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SQDGPT.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淫蕩妈妈骚姊姊–第二部

淫蕩妈妈骚姊姊–第二部


      

发言人︰色情妈咪

第一回 骚姊姊

这是发生在我十五岁这年的事了。

「唉啊,怎幺又穿不下去了!上次才跟妈去百货公司挑了几件胸罩而已,怎幺才买不到两个多月我就又穿不下了呢?」自从升上国三之后,不知怎幺搞的,原本胸围只有A罩杯的我竟然在这三、四个月之内不停的发育胀大,上次与妈去买的B罩杯已经无法让我穿上扣住胸罩后的扣子了。

(现在我的胸围应该有C罩杯了吧?要是乳房再持续这样胀大下去的话……那不就要胀大到F罩杯了吗?那可怎幺办呀?人家现在才十几岁而已……)想到这里,我不禁用手抚着早已泛红的俏脸。

「唉……看这样子胸罩是戴不上了,只好今天只穿着制服上衣去上课了,还好现在是冬天,制服外面再披一件外套应该就不会被别人发现……」于是我换好制服后便向饭厅走去。

通常我都是吃完早餐后就与弟弟俊生一同前往学校,但是由于弟弟俊生这学期当选班上的班长,需要比较早到学校,所以这学期早上都是我一个人去上学。早餐后,在妈叮咛出门小心之后,我便一个人出门上课去了。

就在公车站等车时。

「嗨!盈美,早呀!」

「嗨!小敏。耶?你今天起得还蛮早的嘛,竟这幺早就在公车站等车了?」

「哎呀,盈美你就别笑人家了嘛,我可是下定决心,为了半年后的联考,拚命早早起床要到学校用功耶,所以我以后都要早起不再迟到了的说……」

「是喔……我的大小姐,我看是因为怕迟到被我们黄导师再罚罚站吧!」

「讨厌啦你,盈美,干嘛把人家的真心话给说出来了,不过我再迟到,那个变态的老处女不知道要怎幺样的来修理我了……」

就像一般学生少女一般,我与同学小敏互相打闹着。

「哈……公车来了,小敏,我们上车吧!」

刚才与我对话的是我的同学,名叫白小敏,是我在学校中最好的死党兼亲密姊妹淘,我俩在学校就像亲姊妹一样,无话不说,几乎在学校的时间就是跟小敏一起,对彼此都是形影不离。而她是我们镇上最有钱的人──白万金的独生女,表面上看来小敏蛮像是个美丽又有气质的千金小姐,其实呀,可是在我们班上出了名的小迷糊呢!

自从国中三年级我被分发到升学班与小敏同班,天天都见到她因为迟到而匆匆忙忙的糗样,所以之前几乎天天都因为迟到而被班导罚站;小盈与我们班上同学相处时,非常的亲切友善,没有一点有钱人家千金小姐的骄傲气质,而她为了怕与我们班上的同学有隔阂,因此儘管家中有钱有能力叫人开车戴她上下学,她还是坚持自己搭公车上课。

而小敏口中刚才所说的「老处女」是我们的班导,因为三十多岁还未结婚,因此我们常在私下取笑班导是老处女。在我与小敏打闹聊着一会后,公车已经开到我们的眼前,接着我就与小敏上了公车。

今天不知怎幺搞的,公车上乘客比往常拥挤,我与小敏上公车后因为拥挤,而被挤在不同的地方,我则是刚好被挤到公车后方的靠窗户的地方。正当我觉得拥挤闷热难受的时候,忽然间我感觉到我的臀部被人用手贴住了,我第一个直觉反应就是摸我的人是色狼。

过去在搭公车时,也有过几次被色狼偷摸臀部的经验,可是今天贴在我臀部的色狼却是十分大胆,不像以往那些色狼只敢隔着我的裙子微微的抚摸着,而是明目张胆的隔着我的裙子用力搓捏着臀部。

我感到讨厌及 心,想要移动身体到别的地方,却因为拥挤的人潮却使得我丝毫动弹不得,而小敏又在离我几尺之处我也无法像她求救,在这种无法脱身又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情况下,所以我只好希望这个不要脸的色狼能赶紧下车,在这之前,我只有强忍被别人在我的肉体上轻薄的耻辱,任由我身后那个无耻的色狼淫猥的搓弄着我的臀部。

可是我却想错了,由于我因为女孩子遭人性侵害而不敢声张的羞耻心,却姑息养奸,反而给那个无耻的色狼以为我不敢反抗,可以任他鱼肉的想法,结果那个色狼愈来愈过份,他竟然更大胆的伸进我的裙内,将手放置我大腿的中央,隔着我的内裤,轻轻的抚弄起我那从未让任何人接触摸弄过的幼嫩肉缝。

(啊……不要,不要摸那里……啊……求求你……)我想要夹紧大腿根,不让色狼得逞,但是一阵从未有过的舒爽及骚痒感从肉缝处慢慢的扩散至全身,使我的下半身用不上力。

(啊……哦……)就这样,我的嫩 不停的被无耻的色狼猥亵着,我的幼嫩肉 才被淫猥的抚弄一下,我就已经感到全身无力,俏脸娇红,并且发出了微微的愉悦呻吟声。

那个色狼看我对他的下流行为一直保持没有什幺激烈的抵抗反应,加上我开始表现出红晕舒爽的表情,并轻轻的呻吟出声,更是激起他男人征服女人的野兽慾望,于是他就更是变本加厉,一只手往上解开我上衣的扭扣,并伸入我的制服上衣内,一把就捉住了我那未戴胸罩且刚成长为33C的丰满乳房。

(啊……别……别伸进去……我……我没有穿胸罩呀……)我一发觉色狼的手伸进我的上衣内,不由得羞耻万分并很是慌张,因为我没戴胸罩。

「喔……原来没有戴胸罩……小妞,你还只是个国中生吧!没想到最近的女孩子发育的这幺好,你的奶奶好大呀,而且这乳房搓揉的触感,真是柔软、真是舒服呀,你这个小骚货不带胸罩,是不是想要在公车上被男人好好搓捏个够呀?嘿嘿……」

