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SQDGPT.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处女三姐妹(阿庆淫传系列)

处女三姐妹(阿庆淫传系列)


      

第一话

在我读于医学院二年级的时候,有一位同系的女助教,名叫林蕙欣,比我大上四岁。她可是我们大学里公认的美人儿,但也是为所众知的酷面冰心,做任何事都独来独往,从不和别人打交道。这也许就是为何如此的一个总明丽人,却至今连一个男友都没有的主要原因吧!

说实在的,我对这美貌动人的蕙欣,老早就淫视眈眈了。起先,我还以为她是繫上的同学,因为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本来想去约她外出的。然而。没想到她竟是我们的助教,所以信心也开始动摇了。再加上畏惧于她的高傲和冷冰冰的态度,所以一直以来,就只站在远远处陶醉于她的倩影。

那一晚,我被安排于坐守夜室,也就是医学院生们在医院「义务」轮流帮忙的责任之一。本来,我当晚是和肥龙同组的,但那天他在较早时却因为和女友发生了一些小波折,所以偷偷地溜了回去慰问她。身为好友,我也就只好为他掩护,自个儿扛下一切,独自守着夜室了。

到了午夜两点时,身体非常的累,却迟迟不浥睡。翻来覆去,一闭上眼睛就想到那美丽的女助教:眼前浮起今天午餐时,窥望着她细嚼食物、嘴唇微动的美姿。尤其是她一不小心咬伤了润唇,用柔软的香舌舔弄着血丝的那一刻,好不让我的热血在全身内滚动啊!

我回忆着,虽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不齿,然而大老二却越来越是兴奋。没法子了,我奋然爬起来,点着灯,拿出了我那本以重金托朋友买来的香港版花花公子。这杂誌虽然是旧版的,但那一期的封面女郎真的是有八分神似蕙欣;那令我心仪的女助教。这些日子,我都是靠它「慰劳」自己超于数百次,而且永不厌倦喔!

在小檯灯敞罩的实验室休息房内,我就躺在小床位上,微缓的拉下裤子,并把内裤拉至膝盖之间。我的手开始轻轻晃动着开始勃起的热衷肉棒,紫红的龟头逐渐愈膨愈肿胀,全身毅然感到一股血滚的冲动。

我神迷地凝视着书中里「蕙欣」蕩漾的神色,激昂地猛劲摇晃着勃然的大肉棍,完全没留意到室外走廊间的脚步声…

第二话

这黑影看见实验室间里还点着灯,便走了过来,推开门查看。在里边正在兴奋打着手枪的我,吓然听到门被推开,惊诧得手忙脚乱,立即站起了身,并慌张地拉上了裤子,怀中的书本亦应声掉落。

我焕然定住了神,这才尴尬地往室间入口处的昏暗角落望去。只见一张我非常熟悉的脸孔,逐渐地在昏黄灯光下隐露而出;竟然就是我日思夜梦的蕙欣!

只见蕙欣缓步走近,先是瞄了我一眼,然后弯腰捡起我掉落在地上的书籍。她斜眼瞧了一瞧,居然是本「花花公子」,而在摊开了的书页之中,竟然还显示着酷似自己的数张全裸猥照。她的脸顿时胀的有如熟透了的大红苹果,跟着便以一种劣恶的眼神,对着我射望过来!

我感觉非常的狼狈,马上将她手中的书本给抢夺了过来,急忙的藏放回在那小床位的枕头底下,然后强装着没事发生似的,只尴尬地望着她,傻笑着。

蕙欣此时侧着身子站在窗框旁,面对着我。在月光下,她的脸庞是如此的清新动人,长长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泽,就像天上的仙女般。回想起我刚才打手枪的淫样,竟被她都看在眼里。我不禁为自己污秽的作为感到自愧无比。

「嗯…林助教,你…你…怎会突然在这儿啊?」我吞吞吐吐地问着。

「哼!我一向来就是在最后面的那间实验室里做研究的,并常待在那里夜宿。你又在这儿干嘛?嗯,今晚是轮到你值夜吗?那何以在深夜里还不睡,却在这儿做这…这个…猥亵的不齿行为!」蕙欣示着严肃的颜面,却又带有点羞答答的神情,细声的质问着我。

「………」我只觉得好窘,不知该说什幺才好。

其实,我的脑子里也在反駮问着:在这深夜两点多了,你为何自己也还不睡觉,而像鬼魂似的到处飘忽。然后,此时我奈于她的尊严,所以没敢问出口!

