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SQDGPT.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姐姐

姐姐


      

我叫保罗,今年十八岁,我有一个姐姐,叫苏茜,她比我大五岁。

三年前,姐姐和泰德结婚,那是一个身强体壮的建筑工人,今年三十五岁。

姐姐身材不高,只有五英尺,但是十分漂亮。小时侯,她是我的偶像,也是我性幻想的主要对象,我常常幻想着怎样怎样和她一起疯狂地做爱,怎样怎样和她一起欢度美好的时光,当然,那只是幻想,但却成了我儿时最美好的回忆。

每次姐姐不在,我都会偷偷地打开她的抽屉,寻找男人都喜欢的东西。我常常可以发现她的奶罩,有 34 那幺大,然后我会用它卷住我的小老弟打手枪,最后再把精液射在姐姐的奶罩上。有时候,我会翻出姐姐的内裤,然后兴沖沖地试穿。

总之,打从小时侯起,我就对姐姐充满了性的渴望,虽然从来没有付诸实施,但是姐姐在我心目中的完美的形象从来没有被破坏过,她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

后来她结婚了,我十分羡慕我的姐夫,因为他拥有了这世界上最优雅的一位女士,但我想知道姐姐怎幺看待自己的丈夫。我的姐姐是一个恬静怕羞的女人,但就我所知,姐夫却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粗鲁的男人,有时候我很不喜欢他对待姐姐的方式,但他对我倒很好,经常会带我一起去锻鍊身体,让我也像他一样有一幅肌肉发达的身材。

我十分感激他的好意,但超强度的体育锻鍊对我来说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我始终跟不上他的要求。有一次,在更衣室里有个家伙嘲笑我的身体不够结实:「我看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女性更衣室在楼下呢,我敢打赌你那玩意没有我的大,要试试吗?」听到这样的说话,泰德马上走到那个男人面前,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个男人立刻把嘴闭上了,同时不住地向我道歉。

我非常羡慕泰德有这样一幅健美威猛的体形,同时也很感激他这样地照顾我。虽然我没有肌肉发达的身材,但是有泰德帮我,倒也没有碰上过什幺麻烦,看来有一个男人保护也不错喔。

又是一个周末,泰德请我帮忙打扫院里的落叶,还说有钱给,我当然很高兴,恨不得马上能去他那里把活都干完,好赚点外快。所以,尽管他要我午饭后再来,但我等不及了,我只想早点去,早做早完。

我骑上自行车,才进到了姐姐一家的大院,他们家的狗辛卡立刻就摇着尾巴飞快地扑上来,高兴地不住舔我的脸和头髮。

辛卡是一条大狗,是一条很棒的看门狗,对于陌生的入侵者,它具有十足的威慑力,但是对于主人,却显得分外的温柔和热情,是一条让人放心的忠诚的看门狗。但辛卡足有一百磅重,如果让它扑到你身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好不容易把它推开,摆脱它的纠缠,然后拿起耙子到后院去清扫落叶。

扫着扫着,忽然我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房子里传出来,偶尔夹杂着『啪啪』的击打声。我很好奇,想知道房子里的人在干什幺,于是我拖过一把餐桌,登上去,透过卧室的窗户向里张望,里面的景象着实使我大吃一惊。

我的姐姐被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悬吊在天花板上,仅有脚尖勉强地撑在地上,身上也仅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但在那神秘的两腿之间的交叉处却被剪开了一个大口,露出了姐姐羞人的私处。

在她的嘴里还塞着一个东西,我仔细辨认,才发现是一根粗大的假阳具。她的眼睛被一块黑布给蒙上了,耳朵里也塞着东西。泰德就站在她的旁边,正在不停地抚摸姐姐赤裸的身体。

我看到,他的抚摸非常有技巧,能够不断地刺激女人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随着他的抚摸,姐姐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胸前那两只雪白的大肉球随着身体的摆动而不住地摇晃,看得我口乾舌燥的很难受。

泰德拉起姐姐的一只脚,然后隔着尼龙丝袜轻轻地吮吸她的脚趾头,把脚趾含在嘴里,轻轻地噬咬着,有时候还会停下来,扬起蒲团大的手掌『啪』地一声重重地打在姐姐的屁股上。

我感到十分气愤,差点想冲进去把泰德拉开,虽然姐姐是他的妻子,但也不应该这样虐待她呀,但另一方面,我又感到这样真是非常的刺激,甚至想进去待在一边仔细欣赏,毕竟我姐姐这样的样子可不是经常可以看到的。

我感到小弟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已经昂然勃起了。

此时,泰德的手已经伸到了姐姐的阴户上,开始粗鲁地蹂躏姐姐的阴唇。

他把姐姐的两片肥厚的阴唇用力拉开,扭曲,然后用手指轻轻捏住里面的什幺东西细细地揉捏起来。姐姐的身子一下子便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脑袋东摇西晃地,嘴里的假阳具随之在我的眼前飞舞,嫉妒得我恨不得让我的宝贝取而代之。

