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一个女大学生的遭遇

一个女大学生的遭遇

      

一、情竇初開

進入大二了。由於我的美麗,在學校有了一些名氣。不斷收到求愛信。也有的當面對我示愛。我像一個驕傲的公主,俯視著追逐在身後的一群男生。

在一群的追求者中,不知什麼時候,加入了一個特殊人物。他是老師,是一個從日本留學回來的博士。儘管長的不怎麼樣,但他頭上的日本博士的光環總顯示著他和別人不太一樣。

「冠文同學,你這篇論文寫的還不錯。在修改一下。請你下午下課後,到我這來一趟。」在我印象中,他是這樣開始的對我表露愛慕的。

下午第二節課後,我到了他家。學校教工宿舍十分緊張。由於他是從日本回來的博士,學校特別優待,分給他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雖然很小,小廳才5平方米多一點。大房間也才10平方米。但對於同齡的青年老師來說,那已經室天上人間了。

他遞給了我一杯冰可樂,順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拍。「今天太熱,先喝點涼的,去去汗。看,衣服都濕了。」我像別的女學生一樣,穿著校園流行的吊帶衫。黑色緊身的略似透明的薄絲衣緊緊裹著我苗條的身軀。把胸脯的曲線勾畫的淋漓盡致。一尺八的腰圍楚楚動人。下身一條寬鬆的短褲,露出我引以為自豪的雪白漂亮的大腿。

他又熱情的拿來一塊毛巾,一隻手遞給我,另一隻手在我的肩膀上撫摩了有把。「快擦擦汗。」我沒有介意他連續的狎暱動作。男生們經常假裝不介意的在我們裸露的手臂、肩膀上碰一下,摸一把。女生也為自己的身體能吸引男生而自豪。也高興假裝沒在意。

見我沒有反對,他放開膽子做在我的旁邊。一隻手似乎無意的搭上了我的大腿上。我心裡不由的一動,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可對於老師,我不好有不禮貌的表示。只好假裝用濕毛巾擦了擦臉和胳臂。然後遞還給他:「謝謝老師」。順勢移開了大腿。

「我給你的信收到了嗎?」他問道。

「信,什麼信?」我如墜五里雲霧,莫名其妙。

「你一定經常收到別人的信吧。我猜有的你根本沒拆開看。」他說對了。很多男生給我寫求愛信。好多高年級的,和研究生,我都不認識。所以有好多我根本就沒有拆開看。難道……?可他不是學生,是老師啊。

「汗下去了吧。那我開空調了啊。剛才你渾身是汗,我怕吹著你。」他關心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真有點窘促不安。

他拿起了我的作業,說是論文,其實就是篇作業,坐在我身邊。他的肩膀掂在我的肩膀後面,似乎我半靠在他身上。把作業擺在我面前,慢慢的講起來。

他的肩膀在我的肩膀上不斷摩擦。他露在短袖外面的胳臂,手臂,不時的碰上我裸露的胳臂、手臂。他的手不斷拍著我的手。

我心裡不時生起異樣的感覺。汗又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乳房微微發漲,感覺乳頭也好像挺了起來。臉上好像發燒,我知道一定是臉紅了。好在借汗和熱,掩蓋了臉紅。要命的是下身也有濕乎乎的感覺。

在舞會上,男生經常趁機使勁摟我們,用胸脯蹭我們的乳房。摟在腰上的手也不老實,常常在我們後背上摸來摸去。有時甚至摸到我們的底褲腰上,還拍拍我們的屁股。那時也有這種心跳臉紅的感覺。可那是在活動中啊。

儘管開著空調,我還是不停的出汗。老實講什麼,都沒聽進去。我心裡明白了,說講作業只是借口。這樣的借口男生也經常使用。他是想和我在一起。我腦子裡在想,他給我寫過信?會是什麼內容呢?不知道他是不是講完了。

總之,他站了起來。「哎呀,這麼晚了。食堂怕沒飯了。」他看了看表,吃驚的說道。「這樣吧,我們出去吃吧。我請客。」我也站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乳頭挺立著,把吊帶衫頂起兩個小花蕾。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我胸脯一眼,眼角又在我胸脯上的兩個小花蕾上停留了一下。