一听那个无耻的色狼开口贴在我的耳边低声说话,我不禁想回头看是谁,可是人潮实在是太拥挤了,我无法回头,只能靠声音的苍老及沙哑来判断,这个无耻的色狼是个中年人。

接着这个色狼愈来愈过份,他抚在我下体的手愈抚弄愈快,有时还摸捏着我的肉缝,而在我上衣内的手也是用力的搓捏着我那未戴胸罩的肥乳,有时还捏弄着我那粉嫩的乳蒂。

渐渐的我愈来愈感到四肢无力、头脑发晕,一阵阵我从未尝过的高潮快感不停的从我的肉 处向全身扩散,而且我那阴毛尚未长齐不算茂密的肉 开始从肉内分秘出一股股火热的汁液,从肉 口处流出,开始慢慢的沾湿了我的内裤,而我那上半身尚在发育的乳房也因强烈的爱抚而渐渐胀大,乳头逐渐变硬。

到了此时,我无法站立,几乎是躺靠在我背后那个色狼的怀中,但由于人潮拥挤的关係,加上我站立在公车窗边,背对着人群,而那个色狼又是紧紧的贴在我身后,因此旁人也无法看出我现在被色狼猥亵性骚扰的困境。

(啊……这……这是什幺感觉呀?好舒服、好快活呀!……不……哦……放开我……不要,我不要这样……快放开我呀……)潜意识上我很想享受着这从来没有的愉悦感,但我的理智及道德观念告诉我不可以让这种无耻的色狼在我身上为所欲为,于是我想挣脱色狼在我身上的手,却是全身发软不听使唤。

「嘿嘿……小骚货舒服了吗?你的肉 已经湿嗒嗒了喔……而且你还发出淫蕩的叫声喔……是不是想要被男人被干了?……被不相识的男人这样弄了一下,你就很爽啦?你真是个天生就爱被男人插干的小淫妇……嘿……」

「不……我不是……你快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就要叫了喔……」我强忍着羞耻低声说着。

想不到那个无耻的色狼一听,不但不肯停止性骚扰我,反而用力的捏着我的乳房,猛烈地隔着我的内裤搓揉着我那幼嫩肉缝。

「嘿嘿……你叫呀,你叫呀,你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戴胸罩,摆明就是要诱惑男人嘛,现在被人发现了,我就把你那没穿胸罩的那两颗粉嫩奶子给全公车的人看,看最后谁会丢脸……嘿嘿……」说完,那个色狼竟靠着我的俏脸,用 心黏滑的舌头向我的脸颊舔了舔。

「嗯……你的脸真是粉滑,小骚货妹妹你还真香嘛……嘿……」然后就一把掀上我那不算长的校裙,并脱下我的内裤至膝盖处,接着我就感觉到我那幼嫩的肉缝被一只粗硬灼热的东西给顶住,并且不停的摩擦起我的肉 口处,同时那个色狼的两只手已经都伸入了我的上衣,用力的搓捏着我的丰乳及乳蒂。

(啊……不要……不要……啊……呜……)由于无法挣脱色狼的侵犯,加上那从未尝过的甜密肉体骚痒快感使我心慌,这时我已忍不住羞耻呜咽微弱的哭泣起来,我的脸上已挂着两排泪珠。

此时我几乎是双手向前提着我的书包勉强站立,而那个色狼却是从背后抱着几乎已经半裸的我,一边用手捏弄着我那两颗肥嫩的雪白丰乳,一边用着骯髒不堪的肉棒顶在我的肉 口处,在我夹紧大腿根的中央处不停地穿梭摩蹭着,并且有时那色狼肉棒上的龟头还差点插进了我那幼嫩的处女肉缝。这个无耻的色狼就在这人潮拥挤的公车上,毫无禁忌不停的玩弄着我那刚发育年轻美好的胴体。

「嘿……舒服了吗?小骚货,你的小 很痒了吧……你的骚 也已经好湿了唷,喔……真爽呀……年经的肉 ……喔……小骚货妹妹……你肉 的阴毛摩擦的我好舒服喔……呀……要不是在公车上不方便……我就一把用我的大肉棒干进你的小骚 ……让你舒服的哇哇叫……喔……」

(鸣……不要……不要再说了……快……快放开我,你这个无耻……无耻的禽兽……)

在背后用着肉棒摩蹭着我的色狼摩擦的速度愈来愈快,搓捏着我柔嫩乳房的手也愈来愈用力,虽然我心中是一千一百个不愿,即使那色狼用力捏得我乳房已隐隐作痛,但是肉体上不停涌出的快感,不知不觉的令我沉醉在那色狼用肉棒摩擦着我的肉缝的绮丽春光景况中。同时,我的肉 也不断的分秘出滑湿的液体,沾湿了我与那个色狼的性器,而我更感到下体肉缝内的嫩肉正激烈的互相夹缩摩蹭着,使我骚痒得很,此时在我的内心竟然期盼着那个色狼的肉棒能够就这样直接狠狠地插进我那幼嫩的肉 内,好像只有如此我才能止痒并获得满足。

最后,那个色狼抱着我的腰做了一次猛烈的摩蹭之后,我就感到连续有着一股又一股灼热的液体射向我裙内的大腿上。

「喔……嘿……真是爽啊……谢谢你啦,不戴胸罩的漂亮小骚货,下次再碰上你,就要玩真的了喔,我要用我的肉棒狠狠插进你的小 内,让你爽翻天……然后干死你……嘿……再见罗,小骚货妹妹……」

那个色狼低声贴在我耳边说完这些话,并用那湿黏 心的舌头再次地舔了舔我脸颊之后,就在下一站下车了,留下一身狼藉不堪、衣衫不整且已泪流满面的我在车上。

之后,在下车前,我赶紧整理好衣裙,擦拭脸上的泪珠,但在人潮拥挤的公车上却使我无法擦拭掉色狼射在我校裙内大腿上的灼热精液,羞得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一想起刚刚的情景,我的内心竟是隐隐约约捨不得那色狼所带给我的舒爽感,同时下体又是一阵火热骚痒。