但这时,身后传来了辛卡『汪汪』的叫声。

倒霉,我忘了还有辛卡。

我连忙飞快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拾起耙子,继续清扫落叶,但身体却极度地亢奋。

这时,窗子打开了,泰德探出头来。

「谁叫你来得这幺早。」他向我咆哮道,「我告诉过你要你午饭后再过来的,你来了有多久了?为什幺你把我的餐桌给挪过来了?」

我结结巴巴地说我马上走,一会再过来。

我飞快地往大门口走去,上了自行车,正想溜走。

这时泰德把门打开,走了出来,冲我大吼:「回来!我有事要对你说。」

我本来想假装没听到赶快溜走,但是好奇心使我停了下来,我想知道泰德想对我说什幺,于是我把车架好,向泰德走去。

我看到泰德叉着腰站在门口,看到我回来,便咧开大嘴呵呵地笑了起来。

「进来吧,不用着急,让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跟着他进到了起居室,我们坐了下来,泰德把身子靠了过来。

「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幺?」他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他是不是在恼我,于是我默不做声,想看看他的反应。

「你知道,我和你姐姐都喜欢玩一些小游戏,你很喜欢看,是吗?我猜你的小弟弟一定喜欢,你变硬了,是不是?」

听到泰德的最后一句话,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泰德的话太直接,太刺人了。

但泰德一把抓住我,不让我走。

「别急,我并不是有意想伤害你,我只是想知道事实,也许那对你有帮助。」

说着,他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鼻子,那上面还残留有姐姐身体上淡淡的香味。

「闻到了吗?」他吃吃地笑着,「好好地闻一闻吧,这是你那淫蕩的姐姐的气味。想像一下是你把手指插进她那湿湿的骚洞,沾上她那里流出的骚水,不错喔,是吧?再想像一下她那里湿湿的粘粘的感觉,哈哈,你的小家伙是不是又硬了?你想不想凑近了看她呢?」

泰德都说到点子上了,我感到十分的狼狈,因为下面的小弟弟再次违背了我的意愿,把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凉棚。

我思想十分混乱,所有十几年来的幻想全部都涌上心头,姐姐美丽的身躯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哦,那不正是我的渴望吗?

我还犹豫什幺呢?

我晕乎乎地点了点头,然后泰德满意地笑了。

我颤抖着双腿,摇摇晃晃地跟在泰德身后向他们的卧室走去。

打开门,姐姐仍然被吊在半空中,轻轻地来回摇蕩。她是被绑着双手吊在空中的,她的手腕上被绑得严严实实,吊在天花板上的一个吊环上。她奋力地想用脚尖撑住身体,但是她即使伸长了整个脚掌,也仅仅刚好能够够到地板而已。

我们走到她的面前,我可以看到塞在她嘴里的那根假阳具。

泰德拉起我的手,引导我抚摸上姐姐的羞处。

在那开口处,触手生温,感觉十分柔软,但是热乎乎粘糊糊的,十分湿滑。

泰德按住我的手指,让我点住姐姐的阴户上突出的一个花蕾,然后一起来回摩擦它,姐姐的身体又开始震颤起来。

我感到极端的刺激,我竟然有机会把手伸到姐姐的羞处,而且我可以肆意地抚摸她的那里,居然还能使姐姐感到十分快活。我感到我的官能也随着亢奋起来,手指的动作也自如了许多。

「这是你姐姐的阴蒂,女人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如果你抚摸它,你姐姐就会获得快感。你越是用力挤压它,你姐姐就会越快乐。来吧,用力捏它,让你姐姐更快乐,她也会很喜欢的。」

我的小弟弟已经胀得要爆炸一样,简直要把裤子给顶破了,我兴奋地用力捏姐姐的阴蒂,还一边又拉又拽的,姐姐的身体扭动得越发地厉害了,极力想摆脱我的攻击。

「干得好,再用力点!」泰德在一边显得比我还兴奋。

我用力地捻着姐姐的阴蒂,同时大力地往外拉,彷彿要把它扯断一样。

姐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脚尖已经离开了地面,身体在空中痛苦地翻腾,我兴奋极了,刚开始时还有些同情姐姐,现在却完全被淫虐的快乐所取代,我用力地拉着姐姐的阴蒂,把她的身子带动,在空中摇摆,姐姐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但这已经阻止不了我的冲动了,我简直被淫虐姐姐的所带来的快乐迷住了,愈加用力地蹂躏姐姐的阴蒂。

「干得太棒了,保罗!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们一起好好教训一下你姐姐这个淫妇,好好听她的哀叫!」

泰德兴奋地狂叫着,当姐姐的身体摆向他这边时,他就会重重地一巴掌掴在姐姐的屁股上,把她再打回我这边。

姐姐的身子不停地扭动,嘴里发出『咿咿唔唔』的声音,抗议我们的举动。

泰德把假阳具从姐姐的嘴里拔了出来,姐姐立刻发出痛苦的呻吟,半是尖叫,半是哀怨,听不出她到底是真的痛苦还是快乐,因为我明明听见她叫泰德不要停下来。

于是,我继续变着花样摆弄姐姐的花蕊,而泰德则站到姐姐的身后,从后面搂住姐姐,两手用力地揉弄姐姐雪白坚挺的乳峰。

这时,姐姐才发现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开始喊叫起来,但她被蒙住了双眼,当然不知道是我这个弟弟在玩弄她。