「咦?另一个呢?每晚不是该有两个学生一起值夜的吗?怎现在就只有你一人在呢?」多事的蕙欣又问了。

「是…是李志龙。他…他…家里十分钟前来了个电话,说外婆突然出了状况,所以志龙他便急促地赶回家去了!我…我也是被这突发的事件给弄得心慌慌,无法再入睡。所以…这才…才…临时才想到做…做那个…来舒缓一下不安的心境…」我随意编了个故事,即时应变着。

「喔?是这样啊!那…临时之间,又怎会跑出一本这样的东西在这儿呢?可别告诉我是李志龙留下的!」她缓慢地走了过来,指了指枕头底下,以不肖的眼光又瞄着我,厉声问道。

「………」我沉默着,不想再说些什幺。

「喂!你哑了吗?我在问你话啊!哼,如果说不出来,我就将今晚的事投诉于理事长,不把你立即从医学院开除才怪!」她提高了声音问道,并伸手过来把我枕头底下的那一本花花公子又取了出来。

只见她一边斜瞄我,等着我的回话,一边则不停地翻阅着手中的花花公子,尤其是对那位那长得酷似自己的封面女郎,看得特别的仔细和入神。

我见她如此的霸道和自以为是的模样,canovel.com恨得热血沖脑,一时竟失去了理智。我毅然地伸出手指,突而其然地逗着她的深红润唇,狂妄地放胆说出一堆令她目瞪口吓的话。哼!大不了我全都泼出去了…

「我美丽的林助教,难道你没看到这封面女郎长得像极了你吗?我就是为了这原因,才每把这本花花公子放在身边的。你看,这整本杂誌都被我翻得几乎烂了,可想而知我每个晚上都在看它!老实说,都是因为想着你,才对着她自慰啊!」我眼珠直视着她,淫蕩蕩地说着。

「………」蕙欣没想到我的态度会来个大逆转,脸红成苹果似的,惊诧地说不出话来。

瞧蕙欣整个人楞住在那里,我便更进一步地戏弄着她。我轻轻的拨弄着她额头的发稍,她急得低着头,微闭上了双眼。我狠下心双手把蕙欣给搂在怀里,拥着天仙般的可人儿,只感觉到她微弱的颤抖着。这独处习惯了的怨女,似乎完全无法抗拒我这突而其来的诱惑。

我开始轻吻着蕙欣的额头、眼睛、鼻尖,然后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双唇,我缓缓地用唇尖微微碰着她的红唇,她并没有拒绝。我于是鼓起加倍的勇气,让自己的干唇紧印上她的润唇,并将舌尖伸到她双唇之间去,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

此时,蕙欣的身躯已经软化于我的怀中,小鸟依人地闭起双眼靠在我的胸膛里。我见是时机了,急忙灵巧的开始为她脱下身上的衣服。她这才回过神来,讶然地轻唉声哀求我别这样。然而我却不以为然,并说要惩罚她,继续地脱光她的外衣,并且要她躺在床上。

也不知为何,蕙欣竟然乖乖地照作。我跟着也脱光自己的衣服,毅然地站在她的面前,让她睁着惊歎的大眼,仔细地瞧着。只见她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本想立即站起离去,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淫火在体内燃烧着,连舌尖也禁不住地伸出,滋润着乾燥的双唇…

是时候了!我把她头髮拨到颈后,开始解开她乳罩的扣子, 她微弱的移动身子,任由我解掉胸罩。她樱桃似的乳头,小巧的点在乳房上。望着她完美的巨乳,我呆了一下,几乎是整个人瘫在那里傻望。

蕙欣亦变换着各种平躺姿势,似乎是让我更清楚地看着她那突出胸脯的每个部位。这时候,我的肉棒也已经膨胀勃起,并感到有些晕眩。喔!我的肉棒雄伟硬挺得有如一座「望妻石」,忍不住扑了上去,把它给挤入蕙欣的迷魂口里,要她帮我含弄着。

她非常的配合,嘴里吸吮着,喉咙亦发出喃喃的呓语。然而,蕙欣似乎不曾吃过「热狗」,她的吹箫技巧青嫩得很,利齿好几次都弄痛了我的大龟头,而她自己也多次的因为被我整条的肉棍,深推入喉内,几乎梗阻得咳呕出黄水来。

然而,在我的细说指引之下,蕙欣没一会儿便慢慢的习惯了。只见她张开了口,伸出如青蛇舌吐信般的舌尖,疯狂地舔点着我龟头的眼缝间,跟着又急着把我整根肉棒缩回她口中,使劲吸吮着。嗯,真的是爽极了!真不愧为我们医学院的女神童,一点就明白其中的技巧!

