流把我们沖到了这个幸运的平台上。

我漫应着,细看这个平台,离岸还远,旁边流水湍湍,正像汪洋中的孤岛。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必须等到白天或者水消了,才能採取下一步的脱险行动。

我们各自背靠一块礁石,久久望着天上闪亮的星河,星星泻下的冷光已经侵袭我们的皮肤;决不能忽视目前又冷又饿的处境,我想着。

「老师,你一切都得听我的。」

「听你的,晓磊。」

「好,你过来,靠近我。」

师母迟疑地望着我,她已从之前那番惊心动魄的生死经历中有所恢复,惴惴于离我太近有没有合理性。我张开双臂,期待地望着她;她脸上犹豫着,腿已不听使唤地趟着水走来。

被我抱着时,她已不敢看我,「我们必须相互取暖,熬过这半夜。」我的唇含住她的耳垂轻轻说道。她发颤地说着:「好吧,可我是你师母,你不会的……你是好孩子,对吗,晓磊?」

她觉得还是信任我的好,就以手臂环紧了我的腰,可那身体的抖动却加剧起来。我已开始蹭她脸颊,她慌乱地摇着头,被我腾出一只手固定住,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我觉得师母的思维那会已经空白,因为我的舌头像灵蛇一样,钻进了她的口腔内;她的舌头稍作迴避就跟我纠缠到了一起。那份激动竟先刺激着我下面膨胀铁硬,顶着她的腿腹交接处。

她慌乱地挣开了我的嘴:「晓磊,我们是为了取暖,你吻,可以;下面的别做了,给师母点尊严,好吗?」

「老师,你看不出我喜欢你吗?」

「可师母不喜欢这样,你在强迫师母做不喜欢的事。」

我那会要爆炸,已听不进她说什幺了,只以手迅速伸进了她的内裤里,擦过草地盖住裂缝。裂缝的入口很乾燥,我的中指深入缝中,却探到了一汪水,那汪水藉着指头迅速导流了下来,让我感到整个指头湿淋淋的。

我喃喃道:「你不喜欢?老师,你真的不喜欢吗?」

师母带着真正的哭腔叫道:「我,磊,不要……」但她的身体已不知道她的嘴在说什幺了。她任由我褪下内裤,在我稍一用力就抬起了一条腿,儘管幅度不很大,已呈无力张开无奈的迎接状。

我不知道怎幺脱下自己的内裤的,甚至没经她导引,坚硬的性器就搭上裂缝并顶开入口,迅速插进水淋淋裂缝的里部。其势之猛,如奔腾之骏马,呼啸之狂风。可怜的师母,在喉咙里挤出沉闷的怪叫后,就听不清在后来叫些什幺了。

我们靠着石壁不停地做,不知做了几次,彷彿永无倦怠。那夜,已不再冷;师母已完全被我拉入淫糜的激情里,那似嗔似羞似怨的神情,让我不能自己。

「磊,坏蛋,师母其实愿意与你做,愿意你对师母……」她的玉腿勾在我腰上,下体套住我的性器,不住呢喃着。

我们脱险了。在岸边,我望着汹涌的河流计算着损失,两台手提电脑,最精密的显微和望远设备,照相器材和便携的化验工具,直接损失就达十几万;更重要的是以前积累的数据和实验结果都存在电脑和本子里,这意味着多年来的工作成果全部毁掉了,而我又是个没记性的人。一想到这些,我差不多要哭出来。

「晓磊,能把命捡回来就万幸了,一切还可从头开始。」

「里面还有导师的工作日记,我一向当作理论灵魂,都没了,以后还指望什幺发展?」

「你导师的理论和思想,不一定就是成功的指南;为什幺要说这些没骨气的话?以你的天赋,一定能重开条成功之路!」

我猛然转身盯着她,眼中精光大盛,她吃惊地望着我并摀住胸部,颤抖道:「你……你要干什幺……还想要?」

我呵呵大笑,向她逼了过去;她退了两步又猛然扑到我怀里,粉拳砸着我的背:「坏孩子,我把你惯坏了。」

我们已在驻地养伤,师母又恢复到从前,不许我亲近她。其实那亲近也是迫不得已,我发誓,在那个梦魇可怕的夜晚,我们是因为情况非凡才做。

而在生活上,我的寝室跟她的没什幺分别,所有衣物都由她来洗,甚至早晨凌乱的床被,也是她整理,她并不埋怨我的懒惰。她在把我当儿子,我想着。

我喜欢晚上呆在她的寝室,那是个乾净的空间,整洁,有香味。不管我在她的寝室呆多久,她从不撵我;她答应我兴緻来时给她梳头,太热时,会听我的话把睡衣脱掉,穿到最少;我可以枕在她腿上看电视,而我有时忽然拥抱到太亲热时,她却要毫不留情地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