姐姐的叫喊和抵抗使我愈加兴奋,我把更多的手指插进了姐姐甜美的肉洞里,在里面放肆地大肆搅动,姐姐的喊叫立刻又变成了肉紧的呻吟,身体不住地哆嗦。

「干她,保罗!用你的手干死这个淫蕩的母狗!」

我跪下来,脸凑到姐姐的诱人的阴户上,仔细观看姐姐那里的奇妙景观。

姐姐那里的毛已经被她老公给剃掉了,光溜溜乾乾净净的,外阴特别的丰满,两片花瓣鲜艳夺目,显示了一个年轻女性日趋成熟的美态,花房的中央是一道深深的小沟,我用手指掰开肉嘟嘟的花瓣,里面淫靡的世界便完全展现在我面前,我可以看到花房里面红通通的,四周险峰突兀,嫩肉层峦叠嶂,峭壁的尖端上不断地往外渗出涓涓细流,在花房的下方形成水汪汪的一团,我的手指在里面轻轻地一动,顿时群山倾倒,积水外流,黏糊糊的淫水沾满了我整个手掌。

我冲动地把整个手往里塞,女人的那里真是奇妙,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手掌慢慢地没入姐姐的阴户当中,虽然越往里进越是艰难,但是姐姐内里柔软的肉壁摩擦着我的手背的感觉真是爽呆了。

我的手拼命往里挤,手指头触到了一层柔软的肉壁,我开始没明白过来是什幺,使劲用指头刮了几下,姐姐顿时哀叫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我的头上,我才明白原来那是子宫。

我把手往外抽出,由于气压的缘故,姐姐的引阴道迅速收缩,同时传来『啵』的一声轻响,我感到十分有趣,于是开始让自己的手代替了手指进出姐姐的蜜洞,每一次进出都发出肉体相击的声音,同时带出大量的淫水。

这下姐姐真是被我弄惨了,身体都已经忘了颤抖了,每一次我进入她体内,她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只是微微的颤抖着,显得很紧张,等我的手腕离开,她才发出满足的甜美的叹息。

「够了,保罗,我看是真正干她的时候了。」

泰德放开了姐姐的乳房,让我也把手拿开,于是我站在一边看他怎样摆弄姐姐。

他用力把姐姐雪白的两条美腿打开,然后操起一条细木棒开始用力抽打姐姐的脚踝,姐姐顿时痛得嚎叫起来,忙不迭地缩起脚躲开他的抽打,身体由于没有凭依而在空中摇蕩不停。

泰德打了一会,停下来,拿过一条链子,一头绑在木棒的中间,然后将木棒架在姐姐的两腿之间,用链子缠上,缠好后提起来,把链子的另一端挂在姐姐手腕上的钩子上面,这样,我可怜的姐姐就完全地被吊在了半空中,身体蜷缩成一团,使屁股毫无遮掩地露了出来。

「好好欣赏啊,保罗,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泰德迅速地解下自己的裤子,随手丢在地上,当他把内裤也脱掉时,露出了他那惊人的大家伙,顿时使我自惭形秽。

我以前就见过他光着身子的时候,当然也见过他的生殖器,那是在健身馆的时候,但当时见到的只是他软下来的时候,现在,当他完全勃起的时候,我的确只能自惭形秽了。

老实说,他的那条宝贝足有十英尺长,有我手腕那幺粗,我从来没有见过或想像男人的那东西会长到那幺长的程度。

泰德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捆绑质量后,就把手指插进了姐姐的后洞里,姐姐顿时开始尖叫起来,

泰德的手指又粗又硬,其效果不啻于一根灵活的小肉棒。泰德的手指用力地掏挖着姐姐的后庭,姐姐的尖叫很快就变成了呻吟,泰德起劲地在姐姐的后庭里又掏又挖,当他把手指抽出来时,我可以看到那上面沾满了黄褐色的东西,我想,那一定是姐姐的粪便了。

「好了,应该给我们的小母狗补充一些营养了。」

他一把抓住姐姐的头髮,抬起她的头,把沾着粪便的手指强行塞进了姐姐的嘴里。立刻,刚才还拼命挣扎的姐姐平静了下来,顺从地啜住泰德的手指,从她的脸部的动作,我可以想像出她正在用自己柔软的舌头舔乾净手指上的东西。

泰德抽出了手指,抓住她的两条腿,然后引导自己的肉棒顶到姐姐的阴户口,用手指把她的阴户撑开,接着用力一挺,于是胯下那条巨大的怪物便刺进了姐姐的阴道深处。

姐姐喉头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叫,听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泰德根本不理会她的反应,继续挺进自己的巨物。等到完全进入了,他便开始了令我望尘莫及的狂暴的抽插动作。

姐姐的身体吊在半空中,沉重的身体居然被泰德强猛的冲杀顶得往上漂,在空中来回摆动。

泰德抓住她的腿,使她的摆动不至于影响他的抽动,但是下面巨棒的冲击却一下紧似一下,持续地攻击姐姐不断往下滴水的肉洞。

每一次他深深地插进去,姐姐都要兴奋得大叫:「用力点!再用力点!」

忽然,就在姐姐乐癫的时候,泰德却停了下来,把巨棒抽了出来,我看到此时他的肉棒显得格外的狰狞,上面沾满了姐姐流出的淫液,还在慢慢地往下滴。

他忽然露出邪恶的微笑,然后把红得发紫的龟头顶在了姐姐的屁股上,我猛然间理解到他要做什幺,跨上一步,正要出声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他按住姐姐的屁股,突然向上一挺,巨大的龟头便挤进了她的窄小的后洞里,姐姐立刻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呻吟,我有些不忍,因为姐姐她看起来是真的很痛,我可以想像她那窄小的肉洞怎幺可能容纳这样庞大的一条肉棒呢。

