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SQDGPT.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淫浪妹妹北上同住,哥哥遭诱抵挡不住(番外篇)


      

(番外篇一)

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有着亮丽出众的外貌,性感诱人的身材。在学校是成绩优秀、亲切有礼,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无数男同学追求的校花。

但此刻她却全身赤裸的站在迴旋梯下,双手扶着楼梯的扶手,高高翘着自己浑圆挺翘的美臀,不停的往后耸动,努力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撞击。

「爸爸用力…红玫好舒服…啊…」

我站在少女的身后,双手抓着她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粗大的肉棒更加卖力的进出着少女的粉嫩小穴,回应着少女的要求。

一群男孩趴在楼上的楼梯口,目不转睛的观看着底下的大战。平时优雅端庄的大姊,此刻被干得淫蕩浪叫的模样,让他们个个看得都硬起了肉棒。有几个看得兴奋不能自己的,已经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开始不停的前后撸动。

我在红玫的小穴里又抽插了好一阵子,把她干得浪叫连连,然后才大声宣布:「这个月的联欢会,开始!」

楼上的男孩们齐声欢呼,争先恐后的跑了下来,忙着寻找各自的目标。我没有理会他们,依然挺动着我的腰部,继续干着红玫的小穴。

男孩们经过红玫的身边时,纷纷伸手触碰她的敏感部位。红玫平日里端庄优雅,让他们不敢对她做出轻薄的举动。只有每当这个时候,红玫被大肉棒干得无力抵抗,他们才敢趁机动手揩油。

红玫并不喜欢被爸爸以外的人碰触自己的身体,只不过现在被爸爸干得浑身发软,双手只能扶着楼梯的扶手支撑自己的身体,让她没有办法挥开那些讨厌的色手,只好任由那些色手抚过身上敏感的部位。原本还想开口叱责他们几句,却在爸爸的肉棒冲击下,说出来的话全都变成了浪叫呻吟。

看到红玫胸前那两颗在我猛烈的撞击下,不停剧烈晃动的美乳,我忍不住将手伸到红玫的胸前,用力的一把捏住那对不停晃花我眼睛的大奶子。

「妳这个淫蕩的小淫娃,小小年纪奶子就这幺大了」

「啊…小淫娃的大奶子…都是被爸爸…给揉大的…啊…爸爸的手别停…小淫娃好喜欢…被爸爸揉…我淫蕩的大奶子…啊…」

红玫虽然才高中,但是胸前的两颗大奶子就已经有了E罩杯。这当然是因为我长期的揉捏,又餵红玫吃了不少的精液,还有在她小穴里辛勤耕耘的结果。

如果女儿的老师、同学知道他们眼里的好学生、校花,在家里竟然是个赤裸着娇美的肉体,耸动着挺翘的屁股迎合爸爸的肉棒撞击,嘴里不停喊着淫声浪语的小淫娃,想必都会非常惊讶吧。

「好爽…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好爽啊…啊…爸爸的大鸡巴…干得小淫娃…的骚屄好麻…啊…爸爸今天插得这幺深…快把小淫娃…的骚屄插烂了…啊…爸爸…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

「小淫娃有什幺事想跟爸爸商量?」

「爸爸…啊…我过几个月…就高中毕业了…啊…我能不能…先休学一年…啊…然后再回去读书…」

「喔?红玫为什幺想休学一年?」

「啊…我想早点怀孕…帮爸爸生个女儿…啊…让爸爸有机会…干到我生的女儿…啊…像爸爸干我一样…帮我的女儿破处…啊…报答爸爸…对我的照顾…啊…可以让我每次…都被大鸡巴…干得这幺爽…」

「妳这个小淫娃,才高中就想被人干到怀孕」

「啊…那是爸爸…才有的…小淫娃只帮爸爸…生孩子…啊…因为爸爸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啊…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好爽…啊…我不要爸爸…把大鸡巴拔出骚屄…啊…我喜欢喝爸爸的精液…但是更喜欢…爸爸射在…小淫娃的骚屄里…啊…」

「果然是个小淫娃,看我把全部的精液都灌进你的小骚屄里」

「好…好…啊…小淫娃今天…是排卵期…啊…爸爸千万…不要拔出去…啊…要把精液全部…射进小淫娃的子宫里…啊…小淫娃已经…準备好被爸爸…干到大肚子了…啊…爸爸再用力…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子宫里…啊…插我…用力的插我…」

「小淫娃的骚屄真紧,爸爸的大肉棒插得好辛苦」

「啊…爸爸加油…爸爸一定可以的…啊…一定可以把大肉棒…插进小淫娃的子宫里…啊…爸爸都干小淫娃…那幺多次了…每次都能把大肉棒…插到底的…啊…顶…顶到了…爸爸好厉害…小淫娃的子宫…被爸爸的大肉棒…顶到了…」

「呼~小淫娃这幺期盼被爸爸干大肚子,爸爸当然要帮小淫娃达成她的愿望」

「对…我的愿望…啊…就是被爸爸…干到怀孕…啊…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受不了了…啊…爸爸快射吧…再干下去…小淫娃要被…爸爸干死了…啊…好爽…我的骚屄好麻…我快站不住了…啊…爸爸你好棒…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好舒服…」

「小淫娃再忍耐一下,爸爸马上就射了」

说着我运起腰力,在女儿红玫的小穴里做起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爸爸你要把…小淫娃干死了…啊啊…爸爸我不行了…我腿软了…啊…啊啊…我快来了…小淫娃要被爸爸…干到高潮了…啊啊…爸爸…我们一起来…一起来…啊…啊…爸爸射了…射在我的子宫里了…啊…爸爸射了好多…小淫娃觉得…子宫都装不下了…」

红玫被我狠干了一通后,两条腿都软了,全靠我托着她的细腰才没倒下。我把红玫打横抱起,抱到旁边的一张软床躺下。红玫勾着我的脖子,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爸爸…你刚刚射了那幺多,我是不是已经怀上了爸爸的孩子了?」

「就算这次没怀孕,还有得是机会嘛,爸爸既然答应了小淫娃,就一定会把小淫娃干到怀孕为止」

「嗯…爸爸对我真好」

我爱怜的亲亲红玫的小嘴,让她好好躺着休息。

接下来就是巡视联欢会的情况了。

妹妹就躺在不远处的地上,一个男孩趴在妹妹的身上,正卖力的耸动着屁股。而妹妹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各握着一只肉棒,轻柔的前后套动着,给予他们一定的刺激,保持硬挺的状态,让他们能够随时接替正压在身上冲刺的男孩。

我来到妹妹旁边后,看到这个情况,忍不住开口笑话她。

「妹~妳今天怎幺这幺饑渴,一个人佔了这幺多根肉棒」

「哥~你来了啊…我又怀孕了嘛…啊…哥你知道的…我一怀孕…就会特别想做爱…」

「妳怀孕了?是哪个臭小子没照我的规矩来,看我不揍死他!」

「哥…你的啦…孩子是你的…」

「我的?我们好像前段时间都没做爱吧,什幺时候的事?」

「之前哥不是有一次…应酬后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啊…我趁着哥喝醉的时候…找了家里的人…啊…偷偷把哥给…轮了一遍…」

「啊?妳都找了谁?」

「啊…十几个人吧…大部份都是…你的女儿…啊…也不看我是长辈…又是召集人…啊…竟然都跟我…争抢哥哥的大肉棒…啊…害我差一点…没让哥…干到小穴…」

「呵,妳还好意思说妳是长辈,哪有长辈带着一群晚辈去把人轮一遍的」

「有什幺…不好意思说的…啊…哥的那些女儿…哪个没和哥做过…啊…哥是没看到…她们骑在哥身上时…扭腰的那个骚劲…啊…可惜她们不知道…怎幺样才能…让哥爽到射出来…啊…那天哥射得可真多…差点烫死我了…啊…小穴都装不下…流了好多出来…啊…把我都射到…怀孕了…」

说话间,趴在妹妹身上的男孩屁股一阵抖动,然后往后一倒坐在地上喘气了。其中一个被妹妹握住肉棒的男孩,赶紧挪到妹妹的双腿之间,接替上一个男孩的位置,将肉棒插进了妹妹的小穴之中。

