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公司女副总

公司女副总

      

交了黄金会员的钱,泡在一个成人交友网里,无意看到一对广州的夫妻,上面有几张不错的相片。

相片是老婆穿着性感内衣拍的,有一张露出一点毛,看得出身材很好。翻着翻着,看到一张露到下唇的,感觉跟公司的Y总很像。于是特别留意其它的相片。

这个Y总,是从山东来的一个部门经理,很严肃。在公司口碑很差,什幺费用,都压着扣着,又经常去老总面前打小报告,可以说,在低层群众里面,没一个喜欢她的。因为她同时还是公司的副总经理,所以我们都叫她Y总。

我这人呢,在公司属于实干型,从不树敌,不站边,所以上至老总,下至清洁阿姨,都一般应付,关係不好不坏。所以包括对Y总,我也没有什幺特别成见。

她将近40岁的样子,刚进公司,觉得她长得实在寒碜。有一点点牙哨,髮型又差,典型的公司老姑婆型。

有一次跟市里的领导吃饭,她陪在老总旁边。那些领导不断敬她酒,不停说老总身边美女一定要喝。

我当时就想,我了个去,这也叫美女。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老公可是个人物,省委里当官。而且,渐渐地留意到,其实Y总虽然咋一看不怎幺样,不过看多了,的确透出一种东方美女的韵色。而且她皮肤又白又细,只是肉露得少,之前并不留意。

后来开会,我经常被安排在坐在她后面,更是在近距离看到她的皮肤,真的是晶莹剔透,粉嫩雪白。

今年开始,不知道她受什幺刺激,突然穿着变了风格,经常穿一些突显身材的连衣裙,把那柔美的身段衬得婀娜多姿。

开会的时候,看着她那浑圆的屁股,和突显内裤边缘,小弟是几欲不能自己,在会议室都偷偷硬起为了。

当我看到交友网站上这个跟Y总很像的人,虽然没露完脸,但同样是出色的身材和肌肤,我不得不细心留意起来。

终于在一张看到一张让我惊喜的地方――相片里的女人,肩膀靠脖子的地方有一颗比较明显的痣。我就想着,第二天去公司留意观察一下,如果Y总也有,那极有可能就是她。

这个世界呢,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平时端庄严肃的女人,可能私下另一面,更是极其放蕩不堪的。

之前阵子,就听到女同事开她玩笑说:「你们发现没,最近Y总气色好好哦,而且穿衣都很时尚。」

我记得,那时Y总只是淡淡地笑。现在想来,未必不是性生活玩了什幺刺激的事,才受到滋养的。

于是,马上加了站里留下的QQ号(黄金会员可见)。一阵寒暄后,算是认识,说是在这边上班,老公是公务员。她用的是小号,完全没有任何资讯。初次交谈,比较生冷,问了她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她说很少,随缘,之后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到处留意Y总的身影,总是无缘碰上。

好不容易在一起上厕所的时候遇上,穿的却是衬衣,看不到肩膀。

接连几天都是这样,公司上班都要求工装,这样下去,我很难看到到底是不是她。其间我又进入她的QQ空间(就是公司里用的QQ,不是之前那个),想找有没有相片,怎奈都没有后面的,大失所望。

白天那个小号基本不在线上,只到晚上,才偶尔上线。多时晚晚守着,逮着她就聊,又不敢造次多问。东一句西一句的聊,感觉她也不是很热心,毕竟太陌生了,我又不是很会讨女人喜欢。

但终究,套得出她最近曾经玩过3P,也单独和情人去开房。她说结婚太久了,婚内的性生活淡如开心,出去一玩,感觉完全High了,太刺激了。高潮也多了,水也多了。

问她老公是什幺态度,她说就是他提出的。不过基本上是我问她答,感觉比较被动,要不是怀疑着对她是Y总的一丝期待,我想我真是没法坚持聊下去。

时间过了一个月,这事渐渐也淡了,因为一直没碰上Y总穿上可以看到肩膀的衣服,而且网上那个号实在不好聊。有时聊着聊着她就下线了,也不说什幺,感觉太陌生了。加上项目出差,一去一个星期。

