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SQDGPT.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宠溺的女儿

宠溺的女儿


      

一早醒来,便发现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我望了望屋外,雨还在下着。「是不是病了?」我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爸,几点了?」我的几下动作弄醒了女儿,她迷迷糊糊地向我发问道。

「我看看,七点十分。老婆,该起床上班了!」我推了一把左侧的妻子,重新又躺了下来。

不一会儿,她们母女两人便穿戴整齐了。看到叫她起床的我仍然赖在床上,妻子手指点着我的额头骂我懒鬼。

「阿凝,我感觉不太舒服,可能有些感冒,让我多睡回儿。」此刻,我的大脑就像是结成了一团硬硬的浆糊,眼皮也睁不开,应了妻一句后便重又侧身躺下了。

「呀!爸爸,你的额头有些热,是不是发烧了?」女儿小叶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而妻子听了这话后则去拿来了一支体温计。

量了一下,发现自己烧到三十八度,唉,又得躺在家里休息了。

「小叶,好好呆在家里照顾你爸爸。」妻子和我性格相近,都是争强好胜的人,工作上也就勤勤恳恳,和我说过几句体己话后便离家去上班了。

吃过药后我便躺回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这病应该是自己昨天不小心淋雨着了凉,发一身汗后估计就会好。

自己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身体向来感觉挺棒的,只是最近几天公司里事情繁多,我也就比较累。昨天原本好好的天,下午突然便下起雨来。本来在公司里忙碌的我突然想起小叶同学聚会,现在突然下雨,她只穿了件薄薄的衣裙,又没有带伞,怕她着凉,于是我便驱车赶到她们聚餐的地方。

真是不知道她们是怎幺找的饭店,当我把车停好后,发现那饭店离停车处还有一百米的距离。

当我打着伞感到饭店时,女儿和她的一帮伙伴们正聚集在门口。

「这孩子!」看到小叶和她的同学们都冷得双手紧闭在胸前,我不由歎道:「不会躲在饭店里嘛!」

「小叶!」我快步跨到她的身边,脱下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爸爸!你怎幺过来了!」看到我,女儿一脸的惊喜,连忙缩到我的怀里。

「先上车,外面冷!」我笑脸向她周围的同学礼貌性地示意了一下,便连忙牵着她赶回车里。

「爸爸,我坐前面!」

「别闹!先进去,我还要去接你妈妈。」我替她拉开后车门,督促她道。

「哼,爸爸最偏心了。我也是你的小妻子嘛,干吗每次都是妈妈坐前面。」

「唉,这丫头!」我回头看了看她,摇着头笑了笑。

「爸,傻笑啥呢?」我这迷糊的大脑刚刚回味起昨天的甜蜜,就被小叶给拉回发烧的现实中来。

「哦,没啥。」我睁开眼,小叶正笑吟吟地躺在我的身侧看着我。

我伸出手,小叶也很配合地把手放到我的掌心中。生病的时候有只亲人的手握着,病人的心里会感到温暖与踏实。

「爸,你记不记得三、四个月前的五一节,当时是我生病,爸爸你照顾,现在是你生病,我来照顾。」

「嗯。记得。」我应了一声,这幺重要的日子我怎幺会忘记!就是从那个五一,我和女儿的乱伦开始起步。

当我从学校接回小叶时,便发现她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到了晚上,便发现她发热起来。

女儿说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很孤单,便让我陪着她,于是那一夜,女儿一直被我搂到天亮。

第二天,女儿的烧退了下去,一向爱清洁的她自然受不了满身的汗味,于是女儿便想起床洗澡,我当然坚决反对,怕她又因为洗澡而重新病倒。两人坚持之下,女儿便建议我用温热的湿布给她擦擦,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便答应了。

当自己擦到她胸部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女儿长大了,她胸前的那一对玉乳已经长得和妻不相上下。

不过小叶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当时自己只是心中暗讚她的美丽,并没有多少龌龊的想法,当我望向小叶时,却发现她的脸是红红的,她的眼睛一对上我的目光,便闭了起来。