另一个被妹妹握着肉棒的男孩被抢了先,又看到妹妹诱人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话,让他忍不住将肉棒往妹妹的小嘴塞,想要让妹妹帮他口交。

「唉啊~你塞什幺啊…啊…没看到我正和…你们的爸爸说话吗…啊…含了你的肉棒…我怎幺和我哥聊天…啊…没半点眼力…滚一边去!」

妹妹不高兴的将嘴边的肉棒用力拍开,再也不理他,连手枪也不帮他打了。男孩见思静姑姑没半点心软的样子,只好扁着嘴去找其他的目标。

「红玫呢?」

「女儿到旁边休息去了」

是的,红玫就是妹妹为我生下的女儿。不但模样长得和妹妹相似,甚至比妹妹年轻时还要美上几分,更是我的女儿当中最漂亮的一个,所以也最得我的宠爱。每次联欢会,都是由我和红玫的肉戏做为开场。

「哥你是不是…又把女儿的小嫩穴…狠狠操了一遍…啊…女儿平常…多有气质啊…啊…每次到了联欢会…就被你干得…像个小淫娃一样…」

「呵,我要是没有狠狠的干她,红玫说不定还会不高兴呢。对了,女儿说她想生个孩子了」

虽然我已经答应了红玫,不过还是得知会一下我的妹妹、她的妈妈。

「既然她想生…那就生吧…啊…反正我也是…差不多这个年纪…被哥给干大了肚子…啊…女儿很像我啊…我给哥哥干…她给爸爸干…啊…还都被干大了肚子…」

我听完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趴在妹妹身上卖力抽插的男孩后脑勺。

「你思静姑姑怀孕了,给我温柔点,要是把你姑姑的孩子搞没了,看我怎幺罚你」

「别听你爸的…啊…用力点没关係…姑姑受得了…啊…姑姑喜欢你们…用力点干我…啊…对…别停…再用力…」

我摇摇头不再理会他们,我相信妹妹会有分寸的。

看到这里,或许你们会觉得奇怪,像我这种独佔慾比较强烈的人,怎幺可能会让别人和我的女人发生关係,即使他们是我的儿子。

其实我原先也是被矇在鼓里,后来才知道我那群儿子大概看多了我和家里的女人做爱,居然年纪小小就对女人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好奇。于是或哄骗、或撒娇的,将他们的妈妈、姊姊、妹妹给拐上了床。等到我发现时,家里已经有好几个女人都被他们给干过了小穴。

只不过他们都是我的儿子,我再怎幺生气,也不可能将他们通通赶出家里。再加上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我就算再厉害也只有一根鸡巴,没办法一一满足身边所有的女人。除非我打算24小时都躺在床上渡过…

但是我又怕放任他们后,他们会沈迷于性爱之中,荒废了学业。最后乾脆将最底层那楼的隔间全部拆了,整理出一个广阔的空间,只是放了小吧檯、小型舞台、大浴池等一些简单的布置,还摆放了一些床舖、沙发。每个月在这个地方举行一次「联欢会」,让他们可以尽情放纵自己的慾望。

不过我还是给他们订了两个条件:一个是不准有强迫的行为,不管用什幺方法,只有她们点头答应了,才可以插进她们的小穴;一个是不准在小穴里面射精,必须要戴保险套才可以插入。

现在家里的关係已经够乱了,我不想大家弄到最后,搞不清楚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

只要让我发现了有任何人违反我订下的规则,我就不再让他参加任何一次的联欢会。不过造成的后果就是,家里的保险套花费激增,每个月都要买进大量的保险套。

以我身边女人的个性来说,第一个被我儿子拐上床的人,不出我意料外的是妹妹。只是我到现在还在猜测,到底是我儿子把妹妹拐上了床,还是反过来他们被妹妹给诱骗了。

抛开脑中的思绪,我目光随意的一望,看到了小涵双腿大张的躺在地上,一个男孩扶着小涵的细腰正在卖力的抽插。肉棒像重炮似的一下又一下轰击着小涵的小穴,让她胸前的巨乳剧烈的晃动着。

我走到男孩的身后,对着他的后脑勺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臭小子你给我小心点,再把你妈弄伤,看我怎幺罚你」

没想到这小子被我一打一骂,竟然浑身一个激灵,就这幺射了出来。

这臭小子是我的儿子里面最不讨我欢心的一个,以至于我连他的名字都懒得去记。之前还没有开始举办联欢会这个「家族活动」的时候,他们还只是在私底下暗通款曲。有次我和小涵做爱的时候,竟然发现她的身上有一块块的瘀青,让我看得心疼不已。在我的追问之下,小涵才怯怯的告诉我是她儿子弄的。

这小子个性特别的粗暴,和小涵做爱的时候经常弄得她身上到处瘀青。不知道小涵是不是女僕做久了,还是特别容忍儿子的行为,被儿子弄成这样竟然默默不吭声。

被我知道后,狠狠的揍了他一顿,也告诉小涵不准心软偷偷和她儿子做爱。后来有了联欢会后,我还特别罚他三个月不准参加。一个初尝性爱滋味的青春期小男生,让他三个月不准做爱,可想而知对他是多幺大的折磨。这小子苦苦渡过了三个月,最后差点没哭着来求我。

三个月过去后,这小子和他妈妈做爱时,再也不敢过份粗鲁的对待小涵。但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那股蛮性,肉棒总是猛烈的一进一出,将小涵干得是浪叫连连。

「臭小子,别以为能让你妈叫几声,就是把你妈干舒服了」

我露出不屑的眼光看着他,在他的注视之下,将自己的肉棒缓缓插进小涵的小穴之中。

「小涵啊,妳儿子有没把妳给弄疼了?」

「没…没有…嗯…不过他不像主人…那幺清楚…我哪里敏感…嗯…虽然也有点感觉…但是没有和主人…做爱那幺舒服…嗯…」

「我们的儿子都已经大到能和妳做爱了,还叫主人?叫老公!」

「我叫习惯了嘛…嗯…老公…再用力一点…好嘛…嗯…我希望老公…可以用力的…干我小穴…嗯…最好可以…顶到我的花心…啊…就是这样…老公好棒…啊…果然还是…老公最厉害…啊…大肉棒…顶得我好舒服…」

虽然我抽插的速度没有臭小子快,但是从小涵舒展的眉头,和愉悦的呻吟,还是能够知道谁让她得到比较多的快乐。

我转过头得意的对臭小子说:

「臭小子学着点,干那幺快没两下就交货,根本没让你妈爽到极点,让你这臭小子看看你老子的厉害」

说完我慢慢加快速度,接连用不同的角度刺向小穴深处,双手也伸向小涵胸前的那对巨乳,手掌不停的抓捏之外,还不时用食指去拨弄乳头。

小涵当年因为怀孕更加涨大的双乳,并没有因为生完孩子后而缩小。所以每次当小涵被干得身体随之摇摆时,胸前饱涨的双乳总是晃出一片惊人的乳浪。我看了十多年依然深深为之着迷,也难怪小涵的儿子总是那幺喜欢和她做爱。

「小涵觉得舒服吗?」

「啊…舒服…老公好棒…啊…大肉棒…顶得好深…插得我…好想叫出来…啊…老公你这样…转我的乳头…弄得我好痒…啊…但是好像…又很舒服…啊…老公你这样…玩我的乳头…又干我的小穴…会让我发疯的…」

小涵的儿子有点恋母情结,又喜欢胸部大的。刚好小涵两个条件都符合了,所以他每次联欢会只找自己妈妈做爱。他坐在一旁看着我干着他的妈妈,竟然也兴奋的不能自己,握着自己的肉棒在一旁打起手枪,幻想着现在进出妈妈小穴的是自己的肉棒。

看到小涵在我的抽插之下,渐渐变得迷濛的眼睛,和愉悦的呻吟,明显和他上阵时,小涵微皱着眉头呻吟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于是他真的默默观摩起我的技巧,并在往后的联欢会上,不停的在妈妈身上得到实践和改进。小涵也在他不断的进步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快乐,后来两母子每次联欢会总是打得火热。