直到有一天,下班进电梯,看到Y总,突然看到她已经卸了工服换上普通的衣服。我灵光一闪,机不可失,时不我待,赶紧想办法挤到后面。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家一挤,Y总居然赶巧不巧站在我前面。而且让我惊喜的,她的右边肩膀靠脖子上,不正是一颗痣吗?原来,她真的是那个淫娃,平时端庄正经,严肃可恶,背地里淫蕩下贱,玩3P,玩偷汉子的女人。

这之后的时间,我对这个女人真是有点日思夜想,不管是在那个小号,或是公司。见了她,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下班遇上,也特意跟着她走一段攀谈起来。

平时和她本来就有点业务来往,现在但凡她找到我,我更热心了,而看她的眼神,我自己都觉得比较带着不一样的感觉,不知道她会不会感觉到。

因为这层关係,我跟她小号的聊天,更有耐心,渐渐地,也越来越熟。

要知道,每到一定地步,女人其实比男人更急于要对方相片。这让我有点苦恼,万一她看到是我就断了联繫。那我不是白操心这幺久?

于是头一次,我说我这台电脑公司的,没有相片,等我回家上了到时发给她。她也没有多问强要,继续聊别的。

其实大家肯定知道,现在谁的手机不能拍照,真要是给,随便拍一张就是。不过她一直是这样,聊不多,也不主动多少。虽然我们基本上聊天的内容都是跟性有关,我问什幺她也回答,但是那种你问我答,你不问我不答,她也不主动问的人。

有一次週末回家里(另外一个城市),老婆不在家,我就开号,看到她的小号线上,就聊。

她说昨晚和人3P了。我很意外,她主动说。于是聊了很多,聊起她的感受,她这次说得较多,而且细緻,说这个男的舔得她好舒服,水流了一大片,两个男的射了她6次,很满足。还说要是有机会,真想试试三个男的看是怎样。

我想,真是够淫蕩啊,一想到平时的她,下面硬到快爆了。

我直接跟她说,「听你这幺说,我下面都硬到不行了。」

她说她想看,于是我拍了张下面的。她看了说不错,真的好硬。她说看了想吃,又流水了。

于是我要她拍一张看,她说不方便。我说隔着内裤也行。

后来她就拍了张隔内裤的。然后说想看我脸,当时我太兴奋了,看着她发的图片打飞机。想想,搏了,要幺成了有得搞,要幺黄了以后不想这幺多。于是发了张照片给她。

隔了半响,我以为她一定惊到不行了吧,也许跟我发现是她的时候一样惊呀。这时,QQ跳出资讯:「长得不错,斯斯文文的,跟下面不太配。」

我一听,大鬆一口气,知道她起码对我不反感,也不至于马上断。

于是我们继续聊,我依然装着不知道是她。想到她明知道是自己同事,还一直聊,没准心里也在想着被我搞;又想着没准哪天可以上她,心里美滋滋的,又兴奋,打几下手枪就射了。

我告诉了她,她说看一下射了多少。

我拍给她看,她说:「好多,真可惜。」

我说:「你喜欢吗,我射你内里。」

她说:「好啊,我也流了好多水。」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天天晚上聊。她对我越来越好奇,什幺都问。我女朋友哪里的,什幺工作,我们经常做吗之类的。几乎是和以前倒过来,变成她不停问我,我不停答。但是很明显,她肯定是对我有意思了。

我又经常下班故意凑着她一起走,闲聊回家。

在现实中,一般是聊她儿子的事。有时她会装着不知道,问我女友的事,其实她在小号早问过了。

我心里就很想笑,这种关係和气氛,真的很微妙。我知道她的另一面,她也知道我的另一面,但是我知道她知道我,她却不知道我知道她。我们的这层关係,加速我们之间的暧昧,却阻碍着这层关係彻底捅破。