下车后,我与小敏走在校园的大道上。

「哎唷,刚才真是挤死人了,好像是沙丁鱼一样,真是难受耶,尤其是那些臭男生的汗臭味实在是令人忍受不了……男生真是 心好像都没洗过澡似的,你说是不是嘛,盈美……」

「小敏……你先进教室好吗?我想先去厕所一下……」

「干嘛?一大早就尿急啊?嗯,你的脸怎幺红红的,耶,眼睛也红红的,怎幺回事,小盈你刚才哭过啦?」

「没有呀……你先不要管我啦,你快进教室吧,免得又迟到了,我先去厕所了。」接着我就快步的跑进女厕内。

一进厕所,将门锁上,我立即掀开裙子,未乾的精液正从我的大腿上往下流着。

(啊……这……这是什幺……白白黏黏的……好 心……这是男生存在身上所射出来的东西吗?……)

接着我就用面纸将大腿上的精液全部擦拭乾净,擦拭完后,我想将沾满精液的面纸丢进垃圾桶内,可是我却从面纸上闻到一股异味,我好奇的将面纸拿往鼻子一闻,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冲我的鼻中︰「哇……好 心的味道……男人真是 心……身上竟然会有这种东西……」

(这时的我还不太清楚这就是男人的精液,虽然在国中一年级时有上过关于男、女生理结构的性教育,但那时的老师解释的不清不楚,因此到了这时我仍是不太明白留在我身上的液体就是男人的精液……直到后来……)

可是接着我竟有种冲动想要闻并舔面纸上的精液,就在我的舌头想要伸出舔弄面纸时,我忽然想到刚才那个无耻的色狼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不禁难过蹲下在女厕内伤心的哭泣了起来。

(呜……我怎幺这幺变态……还想舔那个变态的色狼身上 心的东西……那个色狼差点就强暴了我了呀……难道是我天性淫蕩骚贱吗?)

就在我哭泣之时,第一堂课的上课锺已然响起,我只好快快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整理一下衣裙并调整心情之后,便快步走出女厕所直奔教室。

接下来的一整天中,我几乎都无法集中精神聆听课程,不知为何,我的脑中只是一直反覆重演着早上在公车上那无耻的色狼对我做的淫猥行为。一想到早上在公车上的那一幕,我就不禁全身发烫,全身趐软无力,尤其想到那色狼的肉棒在我的大腿间摩蹭时,我那幼嫩的骚 竟不停的流出着令我骚痒难止、欲死欲仙的湿热液体。

(啊……怎幺会这样子……为什幺我一直想着那件事?……江盈美……你真的好变态……你怎幺会想着那件羞耻不堪的事情……啊……可是……可是为什幺我想的时候是那幺的舒服呢……嗯……)

也许是我已被湿热下体的骚痒感弄得受不了了,我竟然在上课的时间偷偷伸手至桌下,然后就掀开裙子,开始用着手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抚弄起我那骚痒不止的肉 。

(啊……嗯……好舒服……怎幺会这样……好舒服……好棒喔……哦……)

随着我的抚摸,我的下体不停的流出温热的液体沾湿了内裤。就在我浑然忘我沉溺在自我的爱抚时。

「江盈美……江盈美……你在发什幺呆呀?」

「啊……」讲台上的女老师一声的叫喊,我突然从美妙的舒爽感中醒来。

「江盈美,上课要有上课的样子,怎幺可以发呆呢?现在是你们面对联考的重要关头,要多集中精神唸书才行……知道吗?」

我一听不由得脸红耳赤︰「是……老师……」但是我脑中仍然还是不停地想着早上那色狼猥亵我的淫猥情景。

就这样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课程,到了下午六点放学,我与小敏又走在校园的大道上,準备前往搭公车。

「喂,盈美,你今天是怎幺回事呀?一副魂不守舍的思春样,上课都不集中精神,脸上还红红的……嘿嘿……说,盈美,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了啊?」

我的脸上一红︰「我……我哪有,小敏,你不要乱说啦,我今天只是觉得有些头晕而已啦!走啦,快到车站,免得到时搭不上公车……」

就在我与小敏要再前往公车站时,一个男学生拿着一束花站在我们面前。

「耶?你不是隔壁班的班长─张成新吗?你怎幺会在这里?」小敏问道。

「……江……江同学,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张成新一脸泛红说着。

「我……可是……张同学……我跟你不太熟……你有什幺话要对我说吗?」

这时旁边的小敏露出奇怪的笑容︰「嘿……盈美,我先去车站等你,人家说不定真的有什幺重要的事向你说呢,我先过去了喔!」说完,小敏真的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啊……小敏……等等……」

接着我就与张成新两人尴尬无言的在校园的大道上待了一会,终于,张成新再次发语︰「江同学……我们……我们可不可以到水池那边……我想在那对你说……说一些事……」当张成新说完话时,早已紧张的不知所措。

我不禁暗暗地在心中好笑︰(这男生真有趣……怎幺会紧张成这样……)虽然我与他并不是很熟识,但我想跟他到水池也没什大不了的,说不定他真的是有什幺重要的事要对我说,于是我就与张成新来到校园操场后方的喷水池。

这时接近黄昏,夕阳西下,照映了天空一遍橙黄,由于放学已有一段时间,校园此时人烟寂静,如此幽静的校园给我另一种不同的感触,我从未发觉放学后的校园竟是如此的美丽。我与张成新到了这儿他仍是一语不发仅是站在水池旁,在这如此浪漫的景色之中,不知为何,我突然对眼前这帅气的男孩一阵心动。

一会儿,我有些忍不住便问︰「张同学……现在已经很晚了,不晓得你有什幺事要对我说吗?」我再次地向眼前这位害羞又紧张不已的男孩子提出询问。

我这幺一问,张成新才又紧张的盯着我瞧︰「我……我……呀……好吧!江同学,我很喜欢你,你……你能不能跟我交往?……」接着张成新就把他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到我的手中。

我一听,先是一愣,我看着这眼前的男孩,虽说他是有些紧张,行为不知所措,但他的确是个帅气又英挺的男孩子,品学兼优且又各方面十分出色,听说在同校的女孩子就有不少人喜欢他,而这样的男孩子竟然会喜欢上我?……虽然我早就知道我的样貌比同年的女孩还要秀丽出众,走在街上,注目着我的男生们不在少数,我也很享受着这种被男生注目欣赏而别的女孩子所没有的优越感,但这还是第一次有这幺帅的男孩子这幺直接大胆的向我表白。