小涵被我一连串深插猛刺之下,给干得浑身癫软。我将小涵留给那臭小子照顾后,又继续去巡视其他人的状况。

前面不远的地方,可阳抱着自己的妹妹可月,不算粗大的肉棒在妹妹的小穴中快速的抽插着,心里想着如何才能把妹妹干到发浪,好让妹妹不再对自己那幺冷淡。

可阳和可月是可心和可人生的孩子,虽然不是双胞胎,但或许妈妈是双胞胎的关係,两个人倒是长得非常相像。可阳是个标準的妹控,联欢会都只找可月做爱,可惜可月并不喜欢可阳软弱的个性,每次都是被他缠得受不了了,才勉强答应让他插小穴。

说起可阳的名字,本来应该和可月的名字是配对的,叫可日。不过听说「日」这个字在某个地方有其他意思,想到一个男孩子,如果名字叫做「可日」,我都不禁感到一阵恶寒,所以才改成可阳。

「妹…怎幺样…哥干得妳…舒不舒服…」

「哥…别问了…啊…我都让你…插小穴了…啊…还老是喜欢…问东问西的…」

「妹…告诉哥…我和爸爸…谁干得妳…比较舒服…」

「当然是…爸爸了…啊…爸爸的鸡巴…又粗又大…干小穴的技巧又好…啊…哪像你只会…硬捅硬插…啊…哪里像爸爸…可以干得我…那幺舒服…啊…要不是你老缠着我…我才不会…让你干呢…」

可阳听了虽然有点失落,但是却捨不得离开妹妹的小穴。我这时经过他们身边,听到了可月的话,就将可阳给一把拉开,接替了他的位子,将鸡巴插进可月的小穴里。

可阳虽然长得斯文英俊,可惜个性太过怯懦。虽然不满我佔据了他的位子,但是却不敢发出任何抗议,就怕我以后不肯让他再干可月的小穴。

「啊…爸爸你好偏心…每次都先干红玫姊…啊…只有看到我哥干我…才会过来和他…抢着干我的小穴…啊…爸爸都不来…多干干可月的小穴…啊…可月好喜欢…被爸爸干的…啊…」

「爸爸哪有偏心,可月的处女膜还是爸爸捅破的呢」

「啊…爸爸又想哄我…啊…家里的姊姊妹妹…哪一个的处女膜…不是爸爸捅破的…啊…爸爸每次联欢会…都不先来干可月…害我每次…都只能被我哥干…啊…爸爸既然插进来了…就把可月干到高潮吧…啊…如果没有把可月…干到高潮…啊…我可不准爸爸拔出去…可月会生爸爸的气的…」

「哈哈,可月都这幺说了,爸爸一定把可月干得爽到极点」

「爸爸…对我最好了…我好喜欢爸爸…啊…爸爸再用力点…用力干我…可月受得了…啊…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果然是最厉害的…哥哥的都比不上…啊…」

「可月的嘴吧真甜,让爸爸好好疼妳」

我扶着可月腰身的手,顺着玲珑有致的曲线一路往上,来到两座大山的底部,然后将两座大山紧紧握在手中。

「可月的奶子越来越大了啊,爸爸都快抓不住了。来,让爸爸吸一吸」

我拉起可月的身体,让她跨坐在我的腿上,一手还是抓着大山肆意的揉捏,一手扶住她的细腰。可月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身体努力的往前挺,将另一个乳房送到我的口中。

「爸爸吸吧…啊…可月的身体…都是爸爸的…啊…爸爸想怎幺吸…就怎幺吸…爸爸想怎幺干…就怎幺干…啊…只要爸爸…多来干干可月的小穴…可月就满足了…啊…」

可阳羡慕的坐在一旁,看着我干着他心爱妹妹的小穴。后面听到可月淫蕩的浪叫,甚至兴奋的自己打起了手枪。

忽然一只小手推开了可阳握着自己肉棒的手,接着一把抓住可阳的肉棒,扯着肉棒硬把可阳拉了起来。

「可阳你这个恋妹狂,这里一堆小穴等着你干,你竟然在那边自己打手枪」

说话的少女躺到了地上,接着又抓着可阳的肉棒,一直往自己小穴的方向拉。

「紫怡,别这样…我被妳拉痛了…好好说别用扯的…」

「可阳你少废话,快给我插进来」

可阳苦着脸,将肉棒插进紫怡的小穴,慢慢的一前一后抽插着。

紫怡是芳绮的女儿,个性是个道道地地的小辣椒。

和可阳这个恋妹狂一样,紫怡也喜欢上可阳这个小白脸。可惜可阳就只喜欢插可月的小穴,每次联欢会都得像现在这样,硬拉着他的肉棒,可阳才肯屈服在紫怡的淫威下,插进她的小穴。

「可阳你给我用点力…要是没把我弄爽了…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这时候我也抱着可月,将她放倒在紫怡的旁边。看着我快速又猛烈的抽插可月的小穴,紫怡的脸上满是羡慕的表情。虽然紫怡情感上喜欢可阳,但是身体上却更喜欢迎接我的冲刺。我那粗大的肉棒、高超的技巧、强健的体力,每每都让紫怡高潮叠起、欲罢不能。

「紫怡,妳又在缠着可阳啦」

「啊…爸爸明明知道…人家喜欢可阳嘛…啊…虽然不能和可阳结婚…但是让他干干小穴…紫怡还是很满足的…啊…」

「啊…爸爸用力…你干得可月好爽…啊…我哥都没办法…把可月干得这幺爽…啊…可月好喜欢…给爸爸干小穴…啊…可月还要…更深…更多…啊…爸爸快用力…干可月…」

不知道是听到妹妹贬低的话,还是因为干的人不是喜欢的妹妹,可阳抽插到一半,肉棒竟然渐渐软了下来。气得紫怡不停的槌打可阳,最后甚至一脚将可阳从身上踢开。

「啊~~~!!气死我了!!」

紫怡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怒视可阳,这时候已经不期望他能够再展雄风,只好转而向我求助。

「爸爸,可阳他又不行了!你快来干紫怡吧,紫怡想要被爸爸的大鸡巴干~」

「可月,妳要把爸爸的大鸡巴,分给紫怡吗?」

可月正被我干得浑身舒畅,小穴一阵阵酥麻,怎幺捨得肉棒离开小穴。听到我这幺一说,连忙用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

「不要…爸爸的大鸡巴…是我的…啊…我还要…我要爸爸…继续干可月…啊…爸爸干得我…好舒服…爸爸真棒…啊…爸爸用力…把可月干到高潮…」

紫怡看着我粗大的肉棒在可月的小穴里一进一出,让她羡慕的不得了。刚刚被可阳插了那幺几下,现在感觉小穴一阵空虚,恨不得我的大鸡巴马上就插进她的小穴里。紫怡再也忍受不了空虚的感觉,一边将手指伸进自己的小穴抽插,一边回想着被我操穴的快感。

「爸~快把可月干死,狠狠的干她,用力干她。我要受不了了…我的小穴好痒…我好想被爸爸干…爸爸快来干我…我已经準备好了…小穴全都湿透了…就等着爸爸的大鸡巴…插进来…」

「紫怡等等啊,先让我把可月这个小浪货给餵饱」

「啊…讨厌…爸爸又说…人家是小浪货…啊…可月才没有…那幺淫蕩…啊…那是因为被爸爸…干得太爽…人家才会忍不住…一直叫的…啊…爸爸用力…用力干可月…」

「还说妳不是小浪货,现在都求爸爸干妳了」

「啊…是…可月是小浪货…啊…只要爸爸…用力干可月的小穴…啊…可月就是…爸爸的小浪货…啊…爸爸想要怎幺干…就怎幺干…可月通通配合爸爸…啊…爸…爸爸…再大力点…啊…我…要来了…我要被爸爸…干死了…啊…爸爸干我…用大鸡巴…用力的干我…啊…」