但是,不管她怎幺用力挣扎,也敌不过丈夫强壮的身躯,泰德咆哮一声,紧紧地抓住她的身体,开始粗暴地把胯下的巨棒往里面挤。

姐姐痛得脸都变形了,弱小的身躯拼命想躲避丈夫的侵入,泪水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往下掉。

等到巨棒完全插进了她的后洞里面之后,泰德总算停了下来,只是让肉棒停留在她的身体内,暂时没有做进一步的攻击。而姐姐像是明白了自己无法逃避这悲惨的命运一样,屈服了,于是泰德开始了新一轮的活塞运动。

他很有信心地来回抽动着,当他把肉棒抽出来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的棒身上沾满了黄褐色的秽物,有点恶心。

他抽插得很有技巧,每次抽出来,都很迅速,而且刚好使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他再慢慢地把棒子插回去,如此快慢结合,一深一浅的。

再看姐姐,脸上已是涕泪横流,嘴里发出柔弱的呻吟,似乎下身的感觉已经与她无关似的,只是逆来顺受。

这时泰德叫我过来,对我说:「保罗,抓住她的奶子,把她抓紧点,我要射了。」

接到指示,我老实不客气地上来一把按住姐姐胸前那对大白兔,让她不能轻易地挪动身子。

泰德把巨棒从姐姐那可怜的后庭中抽出来,然后又抓住姐姐的大腿,把自己那条大棒重新插进她的蜜洞里,然后再次疯狂地快速抽插起来。

姐姐这时候才鬆了口气,刚才痛苦万状的样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愉悦的表情,同时下体飞快地上下耸动在着,让丈夫的巨棒能插进去更深。

但是,泰德根本不理会她,只顾自己爽快地快速进出她的肉洞。

很快,泰德突然大吼一声,下身突然用力往上一挺,力量大得吓人,不但把姐姐的身子整个给顶了起来,而且从她身上传过来的力量几乎把我也给掀翻在地。

只见泰德的巨棒深深地扎在姐姐的肉洞里,他的屁股快速地耸动着,而姐姐也合作地扭动下身,承受丈夫的恩赐,嘴里大声地淫叫着,屋子里回蕩着她癫狂的欢叫声和丈夫『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显然泰德在她的体内射精了。

等到泰德最后满足地把软下来的肉棒抽出来,屋子里才平静下来。

我和他一起坐在床上休息,虽然刚才没有我的份,但是这样刺激的淫虐的春宫画面早就看得我腿软了,只差没有射出来。

姐姐仍然被吊在半空中,晃来晃去的,只听得见她细微的喘息声。

「我想是时候让她看看我们的客人是谁了。」

我一听,爬起来就想溜,被他一把抓住,只好乖乖地留了下来。

他拔下塞在姐姐的耳朵上的塞子,扯下了遮住她眼睛的布条,然后抓住她的头髮,抬起她的脸,让她直视尴尬地站在自己姐姐面前的我。

当姐姐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屋里的光线时,她一眼看到我就坐在床上,马上就惊叫起来。

泰德早有所料,立刻用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发出声音。

「哈哈,保罗不再是你的弟弟了他现在是惩罚者,到这里来惩罚你的。刚才是他用手摆弄你那里,是他捏着你的小豆豆,感觉很舒服吧?有这样一个弟弟很幸运吧?现在我要把你放下来,你要像我教你的那样在地上爬,然后我要让你和保罗一起做。」

接着,他把妻子解了下来,丢到地上,把她身上的束缚全部去掉,嘴里还不乾不净地骂着『小淫妇,贱货,母猪』。

可怜的姐姐躺在地上,缩成一团,身子不住地颤抖,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感到自己的小老弟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坚硬,是因为姐姐的缘故吗?

「你知道该怎幺做了,你这贱货。」泰德命令她:「还不快做!」

姐姐立刻撑起身子,向我这边爬过来,然后跪在地上,像个妻子一样温柔地把我的运动鞋脱了下来,小心地放在床下,接着她又小心地脱下我的袜子,细心周到地把它们折叠好,放在鞋子的上面。然后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所包含的意思十分複杂,似乎是责怪、埋怨、无奈,但彷彿还有一丝喜悦。

她把我赤裸的脚放在自己柔软的大腿上,然后开始给我按摩。

她的手指温柔地在我的脚掌上揉捏着,把我的脚往她的怀里拉,最后让我的脚后跟踩在她光秃秃的丰腴的肉丘上,然后开始给我按摩脚趾,轻轻地旋转我的脚掌,让我的脚后跟在她的肉丘上来回地摩擦。

哦,我受不了了,这真是太刺激了,姐姐在给我服务!

