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SQDGPT.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  »  动漫改编  »  纯爱—母亲雨柔

纯爱—母亲雨柔


      

「就快好了,你再等一下哦」

正在接受新娘秘书化妆的妈妈,对着面前的镜子笑了一下,而靠在新娘休息室门口等待的我也对着镜里的妈妈回以微笑。

「好了,王先生,你来看看,你的妈妈有多漂亮。」

我看着镜子前的母亲,简直美的不像话,犹如少女般红润的脸颊、豔红的嘴唇、水汪汪的迷人大眼,身上穿着微露酥胸的白色新娘礼服,要说她今年快满50岁,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sandy小姐,谢谢妳哦,帮我化的那幺美。」

「王小姐,不,应该改口叫李夫人,那是因为妳天生丽质啊,啊,等等哦,不好意思,我去外面讲个电话,待会就回来。」新娘秘书一边对我们对不起,一边跑去外面接听电话,顿时在新娘休息室里面,就只剩下我跟妈妈两人,妈妈这个时候也站起身来在镜子前面仔细端详自己的仪态。

随着妈妈在镜子前面左右摆动着角度,那浓厚的女人味,让我忍俊不住,情不自禁的牵住她的手将她往我身上靠过来,并且低头亲吻了她那诱人的嫩唇。

「你哦,这幺短的时间也忍受不住。」

「没办法,我就是觉得妳特别迷人,妈。」

我站在妈妈的前面,轻轻的将我的手放在妈妈的腰部后方,静静的靠向妈妈感受她身上的那股女人香味。

「好了,剑辉,我看sandy她也快回来了。」妈妈轻轻的拍拍我的手,提醒着我。

「嗯」,我意犹未尽的闻着妈妈的髮香,并且在她的脖子侧面亲了一下。

「王小姐不好意思,我回来了,我再帮妳最后检查一下,待会新娘子就可以进场了。」

我对着妈妈笑了一下之后,让sandy再为她进行最后确认,离开新娘休息室,走去结婚典礼的喜宴会场,在那里,我未来的「爸爸」李伯伯正忙着招呼客人,看到我走过去,连忙跑来跟我说:「剑辉,待会要麻烦你了,雨柔就是这样,想法总是前卫,说什幺等一下要你带她走红地毯进场,这幺重要的事情都还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真不好意思。」

「没关係,李伯伯,一点都不麻烦。」

「还叫什幺李伯伯,可以改口叫我「爸爸」了,没关係,你不用怕,我不是那种很严厉的人。」

「李…,爸爸,那就请你以后多多指教了」

「你也是哦」

李伯伯又开始去招呼客人,过了不久,饭店里的女服务人员来提醒我们婚礼可以开始了,便要李伯伯先去会场里面的台上等着,而她带着我去牵妈妈出来,準备进场。

我跟妈妈一起站在门的后方,虽然昨天已经预演过一次,不过妈妈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辉,你会不会紧张?」

「妈,不会啦,你怎幺这样问?」

「辉,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人家最喜欢问你什幺问题?」

「那当然记得啊,就是…」

*** *** *** *** *** ***

「阿辉,你说,在你心里,你最喜欢谁?」

「那还用说,我最喜欢妈妈了。」小时候只要有人问我喜欢谁,我总会这样回答。

「那你长大以后要娶谁当新娘子啊?」

「那当然是我最爱的妈妈。」

每次我总会在讲完这句话的时候看向妈妈,而妈妈也总是会回我一个大大的微笑跟拥抱,并且说着:「剑辉乖,妈妈也最喜欢剑辉了,等剑辉长大之后,妈妈就是剑辉的新娘子了,你说好不好。」

「嗯」

当这句话说完,妈妈总会用着她的鼻子跟我的鼻子互相摩擦之后对着我的嘴亲下去,让我非常开心。

直到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小时候说过的那些话,都只能是个梦。

*** *** *** *** *** ***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我可以算是妈妈一手带大的,还记得爸爸死后,妈妈那时候去应徵好几份工作,每天忙的不可开交,为的就是让我跟别的小孩子过着一样的生活,工作使她每天总是早出晚归,也因为如此,使我比别人更害怕一个人独处、害怕黑暗,更害怕没有妈妈的感觉。

每次当我在晚上听到房门打开的时候,我就知道妈妈回来了,我会跑去门口的客厅等她,而她总会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这时候的她会满身大汗,所以她会问我要不要一起洗澡,小小年纪的我就会陪着妈妈一起洗,妈妈有的时候是穿着衣服帮我刷背的,但是更多时候,她是脱光光帮我洗澡的,记忆里,我会俏皮地去摸着妈妈的乳房,用手摸着,或用手揉着,每当我碰到她的乳房的时候,圆滚滚的白肉总会不规则的颤动。

这是我印象中妈妈年轻时候的乳房。

那一阵子阿嬷常来找妈妈,我都以为是阿嬷怕妈妈太累来帮忙妈妈,但是更多时候,她会将妈妈拉去旁边,说一些悄悄话….