看可月即将达到高潮,我运起腰力重重炮轰她的小穴,每下都将肉棒深深的插到底,可月也被我撞得身体不停的晃蕩。一阵狂轰猛炸之后,可月发出一声高昂的尖叫,被我干上了快感的顶峰。

紫怡看可月达到了高潮,连忙躺到地上,大张着自己的双腿,目光焦急的看着我。

「爸爸快来…快来这边…我準备好了…爸爸快来干我…将你的大鸡巴插进来…」

我转头看着紫怡饑渴的模样,从可月的小穴中拔出肉棒,然后趴到紫怡身上。在她期待的眼神中,将肉棒慢慢的插进她的小穴里。当我的肉棒终于插到最深处的时候,紫怡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啊~爸爸你终于插进来了…真好…爸爸快动一动…我的小穴好痒…爸爸快用大鸡巴…帮我止止痒…」

我速度极慢的进出着小穴,让紫怡积压的慾望得到一丁点的缓解,但是却不立刻满足她。

「紫怡不是都和可阳做爱吗,怎幺跑来找爸爸了?」

「爸爸…别这样糗我嘛…啊…人家的第一次…都给爸爸了…啊…虽然我喜欢可阳…但是只有爸爸…可以给我高潮…啊…我的身体…永远都是爸爸的…啊…爸爸再快点…快吗…我要…」

「紫怡要什幺啊?」

「我要…大鸡巴…啊…帮紫怡的…小骚屄止痒…啊…爸爸快用…你的大鸡巴…用力的干我…啊…我快痒死了…」

见我还是依然不急不缓的抽插,紫怡将自己挺翘的屁股往上顶,希望能让我的肉棒插到更深的地方。

「爸爸…别逗我了…啊…紫怡快疯了…我想被干啊…啊…我想被爸爸…的大鸡巴干…啊…爸爸干我好吗…用力的干我…啊…紫怡求你了…快把大鸡巴…用力顶进…我的子宫里…狠狠的干我…」

看把紫怡逗弄得差不多了,我缓缓的抽出肉棒,只留一个龟头还在小穴里,然后用力的狠狠一顶,将整根肉棒迅速的全部插进紫怡的小穴中。

「啊~就是这样…爸爸继续…啊…用最大的力气…狠狠干我的骚屄…啊…好棒…爸爸干得我好爽…啊…爽死我了…」

我彷彿将紫怡看成仇人一般,大肉棒一进一出间猛烈的撞击着她的小穴。紫怡没有半点痛苦的样子,反而兴奋的不断大声浪叫。

「爸爸干我…用力干死我…啊…果然还是…爸爸的大鸡巴…最厉害…啊…把紫怡干得…好舒服…干得我…骚屄都麻了…啊…我的小骚屄…被爸爸的大鸡巴…顶得好舒服…」

紫怡的双脚不停往外踢动,无法抗拒源源而来的强烈快感,脚趾头全都紧紧缩在一起,身体也泛起了一片红晕。

「爸爸你好棒…啊…爸爸的大鸡巴…快把我的骚屄…顶穿了…啊…我快受不了了…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啊…爸爸我不行了…我要来了…好爽…爽死我了…啊…爸爸干我…干死我吧…啊…啊啊…」

在我猛烈的抽插之下,紫怡发出高吭的叫声后达到了高潮。我也不再继续忍耐,将滚烫的精液一股脑全部射进紫怡的小骚屄中。

我抽出肉棒后,还没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紫怡,依然躺在地上喘气。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随着呼吸不停收缩,我刚刚射进去的精液也跟着慢慢流了出来。

一旁休息过后的可月也不嫌髒,凑到紫怡的小穴前,伸出舌头舔着小穴中流出的精液,将她最喜欢的精液全部捲进小嘴里面。

我拍拍可月挺翘的小屁股,起身继续去看望其他地方,让她们自行玩乐。

接着来到芳绮的面前,这时候的她跪趴在地上,身后一个男孩是芳绮的儿子,扶着芳绮的细腰,正在抽插妈妈的小穴。

芳绮原本正低着头呻吟,一抬头看到我,对着我露出了笑容。

「绮绮,来,帮我吸一吸」

我把胯部往前一挺,将刚刚才从紫怡小穴中抽出的肉棒,凑到芳绮的小嘴前面。

芳绮用两根指头捏着我的肉棒,张开小嘴含了两下就又吐了出来。

「讨厌~上面全是骚水味」

「有什幺好讨厌的,都是妳女儿的」

「啊…哪有人叫她妈妈…吃女儿骚水的…」

芳绮虽然嘴上抱怨,但还是将肉棒再次含入口中,细心的吸舔着肉棒。芳绮跟了我这幺久,嘴上功夫大涨,把我含得直叫爽,刚刚才发洩过的肉棒又迅速的在芳绮的小嘴里硬挺充血。

我抱住芳绮的头,前后挺动着胯部,把她迷人的小嘴当成小穴那般抽插。而芳绮也抱住我的屁股,尽力配合着我,努力将整根肉棒都含入嘴里。

抽插了好一阵子,我才将肉棒抽离芳绮的小嘴。整根肉棒湿湿亮亮的,全部沾满了芳绮的口水。

我摸摸芳绮的脸,準备转身离开。芳绮察觉我的意图,紧紧抱着我的屁股。

「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啊…我把肉棒…吹硬了…啊…你就打算…走人了啊…」

「绮绮不是还有妳儿子陪妳吗,妳儿子的肉棒还插在妳小穴里呢」

「那你还叫我…帮你吹…啊…害我吃了一整嘴…女儿的骚水…啊…你要不陪我…以后不给你…干了…」

「哈哈,绮绮别生气。下一次我先干妳,改让妳女儿吃妳的骚水,好不好?」

「滚吧…你这个没良心的…啊…还好我儿子孝顺…懂得干他妈妈的小穴…啊…等你想到我的时候…我早就痒死了…啊…儿子用力…大力干妈妈的小穴…啊…让你爸爸看一下…你的厉害…」

芳绮的儿子对着我笑笑,然后加大了抽插的力道,一时间将芳绮干得浪叫不停。

「看到了吧…啊…我儿子…很厉害的…啊…把他妈妈…干得好舒服…啊…下次联欢会…妈妈让你…把我和你姊姊…一起干了…啊…不给你爸爸干…让他硬着肉棒…在旁边打手枪…」

「绮绮妳惨了,竟然敢对我挑衅,下次联欢会我一定会把妳干得求饶」

「我还怕你吗…啊…都被你干…那幺多年了…啊…肚子都被你…搞大了两次…啊…我还怕你…干我…啊…有种…你就干死我…」

我哈哈大笑,伸手捏了捏芳绮的脸蛋,惹得她瞪了我一眼。

「绮绮妳等着下次联欢会求饶吧」

扛霸子走了之后,他的那些老婆们还是会固定来看望京子,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在我家住上几天。而来的次数一多,难免会遇上家里举行联欢会的日子。

当她们看到一群人在眼前赤裸着身体,用各式各样的体位进行激烈的碰撞,各种声调的呻吟娇喘不停在耳边响起时,几个人一开始震惊的难以置信。但是眼前这一片淫糜的景象,却又默默的燃起了她们久旷身体里的慾火。再到后来,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她们已经成为联欢会里固定的成员。

此后除了需要留守下来,看顾扛霸子公司状况的人以外,其余的人每个月都会跑来我家一次。听说她们决定留守的人选还需要用抽籤来决定,而抽到留守的人,还会为此闷闷不乐。

基于和扛霸子以往的交情,虽然我没有排拒她们加入联欢会,但是我也从来不和她们做爱。所以她们并不算是我的女人,也成了我的儿子们唯一可以内射的对象,我有几个儿子还因为这个原因,特别喜欢和她们做爱。

其中有二个还因此怀孕过,只是我在猜想,或许连她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孩子的爸爸是谁。不过从她们一生完孩子后,没多久又回来参加联欢会的情形来看,我想她们可能也不在乎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了。

此刻我的几个儿子正抓着她们的细腰,在她们身后重而有力的冲撞着,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着她们肥美的小穴。把她们插得连连叫唤,却又不停往后挺耸着屁股,希望他们能够更加深入自己的身体里。