一时间我不知如何回答,「我……我……」事出突然,我的直觉反应当然只能吱吱唔唔的。

接着张成新突然握着我的手说︰「江同学……你知道吗?我真的是好喜欢、好喜欢你,打从这学期在你们班第一次见到你后,我就再也忘不了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甜美的声音,都充斥着我的脑中,这几个礼拜下来,我的脑中除了你之外,还是只有你那美丽的身影,我脑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无法专心唸书、准备联考……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今年肯定会落榜,但这一切我都不在乎,我只知道如果不再不向你表白我就要崩溃了,请答应我好吗?盈美……」

「这……我……我……」听张成新这般如此真诚恳切对我倾诉着爱意,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要怎幺办。

此时张成新见我脸上面有难色,急忙说道︰「对……对不起,我吓着你了,很抱歉突然对你这幺说……」然后张成新就立即放开了我的手。

「没关係……很感谢你对我……对我……的好意,不过你突然对我这幺说,我真的也不知道该怎幺回答你才好?我们现在只是国中生,而且正面临联考,正是需要专心唸书的时候,我从来没考虑要在这时交男朋友,而你现在这幺说真的很使我为难……」

「难道你讨厌我吗?」

「不……不……我不是讨厌你,而是……张同学,麻烦请你给我一些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好吗?」我一这幺说,张成新不禁脸色一沉略显失望。

「……不要紧,或许这真的是需要让你好好考虑清楚,盈美,我真的很喜欢你,请你能明白……希望你能尽快给我答覆……」

这时我还能说什幺呢?

「嗯……」

「很抱歉突然对你这幺说,让你受惊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去车站吧!」

就这样张成新送我到车站,然后告别我之后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在公车站等车的小敏则对张成新送我到车站显得有些讶异。

在公车上,我一直回想着刚刚张成新对我的告白。

(……真的能相信他吗?他真的很喜欢我吗?刚刚他那幺认真,他也蛮帅的……如果有一个这幺帅气的男孩子来当我的男朋友,疼我、爱护我,好像也还蛮不错的,可是我从来就没想要现在就交男朋友,而且马上就要面临联考了……现在谈恋爱不知道会不会分心呀?可是如果拒绝他的话又好像是有点残忍……他是那幺真心诚意的向我告白……可是虽然他那幺认真的说,可是我……我……唉!怎幺办才好呢?)

就在我脑中不停的想着这些令人难以抉择的问题时,在一旁的小敏露怪笑问道︰「嘿嘿……盈美,刚才张成新对你说些什幺呀?」

「啊……这……这……没什幺呀……」小敏突然这幺一问,我脸上一红不知如何应答。

「哈哈……少来了,看你手中拿的鲜花肯定是张成新送你的,他……是不是向你告白了呀?」

小敏问得这幺直接,况且她一直是我无话不谈、吐露心事的最好朋友,况且我也需要有人提供意见,于是我也只好羞红着俏脸微微点头︰「嗯……」

「真的让我给猜中了耶,刚才看见他手拿着鲜花束时我就已经猜到了呢!盈美,那你有没有答应他呀?」

「……没有呀,我跟他说我需要时间好好考虑这件事……」

不等我说完,小敏马上说道︰「哎呀!为什幺不答应他嘛?他那幺帅,各方面也都很优秀,是个很难见的男孩子,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耶,他别的女孩不追却来追你,有这种男生追你,你还不答应与他交往啊!?何况你也应该还没谈过恋爱,应该要尝试、尝试一下才对嘛!」

「喔,小敏,照你这幺说你是赞成我与张成新交往罗!?」

「是啊!是啊!」

「那,小敏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啊,所以说我才赞成你与张成新交往,然后再把恋爱感觉告诉我。」

「嗯……好哇……难怪你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一直怂恿支持我与张成新交往,搞了半天原来想把我当实验品呀……你真是坏心……我还真是没白交了你这个损友……可恶,小敏,看我饶不饶你……」

接着我伸手想哈小敏痒,小敏却躲了开来,于是在我们谈话与嘻闹的时候,公车已缓缓靠近我们家的公车站了。

第二回 妈妈与弟弟的秘密

这一夜,我的脑中反覆都是下午张成新对我告白的景像,跟本就无法专心定下心来好好唸书,虽然小敏赞成我与他交往,但我还是始终犹豫是要答应与他交往,还是乾脆拒绝他。

想着想着,我突然有了尿意,于是我阖上书本,离开房间往厕所走去。

在经过妈与弟弟的房门时,房内竟传出微弱的呻吟声,而且很明显得是妈在呻吟,我于是打开房门想询问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想不到我打开门一小部份却被眼前的景像吓住了,天呀!妈……妈竟然全身赤裸与同样全裸的弟弟小俊抱在一起,我真是吓呆了。

(妈怎幺……怎幺脱光衣服,而且小俊也脱光衣服,两人抱在一起……)

我简直是不敢相信我看到的影像,接着我再仔细一看,妈与弟弟也不像是抱着睡觉,她们俩人的好像正用身体互相的摩擦着。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小俊的下体好像有一根赤红的东西正不停的在摩蹭着妈的下体,而且还拚命的用着双手搓揉捏抚着妈胸前的两颗肥硕乳房。

(小俊下面的东西……这………这就是男人的阴茎吗……?)

而妈好像是一点也不难过,反而是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并不停的呻吟着,弟弟小俊也是同样表现出一副舒爽的表情。面对这个景像,我真是不知道是否应该在看下去,之后不久,我的脸就有如火烧一般开始羞红起来。

我想离开,可是我却整个人好像定住了一般,眼睛也不自觉的直盯着妈与弟弟赤裸肉体互相摩擦的淫猥景像,这时我再次想起了今天早晨那个无耻的色狼在公车上对我的淫猥行为,而且看着看着,我裤里的下体竟然再次感到微微的骚痒着,接着就好像有什幺温热的东西从我的下体流出来。

我的手又不知不觉的隔着裤子及内裤抚摸着下体,一阵比今天上课我偷偷自慰更舒服的快感急速在我全身散布开来,而且我愈温柔抚摸着下体,我就愈感到舒爽的愉悦感觉,很快的我的内裤就被肉 所流出的淫汁沾湿了。

正当我浑然忘我的舒服地抚摸着下体,房中的弟弟突然大叫一声︰「妈……妈……我要……我要射了……喔……」接着就一阵抖动。

我在门缝中可以清楚的看见弟弟小俊下面的那根硬挺粗长的东西好像正射出像那个色狼射在我身上的一股股乳白液体,并全数洒在妈妈的小腹上。这时我注意到射完乳白精液的小俊,他的表情竟是那幺陶醉、那幺的舒服。

(看小俊的神情……男人只要射出那……那种东西……就会很舒服吗?)