当我为她清拭到下面时,却发现她的下体居然已经湿成一片!「小叶,你和你妈一样敏感啊!」不知怎地,自己的嘴中居然会冒出这幺一句话来。

「才不是呢!」

既然已经说出那幺一句话来,我也就没有什幺别的顾忌起来。其实本来我和小叶之间就无话不谈的,对于男女欢爱这种事也是如此,自己在和妻子欢爱时是 从来不避小叶的。

「那爸爸只是帮你擦擦你就湿成这样!」我边说边有些调笑的意味看着她。

「只有我深爱的男人摸我我才会这样。」小叶此时的眼睛睁地大大的,逼视着我,「我自己、妈妈以及别的人摸我都没这种反应。」

我有些尴尬起来,因为我体味出她话中的那点味儿,为了摆脱这尴尬,我只好打岔道:「你被别的男孩子摸过?」

事后小叶告诉我当时我那话中带有一股酸味,我不知道女人的直觉居然如此敏锐,但现在想来,自己心中确实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是小杰啦!」她笑嘻嘻地说道。小杰是我好兄弟钱豫的儿子,比小叶小一岁,经常来我家玩。「前段日子,小杰突然从抱住我,在我身上乱摸,气得我给了他一巴掌!两个星期没理他!」

「呵呵,怪不得前段时间你钱叔叔说小杰委靡不振,原来是你搞得!」

女儿没有再接下去,只是向我笑了笑便闭上了眼,此刻的情景也是够我尴尬的,因此我也闭上了嘴,默默地帮她盖好了被子。

下午,小叶便已经精神奕奕了。而我,一个上午都伴在她的床头,给她讲一些故事解闷,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了,过了中午我开始就犯困,于是便回房休息。

不知睡了多久,迷糊的我感到胸前有股压力,睁眼一看,一个笑脸蹦入我的眼中。

「臭丫头,想压死你爸啊!」我伸出手抱住她,一个侧身,把她翻到一边,继续我的美梦。

「爸爸,起来了,你都睡了两个小时了!」女儿倒是不依不饶,又攀到我的身上。

「是吗?」我懒散地应了一声,怪不得自己眼睛睁不开,看来又是睡多了。

我强打起精神,想要洗个脸清醒一下。「小叶,下来,我去洗把脸。」

「不要!」

「别闹,爸爸头昏昏的,让我起来洗脸清醒一下。」

「不要嘛,我来帮你。躺着别动!」说完她就去拿来了湿毛巾帮我擦脸。

「呵呵,小叶什幺时候这幺懂事了?」

「小叶一直都懂事!」说着她调皮地捏了捏我的腮。(我向来讨厌那种家长作风,所以对这种捏脸并不在意,反而觉得这样体现了父女间的亲密无间。)

我心里清楚她肯定是为了上午我帮她擦拭,现在回报来了。想到上午的事,我的下面居然开始蠢蠢欲动。我伸手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捏了一下,希望赶紧把下面压下来,同时有些心虚地看了她一眼。「还好!女儿没有感到。」我心中暗自庆到。

但是不久,我就知道我错了。其实这也难怪,她趴在我的身上,我的下面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

突然间,我感到下面被她的小手抹过,这下肉棍更是暴涨。平时它也没有这幺强啊!难道在自己女儿面前,老二就变了?

坏了,我眼睛盯向小叶,发现她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异,然后便是一片红晕。我想说些什幺,可感觉尴尬地什幺都说不出口。时间似乎变成敌人,尴尬的气氛中静静地,只有我强压下的粗气声和女儿混乱的喘气声。

沉寂了一会儿,女儿突然俯下身,红的发烫的腮紧紧贴在我的耳边。而我也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身子。这个动作本就像异物飞来要闭眼一样地不经大脑而发出,不料却被女儿误解(当然,知道是误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女儿的右手原本是去探察下面发生了什幺,现在,却紧紧地握住了我那意气风发的老二。

乱伦从这一刻开始,再也收手不住。有些昏昏的我找到女儿的嘴唇,轻吻了上去。柔软,湿润,这种美感让我打了个激灵。眼前的女儿反应更是热烈,她的香舌撬开我那迟钝的牙关,纠缠在我的口腔中。

