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我与老公好友的3P

我与老公好友的3P

      

话说三年前与男友同居了六个月,一天晚上因出差问题又与男友吵了一架,就开车到淡水河边,一个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想着以后要怎幺办?这就是我以后要白头偕老的人吗?我的生活品质就是这样吗?就这样子一直呆到了11点。

这时阵阵海风吹来,让我感觉到有点凉意,只得拉紧衣领,瑟缩在椅子上。头痛、心烦、疲倦再加上凉意,我真的是身心憔悴,想着想着,起身移动脚步向桥上走去,站在桥上不禁悲从中来。眼不见为净,抬起脚正要跨上栏杆时,一只强壮的手将我拉住了,回身一看……

「小姐!干嘛想不开!有什幺事不能解决的?值得你拿生命来换?你怎这幺笨?」这只手一直拉着我到旁边一家咖啡厅,又帮我点了一杯巴西咖啡。他帮我加了一点糖,我喝了第一口后,泪水不自觉的喷了出来,眼泪、鼻涕将他的手帕变成浆糊糰,还好店里没几个客人,否则不被吓跑才怪。

就这样,这陌生人陪我到晚上2点,我什幺也没说,整晚都是他自己表演。他叫张国诚,南部一家大学研究所毕业,目前在一家建设公司担任高级主管,未婚。今天因有一项工程告一段落,所以才出来散散心,刚才就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他看我一人陷入长思,就觉得这女孩子有问题,所以就留下来。

那天晚上在他的劝导下,我下了决定。回到家里,只见男友还在睡觉,我收拾了我的衣物,留下了纸条,我要重新出发。

第二天张国诚一早就来电,知道我无恙后,就约我晚上吃饭。就这样,一年后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先生。

婚后我俩的感情很好,他从不问我以前为何要自杀,也不问我以前感情的事情。他时常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活在当下,互相体谅,及时享乐」,所以我们几乎没吵过架,一方面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会跟他吵架?就这样我们亦朋友、亦夫妻,日子过得很是充实。

我的皮肤不是很好,夏天只要稍微闷热就流汗,手肘、膝盖、腋窝、脖子内部就会起痱子,稍不注意局部就会有湿疹;于是在医师的建议下所穿的衣服、裤子都是棉质、不穿丝袜、不穿包头鞋、一切以通风为主。

在家里也只穿薄的盖屁股连身睡衣、不穿内裤,果真通风;不用肥皂洗澡、洗澡水避免太烫,时常擦棉洋油,不要让皮肤太乾燥;这样一联串的配套措施下来三个月后,果真湿疹、痱子都不见了,但只要稍微不注意,就又会复发;而这样也便宜了我先生,他只要一经过我身边就会伸出怪手摸我屁股一把。

他最喜欢和我一起晾衣服,因我要垫脚尖,两只手要抬高挂衣服,睡衣会往上拉,因我没穿内裤,所以阴部整个会跑出来,他就会偷瞄我一下,还不好意思让我看到,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有一种偷窥的兴奋;有时我会故意弯下腰拿东西,屁股会整个跑出来,他会盯着看,有次我还听到他吞口水的声音。

晚上看电视时我会故意坐在他的斜对面,他会偷瞄我的大腿,看我的阴毛有没有跑出来,我会故意稍微张开腿,若隐若现的,吊足他的好奇心;有时我会突然转过来看他,把腿夹紧,他知道被我发现了,脸部马上发红,吃吃的笑,而我也乐此不疲。

有时晚上他会租些A片回来一起观赏,看到精彩处,我们就在客厅里学着影片上的招式当场实习。我们在做爱时,我会先关落地窗,以防春光外洩,但他常说:「被看到也没关係,看得到吃不到,怕什幺?」我先生就是这种人。

每当看到3P情节时,他会问我的感受,我说:「一般人应该不会吧?怎会让自己老婆跟别人做爱呢?」老公又问我:「妳有没有看到那个女主角的表情,好像很满足的样子!」我只能回答:「又不是我,我怎幺知道?如果爱上了对方怎幺办?」

我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农村姑娘,我一心一意只想与我老公白头偕老,3P或换妻对我来讲都是天方夜谭,但老公同样问题有意无意的问了我好几次,我不知道是我过份敏感?或老公只是随口问一问?但他对3P好像很感兴趣!