这时候扛霸子其中一个老婆注意到我走近的身影,虽然仍在承受身后男孩抽插时的猛烈冲击,却还是手脚并用的在往我这边一步步爬过来。直到爬到我的身前,一把抓住我的肉棒就往嘴里塞。

虽然我从不和扛霸子的老婆们做爱,不过亲密一点的身体接触我却不会拒绝。我也乐得让她们施展嫺熟的口技,来为我的肉棒服务。我伸手抓捏女人饱满的乳房,逗弄着那颗暗红的乳头。扛霸子的老婆像是受到了鼓励,舔弄的更加起劲。

刚刚那个男孩一时没有防备之下,被她这幺往前一爬,肉棒就滑出了让他流留忘返的肉洞。男孩愣了一下后,又立刻冲回她的身后,将肉棒再次插进肉洞之中。然后使出了最大的力气,重重的轰炸她的肥穴,以此来报复刚刚让他出丑的行为。

虽然小穴被干得有些生疼,但是扛霸子的老婆也不理他,继续舔弄着嘴里的肉棒。只有偶而被顶到特别敏感的部位,才会忍不住吐出嘴里的肉棒,用迷人的小嘴呻吟两声。

这时候扛霸子的其他老婆也注意到了她的举动,也跟着纷纷往我这边爬了过来,身后自然又是一群肉棒被甩脱了的男孩们。等到她们齐聚我的身前,她们身后已经是一片连串密集响亮的贴肉撞击声。不过她们也没出声抗议,因为她们正忙着争抢我的肉棒。再说她们被这样用力的抽插小穴,让她们感到无比的满足。心里正在暗暗窃喜,还在考虑下次是不是照着样子再做一次。

我拍拍身下仍在舔弄我肉棒的女人的头,示意她将肉棒分享给其他的姊妹。身下的女人又吞吐了好一阵子,才依依不捨的吐出口中的肉棒,最后还不甘心的伸出舌头多舔了好几下龟头。

我挺着硬直的大肉棒,在她们面前从左至右,又从右到左,缓慢的来回晃蕩着。勾惹的她们伸长着舌头,不停追逐着我的肉棒,想要将眼前的大肉棒一口含入嘴里。

几个争抢动作比较大的,差点让身后男孩的肉棒又从小穴里滑了出去。急得他们连忙抱紧她们的柳腰,不让肉棒因为她们的动作而滑出小穴。

看到把她们逗弄的差不多了,我才让她们轮流吸舔我的肉棒。一时间扛霸子的老婆们纷纷施展拿手的口技,只为了能让我的肉棒在她们嘴里多停留一段时间。

而我也被她们精湛的口技弄得紧夹着双臀、连连呼爽,最后感觉有了喷射的欲望,抓着其中一个人的头,在她的小嘴里快速的抽插。等到忍耐不住的时候,迅速的拔出肉棒,将滚烫的浓稠精液喷洒在她们每一个人的脸上。

看着她们伸出舌头舔着脸上的精液,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也让我感觉一阵满足。

接连射了几次,我也感觉有些疲倦。刚好毓婷抱着一个小婴儿,坐在不远的沙发上,正在餵小婴儿吃奶。昔日的小蛮腰生产后还略微显得有些丰腴,还没有恢复之前的苗条。

我坐到毓婷旁边,捧起另一边的乳房,看到乳头正往外渗出奶水,便低下头开口含住乳头,也跟着吃起奶来。

「老公别吸啊…你也好意思跟女儿抢奶吃」

「老婆妳的奶子之前都是我在吃的,正确来讲,应该是女儿抢了我的奶才对」

「早知道就不来参加了…我坐在这边餵个奶,都不知道几个人过来吸过了」

「忍耐一下嘛,下个月就有人来陪妳了」

说下个人就会有人陪毓婷,是因为可心也怀了个大肚子,预产期就在最近。怕她参加联欢会脱光了衣服,万一临时要生产,没办法迅速送她去医院。所以没有让她参加这次的联欢会,留在房间里休息。可人也没有参加,在一旁照顾她的姊姊。

「老公别吸了…你再吸下去,我就想要了…」

「要不妳躺下来,我现在就餵饱妳」

「我在餵女儿喝奶,怎幺给你干啊…再说我身体还没恢复过来,我可不想被老公的大肉棒,干得小穴都鬆了…」

「那等下个月吧,现在先让我喝个饱。刚刚干了不少小穴,干得我口都渴了」

「现在我没办法做,我不管你…等我身体恢复好了,如果老公没有餵饱我,我可是会生气的啊…」

「那有什幺问题,哪次联欢会我没有把妳干得哀哀叫?」

「讨厌…说得我好像很淫蕩似的…老公快吸吧,喝饱了继续去奋斗,还有一堆小浪女等着老公去干呢」

于是我含着毓婷的乳头,专心的吸着奶水。不过却偶而作坏,用舌头拨弄嘴里的乳头,惹得毓婷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然后伸手拍打我。

而小婴儿好像也发现旁边有个人在抢她的饭碗,当毓婷在拍打我的时候,也会跟着挥舞着小手赶我。

吸吮了好一阵子,我吐出嘴里的乳头,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亲了亲毓婷的小嘴,又伸手在小婴儿两腿间紧闭的小缝隙抹了一下。

「乖女儿,快点长大啊,爸爸已经等着帮妳破处了」

「滚!女儿才那幺小,你也好意思吃她豆腐」

再次亲亲毓婷的小嘴后,我打量着四週,寻找下一个去处。

姑姑和表妹两个人面对面跪立在地上,彼此握着对方的双手十指交扣,两人的小嘴也吻在了一起。两个男孩在她们身后插抽着她们的小穴,有时被干得爽了,姑姑或表妹还会先鬆开小嘴舒服的呻吟两声,然后又继续吻在一起。

「妈…啊…妳的儿子…把女儿干得…好爽啊…啊…他的鸡巴…最近越来越大了…啊…把女儿的小穴…塞得好满…啊…把女儿干得…好想叫出来…」

「啊…女儿…妳的儿子…也很厉害…啊…把妈干得…小穴都湿了…啊…妈都快被你儿子…干到腿软了…啊…等等妈要是…被你儿子干到没力…啊…妳要记得…把妈扶好…啊…别让妳儿子的鸡巴…滑出妈妈的小穴啊…」

「妈妳也是…等等也要记得…扶好女儿…啊…女儿也捨不得…让弟弟的那根大鸡巴…啊…离开女儿的小穴…好棒…啊…再深一点…弟弟用力…啊…尽量把肉棒…插进姊姊的小穴…」

姑姑和表妹这时候被干得正爽,根本没注意我来到旁边。

我拍拍表妹身后男孩的肩膀,示意他将位置让给我。男孩又重重的抽插了好几下,才不捨的将肉棒拔出去。男孩才刚将肉棒拔出去,表妹就难耐的摇起了屁股。

「弟弟…怎幺啦…你怎幺拔出去了…不要逗弄姊姊啊…快点插进来…啊~大肉棒…又插进来了…好棒…弟弟快动一动…姊姊的小穴痒痒…快用你的肉棒…帮姊姊止痒…」

我抱住表妹的细腰,才抽插没有几下,表妹就觉察到其中的不同。回过头看见是我,表妹脸上绽放出甜甜的笑容。

「表哥…你好坏啊…竟然捉弄我…啊…还是表哥的肉棒最好…又粗又硬…让我好喜欢…啊…表哥用点力…插深一点…帮小穴止止痒…」

「妳们今天怎幺交换对象了?」

之前姑姑和表妹在联欢会上,都是和自己的儿子做爱,没想到今天倒是玩起「换子游戏」了。

「啊…还不是你表妹提议的…说老是给儿子干…啊…偶而也换一下口味…看看别人的肉棒…插起来怎幺样…啊…反正我们俩…就是对母女…换了也不吃亏…啊…插进来的…还是自己一家人…的肉棒…啊…还别说…小志的肉棒…插得奶奶真舒服…啊…啊…」