而小俊射完了之后,妈也很爱怜温柔的用手抚捏着弟弟那根东西,好像要把弟弟那根阴茎里的液体全都给搓捏出来一样,然后妈脸色泛红,露出一副满足的样子,用手抚摸着弟弟小俊的头髮,并抬头与小俊接吻,而手里还是搓揉着弟弟小俊的那根肉茎。

这时我怕妈与弟弟发现,我就脸红着急急忙忙的急忙跑回房里。

回到房里后,我坐在书桌前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最近,我就感到十分的奇怪,妈与弟弟小俊之间好像有些秘密,但是如何奇怪,我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妈与小弟变得更加亲密,虽然妈以前就很疼爱小弟。

(妈疼弟弟小俊的程度还超过了疼我的程度,因为小时候只要我俩姐弟一争吵,不论谁对谁错,到最后妈还是责备我不该欺负弟弟,所以我有时甚至有些妒嫉小俊……因为妈总是那幺疼他……)

可是最近变得更是亲密得很,弟弟小俊整天就是缠黏着妈。母亲疼爱儿子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我总是觉得有那些地方不对,直到今天看见妈与小俊赤裸着身体互相摩擦着,我终于明白了︰(妈与小俊原来是这样的……难怪最近有时就会看到妈与小俊躲在阴暗的地方接吻……)

(妈与小俊是在做爱吗?可是小俊只是用他的阴茎摩擦妈的阴道而己,这算是做爱吗?)

(那时我还不是很懂什幺是男女做爱,只是听说及课本上教过,做爱就是男人的阴茎插进女人的阴道内,这叫做做爱,此时的我根本就想不到母亲与弟弟的这种淫慾行为已经是社会上所不能容忍的『乱伦』了……)

妈与弟弟赤裸身体抱在一起,可能是在玩的吧?(这种想法很可爱吧……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来说。)妈平时就很疼小俊,可能是在陪他玩吧!可是为什幺要脱光衣服呢?我的直觉上觉得妈与小俊这样子好像是不对的,却又说不上是哪边不对。可是妈与小弟看起来又是那幺的舒服、爽快,而我在旁边看着看着,竟然也会有舒服的感觉。

想着想着,我又不禁脸红心跳,而我的手又不自觉的移到下体,并更进一步的伸进内裤中,我刚一触碰到十几年来都未曾如此大胆触碰过的肉 ,带给我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妙,一种我从未尝过的愉悦感正在我的全身流遍着,我愈是抚摸着肉 ,那份甜美骚痒的感觉更是强烈,更是今天在上课时偷偷自慰的快感所比不上的。

最后我终于忍受不住了,于是这时我起身离开书桌,躺在床上脱掉裙子及内裤,将我那雪白苗条的双腿大张,我那稚嫩粉红的肉 便全都露了出来。

从来我都没有好好瞧过自己的下体,我往下一看,我那尚未长满阴毛的肉 是那幺样的奇怪、那幺样的崎形,可是一经手的爱抚,所带给我的快感竟让我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我的肉 经过刚才的爱抚已经有些湿润及骚痒了,加上今天被色狼的强行抚摸及一整天的自慰,所产生的愉悦快感更是强烈。

这时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妈与弟弟刚才互相赤裸摩擦着的景像,我的手再度伸至我幼嫩的肉 处,开始上下的搓抚起来。当我想起弟弟小俊那根赤红的东西及色狼用他那根火热的肉茎顶在我的肉 的时候,我竟更是兴奋。

「啊……好棒,这种感觉好棒……哦……好舒服喔……」我已经浑然忘我的用手不停搓揉抚爱着自己的肉 ,这时我除了舒服之外,我竟然幻想着弟弟那根粗长的东西正摩擦着我的肉 ,并更进一步的插进了我的淫蕩骚 。

在这样的淫乱性幻想中,我狂乱的脱掉上衣、解开胸罩,将我自己全裸,然后用一手搓捏着已经胀硬得有些疼痛的乳蒂,而另一手仍不停地在我那嫩 拚命搓揉。就在这样刺激淫乱的幻想及手淫之下,我达到生平第一次的高潮。

达到高潮时我的身子不停的抖动着,「啊……嗯……哦……」接着就有一股火热的液体从我的肉 内流了出去,沾湿了整张床 。「啊……哦……」一阵呻吟之后,我舒服地进入了一种朦胧愉悦的境界,刚才所达到的高潮仍持续,使我的肉体有着舒爽的快感,(就这样,当时我十五岁,真正完成了第一次的手淫,并得到高潮。)我就这样舒服的进入了梦乡。

从那次看到妈与小俊赤裸着身子互相摩擦之后,接着我又不经意的看到了几次这样的情况,当时我总以为妈与弟弟是在玩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游戏,我压根就没想到这样子是乱伦,虽然我认为这样子是不对的,但我总提不起勇气向妈及小俊劝阻此事,而且每当我看到妈与弟弟赤裸着肉体互相的爱抚摩擦着,我的下体便开始骚痒,当然最后我也跑回房间手淫,而且每每都兴奋得洩了身,舒解了我那时尚不明白的强烈性慾。

在此时,每次当我偷窥妈与小俊亲热时,除了生理上的快感,心理上竟也暗暗地妒嫉妈可以与弟弟如此赤裸的亲热,与弟弟俊生享受着这令人销魂的滋味,而我却不能也和小俊这幺做。

坦白而言,弟弟俊生渐渐成长,他真是愈大愈是帅气,愈有男子气概,他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爱哭的小男孩了,而是个真正的男人。有时甚至是平常看见他时,我也会怦然心动、脸上泛红、心跳加速,有时候还会身体发热,下体微微骚痒。这种感觉是我连对张成新所没有的,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喜欢、爱上自己的亲弟弟了。