我只感到血液不断地往脑门冲,小弟弟简直要憋得发疯了。

但姐姐还是不紧不慢地给我按摩脚趾,不过,她很快地低下头,用她性感的嘴巴含住我的脚趾头,然后故意『啧啧』地吮吸出声,弄得我心痒痒的十分难受。

她吮吸了一会,然后换了另一边,就这样来回几次,最后,她终于结束了这香艳刺激但又让人欲求不满的服务,把我的脚放了下来。她再次抬起头,深深地凝望了我一眼,此时,她的眼里只剩下缠绵的爱意和无边的欲焰。

她伸出手,颤抖着解开了我的皮带和裤子上的纽扣,把我的裤子和内裤全部都扒了下来,于是我的男性象徵便爆突而出,直楞楞地点向她的面前。

但她居然没有马上就扑上来的意思,而是又细心地认真地把我的裤子叠好,放在一边,然后她才熟练地伸出可爱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轻轻地温柔地抚摸起来,彷彿手里拿着的是一件稀世珍品一样,小心地呵护着。

她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一边垂下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我充血的龟头吞进嘴里。她的舌尖抵在龟头的精口上,轻轻地撩弄着,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她满意地垂下头,将我的肉棒整个地吞进了嘴里,然后开始慢慢地上下套弄起来。

这样的刺激我还是头一次经历,特别是由我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姐姐来给我满足,我简直被自己的好运气惊呆了,只能被动地体会姐姐美妙绝伦的口交技巧。

我看着姐姐的头上下地移动,我可以看到她那两片鲜艳的红唇含住我的肉棒吮吸的样子,姐姐彷彿在品尝什幺美味佳肴一样,用力地舔吸我的肉棒,彷彿要从我那里再吮吸出什幺琼浆玉液一样。

正当姐姐放开我的肉棒,想做进一步的行动时,泰德一把把她的脑袋由按回到我的两腿之间。

「不,不,你这贱母狗!游戏才刚刚开始,我不叫你停看你还敢不敢停。」

说着,他离开了房间。当他回来时,手里还牵着辛卡。

「好好看呀,保罗,只需要一会时间,让我们看看辛卡的表现。」

辛卡看来也是老手了,泰德一放开它,它就立刻『汪汪』地扑到姐姐的身后,伸出长长的舌头舔她的翘起的屁股和裸露的阴户。

辛卡的舌头又长又热,舔得姐姐一边吮吸我的肉棒一边不住地呻吟,再也没有刚才那样的从容了。

辛卡咧着一张大嘴,一边舔着女主人的下身,一边『呼哧呼哧』地喘气,它的下面悬吊着一条黑乎乎的大肉棒。

泰德呵斥了一声,让辛卡爬到女主人的背上去。

我一下子被眼前的景像惊呆了,只见辛卡立起来,把双爪搭在了女主人的背上,然后下身不住地来回猛戳,但是老找不到入口,急得汪汪直叫。

还是泰德把它的黑棒引导到女主人的洞口,然后,辛卡欢叫一声,下身便开始迅速地抽动起来。

我虽然看不到下面,但是可以想像辛卡那根巨大的黑棒一定已经插在了姐姐的肉穴里了。

姐姐开始大声呻吟起来,但是嘴里仍然不忘为我的小弟弟服务。

泰德兴奋地狂笑起来:「你相信吗?辛卡的那根东西有八英寸长呢!等到它快射精的时候足有你手腕那幺粗呢!」

这真是有趣的时刻,我和辛卡对视着,姐姐用嘴巴给我的小弟弟服务,而辛卡却挺着巨棒猛插女主人的淫洞,我真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现在的感受,只是感到极其滑稽,人和狗居然也能配对!

我看着辛卡通红的眼珠子,它趴在女主人的身上,下身飞快地挺着,咧开的大嘴里不断地往下流口蜒,飞溅在主人的背上。

姐姐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屁股,支撑身体,她的舌头缠住我的肉棒,随着辛卡的动作上下套弄我的肉棒。

突然辛卡停了下来,姐姐的喉咙深处立刻传来低沉的吼叫,同时嘴巴开始疯狂地套弄我的肉棒。她的手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我的肌肉里,她的身体也突然之间绷得紧紧地。

「辛卡要射出来了!它那根东西可真是宝呀!它现在一定已经在里面膨胀起来了。想像一下手腕那幺粗的东西塞在苏茜的洞里是什幺样子,哦,真了不起!再想像一下辛卡的精液射在她的里面会怎样,啧啧。」

泰德在一边比我们这些当事人还兴奋,嘴里不断地说些淫词秽语,刺激我们的情欲,加上姐姐美妙的口交技巧,我的感到小弟弟快要忍不住了。

「哦,不要射出来这幺快,保罗。还有节目没有开始呢。」

泰德立刻制止了我的冲动,看他笑得发癫的脸,我都不知道是我在干姐姐,还是他在干。

当辛卡把它的那玩意抽出来后,泰德让苏茜离开了我的下身,还好停止得及时,不然我真的要射出来了。

泰德向苏茜一努嘴,她便乖乖地爬到了辛卡的下面,伸嘴含住辛卡已经萎缩的生殖器,吮吸乾净上面残留的狗精。

之后,泰德把辛卡牵了出去,苏茜则终于有了空閑时间休息,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她的紧身衣上沾满了一道道污秽,散发出刺鼻的汗味和一些怪味,但是却充满了淫欲的味道。

泰德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瓶水。他跨在苏茜的身上,把瓶里的水喝乾净,然后当着我的面,小便起来。

他把尿完全地撒在苏茜的胸脯上,脸上和嘴巴里。我吃惊地看到姐姐大口大口地把撒在自己嘴里的尿给喝了下去,一点也不嫌髒。

泰德撒完尿,自己就四肢着地地趴在地上,苏茜一声不响地爬到他的身后,然后开始舔他的肛门。

我吃惊地看着姐姐的舌头在丈夫的肛门里进进出出,泰德呻吟着,我看到他的肉棒又开始膨胀了。

他不停地喊「再深点」,而苏茜则竭力满足他的要求。

两人就这样干了好长时间,我在一边早就看得脚软了,小弟弟硬得像铁一样,胀得发痛。

好不容易两人才停了下来,泰德坐在地上,喘着气说:「太遗憾了,今天早上我刚拉了一次大便,如果我知道你今天会加入我们,我一定会留到现在,真可惜,我真希望你能见到你姐姐怎幺吃下我大粪的样子。好吧,该到最后时刻了。」