「走吧。」我也不知道這麼就昏昏沉沉地跟在他後面。出了校門。來到一個幽靜的餐廳。坐進一個情人卡座。我心頭亂跳。

他摸著我的長髮,給我講起他在國外的見聞。

「我到過很多國家。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有一條街,有著名的櫥窗女郎。」我不明白的看著他。他的手還在撫摩著我的頭髮,偶爾也落在我的肩上,輕輕著撫摩著。

「櫥窗女郎就是女孩子站在櫥窗裡面,讓人們挑選。」他看到我困惑的眼神,解釋到。

「比如看中那個女郎,你就可以敲門進去。當她把窗簾拉上的時候,櫥窗上的紅燈就滅了。紅燈區就是因她們窗戶上的紅燈得名的。」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不再在我的頭髮上,而是不停的撫摩著我的肩膀、後背。我一動也不敢動。每當他的手撫摩過我裸露的肩膀、胳臂時,都有一種麻梭梭、癢梭梭的感覺。

飯上來了,他吃的很少,講了荷蘭的紅燈區,講了德國的紅燈區,講了法國的紅燈區,講了英國的紅燈區,講了新加坡的紅燈區,講了香港的紅燈區……他的手不僅撫摩了我的肩膀、胳臂,後來發展到大腿。

我也吃的很少。我一直在聽,沒有插話。乳房漲的隱隱作痛。乳頭拚命向外挺立。兩腿之間濕乎乎的,下身有一種往下墜的感覺。腰也酸酸的。渾身肌肉一陣一陣的發緊。

不知道飯是怎麼吃完的。但他還沒有回去的意思。又擺上了咖啡和果盤。燈光暗淡下來,十分柔和。

他繼續講著他在國外的見聞。在我的後背、裸肩上游弋的手,不知道怎麼開始的,還伸到我的吊帶衫裡面,撫摩著在我光滑的後背。另一隻手,不住地撫摩著我的大腿。並不斷的從短褲褲口探進去。有一次,甚至觸到了底褲邊緣。

我不由的躲避了一下,他才停止了繼續的深入。

在他的撫摩下,我的後背和肩臂不時感到又麻又癢。大腿不由自主的繃的緊緊的,尤其是大腿根,肌肉緊張極了。乳房又漲又痛,好像膨脹起來。乳頭高高地頂起衣衫。下面的底褲更濕了,緊緊地貼在陰戶上。

我知道該拒絕,可又不希望他停止下來。矛盾的心態使我沒有任何動作的表示。

他看到我是那樣的溫柔,不由的加大了動作的幅度。一把把我摟入懷中。

「我愛你。」隨著這三個字的迸出,他的吻雨點般的落到我的頭髮上,脖子上,肩膀上。原來在大腿上的手叩在我的小腹上使勁的揉搓。我像征性的掙扎了兩下。但在他狂風暴雨般的愛撫下,是那麼的無力、無助。

我渾身不住的顫抖,小肚子在他大力的揉搓下,一股暖流湧起。只沖胸間。在這股熱浪的衝擊下,我不由自主的使勁挺起胸脯,兩臂向上揚起。使已經膨大的乳房高高挺立起來,乳頭的輪廓分明,特別誘人。

我的動作似乎給了他什麼暗示。他的手猛的伸進了我吊帶衫的下擺。直接在我平滑的小腹上大範圍揉搓。狂烈的吻落在我的臉上,堵在我的嘴上。堵的我喘不上氣來。小腹上的手動作越來越大,不斷的掃過我的乳峰。儘管還隔著乳罩,還是激起有陣陣令人振抖的顫慄。

他的手還一次又一次地向下伸延。從褲腰伸了進去,在肚臍下面的大力揉搓,使那股熱浪又沖向大腿之間。在這股熱浪的衝擊下,我又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腰,使勁的挺腿。

我的嘴被他堵的喘不上氣。渾身都是觸電般的感覺。他的手在我漲痛的乳房上使勁抓捏,一陣比一陣強烈的痛楚從乳房上不斷傳出,使我難以忍受,可痛楚又帶來一種特別美好的感覺。越是漲痛的難以忍受,這種美好的感覺越是強烈。小腹象烈火燃燒,直燒的大腿根漲漲的。肚子的下墜感變成了墜痛,牽著腰一揪一揪的疼。還有一種痛經的感覺。