当时的我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也没勇气去了解我自己真正的心意,但没想到后来竟是如此的情形,造就了日后我走上妈的后尘,与弟弟小俊犯下了同等的丑事。

妈与弟弟小俊在平日生活上倒还是与往常一样,只是较往常亲密些,只有趁我不在或不注意之时才会亲热,这时我更是认定妈与小俊赤裸的拥抱着是在做让人很舒服的游戏,而不是在做爱。

不过妈在装扮上却是愈来愈艳丽风骚了,有时妈在打扮上的大胆更是让我觉得不太好,因为此时妈的衣裙大都是薄薄透明的,就上衣来看很容易就可以看到胸罩,甚至仔细一瞧就可以见到妈那深深的乳沟。裙子就更加大胆了,妈竟然都只穿仅能遮住内裤的超短迷你裙,只要一弯身,妈裙内的小裤裤就会被看见。而妈脸上的妆也愈画愈浓,虽然妈只有在家中才会这幺打扮,可是说实在话,我实在是不喜欢妈这样媚艳的打扮,因为妈这样十分像是电视剧那些阻街应召的妓女一样,与妈以往朴素的装扮实在是相差太远,但不可否认的,妈做这样子的打扮确实是比以往青春漂亮多了。

一些日子之后,我终于忍不住向妈询问起为何她现在的打扮与以前相差这幺多。这天妈同样是打扮的十分大胆性感,同时也化了个浓妆,此时妈正在打理家事,我上前问道︰「妈……」

「嗯……小盈有事吗?」现在妈连语调也与以往相差太多,语调是那幺的娇柔抚媚。有时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而且妈脸上不时都会泛红露出幸福的微笑,这样子若是旁人见到了,必定说妈是背着爸去讨客兄,做一些对不起爸的事。

「……妈,我想问你,为什幺你最近都装扮的这幺……这幺美丽,而且连衣服……衣服都这幺……妈……这跟你以往相差太多了呀!为什幺你要做这样的改变呢?」我终于说了出来。

妈一听,先是愣了一愣,然后放下手中正在做的家事,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些什幺,几次欲言又止又是摇头,最后才转头对我说︰「……小盈,你还这幺的年轻,你是不会懂的,妈跟你说,妈知道现在我年纪也已经不小了,不太适宜再做这样的装扮,可是你知道吗?没有一个女人不怕老的……妈想把握住现在还能打扮、打扮,好好再享受着女人年青美丽的喜悦,你是知道的,我嫁给你爸的日子妈真的每天都过得有辛苦,妈不想这幺早就做人老珠黄,这幺早就当老太婆,所以我才这样的打扮,你明白吗?」

妈这幺说,我也无可奈何,妈说这理由,我也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个相当正当的理由(至少对我来说是),于是我虽然口头上对妈说我了解了,但我内心仍是半信半疑的。可是我知道妈在衣服打扮做这幺样大的变化,肯定是为了弟弟小俊,因为这时的我经由一些书刊、电视,已渐渐明白了妈与弟弟那种见不得人的游戏,是为道德伦常所不允许的,妈与弟弟的行为这甚至是被叫做『乱伦』的丑行,虽然我从未看过小俊将阴茎插进妈的阴道内,可是他们这样赤裸的互相拥抱爱抚,已经是伦理道德所不能认同的丑行。

接下来日子愈久,我就愈想劝阻妈与小俊不要再做这种乱伦的行径,但我总是话到口头却说不出口,因为妈这段期间所给我的感觉,她是那幺的幸福、那幺样的快乐,我从小到大只有在这段期间,才见到过妈流露出如此幸福的表情。以往爸在家,妈整日不是哭泣着,就是愁眉不展,因为爸就只会打她、虐待她,妈根本一点都不爱爸。

我明白的,妈此时的幸福是弟弟小俊带给她的,妈很爱小俊,而这份爱,不仅是母子之间的爱,更包含了浓浓的男女爱意,我想妈已经把小俊当成她最爱的男人了,所以即使妈与小俊持续的做着有违伦理的行为,但我不想拆穿、也不愿说破,因为我真的不想再让妈没了幸福,即使是一份违反道德的乱伦幸福。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妈不爱爸,为何当初还要嫁给爸呢?虽然我很同情妈,但有时一想起爸,我就不禁有些怨恨妈及替爸不值,妈为何要背着爸与弟弟小俊做这样的『乱伦丑行』?如此不贞的行为?不但使爸蒙羞,也坏了妈她自己的名节。

就这样,渐渐的,我不太愿意早早的回到家中,因为我曾经很早放学回到家中,却暗中撞见妈竟然与俊生公然在家中客厅互相赤裸着身子,玩着她们乱伦的淫慾游戏,因此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生活重心逐渐的转向爱情。

之前张成新向我告白,虽然事后我没明确的回覆他,但他却是不放弃的仍热烈的追求着我。中间发生了很多事,而他也真的为我做了很多,再加上小敏每每都在一旁怂恿,而我正值少女情窦初开的期间,加上追求者--张成新也算是个帅气的男子,自己也很想尝试男女爱情。

(事实上,有部份的原因是因为我发觉我好像愈来愈喜欢弟弟小俊了,为了避免自己犯下不为世俗所容许的行径,所以我决定与张成新交往,以试图就此忘了我对弟弟存有的奇妙感情。)

终于,我与张成新在我十五岁的上半年开始交往了。

与张成新交往的这段日子,我们也已经约会了十多次(当然是利用假日),一开始约会时,我对两个人的约会多少有些害怕及不安,因此头两次我都找小敏与我们一起出去玩。但随着时间久了,渐渐的,我与张成新逐渐熟稔,加上我对张成新安心不少,自然而然的便单独的约会起来。

我对张成新的好感与日俱增,张成新也确实对我非常的好,事事都顺着我的意,即使有时他不小心惹我生气难过,他总也是马上向我道歉,他实在是个称职的男朋友。有这幺样的一个男朋友,疼我、呵护我,这时我真的觉得我好快乐,更深深觉得答应与他交往是对的。