说着他躺了下来,下身那条巨棒直挺挺地指向天空,充血的龟头泛着隐隐的红光,显得格外的丑陋和可怕。姐姐默默地爬到他身上,对正好阴户的位置,身子一沉,把丈夫的巨棒给吞进了体内。

「保罗,你能不能去帮我把麦克找来,他一定在自己的房里睡觉。」

但这些话一下子使姐姐紧张起来,叫道:「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叫麦克来!我不想在保罗面前那样!求求你,不要,我一定会按你说的去做。」

姐姐开始抽泣起来。

泰德只是笑着,抬起膝盖,把她的身子顶了起来,双手按住她的屁股,然后又开始了激烈的活塞运动。

这一次,他动作显得特别的狂暴,每一次抽插都『砰砰』有声,他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汗水。

他向我喊道:「保罗,干她的屁股!」

我有些犹豫,看了一眼泰德,他正大力地猛干苏茜的肉穴,我决定照他说的做。

我来到姐姐的背后,伸手抓住姐姐肥大的屁股,姐姐的屁股好柔软,我赞叹一句,手指摸到了肛门的位置,接着引导小弟弟顶到了她的后洞上,然后慢慢地使劲把龟头往里挤。

姐姐的后庭好紧,我吃力地往里面挤,肉壁的摩擦给了我巨大的快感,而且我以前从来没有把小弟弟插进女人的后庭的经验,而现在第一次的对象就是姐姐,这怎幺能不叫我兴奋呢?

等到我一点点地小弟弟完全地挤进姐姐的肛门里后,我便开始抽动起来。隔着肉壁,我可以感到泰德的肉棒在姐姐的阴户里进出的摩擦感觉,而窄小的肛门紧紧箍住我的小弟弟的感觉也真是一极的棒。

姐姐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在两个大男人的共同攻击下,她怎幺还可能保持镇定呢?

就在姐姐的动作越来越癫狂的时候,泰德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翻转身,抽出肉棒,把姐姐推倒在地上,我的小弟弟也离开了姐姐的肛门。

我疑惑不解地看着泰德,他只是冷笑地看着由于骤然空虚而在地上失神地哀叫的姐姐。

「好了,贱货,现在告诉保罗你想要他做什幺。」

姐姐咬着嘴唇,看着我,好一会才哭丧着脸轻声哀求我:「保罗,请把麦克带过来,好吗?」

我站起来,看了泰德一眼,他笑着点了点头,于是我向麦克房间走去。麦克是他们的儿子,还只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当我进到他的房间时,他正在自己的小床里玩,光着身子,下面只兜了一块尿布。

我把他抱起来,这小家伙很不安分,在我怀里又踢又叫地,好几次重重地踩在了我半硬的小弟弟上。

看着这样一个天真无知的孩子,我百感交集,难道我们应该让他过早地接触性的阴暗面吗?

这是罪过呀!

我正想着,听到姐姐在叫我:「把他抱过这边来,保罗,他不会受到伤害的,他以前已经做过这些了。」

听到母亲的声音,小家伙更加不安分,在我怀里『咿呀』地挣扎着离开了我的怀抱,『嘟嘟嘟』地向母亲的卧室跑去,我连忙跟在后面,怕他忽然跌倒。

回到卧室里,泰德已经又躺了下来,姐姐正跨坐在他身上。

麦克站在父亲身边,母亲把他的尿布除去后,麦克便自觉地转过身爬到父亲的胸膛上跪了下来,同时髒兮兮的屁股往上一翘,把屁股凑到母亲的面前。

姐姐转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我,然后无奈地转过头来,用手扶住儿子的腰,然后伸出舌头舔儿子髒兮兮的小屁股。

我看着姐姐用心地帮儿子清理屁股上的污物,粉红的舌头在小麦克骯髒的屁股蛋上来回舔动,一点一点地把他上面的秽物给吃进嘴里。

在她为儿子清理的时候,丈夫则狂暴地让他的巨棒在她的淫穴里进进出出。

泰德一边逗弄儿子下身的小香肠,一边招呼我:「干你姐姐的屁股,保罗。」

眼前这一家人疯狂淫乱的行为深深地刺激了我,我的小弟弟立刻又爆胀了数分,我重新跪在姐姐的身后,花了好一会我才找回了刚才的节奏,然后我和泰德合作一人一洞地前后猛干姐姐。

等到姐姐帮儿子清理乾净屁股,她把他翻转身,然后低下头,噙着儿子下面那条可怜的小香肠,『吧嗒吧嗒』地吮吸起来。

由于无须担心小家伙会掉下来,我和泰德开始无情地猛攻姐姐的湿湿的阴户和窄小的后洞。姐姐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癫狂的淫欲中,身体不住地哆嗦,我不知道泰德是什幺感受,但是姐姐的肛门收缩得十分厉害,像一把铁钳一样紧紧得箍住我的小弟弟,进出之间爽不可言。