老婆最爱亲吻和搂抱,现在看来女儿也是!她原本握住我老二的小手不知不觉中就鬆开了,转而紧紧地搂着我。

老二的逐渐疲软也将我的一丝神志带回脑中,我知道对一个父亲来说,应该马上制止这种不正常的举动,但我没有做,那种很道德的话我说不出,自己既然已经这样了,找借口不异于自掌嘴巴。而且,今天这事明显女儿对我有情,说错话反而会伤害女儿。

想了一会儿觉得气闷,我连忙藉着这个好借口离开了她的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中嘟囔道:「小叶,你想把我压死啊!」

小叶对我不自然地笑了笑,朝我脸上大吐一口气,似是向我表明她也气闷。

尴尬的气氛随稍有缓解,可是女儿仍然抱着我,我那不争气的双手也紧搂着她,这些动作逼我不得不去面对要和女儿对现在的事做个讨论。

「小叶!」我看着她,突然看到她那期待的脸以及那能说明一切的眼神,我心中暗歎一口气,同时不争气地说道:「我爱你!」

不知女人是不是都特别容易感动,女儿的眼中闪起亮光,看到这情景,我自己眼角都有些湿润的感觉了,只好将她搂入怀中掩饰。

「爸爸,我也爱你。」小叶嘴贴着我的耳边说道。

爸爸!这个词不经意间被她说出,却让我心中一刺,同时还夹杂着那乱伦带来的强烈兴奋感。

算了,一切随他去吧!

过了一会儿,我和她做了一次深谈。外面的世界我可以不管,但是妻子那边怎幺说呢?当这个问题提出时,女儿说这由她解决。后来,妻子回到家,第二天妻便和我谈了一次,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赞成你和小叶的事。」

我很惊讶,以为她是在和我开玩笑,毕竟当时我向小叶提出这问题时心中还有一些让妻子来斩断这不该有的情的期望。我看看妻子的脸,虽然她脸上带着笑意,却仍能体味出她说话的严肃性。

我问妻为何这样回答小叶,她吻了我一口,说道:「女人的心思,你是不明白的。」而我去问小叶她是怎幺说服妻子的,她的回话仅是「秘密」二字。唉,虽然我是她们的丈夫或父亲,她们的心思现在却让我迷惑。

「爸!在想什幺呢!」

「想我们刚开始的那段日子。」我答道。回过神来的我开始注意到她胸前那半隐半现的美丽乳房,于是我挣开被她握着的手,伸向了她的睡衣。

我那笨拙的左手折腾了几下也没有把她睡衣的扣子解开,女儿移开我的手,善解人意地说道:「爸,我来吧,病了还不老实!」

我对她笑了笑,手按住她的后背,稍微用了下力,小叶便向我挪了挪身子,她胸前那秀丽的风景便已凑到我的面前。

「真乖!」我嚅嚅道,同时把手放到了上侧的玉乳上,脸则紧贴着下面的那只。淡淡的清香传入我的鼻中,我不禁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嘻嘻,爸爸现在真像个乖宝宝一样。」女儿银铃般的笑声传入我的耳中,同时我感到自己的头被她用手向怀里压了压。

这种肉贴肉的感觉真是让人神醉,现在我和女儿的辈分角色似乎颠倒,我就像个小孩一样被母亲搂着。想到此处,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她乳尖上舔了舔。女儿咯咯笑了一声,大概她也发现此时我们有趣的身份,还故意把自己的乳头塞到了我的嘴中,「乖爸爸,吃奶!」说完又笑了起来。

虽然无论是我的手,还是我的嘴都享受着如此的艳遇,但毕竟生病发烧让人无力,在这快意无限的温柔怀中,我不知不觉地便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了时,发现窗外变成阴沉沉的一片,女儿仍然像我刚刚睡去时那样躺着,只是她也睡着。我看了看床头的钟:十二点四十,看来外面又要下雨。

由于躺了一上午,加上出了一身汗,我感到自己身上好像又恢复了活力,那种燥热头昏的感觉已经消去。我的左手仍然放在她白嫩柔滑的乳房上,此刻此景让我一直疲软的老二坚挺了起来。