「妈…我儿子…厉害吧…啊…我每次都让他…干得好舒服呢…啊…弟弟的肉棒也是…刚刚插得我…心里都痒痒的…啊~表哥吃醋了…插得好用力…啊…把我的小穴…都撞麻了…啊…表哥别吃醋…你才是…最棒的…啊…家里的女人…都喜欢给你干…啊…我和妈妈也是…最喜欢给表哥干…」

我听到看了一眼姑姑,姑姑也刚好望向我,却是有点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当面承认她喜欢让我干的事实。

我对着姑姑的儿子招招手,也就是刚刚干着表妹的那个男孩,让他接替我的位子,将肉棒重新插进表妹的小穴里。

我晃着肉棒从姑姑眼前经过,姑姑似乎知道我想做什幺,依然低着头不敢看我。我拍拍姑姑身后男孩的肩膀,要他将位子让给我,然后将硬挺的肉棒插进了姑姑的小穴中。

两手抓着姑姑的细腰,我对表妹身后的男孩使了个眼色,见他了解我的暗示后,两个人同时用最快的速度抽插着姑姑和表妹的小穴。

突来的猛烈攻击,让姑姑和表妹被撞得上身不停往前倾,四颗圆润丰满的乳房紧紧的挤压贴靠在一起。姑姑和表妹乾脆抱住对方保持平衡,小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激情诱人的呻吟。

「姑姑,表妹说妳最喜欢让我干呢」

「啊…啊…太快了…阿豪你要…干死姑姑了…啊…慢点…慢点…姑姑受不了…啊…啊…好…好…姑姑说就是了…啊…姑姑喜欢…让阿豪的大鸡巴…干我的小穴…啊…最喜欢…好喜欢…啊…满意了吧…阿豪慢点…姑姑要被你…干死了…」

「既然姑姑喜欢,那就多吃点,一次吃到饱」

「啊…你干得这幺用力…姑姑会受不了…啊…姑姑的小小穴…被你的大鸡巴…都干到麻了…啊…麻了…小穴麻了…好舒服…啊…阿豪你干吧…用力干姑姑…真的好舒服…啊…你把姑姑…干得好舒服…啊…姑姑好爱…你的大鸡巴…啊…」

姑姑被我一阵猛插,渐渐适应了强力的撞击,也体会到越来越多的快感,主动摇起了屁股,迎合我的抽插。表妹也是被姑姑的儿子干得不停呻吟,身体被撞得往前一晃一晃,胸前的雪峰和姑姑的大奶子不停进行亲密的激烈碰撞。

「姑姑,还有一样是妳更喜欢的」

「啊…是什幺…快告诉姑姑…啊…还有什幺…能比大鸡巴…啊…更让姑姑喜欢的…」

「就是大鸡巴的精液啊」

「啊…对…姑姑好喜欢…啊…每次大鸡巴…在小穴里射精…啊…都把姑姑…射得好爽…」

「表哥…啊…我也要…我也要大鸡巴…的精液…啊…表哥不能…全部都给…妈妈了…啊…我也想被…大鸡巴射…」

「姑姑準备好,马上送给妳最喜欢的大鸡巴精液」

「好…来吧…啊…用力干姑姑…的小穴…把姑姑干到爽…啊…再把精液…射进来…让姑姑更爽…啊…好棒…姑姑被你…干得好爽…啊…再用力一点…把大鸡巴…全插进来…啊…把精液射在…姑姑的子宫里面…啊…爽…好爽…阿豪你…干死姑姑了…啊…姑姑要来了…我们一起来…一起来…」

感觉射精的慾望不断增强,我鼓足力气,在姑姑的小穴内做最后的冲刺。在姑姑满足的叫声中,射出了滚烫的精液。然后迅速拔了出来,握着肉棒凑到表妹面前飞快的前后撸动,将剩余的精液全部喷到表妹的脸上。

表妹这时候也被姑姑的儿子干到了高潮,扶着姑姑的肩膀,一边喘着气,一边伸出粉舌舔着脸上的精液,一脸满足的样子。

让原本干着姑姑的那个男孩过来接替我后,我看到一旁坐在沙发上的怡琳,便朝她走了过去。

「怎幺一个人坐这,没找人陪妳?」

我才刚走近,怡琳就拉着我的手,将我一把推倒在沙发上。

「你来得正好,正等着你呢」

怡琳对着我开心的一笑,然后跨到我身上,抓着我的肉棒对着自己的小穴,挺翘的屁股迫不急待的往下坐落,将我的肉棒吞进了小穴里。

「这幺猴急?怎幺没找妳儿子陪妳」

「你忘了我当初为什幺会找上你?」

怡琳一边扭动自己的屁股,一边回答我。

「呵,不就是因为我有根大鸡巴吗」

「对啊…那小子的鸡巴…又没你的大…啊…我才看不上眼…我把他打发走…去找别人玩了…啊…就等着你过来…」

我用力的拍了一下怡琳的屁股,才对着她说:

「妳又不是没跟妳儿子做过」

「啊…那小子只是…解馋的点心嘛…啊…你的大肉棒…才是我最爱的正餐…」

「妳都吃这幺多年了,还吃不腻?」

「你每次都把我…干得那幺舒服…啊…我怎幺会吃腻…恨不得能…天天吃呢…啊…可惜你一大堆女人…害我有一顿…没一顿的…」

「呵,要不找一天晚上,我专门陪妳?」

「啊…我一个人…才不敢…去找你…啊…每次都被你…干到腿软…嗓子都叫哑了…啊…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你的大鸡巴…」

「不然妳再找个人一起陪妳?」

怡琳还没来得及回话,身后就伸出了一双手,整个抓住她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妈~我回来了,妳的奶子真软」

「啊…臭小子别揉啊…没看到我正和…你爸做爱吗…啊…去找别人玩去…别来烦我…啊…妈被你爸…干得正爽呢…」

「妈~可是我比较想跟妳做爱」

「臭小子…你的鸡巴又没…你爸的大…啊…也不像你爸…技巧好又持久…啊…妈如果和你做爱…你是想把你妈…饿死吗…啊…妈才没那幺笨…」

「妈~~好不好吗~」

「啊…臭小子…别捏妈的奶头…啊…妈的奶子…不是皮球…别一直揉…啊…臭小子…妈被你爸…干得正爽…啊…你还来掺一脚…是想把妈…逼疯吗…啊…别揉了…天啊…好舒服…啊…好啦…好啦…你先放手…妈让你干就是了…」

怡琳不捨的从我身上爬了起来,等到我从沙发上起来后,双脚大开的躺到了椅子上,气呼呼的瞪着自己的儿子。怡琳的儿子欢呼一声,连忙爬到怡琳的身上,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妈妈的小穴,快速的抽动起来。

「啊…臭小子…慢点…别插得那幺快…啊…你要是给我…三两下就射了…啊…妈以后…都不让你干了…」

怡琳的儿子听到妈妈的威胁,赶紧放慢了速度,却又忍不住伸手抓住怡琳的乳房,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我揉揉儿子的头,对着他说:

「多出点力,把你妈干得舒服点」

又低头亲亲怡琳的小嘴。

「看妳什幺时候要过来,到时再跟我说一声」

然后我继续往其他地方,让他们母子俩自寻其乐。

老闆娘闲坐在一张沙发上,左右还各坐着一个男孩和女孩。老闆娘对性事一向不是很热衷,也不喜欢让其他人进入她的身体。虽然每个月都会来参加联欢会,也会遵守大家的共识赤裸着身体,但是从来不跟我的那些儿子们乱搞。

所以我每次都会抽出时间来陪一下老闆娘,老闆娘肯这样融入大家的圈子里,让我觉得很高兴。

老闆娘一手搂着自己的儿子,让儿子的头枕在自己的胸脯上,两个人正在聊着一些日常的趣事。另一边的女孩听的不时发出银铃的笑声,偶而也会插上一两句。

虽然老闆娘的儿子也会参加联欢会,但是从没和家里的女人们发生过关係,不得不说老闆娘教子有方。不过他正值年青力盛,看到眼前一片淫糜的景象,还是难免会有反应。所以此刻老闆娘的玉手正握着儿子的肉棒,轻缓的前后撸动,帮儿子舒解慾望。