我继续任蕙欣含啜着,享乐于她所带给我的销魂触感,直到我几乎出精了才即时抽了出来。我可不想这幺快就交出成绩单咧…

第三话

我这时也上了床,趴在蕙欣丰硕的成熟身躯之上,并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她也弃置了矜持,把我的舌头紧迫地含住,任舌尖在里头戏玩着、挑逗着她的滑舌。

我积极地追逐着她那顽皮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的香舌紧压住,并用力的吸吮她嘴中芬芳的口液。突然,蕙欣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挺上,那一触的剎那间,我可以感到她微突的乳尖传来一股热流…

我知道她想要了!于是,更狂热的吻着她微颤的双唇,一只手圈着她的颈子,让右手轻轻游下,轻轻握住挺立的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揉搓那粉红奶头,让它由柔软慢慢硬起,并突出了整约一公分之多!

我将头移下,拥吻着蕙欣细嫩雪白的颈部,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巨型乳房。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声的呻吟,身躯也如白蛇般地扭动起来,诱人的性感度直升一百点。

我火热地将头套入她的双乳之中,在那深渊的乳沟间狂妄地摩擦着,我的脸把她白晰晰的美丽房乳,擦得呈现出一片片的红印,但这却使得原本苍白嫩软的双乳,衬着潮红,勇然的硬挺立着。原本粉红的乳头,更是在激情的充血下,散发出狂热的晕红。

我再也忍不住了,猛然地脱下她身上唯剩下的小内裤。蕙欣双腿很自然的张了开来,并高挺迎向我。我那早已充胀到微疼的下体,恣意挺立着。我跪坐在她身子下方,手指轻轻的爱抚她的外阴唇的缝隙处,让她下体渐渐湿热,再吻着她的唇,一只手交换的轮流的逗弄那两个木瓜奶子,然后才慢慢的握着坚硬的肉棍,挺进她的玉门之间。

她的肥沃阴唇非常够肉,龟头挺入那一刻非常舒服。然而,嫩穴的肉壁却有点紧缩,不知是否爱液还不够多,微感到有点涩。蕙欣的呻吟声也夹杂着哀痛,她美丽的脸庞似乎有些扭曲了,我于是便慢慢地退出她的身体。

「很痛吗?」 我凑着她耳边,温柔的问道。

「还…还好,没关係的!」我看得出蕙欣有些勉强的回答。

「我会温柔一点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 我细微的安慰说着。

「嗯……」她竟然带着少女只有的矜持,红着脸,轻声回应着。

我又开始吻蕙欣的唇、她的颈,再吻遍胀红的双乳。她的呻吟一波跟着一波,似追逐的浪,阵阵的传入我耳中。这时,我便用手轻抚着她的大腿内侧,她那浓密的下体阴毛,就像一座慾望丛林,等着我去探险、尝鲜!

我把头探索在她双腿之间,舌尖轻佻着她肥沃的阴唇,她突然疯狂的大声浪叫起来,把我也给吓了一跳,忙用右手掩住她的嘴,示意她得自我控制一下,以免引来医院里的守卫,那就不好了。

看蕙欣微缓的安顿了下来之后,我继续将舌头伸入探幽,她全身更是开始的颤抖着,嘴里则发出了自我约束的呻吟。我张开口贪婪的舔弄那一片片浓烈的润液,令到蕙欣的爱液更加有如决堤的黄河,狂涌而出,将整个私处沾染得黏滑湿透。

这次应该是没问题了。我挺直身子,握挺着肉棍,再一次地推挤而入。果然是顺利多了,整只肉棍,连根带茎的完全深入了!我深感到蕙欣温热的肉璧,紧凑地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自我背部直涌而上,刺激和兴奋感不断的升高、再升高…

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