「雨柔,妳看要不要考虑找一个男人嫁了,妳这样一个女人家独自带着剑辉过活,总是比别人还要辛苦」

「妈,妳就不要说了,剑辉还小,我不想他的生活太複杂」妈妈对着阿嬷说着。

「雨柔妳怎幺就是这样死心眼,不然,我来问问看剑辉的想法,剑辉你过来,阿嬷问你哦,假如妈妈再找别的人来当你的爸爸,你觉得怎样?」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妈妈只属于我的,我不要别的男人来当我爸爸,哇……」

我一边说着,一边哭闹,妈妈马上抢上前来抱紧我对着阿嬷说:「妈,妳看妳,我就说嘛,剑辉不喜欢,妳就不要再逼我了」这时候,妈妈的眼睛还泛着泪光。

自此之后,阿嬷没有再问过要妈妈嫁人的问题,而妈妈也一直没有让别的男人进入我们家的生活。

小鬼头终究还是会长大,但是我们的母子生活习惯照旧,只是,我看待妈妈的眼光开始有变化。记得第一次勃起,是我趁着妈妈跟我一起洗澡的时候,我蹲下来偷看妈妈小穴,她那时候头上满是泡沫,眼睛紧闭,正準备沖凉。我的手指头慢慢地伸向她的小穴处,微微颤抖,心跳澎湃

「我就要摸到妈妈的小穴了」,我的肉棒不断地向上伸张,最终到达它所能成长的极限。

最终,我还是没能摸到妈妈的小穴,只能在她小穴的下方停住,突然之间,我发现清水顺着妈妈的脸、乳房、肚脐、小穴,最终停留在我的手上后流走。我彷彿发现沙漠里面的一道清泉,不断地将那些水接过来咽入我的喉咙,让我享受妈妈的味道,那一年,我13岁,我第一次翘着肉棒对着妈妈的小穴,并且喝着流过她小穴的水。

*** *** *** *** *** ***

高中的时候,我结交上了一群朋友,分别是龙哥、阿砲、胖子还有阿猛,龙哥是我们这群人的头头,个头高大,之前有混过,也算一号人物,而阿砲与阿猛则有点像是龙哥的左右护法,不过在我看来,却有点像哼哈二将一样耍宝,而胖子是这群人里面最不搭尬的,为什幺可以跟这群人住在一起,主要是因为他爸跟阿砲的爸爸是拜把兄弟,所以阿砲的爸爸要阿砲带着他,以免被别人欺负。

这些人都算不上是好孩子,正确的来说,抽烟、喝酒、打架、闹事这些事情,只要我跟这群人聚在一起,就会时常发生。

在这段充满对未来不确定的日子里,我过的很荒唐,但是我并没有让妈妈知道,因为我知道她会担心我,虽然说我也曾经想离开这伙人恢复正常的生活,只是同侪之间的「义气」压力,逼得我离不开这个团体。

这一天,大家又聚在龙哥的家打牌、喝酒,互相吹嘘。

阿砲说:「ㄟ,干,你们都不知道我昨天干的那个妞有多正,哦,她那对「杀很大」的奶子,在我的肉棒干她肉屄的时候,都不知道晃个什幺劲,害我眼睛都花了,真是有够爽的,现在想起来我的弟弟还会硬硬的。」

阿猛:「啊,然后呢?」

阿砲:「哪有然后,当然就射了她一屁股的浓精啊,这还用问。」

「干,没有然后了哦,你这没挡头的东西」,阿猛一边说着,一边拿香菸盒丢向阿砲。

「靠夭啊,我才不像胖子是快枪侠。」阿砲边闪边说。

「喂…,你们说就说不用牵涉到我这边来。」胖子一边吃着鸡腿一边抗议的说着。

大家一阵嘻闹,互相取笑着,忽然之间阿砲好奇的问着我:「阿辉,你咧,你都跟女人进展到什幺程度?」

这时候大家都把目光对着我,「就…,接吻、摸胸还有看过小穴…。」

「干,你少屁了,我从来都没有看过你带过马子出门,还接吻、摸胸、看穴咧」,阿砲一脸不屑的说着。

「真的啦,我真的跟女人接吻、摸胸跟看穴了。」

阿砲:「干,死不承认自己是个逊咖,那你说你摸的是那一个女人。」

我:「就我老妈啊…」

阿砲:「干,你这人画唬烂还不用打草稿,我还跟你们说我曾经干过我姑姑咧,哈哈…」

「我是说真的,我到昨天为止还会摸我妈妈的胸部跟她接吻」,我一脸正经的说着。

阿猛突然很感兴趣的对我说着:「干,真的还假的,哇,母子丼,这个刺激哦。」

「喂,阿辉,这种事情没有的话不要乱讲」,龙哥一脸正经的说着。

「龙哥,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们。」

大家突然之间静了下来,听我继续说着从小到大我跟妈妈之间的生活互动以及发生的一些香豔情事,说到刺激的地方,胖子还忍不住吞嚥几次口水。

「干,超羡慕的啦,你妈长的超正的耶」阿猛露出猥亵的表情说着。

「对啊,你妈那对36D的胸部,摸起来一定超爽的啦,哦,我的弟弟都快挡不住了」,阿砲一边说着,一边对着空气顶了几下自己的腰。

胖子:「阿辉,你妈妈的奶子舔起来甜不甜啊」

「干,这小子就想着吃」,阿砲一边说,一边将阿猛丢给他的香烟盒丢向胖子。

「甜倒不至于,不过满香的,告诉你们我妈妈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干,真的还假的,有那幺好康的事情,你妈都多大年纪啦,干,我直到今天起码摸过上百对奶子,还从来没有见过粉红色乳头,我不相信」,阿砲一边说着,一边故作不屑,而胖子在一旁附和的说着:「对哦,阿辉,有图有真相,没图真死相」。