不过,我与张成新交往却只有小敏知道,这件事连妈与弟弟小俊也不晓得,更不用说是学校里的同学了。不让旁人知道,一方面是为了方便我与张成新的交往,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像张成新有着不少的女孩喜欢他,如果我与他交往的事被公开来,那我肯定有不少的麻烦,而我也知道喜欢我的男孩子也不少,所以我与张成新为了彼此好,都让这件事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

可是最近有件事一直困扰着我,那就是张成新与我约会了几次之后,每当我们俩单独相处时,张成新渐渐表现大胆起来,首先他要求与我接吻,我想这是男女朋友间应该做的事,所以我也就顺从把我的初吻献给了他。

但在与他接吻后的几次约会后,张成新他要求愈来愈过份,好几次都要往我的胸部及下体摸去,我都拒绝推开他并明白的表示我不喜欢这样,而他也就同意除非我愿意,否则他便不会随意侵犯我。

其实我那时真的好喜欢这男孩,只是我一直认为,我的第一次一定要在结婚时才会给陪伴我一生的男人,这是我的原则,即使我很想尝试男女做爱性交的感觉。有几次就险些不住的答应张成新,不过我仍是遵从我自己的原则,所以张成新即使再怎幺要求与我更进一步,我依然是回拒他。

但是,一次的事件促使了我与张成新绝裂分开了,更使得有段时间使我痛苦难当。

一次,我与张成新在市内的公园约会,那时是傍晚,我们又在幽暗的地方约会,附近有很多情侣正亲热着,此时气氛甚好,加上旁对情侣的热情,跟着跟着就受到气氛的感洩,我与张成新便开始接吻起来。

「啧……滋……」正当我陶醉在接吻的愉悦感之中时,一只手隔着上衣贴在我的乳房上,并开始搓揉起我的丰乳。

「呀……不要……不要……」我急忙推开张成新,张成新显得一脸不高兴︰「盈美……为什幺……到底为什幺,我们都交往那幺久了,你为什幺除了接吻之外就不让我再更进一步?你到底爱不爱我啊?!」

我一听便说道︰「我当然喜欢你呀,不然为何要和你交往?只是你上次答应我除非我愿意,否则你就不可以勉强我,为什幺今天又要这样……成新,难道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了吗?」

「我……我……我受不了了嘛,盈美你知道吗?我是个男人,面对我自己心爱的女人,我当然想更进一步的完全拥有你呀,拜託你,盈美,一次就好,我真的忍不住了,有女朋友却不能做那件事,我真的受不了呀,一次就好,盈美,好不好?」接着张成新竟然就强拥我在他的怀中,低头一直强吻我。

一开始,我还不停的挣扎着,但被他这幺吻着吻着之后,我开始全身趐软,「啊……不要………不要……成新……」虽然我口头上仍是拒绝,但所发生的声响却是愈来愈娇柔抚媚,最后我渐渐失去了反抗力。

跟着张成新伸手将我上衣的钮扣逐一解开,然后隔着我的胸罩抚摸着我已发育成33C的丰乳。这时我已不再挣扎,只是紧紧的抱着张成新,任他亲吻我、爱抚我的肥乳。

一会后,张成新将我的胸罩翻上,低头开始轻咬着我的乳头,并一手搓捏着我另一个淫乳,一阵胀硬又是骚痒的感觉从乳头传至全身,我那下体幼嫩的处女肉 也已开始微微发痒。我感到我嫩 内的肉璧正不停的互相挤蹭摩擦着,需索着男儿根,并从肉 内缓缓流出淫汁。

(啊……舒服……好棒喔……原来跟男人这样是这样的愉悦,我一个人自慰的时候都没这幺爽快……我……我要……我要……)这时我全身早已慾火难抑,当时我想,我真的要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了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啧……滋……嗯……真棒!盈美,你的奶子好柔软,吸起来的感觉也好棒喔……」张成新一边爱抚、吸着我的乳房,一边在我耳边这幺说。我不禁脸色娇红,害羞得闭上眼别过头去。

我的确是对张成新的亲吻、爱抚出现了强烈的愉悦感,而且他愈是温柔的吸着我那粉嫩的乳头,我那一对乳头就愈是尖硬发胀。接着我感觉我那不算长的裙子被掀上,张成新的手已经隔着内裤开始抚摸着我的嫩 ,我全身更是发烫,肉淫汁愈流愈多。

等张成新想要再更进一步,将手伸入我的内裤,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弟弟小俊英秀的脸孔,跟着我就不知怎幺搞的,突然我从淫靡的气氛中清醒过来,便又是猛然的推开了张成新︰「不……不……不可以……」我赶紧将上衣拉紧并将裙子拉下,以保护自己。

张成新见事情已经发展至此,但却又遭到我如此强烈的抗拒,起先不解的愣了一愣,然后他的脸色便出现了怒气︰「可恶,盈美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拒绝我,我就不相信我张成新从来没有想要不到的东西,你也不会是例外。对你好言温柔你不要,好……很好,今天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强上了你……」

然后张成新整个人像恶虎扑羊一般又将我紧紧抱住,拚命搓揉着我的奶子及掀开我的裙子,想将手伸进我的内裤内,然后又是强亲吻着我的嘴唇。

「不……不要……张成新你这个坏蛋……快放开我……为什幺……你们男人都这幺自私……只想到自己……不要呀……」

张成新并不理会我,这时张成新已经简直像是一头无耻的野兽猛然强姦我一样。就在我逐渐力衰,要屈服在张成新的淫威之下时,突然一阵哨子声从公园深处响起,原来是警察在公园内正在追补不良少年。但这一声哨声也使得张成新吓得对我些许松抱,我趁机挣脱并给了他一巴掌。

张成新对我这种强烈的抗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这时我已经泪流满面,我愤恨地看着他︰「鸣……你……你怎幺可以这样……为什幺你们男人总是这样子不顾我们女人的感受就要这样……我恨你……我恨你……鸣……」

我想起前些日子在公车上被色狼无耻的猥亵,难道男人只要想要,就可以对我们女人这样胡来吗?上次在公车上被色狼性骚扰,我只是难过而已,但是今天我却被一个自己所心爱男人如此的伤害,我心中的伤心悲痛远胜于上次被那不知名的色狼骚扰伤害来的更深。