在烈火的燃燒下,下身的疼痛好像在昇華,帶來一陣陣快感。我不住的喘著粗氣,渾身亂竄的熱浪使我頭暈目眩;燃燒著我的神經。根本理會不到他的雙手再做什麼。

我的不自覺的動作顯然激發了他更加強烈的慾望。他的一條腿壓在我的雙腿上,全身向我壓了下來。我在他身子下面,一片黑暗。我覺的被他揉碎了。他壓的我渾身象脫了關節一樣。我拚命的擺開著頭,才能在他的擠壓下喘上氣。他胯間有根硬硬的東西,頂撞著我的下腹和大腿,咯的酸痛酸痛的。

他下面的手伸進了我底褲。下面一股刺痛清醒了我的神經。原來他下面的手在拚命的揪我的陰毛。上面的手也正在向我的乳罩裡探索。

我不由的打了個冷戰。身上所有美好的感覺瞬時間無影無蹤。渾身酸痛酸痛的無法忍受。各個關節好像都被扭轉了樣又酸又痛。乳房疼的像要漲裂。腰上象被拴了個千斤墜,拉的要斷裂一般,墜痛沿脊樑上下竄。肚子燃燒的感覺變成冰一樣寒涼似地從陰部烙進裡面,產生劇烈的經痛。無法忍受的痛苦使我眼淚一下湧了出來。

我在他的身子下面拚命掙扎。我這時才體會到什麼叫小女子。在他沉重身軀的壓迫下,我的掙扎使那樣的無奈。我拚命在保護我最隱秘的地方。一隻手拚命抗拒著他上面的手對我乳房的進攻,一隻手拚命阻擋他下面的手對我陰道的進攻。我拼盡全力的扭動著身體。不讓他的手到達他想到達的地方。嘴裡不住地哀求:「不、不,不要。」儘管他的進攻受到我拚命的反抗,可他似乎沒有感覺的我的變化。下身一下又一下向我的下面猛烈的撞擊。他堅硬的下身不斷捅撞在我的下腹上,大腿上,會陰上,帶動他整個身軀在我身上狂暴的起伏。我覺的我的骨頭被他壓斷,碾碎。在他一下一下的重壓下,我的胸腔被撞的一股一股的冷氣向上衝,衝擊著喉嚨,我不由的微微張開嘴,讓這一股一股的氣噴出來,不自覺的一聲一聲的哼著:「啊、啊……」隨著他的下身的堅棒的幾下猛烈的跳動,他終於停止了劇烈的蠕動,手也不再使勁的揉搓抓捏,一下子軟軟的爬下來,把我瓷瓷實實的壓在身下,不住的喘著粗氣。我全身象突然脫力一樣,總算等到了暴風驟雨後的寧靜。我在他的身下無力著也喘著氣。他下身的堅棒慢慢的軟了下去。

他終於慢慢的從我身上爬起來。我全身象散了架一樣,酸痛的不能動彈。依舊歪斜在卡座上。

眼淚不住地從緊閉的雙眼靜靜的淌下。身上衣衫不整。一邊的肩帶滑落下來;下擺高高的圈起,乳罩的下沿若隱若現。短褲也被剝下一截,露出內褲的褲腰。

整個腹部都暴露在溫柔的燈光下。肚臍隨著我的抽泣一起一伏。褲腿也向上捲起,露出我白白的兩條大腿。大腿上,肚子上都留下他掐捏的青紫痕。脖子上,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紫紅色的牙痕清晰的印在我雪白的肩膀和細長的脖子上。脖子扭動痕困難,像落枕了是的。

他輕輕的把我扶起來,嗓音沙啞,一直說著道歉的話,可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我就想大哭一場。可是雖然在卡座,外面還是人來人往,我不敢哭出聲。只能不住地小聲的抽泣。

他給我整理好了衣衫,不斷輕輕著撫摩著我的每一寸肌膚,並且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摩著我的乳房,隔著褲子輕輕地撫摩著我的大腿根和會陰。我沒有理會他,依然捧著臉哭泣著。

反正他已經摸遍了我的全身。再摸不摸也無所謂了。好在我最隱秘的地方沒讓他直接摸到。總算保住了乳房和下身,他的手沒能直接接觸我的秘密區域。隨著他的撫摩,特別是對乳房和會陰的撫摩,又有暖流擴散開來,我緊張的神經慢慢的鬆弛下來。