我这个人就是禁不起别人的刺激,一气之下,便拿出我的手机,打开里面我珍藏很久的照片,那是我在妈妈赤裸着上身在浴室吹头髮的时候,我站在浴室里面拍下来的,妈妈的头髮被吹风机吹得随意飞扬,非常漂亮,而她胸前的美乳,也因为刚洗完澡的关係,白嫩的胸肉上面被水滴滋润的闪亮。

事实上我拍完这张照片,被妈妈笑着打了我一下,要我不要乱拍,但是等她整理好仪态之后,又跑过来跟我一同欣赏照片里面的她。

妈妈看完之后也没有多说什幺,只是要我删掉这张照片,我一边假装删除,但是一边将它放入我私密的珍藏区里。

我总会在妈妈不在的时候对着这张照片,将妈妈的内裤套在我的肉棒上面打手枪,那真的是非常的刺激。

「哦,阿辉的妈妈的乳房真是白嫩,我看了一眼就想把它含在我的嘴里,看她这样,她的肉屄一定很骚,我忍不住了」阿砲一边说,一边準备脱下他的裤子。

「诶,阿砲你要干嘛」

「阿辉,你看不出来哦,我要打手枪啊!」

「干,少呕了,竟然对着兄弟的妈妈打手枪,你有没有毛病啊,好了好了,不给你们看了,我要回家了」我马上将手机收回我的口袋里面。

「干,还没有看过过瘾诶」阿猛不爽的说着。

「哦,乖宝宝要準时回家吃奶了,就这样把兄弟晾在一旁」阿砲在那边酸着我,再将自己。

「没关係,时间也不早了,还是让阿辉早点回家」龙哥这样一讲,大家都不敢再多说什幺了。

「那龙哥、阿砲、阿猛还有胖子,我先走啰」我连忙跟大家打完招呼準备离开。

突然之间,龙哥这样问我「等等,阿辉,这个星期天就是母亲节,你打算怎幺过?」

「嗯,我打算买个蛋糕在家里面帮妈妈过母亲节,有事吗?」

「哦,没有,本来想说那天我们几个兄弟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没关係,你忙的话,就不打扰你跟伯母过母亲节了,帮我跟伯母问声好」

「我也是,我也是」一旁阿砲跟阿猛还有胖子也在那边起鬨。

「龙哥的话我会讲,你们这些人的话我懒得理你们」

母亲节那天的早上,我拿出早已经订好的一个6吋蛋糕準备帮妈妈欢渡母亲节,这一天的妈妈也笑的特别开心。

正当我拿出蛋糕準备插上蜡烛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这时候会有谁来找我们?」

我接过对讲机问道:「谁啊?」

那头传来阿砲的声音:「阿辉,是我们啦,今天是母亲节,我们有买了一个蛋糕,想说拿来帮伯母庆祝一下。」

不知道他们有何居心,我对着他们说:「别闹啦,我今天没空。」

阿砲继续说着:「阿辉,你就这幺没良心哦,我们都到了你家楼下,你还不邀请我们上去坐哦!」

妈妈对着我问:「阿辉是谁啊?」

我回答妈妈:「没有啦,就几个朋友在我们家楼下,想要上来帮你庆祝母亲节」

妈妈很开放的说:「没关係,让他们上来,大家一起吃蛋糕也比较热闹。」

因为妈妈这样说,我只好开门让他们上来。

龙哥、阿砲、阿猛跟胖子一一进入我家房子,见到妈妈便亲切地打招呼:「伯母您好,不好意思打扰您们了,平时受到阿辉的照顾很多,今天听说他要帮你过母亲节,所以我们这些朋友也準备了一些礼物,要来帮伯母庆祝。」

「你们怎幺这样客气,来,你们坐,阿辉叫你的朋友坐下来嘛,我去厨房拿点水果给大家吃」,说完之后,妈妈便走向厨房。

胖子马上坐来我旁边开始吃着鸡腿,而龙哥、大砲跟阿猛则是分站在客厅内,并且看着我们家的照片。

「喂,你们今天不是要去玩吗?怎幺突然跑来我家,害我吓了一跳」

「阿辉,我说了,我们是来送伯母礼物的啊,别紧张」阿砲一边说,一边在客厅里面逛着。

「我妈在家,别说什幺有的没的!」

「你放心,我们都会保守秘密的」阿砲这句话说完,妈妈突然从厨房走了出来。

妈妈笑着说:「诶,年轻人说什幺悄悄话,是不是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

阿砲:「没有啦,我们没有什幺秘密….,其实我们今天来…..」

妈妈将水果放在客厅的方桌上,听着阿砲继续说着。

阿砲:「我们今天来是要来干伯母的!」

我跟妈妈都突然觉得我们有没有听错,看着他们几个人。突然之间,龙哥向我挥了一拳,胖子将他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而阿砲跟阿猛则是合作拉住妈妈,并且用毛巾先塞在她的嘴里。

「喂,阿砲,别闹了哦,这样不好玩哦,你们现在回去还来的及」

「阿辉,是你刚刚没听清楚吧,我刚刚就有问你还不邀请我们上去「做」,是你打开门邀请我们上来「做」的,你忘了吗? 」,阿砲的脸笑的颇为阴险。

「伯母妳好啊,妳上次粉嫩的乳房让我看了真是无比性奋啊!」阿砲一边说一边从母亲后面搓揉她的美乳,而阿猛则蹲下来拉住妈妈的脚,然后用他的嘴巴去舔着妈妈的内裤。

龙哥在旁边又对着我的头踹了一脚。

我头部的疼痛比不上被他们背叛的痛苦,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反抗,不然妈妈一定会被他们强暴。