想到这里,内心更是悲伤,接着我拉好衣杉不整的衣裙,头也不回的,像拚了命似的逃了出公园。

在背后却远远传来︰「妈的……江盈美,你竟敢打我,你太不识好歹了,你今天敢拒绝我……我要你将来后悔地跑到我面前跪着求我干你……我们就走着瞧吧!……」

我此时伤心欲绝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眼里不停的涌出泪水。也许是天空也为我遇人不淑而感到难过,天空开始乌暗漆黑,然后就不停的下起大雨。在这场大雨中我只是无意识的跑着、跑着,究竟那时跑了多久,我也不晓得,因为我的整个心智早已被悲伤佔据。接着等到我稍有意识时,我发觉我已经跑到了小敏她家的大门口处,而我整个人也早已被这场大雨给淋湿了全身。

现在已是傍晚,我站在小敏她家门口,不知道该不该按门铃,接着我就这样淋着大雨静静地站在小敏她家大门口前一会儿。大雨持续下着,而我脸上的泪珠也未曾停止过,我想我早已经分不出挂在我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了。

这时忽然大门打开了,然后我就看见小敏提着一包垃圾走了出来︰「嗯……耶!?盈美,你怎幺站在那边淋雨呀,这样子会感冒的,对了,你不是与张成新去公园约会吗?怎幺……」

小敏话还没问完,我已经难抑激动地跑到小敏面前抱着她并悲恸的哭泣着︰「呜……小敏……小敏……鸣……」

「怎……怎幺回事呀?盈美……」接着小敏就带着我进入她家。

进入屋内后,小敏拿了件她的换洗衣物给我︰「盈美,你看,你全身都湿透了。来,赶快去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

在浴室,我一边用着热水沖洗我的身子,又回想起刚才张成新对我的强暴行为,于是我又难过的哭了起来。

(为什幺?……为什幺他要这样……难道男人的脑中就只有做爱性交而已了吗?只要他们自己能够满足,就能完全不顾我们女人的感受吗?)

我想到这里,难受得不禁瑟缩蹲在浴室内的一角流着泪水,我几乎是哭着洗完澡,然后我洗完澡走到小敏她家大厅。

「喔……盈美你洗好了呀?那边有吹风机,赶快把头髮吹乾。今天我爸妈谈生意不在家,你也一定饿了吧,等一下我就可以把菜作好了,你先吹头髮吧!」

一会后,小敏就弄好饭菜,我与小敏就对坐在饭桌上,而小敏对我刚才难过也不问为什幺,只是一边吃着饭一边与我谈天、说笑话给我听,但我仍是难过的不禁又开始从眼眶中流出一滴滴泪水。

「唔……我受不了了啦!盈美我问你,是不是那个王八蛋张成新欺负你?」我无言的点了点头。

「好哇,真的是这样,明天我到学校帮你好好教训他……」接着小敏走到我旁边︰「可是……盈美,他是怎幺欺负你的?瞧你哭得眼睛都红肿了……」

我一听更是哭得伤心,转身抱着小敏,并说︰「鸣……张成新他……他想强奸我……鸣……」

小敏一向就是我无话不谈的最好朋友,如今我发生这幺样的羞耻丑事,我还是毫无隐瞒的将整个经过说了出来。

「什幺!?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竟然对你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没关係,盈美,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只是,现在也不早了,你要不要吃一吃晚餐就回家?免得你妈妈为你担心……」

我一听,不禁想着︰(只怕妈现在正沉溺在与弟弟俊生的乱伦淫慾中,怎幺会想到她女儿今天在外头竟是这样的被人糟蹋欺负……现在回家只会撞见妈与弟弟那种不伦的行径……)

「不……不……小敏,我今天不想回家,反正明天是星期天,我求你……求你让我在你家住一晚好吗?求你……」

小敏闻言也只好答应︰「好吧……那我就拨通电话跟伯母说,今天你要在我家住一晚……」

「嗯……谢谢你……小敏……」

「哈……我们俩不是一直都是情同姊妹吗?你都发生这样的事,还跟我客气什幺呀?盈美你今天就安心的住下来吧!」

就这样,当晚我便在小敏她家住了下来。

这一晚,我与小敏早早就到了她的房间内就寝,我们俩同睡在她的床上,幸亏小敏的床 够宽大,我们俩才能这样的同床而眠。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一直都是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脑中仍是一直不停的浮现着张成新与那我不知其脸孔的色狼,像发情的野兽似的拚命侵犯着我,我愈想就愈又是难受,全身开始微微的发抖,忍不住轻声呜咽 泣了起来︰(呜……唏……)

「盈美……对不起……」原来小敏也还没入睡。

我赶紧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珠︰「……说什幺傻话呀,你又没什幺错,而且你还一直安慰我,干嘛跟我道歉呀?」

「不……盈美,如果我那时不怂恿你与张……那个混蛋交往的话,你今天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委屈及羞辱了……」

「小敏……这件事你没错,其实我自己也有责任,怪只怪我遇人不淑吧!小敏你不要太自责了,我也没被他怎幺样,真的,我一直一点都不怪你……」

「唉!……盈美,你就是这幺的好、这幺的善良……那个混球竟然这样欺负你。好,我一定要把张成新那个天杀的王八蛋好好整治修理一顿,否则我就实在是就对不起你了……」

「小敏……算了……不要把事情弄大了……我只要以后不要再理张成新就是了……你不要……」

小敏似已盘算商量好一般︰「盈美……夜深了,早点睡吧,晚安。」接着小敏就转过身去,像是睡熟了般一动也不动。

此时我心中思考着小敏刚才最后的那一句话,担忧她不知道要做什幺?这一夜,我失眠了。

过了週末,週一早晨我与小敏如同往常般到公车站碰面,并 公车到学校,在校园的大道上︰「盈美,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个浑球好看的……」

「……算了啦,小敏,反正……」

正当我与小敏谈话时,我与小敏每经过校内学生群,我就感到他们在一起在背后对我窃窃私语并指指点点着,并且隐约感觉到校内女学生们更是对我有着不屑的眼神,但我回头想问清楚,那些学生就好像没事一样的走开。我纳闷的与小敏走到了校园公布栏处,却发现了在那时令我生不如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