我来到他们身边,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头。这个儿子个性乖巧,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儿子。

然后在少女的旁边坐下,对着少女拍拍我的大腿,示意她坐到我的腿上。少女偷偷的望了老闆娘一眼,见老闆娘没有出声反对,才起身移了过来。

少女微微蹲着,扶着我的肉棒对準自己的小穴,然后才缓缓的坐了下来。虽然没有任何的前戏,但是眼前这幺多激情的场景,和放蕩的呻吟,还是把少女刺激的小穴有些湿润。

怀里这个将我的肉棒吞入小穴的少女,是我和老闆娘的女儿,名字叫做芷柔。芷柔的个性比较文静,不喜欢叽叽喳喳的说话。和我的那些儿子们虽然谈不上疏远,却也没多亲近,更别提让他们将肉棒插进她的小穴里。

不过芷柔对我倒是百依百顺,我说的话她都会去做。

「芷柔真听话,是不是爱上爸爸的大鸡巴了?」

芷柔也不答话,小屁股一抬,就要离开我的怀里。我连忙揽住芷柔的腰,将她抱了回来。才刚刚退出小穴一半的肉棒,马上又重重的插回了小穴里。芷柔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疼得叫了一声。

「老色鬼注意一点,要是把我女儿干坏了,看我怎幺揍你」

这幺多年过去,老闆娘当年口中的小色鬼,现在也已经改成了老色鬼。

我对着老闆娘笑笑,揽住老闆娘的肩膀。对着老闆娘的小嘴,凑上去就是一阵热吻。最后老闆娘被我吻得喘不过气,才将我一把推开。

「老色鬼就只会来这套…」

说完老闆娘也不再理我,回过头继续和儿子聊天去了。

刚刚一个没注意,竟然不小心犯了芷柔的两个禁忌。一个是不准在她的面前说粗话,像刚刚的大鸡巴就是犯了她的禁忌;另一个是我插芷柔的小穴时不准主动,只能让芷柔自己摇动屁股选择深浅快慢。

芷柔的小穴和老闆娘一样比较浅,第一次给芷柔破处时,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插得太深太重,事后芷柔整整一个月不肯让我再插她的小穴。后来我哄了芷柔好一段时间,她才在第二次让我插小穴时,告诉了我这两个禁忌。

刚刚将芷柔抱回怀里,一急之下力气用的比较大,芷柔一坐回大腿上,我的肉棒就整根都插进了她的小穴里。最前面的顶端都已经顶到了她的子宫底,让她一阵不适应。

芷柔想将小屁股抬高一点,让肉棒稍微退出去一些。只是我现在肉棒插进了子宫里正是一阵舒爽,怎幺捨得让肉棒离开。于是将芷柔紧紧抱住,不肯让她抬高小屁股。

「芷柔对不起啊,爸爸刚刚忘记了。来~让爸爸亲个嘴,消消气」

我低头吻住芷柔的小嘴,将舌头伸了进去,芷柔在我的调教下,也早已经懂得用粉舌回应我。我一边吻着芷柔,一手往上抓住那和她年龄不符的大白兔,当然另一手还是得抱紧芷柔的小腰,免得她趁我不注意,让我的肉棒离开了她的子宫。

芷柔在我又亲又揉下,小屁股也按捺不住开始摇动起来。只是小蛮腰被我紧紧的抱住,只能在小範围内轻微的摆动,肉棒也停留在她的子宫内不停的磨擦碰撞。

「芷柔是不是想要了?难得爸爸今天都插到底了,今天就让爸爸掌握主动好不好?」

芷柔让我弄得情慾大动,羞羞的点了点头,只是最后又不放心的加了一句:

「不可以太用力喔…」

我开始轻柔的往上挺动我的屁股,让我的肉棒在芷柔的子宫内来回碰撞,一下一下的轻点她的子宫壁。既然芷柔已经答应让我採取主动,我也不用再抱着她的细腰怕她跑掉。两只手各抓着一只大白兔,尽情的玩弄着掌中的乳肉。

加上我不时舔吻着她的耳垂和颈脖,让芷柔难耐的扭晃着自己的小屁股,两只手按着玩弄自己乳房的大手,小嘴嗯嗯喔喔的发出一声声喘息似的呻吟。

「芷柔喜欢吗?」

「嗯…喜欢…」

「芷柔喜欢什幺啊?」

「喜欢…爸爸弄我…」

「弄哪里啊?」

芷柔偷偷瞄了妈妈一眼,看妈妈还在跟弟弟聊天,才低低的回答:

「喜欢爸爸…弄我的小妹妹…」

「难得今天高兴,芷柔就放开一点,说些爸爸喜欢听的话」

「爸爸你真讨厌…嗯…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粗话…」

「芷柔说嘛,让爸爸开心一次」

芷柔又偷偷望了妈妈一眼,显然有些心软,但是又怕在妈妈面前说粗话,会让妈妈不高兴。

「芷柔尽管说,爸爸喜欢听,不用管妳妈妈。妳妈妈要是敢反对,我就当场弄妳妈妈给芷柔看,保证比芷柔还要浪」

老闆娘也不回头,还是依旧和儿子聊天。只不过暗中捏住我腰间的肉,狠狠拧了一下,痛得我大叫一声,疼到屁股都反射性的往上一挺。

我这幺一挺,芷柔就糟了。大肉棒猛的往里一捅,在子宫内狠狠的撞了一下,让她啊的叫了出来。但这次不是一开始插进去时,被突然侵入的那种疼痛。而是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撞得她都有些失神。

「啊…爸爸…你顶死我了…」

「芷柔妳看,妳妈妈都没有开口反对,快说几句给爸爸听一听」

「就…就这一次啊…」

「好好好,以后不叫芷柔说了」

芷柔虽然不喜欢说粗话,但是每次联欢会上都能听见不少。只要能够放下矜持,让她开口说出几句还是没有问题的。

「爸爸…你能不能…不要揉我的胸部了…啊…我的胸部…都越来越大了…」

「大点才好,以后生孩子才有足够的奶水。来,爸爸先试试看」

说完我钻到芷柔的腋下,张口含住大白兔顶端的粉红果实。粉红的果实在我刚刚的抓捏下,早已经肿涨成熟。我吸吮着口中涨大的果实,不时用舌头拨弄。

芷柔觉得自己粉红色的果实被爸爸吸得一阵酥麻,不堪刺激的用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

「爸爸…别吸了…啊…我没有奶…可以给爸爸吸啊…」

「芷柔胸前两团这幺大,哪里没有奶了」

「不是…啊…我是说…我没有怀孕…啊…没有奶水…可以给爸爸吸…」

「那怎幺办?爸爸想喝芷柔的奶水」

旁边老闆娘听不下去,不得不开口了:

「老色鬼别乱来,女儿还在唸书,不准你搞大她的肚子」

「要不我们给儿子和女儿来次性教育吧,再生个第三胎」

「再生个女儿给你压在下面啊?去去去,我不想再生了」

芷柔给我一番上下夹攻弄得身体发软,浑身是汗,连头髮都湿了一片。

「爸爸…你好没…我给爸爸弄得…快不行了…」

「芷柔妳都还没说些爸爸爱听的呢」

「好啦…我说…啊…爸爸你也快点…浑身都是汗…我想去洗个澡了…啊…」

举办联欢会的这个楼层的一个角落,有设一个大浴池,可以就近在里面泡澡很方便。

「爸爸你快点…射出来吧…啊…我的小穴…要被爸爸的肉棒…干得受不了啦…啊…爸爸你尽管射…不用怕我怀孕…啊…如果真的怀孕了…我跟妈妈商量一下…妈妈会答应…让我生下来的…啊…我不行了…爸爸的大肉棒…干得我好舒服…啊…爸爸再快点…干死我吧…我好喜欢被爸爸干…啊…啊啊…我不行了…啊…爸爸你干死我了…啊…」

感觉到芷柔的小穴一阵急骤的收缩,在芷柔达到高潮的同时,我也在她的小穴内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芷柔整个人软倒在我怀里,浑身上下全都是汗。我跟老闆娘说了一声,就抱着芷柔走到浴池边。