胖子用他全身的重量压着我,我根本无法动弹,龙哥接连对我拳打脚踢,我已经受了不小的伤。

阿砲不断地搓揉妈妈的肉体,焦急地说:「龙哥,我已经忍不住了,说好你是第一砲的,你快点上,上完就换我们上了。」

听完阿砲的话,龙哥总算露出他急色的个性,说道:「阿辉,今天的事我们也不想的,都怪你那天给的照片太诱人了,我们只好用我们做兄弟的情谊,好好照顾你的妈妈。」

龙哥一边说,一边将妈妈身上的衣服跟裙子扯破,不一会儿,妈妈雪白娇豔的肉体在众人的面前赤裸呈现。

白晰的嫩肉,紧致的肌肤透露出轻熟女的自信与骄傲,凹凸有致的圆润胸形,配上粉色的嫣红两点,让人看了目不转睛。

向下看去,圆弧线型的身体曲线,腹部毫无赘余的扎实体脂,高耸圆翘的肥嫩臀肉,修剪工整的耻毛,耻部底处微现的女性肉丘,实在是美的彻底。

女人身体的秘密在众人的面前表露的一览无遗,此时感到羞愧的妈妈,脸上立刻显露出羞耻的红润。

「想不到伯母的身体竟然保养的这幺完美」龙哥一下子就说出大家的心声。

「你们快将伯母放在地毯上,我待会就要开始了」龙哥一边说,一边将全身衣服脱掉,露出他吓人的大肉棒。

龙哥的肉棒又粗又长,上面布满肉茎,如果让这样的尺寸干入妈妈的小穴,那可能会让她干坏妈妈的小穴。

「呵呵,每次只要让龙哥干第一砲,那女人就会欲仙欲死,之后就会变成一个蕩妇淫娃,等到我们接手的时候,她们都会主动配合我们,哈哈,待会我一定要先干阿辉的妈妈」阿砲边说边擦着口水。

阿猛不屑的对着阿砲说:「没有的事,下一砲是我。」

「诶,别忘了还有我」胖子压在我身上说着。

龙哥不等他们争辩的结果,拉开妈妈的双腿,将鸡巴对準妈妈的小穴就是猛力一顶,这一下直接顶到花心。龙哥粗大的肉棒顶入的时候,妈妈的小穴还很乾,所以妈妈感到很痛,只是她还是终于忍耐住了,嘴唇紧闭着并没有叫出声。

龙哥刻意的在肉棒进入时停留在妈妈的穴里,为的就是让妈妈彻底感受到他粗大的男性象徵,久未遭遇男人肉棒洗礼的妈妈,在穴肉撑大的同时感到剧烈的疼痛。

龙哥等待妈妈穴内包覆住他的肉棒同时,迅速退出肉棒,藉此摩擦、刺激妈妈穴肉触感,接着再迅速插入肉棒。

妈妈的小穴何曾受过如此刺激,身体不停的震动,从穴内的花心不断涌出晶莹透亮的淫水。

久而久之,妈妈的身心已经有点失守,在几番波折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唔,啊~~~」叫了一声,龙哥见状,精神为之一振,于是再次加速肉棒抽插的速度。

整间客厅已经都是妈妈与龙哥肉体碰撞的声音,「啪啪啪」的声音不停地迴响。

龙哥另外向妈妈的乳房跟嘴唇进攻,在龙哥的嘴巴探了几次妈妈的小嘴,却被妈妈紧闭的嘴唇挡在「门前」后,龙哥马上猜测,这是妈妈视为「守贞」的最后一道底线,于是更加积极的进攻。

终于在不断的闪躲与追逐游戏之下,在一次龙哥的鸡巴顶到妈妈的花心那时,妈妈还是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龙哥一看便立刻将舌头伸入妈妈的嘴巴内,开始用他的舌头搅拌妈妈的嘴巴。

两人的性爱过程看得旁人是面红耳赤的,一旁忍受不住的阿砲跟阿猛已经掏出鸡巴在打着手枪,压在我身上的小胖也开始逗弄他的鸡鸡,只是大家都没有发现,我的肉棒也涨红得发烫。

妈妈的身体在大家面前发情,让阿砲跟阿猛看的慾火焚身,但是又不能破坏龙哥对妈妈肉体的「调教」,只好各自掏出自己的肉棒打起手枪。

龙哥专心的干着妈妈,他那如同钢铁般火烫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对着妈妈的肉穴进行打桩式的碰撞,龙哥龟头上的马眼对着妈妈的花心好比嘴对嘴般的不停接吻,花心在受到龙哥肉棒点、面的规律碰触之后,妈妈已是淫声不断,腰枝乱颤般的洩水。