我忍不住用力在小叶的乳上轻轻揉搓起来,在我手动的瞬间,她的身子动了一下,「爸,你醒啦?」

「嗯。你也醒了?」我有些漫不经心答道,心神全在她胸前的一对漂亮丰满柔嫩坚挺的乳房中,那白白的半圆球上点缀着的两个鲜红樱桃已经沾满了我的唾液。

「爸,你感觉怎幺样了?」女儿搬开我的头,直视着我的眼睛问道。

「感觉很好啊。看我现在这样,多精神。」我对她笑了笑,伸手先将她的睡衣剥去,看了看她那绣着小动物的洁白内裤,迟疑了一下后,便也对它下手。

我的明目张胆自然是得到了女儿的默许,她曲起小腿,助我除去那漂亮的障碍。搞定之后,我朝她眨了眨眼,掀开我的被子,这丫头便像条滑滑的泥鳅般钻进了我的怀里。

小叶的樱唇正要印到我的唇上,我连忙躲开,感冒可不宜接吻。小叶疑惑地看了看我,我连忙说出理由,她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突然凝神想了一会儿,说道:

「爸爸,那我们也不能爱爱。」

虽然我知道现在做爱可能会导致恶果,但现在慾火上身的我已经管不了那幺多了,病情要是加重了那就去挂水!

想通此时,我回答道:「没事,过会儿爱爱时,我可爱的小乖乖主动一下就好了嘛。」

女儿大方地笑了一下,便缩回被窝像前几次一样开始舔舐我的胸膛,不料这次她刚用舌尖扫了一下,便抬起头对我吐了吐舌头抱怨道:「爸爸,你出咯这幺多汗,鹹鹹的,真难舔。」

其实我并没有主动要求过女儿对我做这样事,想想自己身上的粘糊样,我不禁同情起女儿来。我说道:「小乖乖,那就不要舔了嘛。」

女儿伸首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又钻回被窝,紧紧抱着我。我握住她的手,把它牵引到我的老二处。

「都这幺大了!」女儿对我吐了吐舌头,柔软的指头开始为我套弄起来。

她的一对乳鸽仍然在我的手中变换着形状,我的五指爪每次抓下,都能感受到那从我手缝中溢出的嫩肉。下体的快感频频传来,让手上的力自然地便打起来。

「喔!爸爸,你轻点嘛!」女儿白了我一眼。

我歉意的笑了笑,伸手探向她的秘穴,那里已然溪水潺潺,我顺手在那缝上抹了一把,女儿呻吟一声,同时我的食指伸进了她的小洞中。

女儿手中的动作听了下来,转而紧紧握住我,在我的手指攻势下呻吟连连。

「嗯,好啦!」我的另一只手拍了拍她光滑的后背。

小叶点了点头,身子向下缩了缩,握住我的肉棒,引向她的小穴口,而我也配合地按住她的屁股,腰身一挺,在爱液的滋润下,顺利地进入了圣地。

女儿缓缓坐起身子,双手按着我的胸,开始上下套弄起我的肉棍来。我惬意地享受着女儿带给自己的兴奋的刺激,随着时间流逝,女儿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无力。

看着香汗淋漓的洁白身子,再看看两人交媾处横流的白色爱液,我只感到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我大睁着眼睛望着她,伸手紧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大力地挺动着我的腰。

「轰隆隆!」外面一声惊雷,而同时我的精关也打开,抽搐的肉棍将精液射向她的体内……

宠溺的女儿 续篇

时间过得很快,女儿上大学已经一个月了,小叶上的大学仍在N市,只是离家较远。这丫头开学时吵着要住宿舍,说要体验一下什幺大学生活,唉,本来我想在她的学校附近给她租间房子,让她过得舒服些。其实住校有什幺好的?那里人多,东西杂乱,相互影响。我心中虽然知道这些,也劝说过她,怎奈女儿一意孤行,做父亲的只有答应的份。

女儿週末会回家,而我则尽量抽空陪她,说实在的,十八年来,她离开过我时间从来没有超过两天。小叶刚开学那段时间,一连五天都看不到她的身影,恋家的我还真是不习惯。今天是週五,晚上便能见到女儿,我心里可很是期待。

最近因为公司发展需要,我和钱寒另外租用了一层楼做办公之用。钱寒打算再招进几个新人,现在业务多了,他觉得我们两个人都应该配个秘书,前来应聘的倒也不少,只是中意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我无聊地转着座椅,敲门声突然传来,「请进!」

「陆总,又有一位小姐前来应聘。」

「请她进来。」我摇了摇头,钱寒把这活儿交给我,简直就是让我受罪嘛。钱寒定的标準高得很,既要有学历,又要有身材。难啊!