我支持不住了,我说我要射了,泰德说他也要来了。

于是我们俩抽插的速度骤然加速,姐姐简直被顶翻天了,直乐得呜呜狂叫。

泰德突然又是一声怒吼,我知道他已经射出来了,我连忙快速抽动几下,也在姐姐的屁股里畅快地射出了积压了一个上午的热精。

我们俩都瘫倒在地,我退出软绵绵的小弟弟,麦克也从父亲上下来了。

这时,泰德吩咐姐姐把衣服脱掉,姐姐顺从地把已经湿透的紧身衣脱了下来,丢到一边。

「在我们洗乾净身子回来前,把这屋子给我清理乾净,你也去洗一洗,知道了吗?你这臭婊子。待会我的姐姐爱莉安要来,她可不喜欢见到你这髒母猪。」

正当我想穿上衣服时,泰德又叫住了我:「放在那儿吧,保罗,苏茜会帮你洗乾净的,我们走吧,去洗个澡。」

姐姐低着头迅速向厨房走去,我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但是泰德生气了,他不高兴地说:「我说过苏茜会帮你把衣服洗乾净的!跟我来,难道你不想见见我姐姐吗?她正和她的两个孩子一起过来呢。」

立刻,一种可怕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不介意他的姐姐看到我的小弟弟时会有什幺反应,但是,我却很讨厌她的儿子,因为他们经常取笑我。

她的儿子都很威猛,其中一个和我同龄,另一个只有十四岁,但是他们的个子都很高,一如泰德一样,小的已经和我一样高了,大的简直像铁塔一样。

我抓起内裤,冲到门口,打开门便想溜,刚打开门,便被站在门口的爱莉安的大儿子格雷给推了回来,跌倒在地。

我抬头看时,见门口站着爱莉安和她的两个儿子,他们正冲着我笑呢。

「嗨,保罗,看来你和我弟弟相处得不错呢,你姐姐也有份吧?」

「看他那小东西,妈妈,你见过那幺小的玩意吗?我想麦克的家伙都比他的大,哈哈。」

「那不是男人的生殖器,只不过是女人阴户上的三个小疙瘩罢了,嘿,小姑娘,需要帮忙吗?」

三个人都歇斯底里地哈哈大笑起来,还是格雷伸手把我拉了起来。

我感到极度的难堪和生气,我转身想从后门溜走,但是泰德出现在门口,堵住了我的去路,我一头撞在他的胸膛上,再次跌倒在地上,马上又引来一阵哄堂大笑,爱莉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但眼泪都已经笑出来了。

「想不到保罗原来也这幺有趣,他一定是喜欢躺在地板上,就像他那个淫蕩的姐姐一样,泰德,你和他做过了吗?」

泰德摇了摇头:「还没有,我本来想把他培养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但是他受不了艰苦的锻鍊。看来今天我该教教他怎样做一个婊子才对,但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始。」

「嗯──」爱莉安瞇起眼睛说:「也许我可以帮你,孩子们,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把他丢到床上,让我来教教他。」

格雷和里克立刻扑上来,把我扒个精光。

我大叫起来,拼命挣扎,但瘦弱的我怎幺可能敌得过他们呢?

他们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脚,把我往卧室里拖,麦克看见了,觉得这样很有趣,便坐到我身上,享受骑马的乐趣。

姐姐正在卧室里清扫,忽然见到我这惨样,不禁愕然。

她马上放下手里的活,扑上来,想解救我,但是却被格雷拦住,他把姐姐扛到肩膀上,扬起巴掌用力地拍打姐姐光溜溜的屁股。眼泪顿时夺框而出,姐姐哀叫起来,但是两兄弟似乎对打姐姐的屁股很有兴致,越打越用力,越拍越响亮,我自身难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被两个侄子摧残。

「你们俩把这臭婊子带到辛卡的窝去,好好地乐一乐,我要和保罗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下。」

两个小坏种欢天喜地地扛着姐姐出去了,泰德带着儿子也出去了,卧室里只留下我和爱莉安两人。

我看着门口,听着门外不断传来的姐姐哭叫声,心痛得要命,但是却爱莫能助,我真后悔今天来错地方了。

「你知道为什幺我要来这吗,保罗?我喜欢看你姐姐倒霉的样子,我每月至少要来一次。我的丈夫虽然也很喜欢性这东西,但是在我月经的时候,他总是缩手缩脚,不够爽快,而这时候,你姐姐是一个很好的性奴隶,今天正好又是我的日子来了,看你的表现了,保罗。」

爱莉安在床上坐了下来,慢慢地把鞋子和长筒袜脱掉,再把蕾丝内裤给脱下来,我看到她的内裤上还贴着一块卫生棉,上面带有明显的污渍。

只见她伸手把卫生棉给撕了下来,然后一把丢在我的脸上。

「好好闻一闻,保罗,好香喔,是不是,哈哈。」

我从来没有闻过这样的东西,所以我好奇地把卫生棉凑到鼻子边闻了闻,顿时一股腐臭的气味直呛脑门,中人欲呕,但是不知为何,我却感到有一种极其淫蕩的刺激感。

我的小弟弟居然在这时候站了起来,重新恢复了它的勃勃生机。

爱莉安示意到她身边来,我慢腾腾地挪到她的身边,低着头,但是眼睛却在偷偷地望向她下面那张长满毛的大嘴。我可以看到在她的阴毛上还沾着已经风乾的斑斑血迹,在那张暂时紧闭的『大嘴』外面,还可以看到有一点白色的东西露出来。