阿砲与阿猛都对龙哥干穴的技巧感到佩服不已,这就是能让贞女变蕩妇的独门绝技。

当妈妈「贞洁」的关卡被攻破之后,妈妈就如同阿砲他之前所说的开始配合龙哥的动作摆动她的身体,不时发出悦耳的呻吟声。

「啊~~~~,不要,不要~~~~啊」

妈妈的声音很是受用,大家听得都快爆出浓浆,龙哥也加把劲奋力的干着妈妈,而妈妈除了紧抓住龙哥的背以外,下体更是不断地涌出爱液淫水

妈妈被干到发情的神韵显得格外美丽,只是在干着她美穴的人是龙哥,渐渐地,妈妈白嫩的身体已经开始泛红,喘息的声音也越来越焦急。

阿砲跟阿猛不约而同的说:「哦,伯母快要被干到高潮了哦,龙哥好威」

被识破的妈妈羞红了脸,紧闭着眼睛不肯面对这一切,只是从妈妈嘴巴发出的声音背叛了她,「啊~~~呼~~,不要,啊~~~~」,妈妈一边叫着,一边将指甲插入龙哥背部的肌肉里面。

「啊~~~~~~~~~~~」

最终在妈妈大叫的时候,自花心洩出满满的淫水,双手跟双脚紧紧抱住龙哥不放,由她身体的反应显示已经达到高潮,而龙哥也在抽插几下之后将精液射入妈妈体内。

龙哥的睪丸不断地收缩,龟头不停地射精,此时的他正享受射精的快感,便在身体趴在妈妈身上,直到将所有精液射出之后,龙哥将肉棒从我妈妈体内拔出,「波」的一声拉出妈妈肉穴里面的一道精液,然后从妈妈的小穴里面开始留出满满的白浆。

高潮后的妈妈已经逐渐失神,遭受羞辱的她不禁流下眼泪,她痛的是遭人在心爱的儿子面前强暴,还被那人干出高潮。

龙哥随即坐在我家的沙发上,向着阿砲跟阿猛说:「你们谁喜欢,谁就先上吧!」

阿砲率先上阵,他先让妈妈躺着,对準妈妈的小穴猛力一插,又让昏厥过去的妈妈再度甦醒。

「哦,阿辉的妈妈小穴好紧,刚刚经过龙哥的大肉棒开发之后又能迅速回复的这幺紧真是不简单,哦,高潮后的小穴一收一缩的,咬的我的肉棒真是好爽。」

阿砲一边说,一边用他的贱手用力搓揉妈妈的乳房。

「还有这对乳房,第一次看到就想狠吸一口」阿砲边说边吸,并且大力的将妈妈的美乳揉搓,手掌还陷到妈妈乳房的白肉里面。

阿砲卖力的挑动自己的腰,一边用他的方法来虐待妈妈。

他将妈妈的乳头用力扯起之后再放下,乳房随着他的手拉抬到最高处之后回复原状,产生如水波纹般的余波荡漾。

阿砲再用他的淫嘴牙齿啃咬妈妈已经挺立的乳头,使得原本就殷红的乳头色泽更加鲜红。

龙哥、阿猛还有胖子看着阿砲凌辱我妈妈的身体,非常爽快。

现在的妈妈身上,已经多处都是被阿砲种草莓或啃咬的齿痕。

「哦,阿砲,你的花样还真多」阿猛一边说,一边套弄自己的肉棒。

「哼,这还用说,我别的都不会,这个最厉害」阿砲一边干着,一边再将妈妈的嘴巴弄开,然后将他的口水从上方流到妈妈的嘴里,硬是要她吞下去。

「哦,看你这样弄得好爽,我待会也要这样做」阿猛越看越兴奋。

「你瞧着,还有呢!」阿砲随即停下抽插,并且将妈妈翻过身体趴在地毯上。

妈妈从原本的正常位被阿砲弄成狗爬式,头髮垂着,已经遮住她美丽的脸庞,她的身体还在颤抖,突然之间,阿砲再度将肉棒插入妈妈的体内,让原本垂着头的妈妈,禁不住小穴的刺激而抬起头来。

阿砲一边抓住妈妈的头,一边用舌头舔着她的脸,一边用手用拍打妈妈的屁股。

顿时之间,原本白晰的屁股肉满是阿砲的血红手印。

「唔………….」妈妈的嘴巴被阿砲的臭嘴盖住,无法发出声音,只有两人肉体的碰撞声音跟「噗滋」的淫水发出的声音。

几番折腾之后,阿砲让妈妈趴在地上,扶住妈妈的腰卖力的干着。

终于在妈妈的叫喊声中,妈妈达到了高潮,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被阿砲向下用力拉扯的一对乳房扭曲变形,阿砲的肉棒在享受完极度的爽快之后再将精液大量射入妈妈的肉穴深处。

「呵呵,换我了」阿猛将还在妈妈身上喘息的阿砲拉开,再度循着阿砲的模式干着妈妈,让妈妈原本已经平息的呻吟声再次高昂起来。

妈妈在我的面前被这群畜牲强姦,而我被他们强迫观赏这一切,只因为我的原因,我妈承受她这辈子所能受到的最大羞辱,我不断的怒吼着,只是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我已经无法摆脱胖子的压制。

在阿砲跟阿猛的夹攻之下,妈妈很快的又沦陷下去,两个人非常有默契的左右、上下夹攻逗弄妈妈的每一个性爱的感官神经,不一下子,妈妈被他们两人接连搞到两次高潮,而这两次也都有着阿砲跟阿猛的精液相陪。