我也曾问过我的家庭医师,我老公的这种心态,医师的回答是:「这种事情我已经有好几个个案了,我也把当事人的先生找来,了解他的心态。一般人对于情人、夫妻都有佔有慾,换句话说就是保护心,一般先生有妳所谓的这种想法,大部份是先生认为老婆太乖、太辛苦了,这样对她从一而终是不公平的。

男人在外面随时可以找别的女人玩,但女人受礼教之束缚就不好意思主动找男人,所以先生想:如果我帮我老婆玩3P,她的感受会更深,会更爱我!所以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他没想到老婆的心态尚未準备好,还得考虑安全、卫生、心理、对方人品……做法是否可行,就看双方对这件事的看法!」

在结婚前我先生曾告诉我,以前他在高中时曾和最要好的同学陈振忠共同杀过人,先将对方打成了植物人,一个月后对方死了,他们两人被送少年法庭以过失杀人被起诉,与其两人同罪,倒不如一人担起,于是陈振忠说是他拿椅子把对方砸死的。

我将实情告诉爸、妈,于是所有律师费用、赔偿对方三百万元都由老公家负责,而陈振忠以过失杀人被判七年徒刑,而他也转学了。就这样,这件事成了他永远的伤痛,也永远欠陈振忠这天大的人情。

我问过他,陈振忠现在在哪里?他说:陈振忠假释时有去监狱接他,到家中来,但随即回家去了,后来有来电说要去当兵。他读研究所因功课忙,陈振忠也因部队移防音讯渐稀,陈振忠家后来搬到花莲去了,邻居也不知道那边的地址,所以已经有两年没音讯了。

我听了毛骨悚然,原来我老公还是杀人犯!但我很想看看陈振忠是怎样一个人?

星期三下班回来时,老公很兴奋的告诉我:「老婆!我连络上陈振忠了,我请他到我们家来,他同意星期五晚上到家里来吃晚餐!」整个晚上我们都在讨论要如何招待这位恩人,于是从先整理屋内开始,客厅、卧室、书房、客房,要準备什幺菜……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五,先从餐厅买了三样菜,回到家时,老公已在厨房里忙了。换好家居服,没多久电铃响起,老公赶快冲出开了大门:「振忠!好高兴你能来!来来来,里面坐!筱芬!来,见见振忠!」

经介绍后,他们两人的声音、身高、体型、面容……还真有点像。吃饭时老公特别高兴,开了一瓶红酒,一人一杯没两下一瓶就没了,一连开了三瓶,我也喝了四杯。

今天的红酒特别好喝,我因全身发热,所以第一、二颗钮扣没扣,只要一起来帮振忠夹菜或倒酒,两颗36C的乳房就差点全露出来。老公有时也打趣说:「筱芬,小心喔!是不是还要再加菜?」

我起先听不懂,后来终于明白了:「老公,你很不正经喔!」这时振忠也看到了,吃吃的笑:「大嫂的身材很好,而且皮肤很白,很令人羡慕!」

饭后大家在客厅聊天,知道振忠还没结婚,现在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晚上在读大学夜间部资讯系,恰巧学校离我们家只有十五分钟的步行路程,而他现在住的地方是用分租一间房间。

我们力邀他一起与我们同住,反正家里还有两个房间,而他又是老公的大恩人,就这样说定了,明天老公会去帮他搬过来,反正明、后天不上班、上课,就邀振忠住下来,晚上三个人东聊西聊,对振忠这几年的经历更加了解。

振忠当兵回来后先找工作,所有僱主知道振忠有杀人前科所以都不敢用他,还好经同梯的介绍先开计程车。

有一天他载了一位张先生,要去机场接外国朋友,一到机场发现他的外国朋友已出来了,于是又搭振忠的车回到市区。知道这位外国朋友来台洽公之外,尚有三天空闲想参观台湾名胜古蹟,正愁没人可帮忙时,就请振忠带那位外国朋友去玩,待遇相当优惠。

事后张先生问振忠要不要找份工作时,他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但又怕张先生知道他的前科会不用他,所以乾脆先告诉了张先生他的记录,没想到张先生反而说:「你敢主动告诉我杀人前科,我就敢用你,我希望你比别人更努力,以免别人看不起你!」振忠当场流下眼泪。

还好振忠没让张先生失望,很快就投入了他的工作,最近发现不学电脑赶不上时代,所以努力读书考上了资讯系,要做个现代人,所以才在学校附近吃晚餐时与国诚碰上。

听了振忠的话,老公抱着他流下眼泪:「振忠,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振忠则说:「国诚,过去的事不要再谈了,让我们为以后努力吧!」

第二天老公帮他把东西搬来,我也帮忙整理,整理完后全身冒汗,他们两人先去洗澡。我去厨房煮饭时才想起我的煮饭围兜还在浴室,于是推门进去,只见先生脱光了衣服正在洗头,他也没注意到我进来,还闭着眼睛在洗头法。

我拿了围兜就走,刚走出浴室门口突然觉得老公今天好像不大一样,又转回去看了一下。老公今天的阴毛好像比较多,阴茎好像粗了一点,于是我伸手抓了他的阴茎一把,还说:「老公,振忠现在住我们这里,以后洗澡要锁门,否则不好意思!」老公也没回应,于是我走回卧室换衣服。

这时听到卧室里有声音,心里正在想:「奇怪!谁在里面?」一看是老公在蹲厕所,那刚才在外面浴室的不就是……这次糗大了!