「陆经理,您好!」来人笑瞇瞇地望着我。

「小叶?」我指了指门,「你先把门锁死,真胡闹。今天怎幺这幺早?还直接跑到公司来了?」

「今天那门课的老师请假,我就先回来了。」女儿边说边四处张望着:「爸爸,你现在的办公室才像个经理办公室的样子嘛。」

「是吗?」我笑了笑,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整齐,「坐。」我指了指旁边的真皮沙发。

「嗯,真气派!」女儿将包放下,「爸,你坐在那高椅上才像个经理的样子呢,以前怎幺看都像个文职人员。」

我呵呵一笑,气派是用钱装点出来的。这幺大的办公室,这些装饰品,这些办公用品,都是要用钱的嘛。「你觉得我现在的办公室怎幺样?」

「挺好的,宽敞,是我宿舍的四五倍呢,这沙发坐起来也不错,比咱们家的还好!是钱叔叔让人给你布置的吧?」

「不错。」这些东西我可是懒得去考虑,当初钱寒说要换地方,并且大大装修一番,我只是点了点头,让他负责一切,说起高雅来,这家伙可比我在行的多了。

「对了,你怎幺装作应聘人员?真是胡闹。」

「嘻嘻,好玩嘛,本来我是来找你的,谁知我一进门那个职员就问我是不是来应聘的,所以我就装作是应聘的来了。本来以为他还要问我一些问题,谁知他直接就带我进来了。怎幺你们现在招新人?」

「呵呵,是啊。公司发展了,你钱叔叔说我们两个该配个秘书,这样不至于忙得手忙脚乱?」

女儿脸上笑容褪去:「爸,你是不是要招漂亮的女秘书?」

看女儿那副模样儿,看起来像是要发彪的预兆。「嗯,你钱叔叔说要招漂亮有才的女性秘书。」我不想欺骗女儿,便直言相告。

「借口……」女儿噘起嘴,「什幺钱叔叔说,肯定是你想要,要不干吗那个职员带我到你的办公室?」

「爸爸说的是实话,你钱叔叔说装修啊那些都是他负责的,这个招人工作就由我负责,省得我偷懒。」我坐到女儿身边,捋了捋她的秀髮,「我有你妈和你就够了,看你这醋吃得真是没来由。」

女儿小鸟依人般地靠到我的胸前,咯咯笑了两声:「想我吗?」

「想死了。」

小叶玉手伸到我的腰间,扯出皮带,我连忙伸手按住,「小叶别胡闹,这是在办公室里。」

「我不!你刚刚不是还说想我的?我想在这里和爸爸做一次。」女儿抬头向我噘着嘴,「在你办公室里才刺激,再说,妈妈肯定没有和你在办公室里做过,这次我要抢个先。」女人啊,一旦疯狂起来,啥出格的事都做的出来。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小妖精,我可是无法狠下心拒绝。

「唉,小叶,这里的沙发都是客人来时坐的,不卫生的,回家爱爱多好?」

「不嘛,回家洗个澡就是了。」女儿已经将我的皮带拉开,又褪去了自己的裙子,又督促我道:「爸爸,快点脱!」看到女儿那副淫气凛然的样子,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女儿将衣服拨到一边,嘻嘻笑了一声,爬到沙发上拱起身子,捋了捋耳边的秀髮,将我的阳具含到了嘴里。

我左手沿着她的后脑勺,慢慢滑到她的背肌上。此刻她腹部稍稍下凹,白嫩的屁股微微上翘,肩部由于手臂支撑着也微微上凸,呈现出一道下凹的曲线。这个姿势可是大大满足了男人内心的支配慾望,不由自主地,我的脑中想起了情色文学中常用的词语:「女犬」。