龙哥再稍作休息一下之后,马上又提枪上阵,跟阿砲、阿猛一起加入干着我妈的行列。

阿猛从后方将妈妈的身体抬了起来,妈妈的双腿挂在阿猛的手上,妈妈被射精后的小穴在大家的面前毫无遮掩的一览无遗。

这个时候,龙哥示意要阿猛配合他,两人分别将肉棒对準妈妈前后的两个穴,奋力插入。

妈妈的小穴跟肛门从未被人同时插入,这一次龙哥跟阿猛合作的插入行为,顿时让妈妈翻了白眼昏了过去。

龙哥要阿猛的肉棒停在妈妈的肛门里面,而自己再用肉棒大角度的进出妈妈的小穴,此时阿砲突然跑去躺在两人中间的地上,张开他的嘴,等待妈妈小穴的淫水。

没有多久,从妈妈的小穴里面开始涌出淫水,阿砲的舌头伸的老高,终于淫水随着重力流入阿砲的脸跟嘴巴里面,让阿砲感到特别的舒爽。

「哇,龙哥你再更用力的干阿辉的妈妈,这样她的淫水才会多,哦,这味道尝起来鹹鹹甜甜的,好特别啊」

龙哥、阿砲跟阿猛三人如同三重奏一样,不断变化体位跟姿势一起干着妈妈,弄得妈妈的小嘴、肉穴及幽门被姦淫的彻底。

妈妈一次又一次的从平淡被姦到高峰,然后又归于平淡再达到高峰,一再的不间断重複这样的流程。

直到后来,妈妈已经没有意识跟体力配合他们,四肢随他们摆布的姦淫着….

就这样,妈妈在龙哥、阿砲、阿猛的三人合作之下,被干的不省人事。

之后,妈妈倒在客厅的地毯上,而龙哥、阿砲跟阿猛在旁边休息。

「哦,干,好爽啊,阿辉你的妈妈真是个极品,我花钱去干的都没有这幺舒服」阿砲边休息,边这样说着。

「接下来换谁了,如果没有人我又要上了哦。」阿猛色瞇瞇地抓着自己的肉棒,準备向我妈走过去。

胖子突然向大家说:「换我,换我」

「干,死胖子插什幺花,去旁边吃你的鸡腿啦」阿砲一边说,一边踹向胖子。

「你们都有干过阿辉的妈妈,为什幺现在还没有轮到我,如果你们不让我干的话,那我就把这件事说出去。」于是阿砲对着胖子说:「干,你这小子是说认真的?好啦好啦,你快去干阿辉的妈妈。」

阿猛跟阿砲随即走来压制我,而胖子马上跑去干妈妈的小穴。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胖子马上就射精了,但是看到这丑陋的猪将他的精虫射入妈妈体内,还是让我觉得很不爽。

「干,顶没几下就射了,说你是快枪侠你还不承认,好了还不快滚开,别妨碍我来干。」

阿砲将胖子推开,直接将他的肉棒再度插入我妈妈的小穴里面…….。

「哦,爽啊,今天清枪清的好舒服,我总共在阿辉母亲的肉屄里面射了4砲」阿砲满足的说着。

「我在阿辉的妈妈里面射了3发」阿猛说着。

「那龙哥也是射了2砲,胖子1砲,哇,阿辉,你妈赚到了,一天之内就被男人射了10砲在她的肉屄里面,那她很有可能怀孕,那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将来都有可能当你的爸爸,哈,你现在可以先叫一声爸爸来听听啊!」

阿砲如此羞辱人的话,实在是让我想要当场杀了他,我的眼睛充满怒火的看着阿砲,让阿砲有点退缩。

「喂,阿砲,别说了,别忘了今天最后的任务」龙哥冷峻的说着。

「哦…….对哦,好啦,阿猛你来帮我。」

阿砲跟阿猛将昏倒的妈妈的大腿拉开,露出她已经被灌满白浆的肉穴,此时母亲的下体已经一片狼藉,残乱不堪。

「阿辉,别说我们兄弟不照顾你,今天就帮你完成你的梦想,你上次说过你跟你妈只有接吻、摸奶还有看小穴吧,今天做兄弟的就帮你完成你的梦想」随即阿猛猛拉住我的身体,让我挣脱不开,阿砲随即蹲下去脱掉我的裤子跟内裤,我的肉棒露了出来。

「哦,干,阿辉,你心口不一哦,你的肉棒怎幺翘得这幺高。」

被他们说中心事的我感到非常羞愧,在刚刚看他们轮姦妈妈的时候,我的心中是性慾高于愤怒,生理上的反映已经超出我心理上的压抑。

「来来来,今天就让你干你妈妈,我们还会帮你照相留念,这样我们就是共同犯罪了」

虽然我强力的挣扎,但是阿砲还是将我拉到母亲的面前,将我的肉棒对準妈妈的小穴,而另一方面,阿猛则是轻拍妈妈的脸颊,要将已经昏倒的妈妈唤醒。

「嗯,唔……」妈妈慢慢地醒来,但是还有点意识不清。

「伯母,妳快点醒来啊,妳的宝贝儿子阿辉,即将要将他的鸡巴插入妳的肉屄里面了哦,妳可不能错过这纪念性的一刻。」

妈妈突然睁开眼睛,对着他们说:「不要啊,求求你们了,这是乱伦啊!」

阿砲猛力一推我的腰,我的肉棒马上插入妈妈的小穴里面,并且将一些白浆排出。

「啊~~~~~」

妈妈在我插入之后,马上叫了出口,我心里想着:「总算真的插到妈妈的小穴了,只是,怎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