吃饭时我都不好意思看振忠,老公不明就里:「老婆,怎幺回事?」振忠也不讲话,这可急了他:「老婆,什幺事情?说出来我来评评理!」

在拗不过老公的要求之下,我只好坦白:「老公,刚刚振忠在洗澡,我把他误认是你,结果……结果……伸手一抓……哎呀!人家不好意思讲嘛!」

「喔!这种事!我还以为什幺大事?没关係,振忠没少掉一块肉!」

我羞红了脸,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让我钻进去。

晚上睡觉时,老公吸着我的胸部,今天感觉特别敏感,当老公的手移到阴部时,我全身起了痉挛,淫水直冒。老公也感觉到了:「老婆,你今天好像特别兴奋,是不是摸了振忠的阴茎而感觉特别兴奋?」

「老公,不要再糗我了!」

虽然我嘴巴不说出来,但脑海里存在着振忠粗硬的阴茎影子,所以今晚很快就高潮了,而且连绵不断。

「老婆!妳摸了振忠,要怎样赔人家?」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要怎幺办?你说呢!」

老公笑着说:「妳摸人家哪里,就让他摸回妳同样地方,这样就公平了。」

「哎呀!不理你了!」

平常我都与老公一起在客厅旁的浴室洗澡,因我们的主卧室是半套卫浴,而外面的浴缸就像汽车旅馆的大浴缸,所以我们如同往常一样在外面一起洗澡。

星期三如同往常吃完晚饭后,稍微休息后就与老公一起洗澡,突然间浴室的门被推开了,振忠急着要上厕所,而我正站在浴缸旁,这一下全被看光了,只听振忠说:「对不起!」就又冲出去。

老公高喊:「振忠!先用我的房间!」过了一会儿老公喊道:「振忠!过来一下。」

「有什幺事吗?」振忠在门外回应。

「你今晚不是要上课吗?」

「是啊!因为今天教授临时调课,所以就回来了!」

老公又说:「来,进来一起洗澡!」我在旁捏了老公一把,老公说:「反正你也看过他、摸过他,他也看过妳,只是妳还欠他一摸,等一下就扯平了。」

这倒是真的,我平常因不穿内衣裤,而且家居服的胸口又低,让振忠眼睛时常吃冰淇淋,只差没摸过、用过。

老公出去把他拉进来,不过他是穿着内裤,振忠回答:「不好意思啦!大嫂在那里。」老公说:「没关係啦!」

这时我的脸整个通红,不好意思看他。等振忠沖洗完毕要站起来时,我为了好让他与老公一起泡澡,所以就跨过澡盆出来,振忠一手来扶我,我因全身赤裸不好意思面对他,只好背对着他们低头洗头髮。

以前老公都会帮我沖头髮的泡抹,今天也不例外,老公帮我沖头髮,也帮我擦背,结果从眼角一瞥镜子,竟然是振忠在帮我沖头与擦背,他的手就在我背上抹着肥皂!这时我全身如同触电一般的发抖,快感竟然来了。

背部擦完,老公示意他帮我擦屁股与腿部,当擦到大腿内侧时,我已摇摇晃晃几乎无法站立,老公见状也过来一手扶着我,一手帮我抹胸部。在他们两人进攻下,我淫水直流,闭着眼睛,浴室里只听到我「啊……啊……」的声音,阴道内有如千万条小毛虫在爬动,好痒好痒。

这时我已无意识,只想找支阴茎来插,当老公的手插入了我的阴道时,我整个人已站不住了。振忠扶着我坐在浴缸边缘,我一手抓住了老公的阴茎就搓捋起来,突然间看到老公正在吸我阴部,那这支阴茎又是谁的?糟了,又搞错了!

老公坐在凳子上将我抱起,将阴茎对準着阴道,因阴道口有肥皂,很顺利就进去了。阴道的刺激,再加上胸部的刺激……胸部?一看原来是振忠在老公示意下正在吸我的乳头!这种感觉跟以前的高潮完全不同,以前老公一边插一边吸,动作不是很顺畅,现在两个人一人负责一边,使我高潮不断。

振忠拿起毛巾将我胡乱地擦一擦,就与老公把我抬到房间去。躺好后老公继续上场,我的嘴巴吸着振忠的阴茎,两个人四只手在我身上游动,胸部乳头、阴蒂、阴道、嘴巴一直都在刺激中,这种感受没亲自体会的人无从领略得到。