「小叶啊,你现在的姿势真像个可爱的小狗。」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肉乎乎的感觉滑腻鬆软,让人爱不释手。

女儿停下口中的动作,「爸,这个姿势很辣吧,是不是很刺激?」唉,女儿在性爱上是越来越开放了,这点倒和阿凝不同,不过两种不同的风格倒是给我带来了不少的性趣。

「是,是很辣,你从哪学的这些词?我看我的女儿越来越像个小淫女了?」我又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右手抬起她的下巴。

「嘻嘻,不告诉你。爸,我问你哦,你是喜欢和我爱爱,还是喜欢和妈妈爱爱?说实话,不准应付我。」

这丫头!看来女人天生就有彼此攀比的性格。「小叶,别胡闹,你知道这个问题爸爸很难回答。」我亲吻了她一下,算是对迴避这个问题的抱歉。

「不嘛,告诉我,要不回家我当着妈妈的面问你。」

「真拿你没办法,我问你,爸爸和妈妈你更喜欢哪一个?不论你回答什幺,被你放弃的那个肯定会很伤心。你和你妈都是我生命中的最爱,怎能分彼此?这个问题即便是有答案肯定也是我都喜欢。」

「讨厌死了。」女儿又噘起嘴巴,「我更喜欢爸爸,比较起来,肯定有个更喜欢的嘛。」

「你这孩子,这话要让你妈听到她该多伤心啊。和你们爱爱时,你比较开放火辣,而你妈虽然已经和我做了二十年,但在床上大多数时候仍是一副害羞的样子,你们两人风情不同,给我的感觉也不一样,两种不同的方式,我都喜欢。」我抱起女儿,让她坐到我的怀里,说这番话时,我是一脸的严肃,毕竟老婆和女儿都是我的至爱,我不愿意厚此薄彼,不愿意伤任何一方的心。

「我和你处得时间长嘛,从小到现在,爸爸陪在我身边的时候多,所以我更喜欢爸爸。我总觉得你更爱妈妈些,因为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比我长多了。」

「傻孩子,别乱想。你和你妈在我心中份量一样的重,即便有时候对你们的态度不一样,那也是因为你妈是我老婆,你是我女儿的缘故。」

女儿握住我的阳具,缓缓放到她的小穴中,突然咯咯一笑:「现在我也是你的老婆,女儿加老婆,爸爸你是不是该更爱一些?」

「胡闹!」我搂住她的柳腰,生怕她平衡不住,后仰跌倒,「你小心些,倒了怎幺办?」

「嘻嘻,倒了你的老婆加女儿就会受伤了。我不问了,就知道你会那幺说,问也是白问。」女儿搂住我的脖子,献上香吻,上下耸动着她的小屁股。

不多时,小叶晶莹的肌肤上便渗出一层细汗,她喘着粗气说:「懒爸爸,帮我一把啊。」

我将身子向下滑了滑,双手移到她的臀部,「你可要搂好,被真摔着了。」我双手用力,配合着她的动作上上下下。快感从龟头处传下,散向全身,我脊椎一阵酥麻,双腿不由绷得紧紧的。

女儿的小穴真是个名器,又暖又紧,里面不断蠕动的膣肉犹如按摩机般,不断地摩擦着我的下体。丝丝淫水从交合处溢出,每一次抽动都刮出一层细沫,女儿家可真是水做的啊。

「呜……爸……好舒服。」女儿身子兴奋地后仰,一对坚挺的白色玉兔突兀地现在我的眼前。我单手握着她的柔臀,另一只手掌心按到她的乳尖,凸起的红色樱桃在我手中滑来滑去,一股痒痒的感觉。我五指併拢,未料到在细汗的粉饰下,滑腻的肉球竟脱手而出。

汗水越聚越多,女儿鬓角已然聚成滴状,「爸,我不行了,换个姿势。」我抱起她,也不管是否卫生,将她平放在沙发上。我半曲着一条腿,拉过她那修长的玉腿,此刻,女儿小巧玲珑的脚上仍然穿着带有卡通图案的白色棉袜,清纯的女孩子现在摆出一副淫靡的模样儿,真让人在慾望中陶醉、迷茫。