「阿辉,你的腰要动啊,你不动怎幺算抽插,还是你害羞不敢插你妈妈,没关係,如果要让我这个后父帮你代劳,我也愿意。」阿砲这样对着我说。

为了不让这群人在玷污妈妈,于是我在妈妈的耳边轻轻说着:「妈,对不起了」,便开始干起我的妈妈。

道德与理智的线,在我跟妈妈的性爱之中开始断裂,为了不让妈妈再被强暴,只得用儿子的肉棒佔据妈妈的小穴,这是为了追求贞洁所需犯下道德的错,格外讽刺。

龙哥看我干着妈妈,马上拿出他的手机叫阿砲来将我们的性爱过程拍起来。

阿砲一边拍,一边说着:「哦,真实的母子丼耶,我想要拿去投稿,赚积分」

我听到便瞪向阿砲。

阿砲对着我说:「我只是随便讲讲」

龙哥看到「证据」已经拍到了,便要他们穿上衣服準备离开,临走前再次对着我说:「阿辉,别恨我们,我们只是借力使力,没有我们,你也永远干不到你最心爱的妈妈,我们算是各取所需而已,而这些证据你放心,只要你没说出去,只会在我手上,不会流出去」

龙哥话一说完,四个凶神恶煞便离开我家。

见到他们离去,我马上停止抽插,并且跑去将门狠狠锁上,回头抱起妈妈说:「妈,对不起,都是我让这群畜生玷污了妳,都是我不好」,我抱着赤裸的母亲跪地痛哭。

「辉,这不怪你,你扶妈妈去将身体洗乾净吧。」

我扶着脆弱的妈妈进去浴室,将她深受伤害的身体彻底洗净,中间洗到一半,我俩还抱头痛哭,彷彿要将这一切的痛与恨藉由这场痛哭给宣泄殆尽。

*** *** *** *** *** ***

那天夜里,我跟以往一样陪在妈妈的身边睡觉,只是今天不太一样,我是抱着妈妈睡觉的。妈妈静静的闭上眼睛靠在我的怀里,我慢慢地抚摸她的秀髮,不说一语。

突然,妈妈对我说着:「辉,你曾经说过,你长大以后要娶我当新娘子,现在妈妈变成这样,你还会娶我吗?」

「会的,我会的,不管妈妈怎样我都一定会娶妳的」

「傻孩子,我已经是那幺的不纯洁,况且母子之间是不可能结婚的。」

「我呸,我才不管这些,我多想找一个地方,小小的,可以容纳我跟妳就好,这样我们就不用管别人,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过我们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接着说下去:「我有时候都会在想,如果妳不是我妈,我一定会追妳追到娶妳,但是如果妳不是我的妈妈,那我又会在哪里?我又会不会在我的生命里面遇见妳,这些相生相剋,互相关联但又充满矛盾的问题一再的困扰着我,妈,如果妳不是注定当我这辈子的情人,那我们又怎幺会这样的互相疼爱怜惜对方,甚至将对方的生命视为比自己生命更重要呢?我不懂,世俗的礼节有太多太多,我太笨,我的脑容量装不了什幺东西,我只知道我爱妳。」

话一说完,我便将我的嘴往妈妈的嘴巴吻去,这跟以往母子关係的亲吻不同,我要让妈妈知道,从今天起,我就是她唯一的男人。

我的嘴巴不断亲吻着妈妈,妈妈从一开始的闪避、反抗,到最终开始配合着我,在我的舌头冲破妈妈紧闭的嘴唇,我知道,我已经突破妈妈原本紧闭的心灵,我们热切的亲吻,舌头已经交缠到发出淫蕩的气味,妈妈的双脚开始交缠,最终在我的屁股上方相遇,我猛烈的扯开母亲的衣服,看见熟悉的美乳,这一刻起,我俩不再是母子,而是情侣、性伴侣,我猛低头对準妈妈的乳房就是一阵猛亲,妈妈的乳头被我吞噬在嘴巴内,口水自我的嘴巴顺着她的乳晕留到床上,妈妈已经一阵呻吟。

我迅速地将妈妈的肉裤脱了下来,原来,妈妈的小穴早就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只是她一直隐忍不说。

「原来,妈妈妳也想了…..」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我俏皮地对着妈妈的嘴巴亲了一下之后,便将肉棒对準妈妈的小穴,妈妈这时有点害羞,用手指轻轻的遮着自己的眼睛,我轻轻地将她的手指分开,对着她说:「妈妈,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叫妳,妳是雨柔,是我的爱人,从今尔后,妳只属于我!」

说一说完,我的肉棒便开始进入妈妈的蜜穴里面,在插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排开的不止是妈妈穴内的层层穴肉,更冲破了妈妈对世俗观感的枷锁。

「啊………………」,妈妈喊出她现实中的苦悲,更喊出了我内心对于道德伦理的不齿。

这一次将肉棒插入妈妈的体内,是欢欣愉悦的心情,母子两人已经抛开过往的矜持,不再害怕面对内心真实的感受。

我的腰开始摆动,挺着我的肉棒,不断地撞击妈妈的肉穴,妈妈娇羞的时而紧咬双唇,时而抓着我的手臂,轻声的发出呻吟声。

妈妈娇羞的神情甚是可爱,我一边搓揉妈妈的乳房,一边用嘴巴在妈妈的耳边吹气,我知道,这会很快让她沦陷。

果然过没有多久,妈妈终于卖力扭动她的腰,热情地迎接我的插入。

我们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的互动,我直上直下的肉棒在拉开到最高的地方之后便是顺着重力加速度再次攻入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喉咙不断的发出轻音「啊~~哦~~辉,你,再深一点」,并且在我俩交合的地方不断流出淫水以及白沫,已经湿成一片圆的床单上满是我俩奋战的痕迹。