如果说之前的故事,已经是我们淫蕩的开始,那接下来的这个安排,可以说是我们注定发生关係的直接因素。

我们一同被安排到一个项目出差,她作为负责人要提前一天去,我做为技术也要提前一天。其他的同事则第二天晚上才去,意思是我和她相当于单独一起出差。

房子是公司订好的,我们住在隔壁。

忙完公司的事,我们一起回酒店。道了晚安,我们各自回房,我一直心猿意马,想着她的淫处。

洗完澡,赶紧开号,看到她已经线上。于是就聊起来,故意问她在干嘛。她说出差在外,刚洗澡。

我说了一些爱美的话,又挑逗她。我说我也是出差在酒店,真想搞她,我赤裸裸地表达我的情欲。

她好像也很迎合,说:「今晚性欲也很强,真希望找个人好好干一场。」

我说:「你没有男同事一起吗?」

她说:「有啊!!不过总不能去勾引他吧。」

我心里猛跳,心想机会真的来了,继续在试探她。我说:「怎幺不行,同事不是最多暧昧嘛,我也是跟一上女同事出差,她很性感,我跟着她,一天都硬着,有时真想从后来干她。」

她说:「真的吗?」

我说:「是啊,她就是在我隔壁,估计现在正洗澡光着身子呢。」

她说:「那你不过去搞她?」

我说:「你知道,男勾女难,女勾男易。」

我兴奋极了,心想今晚不干你,我就枉为人世了。果断吃了上次吃剩的半粒伟哥。

伟哥这东西,是题外话。上次吃半颗,把女友搞到肿。我本身性功能很好,不过吃了,更是如虎添翼,怎幺说呢?首先,吃了这东西,你的鸡巴是从头到尾同一硬度,射了也非常硬。我当时偷试,搞得女人叫声连连,高潮了三次。

现在这种时候,真的是派上大用场。

吃完我继续撩拨她,说:「你过去勾引他嘛。」

她说:「你坏啊,让我去勾引人,自己不去,你不也有个同事在旁边吗?」

我说:「你不用勾引,你就过去叫他给你个风筒,说你的坏了。你不要穿内衣,只穿睡衣,看他会不会受不了奸了你。」

她说:「这样太丢脸了,不去!」

她说:「你去吧,你斯斯文文的,你去借个风筒。」

我了个去,我要的正是她这话。

大家留意了,此时她还不清楚我知道她就是淫妇,她这幺跟我说,明摆着说叫我去搞她,但又不用她找台阶下。

我说:「你以为我不敢啊,我这就去给你,待会操完回来告诉你,不过操上了就睡她那了。」

她说:「好啊,你快去!」

于是我收拾好,刷了牙,就过去敲门了。心里还是忐忑,一是兴奋,二还是兴奋,三是紧张。

敲了好久,她才在里面远处问,「谁啊?」

我在想,淫娃,你装吧。我说:「是我。」

她说:「等会!」装着磨蹭了一下,才跑过来开门。

我看她脸红朴朴的,穿着睡衣,宽的,真没奶罩。我说:「Y总,我风筒坏了,用一下你的,没睡吧。」

她说:「没呢,进来吧。」于是我进去了。

进去了,她显得有点局促,坐到床上看电视。这得说明,她真的是心细的人,灯开得很少,房间昏暗。我在找机会,又不唐突,想着不能不唐突的机会。

楞在那里看电视,也不催我去拿风筒。其实我们之间不言自明,她知道我是谁,过来要干嘛,我也知道她要我过来干嘛。只是大家一时却找不到开始的机会。

「我倒杯水给你,你先坐。」

于是她站起来,转过身,背向我倒水。机不可失,我迅速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她娇喘一声,「你干嘛?」

「让我抱。」

我不多说,一个很温暖,很正派的抱。还好伟哥还没发力,我下面还没有全硬。

「别这样。」她说,微略挣扎。

我什幺都没说,紧紧抱着她,吻她的头髮。Y总有点颤抖,但却不挣扎了。

我也算过来人,知道可以进一步了。于是亲她的脖子,耳朵。她报以娇喘,扭动头。我趁机吻上她的嘴。她躲开,欲拒还迎。

我狠狠地把手往上抓她的奶,没有奶罩,奶子好大,软软的,不如年轻人结实。睡衣很软很薄,质感上乘。

我下面已经硬了,顶在她屁股上。我急欲探她究竟,看她是不是湿了。把她推倒在床上,拉她的睡衣,其实是睡裙,下摆并不长。

她阻挡,轻声尖叫,显得很大的坚心。但我知道,她在摆架式,做形式,在我眼里,只是一种情调。当然,我也要配合这种情调,于是我抓实她的手,压在旁边,用嘴咬她的睡裙,一点点往上扯。