他把涼咖啡遞給我。我實在是口乾舌燥。就一口氣喝了下去。心情逐漸平靜下來。依然抽泣的說:「再給我點涼可樂。」他把他的涼咖啡一飲而進。又要來了咖啡和可樂。

在他溫柔的撫摩和安慰下,我終於停止了哭泣。他連續喝了幾杯熱飲,嗓音才不再沙啞。「天很晚了。就住到我家去吧。」他說。

我堅決的搖了搖頭。把身子坐開。使他的手再也夠不著我。他只好停止了對我的撫摩。「送我回宿舍。」我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

他點了點頭,沒敢再說什麼。

深夜我才回到宿舍,趕快洗了洗下身,把濕的底褲換下來。

躺在床上,不住的想著他講的故事,和晚上的經歷,不停著揉著乳房和小腹。想鬆弛痛漲的胸脯和下墜的小肚子。

就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昏沉沉的睡著了。

二、模特的經歷

我整理那些沒有拆開的信件。是一封封充滿甜言蜜語的求愛信。

終於找到了。老師的來信。但不是一封,而是兩封。說他一見到我就喜歡上我了。一直暗戀我。他在世界各地,在國內也到過好多地方。見過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但都沒有見到我的那種感覺。說我除了漂亮,還有一種天真浪漫的氣質。落款是「愛你的偉」。可惜都沒有日期。

「喂,你這麼了?」同宿舍的婷的問話驚醒了我。

我意識到我拿著信在發呆。婷從我手裡拿過去那兩封信。

「啊,老師向你求愛了。」她驚叫道。

「小點聲。」我趕緊堵住她的嘴。

「我該這麼辦?」我問道。

「我覺的他比那些小#男生好。以後還有機會出國。」她小聲說。

婷是校模特隊的。高高的身材,長長的腿,也是男生追求的重點目標。

「要是你,你會這麼辦?」我又問道。

「不會是我。傻丫頭。」她不屑的回答。

「你和那位小老闆這麼樣了?好姐姐,告訴我吧。」婷比我大半歲。老讓我叫她姐姐。可我這是第一次叫。我知道有一個業餘讀學位的小老闆在追求她。

「來人了。晚飯後咱倆找地方悄悄再聊啊。」婷說。

莫名其妙的,我的例假亂了。還不到時候就突如其來了。伴著一陣陣的腹痛。從校醫院回來。一直躺到晚飯時分,好歹可以起床了。

晚飯後,我們倆來到校園一個偏僻的角落。

婷說:「咱們女孩子,就要靠男人。學校這些小#男生都靠不住。別看再女孩子目前裝酷。其實什麼也不是。千萬別找他們。」「小老闆追我。你看他那德行,一點素質也沒有。還不是花錢買個文憑區騙人嗎。要憑考試的話,他那水平,能初中畢業就不錯了。你說我能看上他嗎?」婷十分鄙視的說道。

「哪你為什麼……」我驚愕的說。

「還不是他們家有錢。他是個花花公子,什麼都不行。他爸爸是個私人老闆。是真正的老闆。有上億的家當哪。」婷摟著我的肩膀,在我耳邊悄悄的說。

「我想當個名模特。我有學歷,外語也好。就是沒有錢。當名模特要有人捧。」婷事故的說。

我把身子一斜,躺到婷的懷裡。「那你……」「所以我才和他處朋友。我去過他們家。他爸爸也是個老色鬼。第一次看我眼都直了。老東西答應助我了。」婷得意的說。

「他們答應給你多少錢?」「我已經拿到20萬了。」婷神秘的回答。

「他們那麼大方?那不怕你以後不跟他兒子好啦。」我抬起臉看著婷。

「他們才不會那麼傻呢。別看他爸也是個土老帽。可坑蒙拐騙可有一套了。要不怎麼能發財。」我肚子又開始不舒服了。我一邊揉著肚子,一邊摸著婷的大腿。婷的腿可直了,真好看。

婷盯著我說:「我什麼都告訴你。可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呀。」「我保證。」我揉著肚子說:「我要告訴別人,就讓我的肚子老痛經。」「我們已經有過了。」「啊!」我驚愕的坐起來,不相信似的看著婷。