胸前感受到妈妈丰乳紧贴我胸膛的快感,而只属于妈妈独特的女人馨香之气充斥我全身,秀髮已经被汗水沾湿,眼神迷濛的向我索吻,此时的妈妈已是非常的性感迷人。

妈妈时而抬脚,时而用脚夹住我的腰,时而用她的四肢整个将我抱紧,彷彿水蛭一样的吸住。

我将妈妈拉起,上下震动床铺,妈妈抱着我的头,而我正低头舔着她乳香四溢的乳房,好不快活。

最终,我回复正常体位,将妈妈的双手紧握向上,然后看着妈妈的美乳在我面前不规则的摆动,乳波摇曳。

「辉,你弄得我好舒服,这是我最爽的一次」

在与妈妈身、心、灵结合的愉悦,让妈妈远离之前被强暴的羞辱感触,妈妈的反应由最初的羞怯到最后的彻底解放,高潮的累积如同直线笔直的上升,一下子便到达顶点。

「哦,辉,你顶到…..花心了,我好…我好舒服,可以,可以再快一点!」

「柔,我也是,你的嫩穴夹住我的肉棒……….好舒服…….」

在跟妈妈做爱的过程中,跟妈妈充分的对谈,这是妈妈到目前为止最尽兴的性爱。

「辉,我…….我………..要到了,你,我要你射进来,不要拔出去!」

在听到妈妈这句话,我跟她同时达到高潮,插在妈妈小穴里面的肉棒射出的不只是浓浓的精液,还有我深藏已久的爱火。

妈妈紧抱着我,久久不放。

就在母亲节尚未结束的这一天,我跟妈妈终于确认彼此的关係,从此不再是母子,是恋人,是情人,更是爱人。

「辉,我们离开吧,到一个没有人认得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

那一年我刚过17岁不久,第一次跟着妈妈离开自小长大的城市,从此再没有回去过。

后来的某一天,我翻开报纸,报纸刊出的是一则重大酒驾车祸的消息,车上四人全部当场死亡,四个人的死状凄惨,包括一个人飞出车外撞向电线桿,脑浆四散,一人头被切掉只剩颈部,而一人则是下体血肉模糊,生殖器都不见蹤影,只有一人留有全尸,只是从他的肥肚上露出大大的肠子。我一眼就认得那是胖子,所以其他三人应该就是龙哥、阿砲、阿猛,经打电话问过报社比对名字之后,确认无误,总算老天有眼。

*** *** *** *** *** ***

我牵着妈妈的手走进婚宴的宴客厅内,虽然客人不多,但是这些人都是来见证妈妈结婚的这一刻。

我跟妈妈缓慢的走着红地毯,并且对着她微笑,耳边传来的是客人的欢呼以及鼓掌声,前方有服务人员在我们走路的时候撒着满满的花瓣,此时妈妈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跟妈妈慢条斯理地走上舞台,然后,我将妈妈的手交给李伯伯,让站在妈妈左手边的李伯伯,温柔地牵着她的左手,而这个时候,妈妈要我留下来一同站着,并且用她的右手牵着我的手。

主持人开始讲话,现场的人不断的欢声鼓掌,一旁的李伯伯已经紧张的放开妈妈的手,时而搓着自己的手,时而用手擦汗,而我跟妈妈的手,还是紧紧相握的。

最终,主持人念完了一切的介绍及祝贺台词,工作人员一一的将酒杯拿给我们,要我们一起跟大家敬酒,妈妈熟练的用左手举杯,而我跟李伯伯则一同用右手举杯,之后一饮而尽。

当妈妈要被李伯伯带着走入主桌的时候,妈妈悄悄地对着我的耳边说:

「辉,你看到了吗?我在今天已经嫁给你了,这是我们的婚礼,这些人是来祝福我们的…..」

话一听完,我的泪水不争气的哭了出来,大家不停地用照相机,录影机拍着这些画面,而我则躲去厕所里面大哭,这一次之后,我的人生不再因为遗憾而哭泣。

一个星期之后,妈妈跟李伯伯离婚了,理由是「个性不合」,离婚之后,妈妈迅速地离开李伯伯的家,连蜜月都没有去过。

这一天,我跟着妈妈準备搭乘飞机出国,在机场大厅里面漫步走着。

「辉,你看,那朵花好可爱,那一朵也是」

其实这些花朵,都没有妈妈灿烂的笑餍可爱,在我的心里,妈妈早就是我最爱的女人花了。」

「你在想什幺?」妈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我的脸颊,我猛一回头,在那等着我的早已是妈妈热烈的红唇。

「我不这样主动,你就不敢在机场大厅这边亲我」

「谁说不敢亲的」,我将妈妈抱在我的怀前,用我最深的吻回敬她的热情。

「柔,我最爱妳了」我悄声的在妈妈耳边说道。

「辉,我也最爱你了」妈妈在我耳边大声的说着。

原来今世的情人,早就已经在前世相约好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