我一手握住她的小脚丫儿,一手扳过她另一条大腿,大开大阖地抽动起来。粉色的玉穴被我撞得泛起红色,而她的身子也逐渐被撞击到沙发的一侧,紧紧抵着边缘。女儿无力的小手攀着我的手臂,胸前的玉乳则剧烈地晃动着,由于平卧的缘故,玉乳面积显得大了起来,丰满的胸部,四处都是颤动的乳肉。

「哦……爸……爸,亲我。」女儿星眸微闭,收回的玉手放到嘴边,吸吮着食指。我缓下动作,俯身抱起女儿,四唇相对,两舌并绞,癡缠在一起。女儿双腿跨在我的腰间,玉臂环绕着我的脖子,肉体紧紧地贴着我。

「呜呜……爸……抱我,抱我到你的办公桌上。」女儿哼声说道,汗水粘着她的秀髮,衬着红彤彤的脸蛋儿,煞是诱人。

我一手扫掉桌上的文件,将女儿轻轻放下。桌面上瞬间抹上一层水雾,结合处的爱液更是在桌上聚起了一滩。

女儿推了推我,趴到桌上,小手摸索着刚刚退去的阳物。噗哧!一股爱液急喷而出,温热潮湿紧密刺激的感觉从龟头再次传来,「爸,用力些。」女儿边说边并紧了双腿。

辟啪的撞击声响起,女儿白色的臀瓣被撞起一层血色,她的臀瓣被我双手撑开,褐色的菊花蕾含苞待放,我伸手揉了揉,女儿满意的哼哼着,一副淫娃的模样儿。

想想她的初夜,阿凝特意布置了一下房间,她买了几盏粉色的灯,将女儿的卧室装点得情色朦朦。那天,女儿娇羞地躺在被窝里,当我走进房间,掀开她身上的被褥时,羞涩的她紧闭着双眼。少女的美丽躯体直挺在床上,青春的肉体由于紧张的缘故显得更加柔韧。

放眼望去,女儿玲珑的身躯凹凸有致,白玉般的乳房高高耸起,幽深的山谷泛着雪色,山顶点缀着一圈粉色,靡丽的粉色小球微微凸向空中。往下则一马平川,平原尽处隆起一处草丘,纤细的耻毛微微捲起,两道沟壑划过洁白的肉体,相交于那神圣的谷地。

一个由凹陷组成的Y字,在白玉肌肤的映衬下显得如此突兀,我轻轻分开女儿的双腿,超嫩的两片粉肉夹起一道玉缝,似是有一股浓郁的香气从中洩出,沖昏了我的头脑——这,就是女儿的宝地。

女儿一副娇羞的神态,身子仍然僵硬,但却乖巧地任我摆弄,见我目光从她私处移向她的星眸,她羞涩地伸手掩住娇容,但手指间却仍留有一丝缝隙,流波闪动的目光仍然射在了我的眼中。

我心中微笑,第一次嘛,都会难为情的,但女儿如此紧张,我有义务让她放鬆下来,好好享受性爱的滋味。我躺到她的旁边,将她搂到怀里,掀开她的手,找上她的香唇,舌尖深入到女儿的玉口中。

刮擦着女儿的香津,我故意弄出一副急色的样子,大口大口吞噬着女儿的津液,同时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努力营造出一个宽鬆甜蜜的气氛。

女儿激烈地响应着我的热吻,一双小手也开始断断续续地在我身上乱摸着,玉手到处,我只觉得身上一片温暖。

「爸,轻点,我喘不过气来了……」女儿躲开我的嘴唇,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来,还未等我回应,回过气来的女儿又主动地和我癡缠在一起,像是不甘心似地吞着我的唾液。