「真的。不光和小老闆有過,和老東西也有過了。」婷低下頭,眼睛躲開我的注視。

我似乎不認識婷了,傻傻的看著她。「那……那……」我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婷一把把我摟在懷裡「要不,他們能把錢給我嗎。」婷的下巴磨在我的頭髮上。小聲地講述了她的故事。

那是一個週末。星期五一下課,小老闆就用車把婷接到了家。那是郊區一棟獨立的別墅。像每次一樣,小老闆全家,其實就是小老闆父子倆,熱情的接待了她。

小老闆家的保姆作飯手藝還行。晚飯很豐盛。吃完飯小老闆家又來了一個朋友,他們四個人打起麻將。小老闆悄悄塞給婷一耷子鈔票。麻將一直打到深夜。小老闆家的朋友才起身告別。婷的一耷子鈔票也輸的沒幾張了。

老老闆送客人回來後,抬起頭愛憐的看著幾乎比自己高#一頭的婷,粗糙的大手搭在婷只穿吊帶衫而裸露的肩膀上。「輸光了吧。算了,我贏的都歸你。」說完,摟著婷的肩膀走到麻將桌前,把自己面前的一堆鈔票撥拉到婷的面前。

小老闆也過來,從老老闆手裡接過婷,說:「我贏的也歸你。」把自己面前的鈔票也撥拉到婷面前。眼睛卻一直盯著婷高聳的胸脯。

一堆鈔票,有2萬多塊。婷眼睛都直了。沒有注意到,有兩雙邪惡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自己的胸脯。

小老闆的手伸進了婷的吊帶衫,在她光滑的後背上撫摩著。

「滿意嗎?」小老闆怪嘻嘻的說。「老爸還要給你一個驚喜。」婷這才會過神來,沒有理會在她吊帶衫裡肆虐的手,向笑瞇瞇的老老闆看去。

老老闆遞過來一張支票。

「20萬!」婷一聲驚呼。

「我知道你向當名模特,他說過多次了」老老闆向小老闆一努嘴。

「現在模特要求高,不光要盤亮條好,還要有文憑。這些你都夠了。我們來捧你。我知道,我兒子配不上你。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我保證,你一嫁過來,你就當家。我退休。他聽你的。你要再成了名模,我家就更發財了。」老老闆繼續說。「這點錢你先用著。錢上你不要發愁。不夠再來拿。不早了休息去吧。」婷真有點驚喜若狂了。在小老闆的摟抱下進了房間。

自從婷第一次來小老闆家。老老闆就給婷準備了一間帶衛生間的專用房間。

到了房間裡,婷還在亢奮之中。沒有理會到小老闆在做什麼。

小老闆把婷扶到床邊,手已經從後背游動到掖下。隔著乳罩輕輕的觸及婷的乳房外側。婷不由自主的躺到在小老闆懷裡。

小老闆的另一隻手趁機從前面伸進了婷的吊帶衫,隔著乳罩放在婷豐滿的乳房上。婷閉著眼睛,沒有任何反應。小老闆大起膽來。把手進一步伸進乳罩,直接握住婷豐滿的乳房。

婷突然清醒了。她掙扎了一下。可是在小老闆有力的大手之下,婷的掙扎是那樣無力。反而激發了小老闆的獸性。

小老闆狠狠地抓住婷的乳房。另一隻手從婷的背後抽出。一把揪下了婷吊帶衫的吊帶。在他的大力下,一根吊帶斷了,另一根也滑落到肩膀下面。無吊帶乳罩也被從乳房上扯到肚子上。婷的兩隻飽滿的乳房突然的赤裸裸的暴露在小老闆面前。

在小老闆的大力抓捏下,一陣痛楚從乳房上傳來。婷禁不住「哎喲」一聲叫出來。但一切反抗都無濟於事了。

單薄的吊帶衫很容易的被小老闆剝了下來。無帶乳罩也被小老闆不怎麼費力的解了下來。婷的上半身完全裸露出來。高聳的乳房,乳房上含苞欲放的花蕾,平坦的小腹,處子潔白光滑的皮膚,一切的一切,使小老闆不能自已。