她没穿内裤!光洁的大腿,黑亮的阴毛,滑溜的腹部,展现了……

我附下身,先亲她的小肚子。生过小孩,有那个什幺纹。我感到她的手放鬆了,于是抱着她的臀部,一路亲下来。

她抓住我的头,像是往上拉,又像是往下压。

到了阴部,早已滑溜溜的,淫液四溢。我舌头封上去,她啊一声大叫。

我双手伸上去捏她的奶子,一边挑逗她的阴蒂,硬了,已经突出。这时她马上放开了呻吟,「啊,好舒服……不行了,快进来,操我。」

我也不客气,先来个快炮,今晚有你受的。于是调整位置,把她拖到床边。

她又是一声惊叫,「啊」

我把龟头直接对準她湿漉漉的骚穴,慢慢就挤进去了……滑啊,虽然不可能特别紧。

「怎幺这幺硬啊!」她问。

我说:「我想操你好久了。」

「你好坏啊!」她说。

我说:「一进公司看到你就想你了。」我明显说了谎话。

她没怀疑我的谎话,因为我非常大力地,大幅度地抽插,她不断淫叫,啊啊哦哦变换着呻吟。

我总是把龟头退到阴道口,然后大刀插进去,次次入肉十分,拍拍作响。Y总的淫液果真不少,打湿了我们交合的地方。

我把右手拇指伸进她嘴里,她含吮不止,有如舔鸡巴。抽了大概五六分钟,注意,是连续不断,没戴套,Y总一阵抽搐,右手顶着我的腹部,示意我不要动了,一声带哭腔的长叫「啊……」来高潮了。

她下面不断抽搐了有十几下,慢慢平复放鬆。我鸡巴还硬硬的插在里面。Y总拉过枕头,死死抱着,夹紧双腿。直过了三四分钟,才慢慢鬆懈。

于是我把她的娇腿抱在胸前,果然细皮嫩肉,一点不像快40的女人。轻轻地又慢慢抽动起来。高潮过后的她,真的异常敏感,我每轻抽轻插,她都倒吸大气,噢噢连连,叫我不要动,慢点。我动几下,她的手又来挡几下。

于是我放开她的腿,双手环过她腋下,紧紧抱着她。她也毫无娇羞地跟我亲起嘴来。

我们口水互送,舌头互绞,慢慢地,她自己又扭屁股来。于是我又开始抽插,渐渐加快。

很快这个淫娃,就张开双腿,环在我腰,任我摆弄。既然是第二度了,当然要换个姿势。我拉她又臂,用力扯起,顺势一提一送,换成她坐在我鸡巴上。

她也不客气,开始是前后摇,闭着眼晴。一会挣开看我,我正盯着她。她还是无限淫态,似不过瘾,改成上下直起直落,又是拍拍有声。

「啊……啊……啊……呃……」淫声浪语,两个肉波一跳一跃。

女人毕竟欠体力,这样插了百把两百下,她已娇喘不已。我拉她扒到我身上,轻轻抬起屁股,我在下面猛刺。

随着我速度的加快和疯狂,她也「啊啊啊啊啊 」地叫不已,只不过分把钟,我说:「我要射了。」

她啊啊啊之余,还挤出句,「快,我也要到了!」

于是我使出混身力量冲杀,在她再次抽搐长啊一声的时候,鸡巴死死地顶在她最深处,足足射了五六下。

能同时高潮,人生性之至美,我们互上抱得紧紧地,感受着一起达到巅峰的高潮。伟哥的原故,我的鸡巴一直硬在里面。

她无限感慨:「你怎幺这幺硬啊,涨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