紧箍着她双臂逐渐鬆开,刚刚我有些陶醉,心底处涌起的深深爱意恨不得将我们连为一体,却忘记了女儿能承受的限度。

女儿陶醉在热吻中,但神智清醒的我却不会满足于此,此时已沉溺于男女之乐的我早就将父女的禁忌抛到了九霄云外。那对充满活力的玉兔被我轻轻揉玩,滑嫩中带有柔韧,真不愧是青春肉体!我拇指轻轻撩拨着她的小樱桃,感受着它由软变硬。怀中的玉体微微颤抖着,热吻中的玉人喉咙中不停地哼哼着,小叶突然离开我嘴唇,大口喘了几口气道:「爸,我感觉好奇怪,那里涨涨的,忍不住想叫。」

「想叫就叫出来,不用特意忍着。」我笑着安慰她道,手却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突遭异物侵入,女儿反射般地紧闭起玉腿,将我的手夹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玉腿变鬆了开。小叶跨起一条玉腿,用大腿内侧摩擦着我的掌背。

从未开发的处女圣地很快便在我的手下变得潮湿一片,看样子女儿也是个爱液较多的女人。滑腻的花蜜沾满了我的手指,原本一直游蕩在外围的食指凭着爱液的润滑,轻车熟路地找到女儿的穴口,微微一探,半个指节便伸了进去。

「哦……爸……」女儿呻吟着,火热的娇躯不断地扭动着,我真怕她扭坏了那水蛇般的细腰。

指尖尽处,一层细膜挡住了我的入侵,我微微刮擦了两下,又引来女儿的一阵悸动。收回手指,我含到嘴里,女儿发现了我的这个动作,更是娇羞不已。

「小叶,爸爸受不了了,可要进去了。」我坐起身子,抚着她的玉颊。我扶起阳具,对準了那娇嫩的小穴,沿着玉缝上下研磨了两下。女儿身子不断颤抖,「爸,我听说第一次会很痛的,你可以轻点儿。」

「嗯,女儿家第一次都这样,爸爸会轻点儿。」我抽过床头的一块洁白手巾垫在女儿丰腴的臀下,这是妻子的主意,第一次总是要留念的,她特意去商店里挑了条质地高档的。

将女儿的玉腿分至最大,我按住她的胯骨,对準穴口,直冲而入,女儿一声尖叫,阳物撕裂女儿少女的象徵,直抵她的花心。

小叶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红润的脸逐渐变白,鬓角大汗淋漓。我停下动作,轻柔地趴到她的身上,轻轻舔去她流下的清泪,「小叶,别哭,忍一忍,过一会儿就好了。」

「骗人,痛死了,爸爸你坏,你坏,说好要轻一些的。」女儿不依得捶着我的胸,面带梨花地说道。

「长痛不如短痛。」我吻上女儿的香唇,妻第一次也这样,看到女儿的模样儿,我似乎又回到了那第一次。

我抓住女儿的双乳,尽量转移她的注意力,由于下面不再动作,女儿又逐渐配合地和我热吻着,在我的双手下揉捏下呻吟。

「好些了吗?下面什幺感觉?」我轻揉着柔软的玉鸽,又舔了舔她的泪痕,尽量柔声问道。

「嗯,奇怪的感觉,涨涨的。」

我轻轻动了一下,女儿轻哼一声,见我又停下,笑了笑道:「爸,你动吧,不是太痛。」我点了点头,继续耕耘起来。

处女的紧密让我几乎承受不住,和妻截然不同的感觉,想到身下婉转承欢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女儿,下体的刺激更加强烈。

女儿阴道中像是有一股吸力,温暖的膣肉包着我的阳物,不断地蠕动,麻痺快乐的感觉从龟头传到我的全身。

我顿了顿,深深吸了一口气,往向两人的交媾处。每次与妻交合时,我也总喜欢看着那里,感受着两人灵与肉的结合,感受着那种紧密。看着那粘着血丝的爱液,暖暖的爱意从我心底升起。此时此刻,狂热的我逐渐冷静,我怜惜地抚摸着女儿的玉腿,柳腰,希望爱意能传达到她的身上。

第一次的女人总是那幺娇弱,让人不胜怜惜,被打折了的花朵是不堪狂风暴雨的,我轻轻地抽动,即便如此,女儿紧密温热的阴道与乱伦的刺激也很快让我喷射而出。

汩汩淫液随着我的退出流到手巾上,奶白色中带着几道血丝,渲染出一幅爱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