小老闆象狼一樣撲到婷美麗的侗體上。手嘴並用,在婷豐滿的乳房肆意施虐。又掐又咬。一陣陣痛楚從乳房上傳來,婷渾身抽搐,被折磨的不住的呻吟。刺激的小老闆更加瘋狂了。

他使勁的撕咬婷的乳房,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下,順著婷的乳房流下。蹭的他一臉,短袖衫的胸前也被染紅了。他的一隻手從褲腰伸進婷寬鬆的短褲。婷疼的不敢反抗了。緊閉雙眼,全是淚水。

他站起身來,擼下了婷的短褲和內褲。婷美麗的身軀平躺在他面前。他似乎驚呆了。太美麗了,太驕傲了。他玩過無數小姐,可沒有見過這麼完美的身軀。

房間一下靜了起來,只有小老闆激動的喘著粗氣的聲音和婷人痛的呻吟。依然高聳的乳峰,青一塊紫一塊,部滿牙痕。鮮血染紅了一片。像開放的鮮花。乳頭依然挺立著,真是美麗的花蕾。血跡斑斑,像是即將開放。性感的雙臂,細長的手緊緊抓著床單。平坦的小腹也粘上斑斑血跡。會陰部陰毛不多不少,黑油油的。兩條腿又長又直,緊緊合在一起。皮膚光滑,反射著燈光,是那麼的柔和。

小老闆不再狂暴了,輕輕的撫摩著婷。從頭髮,到臉,到脖子,到胳臂,到胸脯。婷在他的撫摩下顫抖著。

他一隻手停在婷的乳房上,輕輕撫摩著塊塊傷痕。另一隻手滑過小腹,穿過三角草地,伸向兩腿之間。

婷的雙腿無助的緊夾了兩下,但沒有能阻擋小老闆的深入。

小老闆的手指觸到了婷嘴隱秘的地方。好像一股電流從會陰傳便全身,刺激的婷全身緊繃起來。乳房上的痛楚和下身傳來的痙攣混合在一起。出現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婷下意識地停止了兩腿的夾緊。

小老闆的手進一步的探了下去。揉搓著婷的陰唇。婷不由自主的鬆開雙腿。

小老闆手指輕輕伸進去一點,揉著婷的陰蒂。婷忍不住哼了出來。分開了兩腿。小老闆伏身下去,舔著婷的陰門。一陣陣難以抑制的電流傳上來,乳房的痛楚也顯的有些受用了。一股愛液湧出。

婷陷入一種渾然不覺的狀態。小老闆中指伸了進去。不料受到了阻擋。處女膜。小老闆異常興奮。一使勁。中指捅進了處女膜的小洞。

「疼!」婷一哆嗦,在渾然中呻吟了一聲。小老闆趕快抽出手指。三下兩下脫光了自己的衣褲。跳到床上,抬起了婷的雙腿。婷還沒明白過來這麼回事,就覺的一根棍子突進下身。

「啊!」隨著下身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婷一聲慘叫,眼淚噴湧而出。兩手死死的抓扭起床單。雙腿不由的拳起來。

小老闆根本不管婷的號哭,只顧自己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撞擊。使婷的哭號也只能斷斷續續的:「啊、啊……」終於,小老闆結束了他的瘋狂,喘著粗氣一頭紮在婷的旁邊。

婷下身蟄的厲害,想去洗一洗,可手腳發軟。只好閉上眼睛,使勁平抑從下身,從乳房擴散的痛楚。身下,一片濕濕的落紅。婷能力扭動身軀躲開那難受的濕乎乎的一片。可她陰道裡不住流出的白白的精液又很快地濕了她的身下。

小老闆發出鼾聲。婷在痛苦中,昏昏沉沉的。昏沉中,婷覺的胸口壓上一塊大石頭,壓的她喘不上氣。兩腿又被大大的分開。一根堅硬的棍子又捅進婷受傷的下體。會陰裡又一陣撕裂的疼痛濕婷清醒過來。

小老闆爬在婷的身上,又一次把堅硬的下體頂進婷的陰道。硬綁綁的陰莖在婷受傷的陰道裡進進出出,想拉鋸一樣,好像鋸開了婷的陰道,帶來一陣陣刺痛。沒有來得及洗去的精液乾了,沾在婷的陰道上。

小老闆的大力抽查,像把這層精液連著陰道的內膜一起蹭掉。使刺疼上又加上一種剝皮似的乾痛。伴著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