她站起来,到旁边的衣柜里拿出一张塑料布,铺在床上,然后她站在床上,把下身正对着我,然后手指捏着阴户里露在外面的那个白色的东西轻轻抽出来了一点。

由于近在咫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上面湿淋淋的全是血,同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我忍不住又想吐。

她躺了下来,拉住我的一只手去摸那塞在她阴户里的卫生棉,我的手指上立刻沾满了鲜红的血。

她把我的手指引导到我的嘴边,命令我舔一舔。我伸出舌头,轻轻地沾了一下,她很不满意,大声呵斥我把手指插进去。

我只好把手指含进嘴里,故意很美味似的吮吸起来。

她很高兴,忽然把我拉过来,把我的头按到她的两腿之间,命令我把她的阴户舔乾净,把那里的东西喝光。

我不得已,只好伸出舌头舔她那里,同时把插在那里的卫生棉含进嘴里。

她用力按住我的头,不让我逃跑,嘴里还说:「吸乾净它,保罗,把那里舔乾净,你会喜欢的。」

爱莉安那里的味道简直难闻极了,阵阵恶臭扑鼻而来,但悲哀的是我居然老老实实地照她要求的去做了,竟然没有想到要反抗。

我忍着恶臭,一点一点地把爱莉安那里的污秽舔乾净,同时把那里流出我污秽给吃进了肚子里。

事后我怀疑我怎幺吃得下这些东西,但是当时竟然没有什幺感觉就吃下去了,虽然事后几天让我吃不下饭。

爱莉安一边享受着我周到的服务,一边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用力地套弄着,但就在我颤抖着身体要射精的时候,她忽然又停了下来。

她把我的脑袋拉了起来,从我的口中抽出含在我嘴里的卫生棉,丢到一边,然后她躺了下来,把阴户凑到我面前,命令我把舌头伸进去。

「干得不错,保罗,也许待会我让你射出来也不一定喔,现在先把我的毛毛弄乾净,然后再把舌头插进去。」

我把她的卷曲的阴毛含在嘴里,用舌头舔上面的血块,这回,味道不再像刚才那样恶心了,我一点点得清理她的阴毛,一直到她的阴户外边。

我用舌尖轻轻地撩弄她的肥厚的阴唇,那上面还残留有不少血迹,但我已经不再感到恶心了,只是用心地舔她的外阴。

爱莉安呻吟起来,身子开始不安地扭动。

我把舌头捅了进去,在里面搅动起来,那里的血腥臊味依然很浓烈,但我已经顾不上了,我含住她的阴蒂,集中力量攻击这一点。

果然是女人都受不了,爱莉安身子不停地扭动,手使劲按住我的脑袋,下身拼命在我脸上研磨,差点使我窒息过去。

她那里不断涌出带有血味的淫水,味道浓烈刺鼻,刺激得我的舌头和鼻子都麻木了。

我只知道机械地吮吸那里涌出来的水,努力把它舔乾净。

好不容易,爱莉安才停止了扭动,她放开我的头,坐了起来。

「看来你比你姐姐还要喜欢我那里的东西啊,不错,我喜欢。去,把我的手袋拿过来。」

我照做后,她从手袋里掏出一个小杯子,我知道这是干什幺用的,她古怪地向我笑了一下,也没有向我解释,却把用手指掰开阴唇,把杯子塞了进去。

然后,她把儿子们叫了进来,问:「你们玩得怎幺样了?」

两个儿子显然很满足:「太棒了。」

爱莉安问:「苏茜怎幺样了?」

格雷指了指窗外。

我也跟着往外看,只见姐姐蹲在辛卡的旁边,正在舔辛卡的屁股。

爱莉安向站在姐姐身边欣赏的泰德招呼一声,他会意了,把姐姐拖了进来,推倒在低上。姐姐现在一身污秽,脸上身上沾满了不知是狗的还是人的精液,躺在地上只是喘息。

格雷走到姐姐身后,按住她的屁股,把自己的阴茎狠很地插进了她的阴户内,当着我们的面就干了起来,一边干还一边向我炫耀挑舋,但我不敢出声,因为我打不过他。

很块,格雷就达到了高潮,我可以看到乳白的精液从姐姐的肉洞里涌出来的样子。接着,格雷又强迫我舔姐姐的阴户,把他射出的精液舔乾净。

好不容易所有的节目都结束了,泰德邀请我们每个人到院子里的游泳池清理乾净身体,而我和姐姐却被指使先去把屋子清扫乾净。

之后,我们才有工夫洗了个澡。

当所有的客人都去睡觉之后,爱莉安走在最后,她从把刚才放在自己阴户里的杯子拿了出来,笑瞇瞇地走到我们身边,托起我们的下巴,把已经积满的东西倒如我们的嘴里。

「苏茜,打电话给你的父母,保罗要在这里住一个星期,嘻嘻,我要好好调教调教他。好了,我先去睡了,待会再来餵你们好吃的。」

说着,她得意地走了。

姐姐搂住我,于是姐弟俩抱头痛哭起来,良久,我们才停止了哭泣,我帮她清理身上的伤口,给受伤严重的肌肤上药,之后,我们俩搂在一起睡了过去。

明天,还有新一轮的游戏要上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