浴池里已经有几个人在泡澡,看到我抱着芷柔,也爬起来帮芷柔沖洗身体。等芷柔泡在浴池里后,我也就离开了浴池边。

隔着浴池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设置了一个小吧台,玉伶正坐在吧台旁边,手里拿着一本杂誌看着。吧台上放着一杯酒,有时看了几页后,便会拿起来喝一小口。

或许是因为以前的经历,让玉伶对其他的男人有一种排斥感,连我的儿子们也不例外。所以每次欢联会,她都只坐在小吧台旁看书,直到欢联会结束。

我偶而也会陪陪玉伶,将她按在吧台上,用大肉棒贯穿她的小穴。不过今天玉伶底下穿着小内裤,大概是来月事了。

玉伶旁边坐着她的女儿予雯,手上也拿着本厚厚的书在看。予雯是我女儿里面最聪明的一个,读书时连连跳级,虽然年纪不是最大,但是已经在读大学了。

我走到予雯的身后,拿走她手上的书,压着她的上半身,让她趴到吧台上。伸手在她的小穴上抹过,发现早已湿得不成样子。

「小穴湿成这样,一看就知道没专心在看书」

我挺着肉棒抵在予雯的小穴口,顺着湿滑的通道,一口气进到小穴的最深处。予雯被我一捅直接撞击到了花心,让她舒服的叫了出来。

听到女儿的呻吟,玉伶的注意力从书上移开,抬起眼睛望了我一眼。

我刚好看到玉伶的目光,就牵起玉伶的手,将她拉进我的怀里,然后顺势环住她的细腰。在彼此眼神的对望中,低头吻向玉伶的小嘴。就这样一边抱着玉伶亲嘴,一边运动腰部干着我们的女儿。

两个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忘情的追逐着。玉伶的嘴唇被我吻到微微发肿,她才伸手推开了我。

「好了,你们好好玩吧,我想继续看书了」

我又偷偷的吻了玉伶两下,惹得她眼波流转的瞪了我一眼。冰美人难得一见的妩媚风姿,让我一瞬间都看呆了。玉伶也趁机拉开我环在腰上的手,坐回椅子上继续看书去了。

玉伶那妩媚的一眼,勾起了我的慾火。可惜玉伶今天穿着内裤,我只好将慾火发洩在我们的女儿身上。

「予雯,妳妈妈跑来勾引我,偏偏又不能干。妳妈惹出来的祸,就让妳这个小妖精来还吧」

「别牵托我,你们早就干上了,再说我刚刚也没勾引你」

妳知不知道妳刚刚那一眼有多撩人?竟然还说没勾引我?这一下更是刺激得我慾火更加高涨,紧紧抓住予雯的小蛮腰,发狠似的抽插着小穴,将她的小屁股撞得啪啪连响。

「爸爸…啊…那是妈妈…惹出来的祸…啊…爸爸怎幺可以…算在我的头上…啊…还干得那幺用力…我的小穴…快被爸爸的大肉棒…给干肿了…啊…」

「嘿嘿,是妳妈叫我好好玩玩妳的」

玉伶听到抬起头瞪了我一眼,我皮皮的回了她一个挑衅的眼神,玉伶拿我没办法,只好低下头继续看她的书。

「爸爸你之前…啊…答应过我一件事…还记不记得…」

「什幺事?爸爸想不起来,予雯跟爸爸说说」

「爸爸是不是…想耍赖…啊…爸爸之前明明说过…等我大学毕业…啊…就让我帮爸爸…生一个小孩的…啊…我大学就快毕业了…现在怀孕的话…时间刚刚好…啊…」

「喔,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那妳这阵子都来陪爸爸睡觉吧,爸爸一定把妳干到大肚子为止」

「爸爸…啊…那我能不能…带上薇薇姊一起…」

薇薇是美琉奈的女儿,虽然不像妈妈那样拥有名穴,但是一手扭小腰的功夫可不是盖的,让我不知在她的小穴里贡献了多少精液。

「薇薇?她不是还在读书…」

我话还没说完,予雯就开始扭起她的小腰,全方位的刺激着小穴里的肉棒。虽然技巧不如薇薇的好,但是也摇得我爽快无比。

「唉哟,小妖精别扭了…妳再这幺扭下去,爸爸很快就要射了」

「嗯~那爸爸说…可不可以嘛…」

「好好好,不过就只能带薇薇啊,再多爸爸就不认帐了」

「爸爸你真好…嗯…这幺扭…爸爸舒服吗…啊…薇薇姊说的没错…这招果然…对爸爸有效…」

「小妖精竟然敢算计我,看爸爸怎幺对付妳」

刚刚说话时慢下来的速度,又再次加速到最快的状态,大肉棒又重又急的撞击着予雯娇嫩的小穴。

「啊…爸爸的大肉棒…插得太深了…啊…予雯要被…爸爸干死了…啊…爸爸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啊…」

予雯被我一番轰炸,干得连连求饶,扭动小蛮腰的功夫全都给抛到了一边,只能趴在吧台上,被动的承受着我的撞击。

「爸爸…你好狠心…啊…我的子宫…都被爸爸的大肉棒…撞麻了…啊…爸爸慢一点…太快了…啊…爸爸要是…把我的子宫撞坏了…啊…予雯以后不能…生孩子的话…啊…爸爸就少了…一个小处女…可以让你干了…」

「予雯的小穴真够紧,快点扭起妳的小腰,爸爸快要射了」

我继续一边撞击着予雯的小穴,一边拍打着她的臀肉,催促着予雯扭动细腰。

「啊…爸爸讨厌…不要打人家的…屁股啦…啊…我扭就是了嘛…啊…干得人家那幺兇…还要我扭腰…侍候爸爸…啊…」

「予雯不喜欢的话,那爸爸拔出来了」

「不要…不要拔出去…啊…爸爸继续…干予雯的小穴…啊…予雯也快来了…让我们一起高潮…啊…爸爸用力干吧…予雯不怕…啊…予雯这样扭…爸爸舒服吗…啊…爸爸喜欢的话…就继续干予雯…啊…把予雯干到高潮…干到大肚子吧…」

「欠干的小妖精,看爸爸干死妳」

「对…我欠干…啊…爸爸快用…大肉棒惩罚我…啊…把我干到高潮…予雯的小穴不痒…就不会欠干了…啊…爸爸再快点…我的小穴好麻…我要来了…啊…啊啊…干我…爸爸干我…啊啊…好爽…好爽…啊…爸爸快用…你的精液…射我…射死我…啊…把我的子宫…全部灌满…爸爸的精液吧…啊啊…啊啊…爸爸…你射死我啦…啊…」

在予雯的小穴里射出全部的精液后,我将肉棒拔出了小穴。看着精液从大腿根缓缓的流下,我得意的一笑,拍了拍予雯的小屁股。

「予雯妳好好休息,晚上再和妳薇薇姊一起过来吧」

「嗯…」

予雯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吧台上,小穴一阵阵的抽搐,有气无力的回答我。

京子骑坐在儿子的身上,极其性感的款款扭动着自己的纤腰。像个优雅的女骑士一般,轻柔缓慢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让小穴中的肉棒能够碰触各个骚痒难耐角落,也给了儿子视觉上的享受。接着又拉着儿子的手放到自己的双乳上,让儿子安慰自己涨得发疼的乳房。

「雅人怎幺样…妈妈弄得你…舒服吗…」

「妈妈…雅人好舒服…妈妈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喔…妈妈能不能再快点…我想让肉棒…插到妈妈小穴的最深处…」

「嗯…雅人想要的…妈妈就会…努力为你做到…嗯…这样可以吗…雅人喜欢吗…啊…好深…雅人的肉棒…插得好深…啊…都已经顶到…妈妈的花心了…」

「妈妈…喜欢我的肉棒…顶着妳的花心吗…妈妈要不要…让我射在妳的子宫里…一定会更舒服的…」

「那可不行…啊…要是让你爸爸知道了…他一定不准你…再继续参加联欢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