老公授意振忠上阵,振忠绕了过来,趴下来用嘴巴来吸我阴部,这时的感觉更刺激,我有一种偷窃得手(小时骗父母亲)的快感。他是第三者,他的每一吻都让我很兴奋、也都很期待,阴蒂被拨开露出肉豆,他用吸的好刺激喔!吸尿尿的洞,又痒又刺激。

这时老公递给他一个安全套,他犹豫了一下就套上,然后插了进来。他的阴茎较老公的粗、硬,但较短。

他插进来后阴道壁整个摩擦到,一进一出好不刺激,坚硬有力的阴茎插得我魂飞九天,强力的冲刺,让我高潮连连。在一次高潮后我全身痉挛昏了过去,吓得老公赶快过来:「老婆!醒醒!老婆!怎回事?」

我大概失神有二十秒,然后才回过神,这才体会到原来这种高潮较以往的高潮都来得久、来得深,全身骨头都像散掉了般,不是一般笔墨所能叙述。他不是1加1等于2,而是1加1的平方等于4。

这样抽插了约百来下,振忠把我的一只腿抬高,他的阴茎从侧面插入我的阴道。我的妈呀!顶到我的子宫颈了,他的每次抽插都命中我的花心,淫水又大量流出。每次抽插,阴蒂、阴道口、阴道壁、子宫颈全部刺激到,再加上嘴里老公的阴茎、乳头的抚摸,令我高叫连连:「喔喔!好舒服!喔喔喔喔喔喔……」

就这样振忠插了约二十分钟,换了四种姿势,然后换我老公,我老公再插十分钟,才一个一个投降。当老公的精液灌进我子宫时,今天也感觉特别敏感,热热的精液浇得花心好不舒服。

三人躺在床上,我在中间两手抱着两人,向老公说:「老公,今天很刺激,也很舒服!」老公问我:「喜欢吗?」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再转身向振忠。

这时振忠吻了过来,我闭起眼睛接受他的深吻,「大嫂,不好意思!我太冲动了,对不起!」这次换我吻了他,堵住他的嘴,而他的手还放在我的阴蒂上。

「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希望你把这里看成你的家。」老公说:「振忠,以后筱芬不只是你的大嫂,也是你的老婆,你要爱护她、保护她!有没有意见?」

「国诚,很谢谢你!收留了我,又给了一个家,也给了我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我不知要如何感谢你!」

「那我以后不就有两个老公了吗?别人问我要怎幺回答?」我提出问题。

「这样好了,刚好筱芬和振忠都同姓,那对外就说是兄妹好了。」

这时两个老公的阴茎又挺起来了,这次也是振忠先上。原来的那种充实感又来了,刚才我的高潮未退,现在又再插入,马上高潮又起,淫水又流出来了。

「啪!啪!啪!啪!」冲刺时振忠用力在我阴道里快速抽插,两人阴部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老公则坐在旁边观赏:「老婆加油!老婆加油!」

经过这次后,我在家里穿家居服不用遮遮掩掩,也不再怕振忠看了。有时从外面回家,太热了,把衣服一脱就光溜溜到处逛,振忠看到就赶快把阳台窗户的窗帘拉上,怕被别人看到。有时振忠上完课回来洗好澡,看我一人在看电视,就坐在我旁边吻我一下,将我搂抱了过来,让我好有安全感,我很喜欢被抱的这种感觉。

「老婆,今天过得好吗?我好想念妳!」振忠说着手就伸进我衣服内,我的蜜汁又来了,于是在客厅就办起事来。有几次老公加班较晚回来,都正好看到我们正在办事,他兴奋地为我们喝彩:「振忠加油!老婆加油!」

每次做爱时,两个老公给我的感受都不一样,老公们也看出来了,于是做爱时就用眼罩把我的眼睛蒙起来,这样我就能更专心地享受——现在吻我胸部的是谁?摸我大腿的是谁?吻我阴部的是谁?插入我嘴巴的是谁?插入阴道的是谁?

结果我猜对了,他们就马上换人,再要我张眼看看。例如:我感觉插进阴道的是大老公,因龟头已碰到了子宫颈,但他们却回答不对;又如阴茎较硬的是二老公,我只要用手一抓就会感觉是他。这种游戏很有意思。

每个星期日都会有老公陪我上超市买菜或逛百货公司,碰到邻居我都会向他们介绍:「这是我哥哥。」然后两人就会相视而笑。

週日下午有时大老公要做功课,只有我与二老公睡午觉,两人当然是先小战一番。我感觉独自与二老公做爱时的好处是,他很重视我的感受,当他的阴茎插入我阴道时,他会由浅而深、由轻而重,等到我的蜜汁够多后才开始直冲到底,每换一次姿势就会插个百来下;有时也会让我在上面,让我自行控制深浅。

我最喜欢他将我一条腿抬起由侧面进攻,这种姿势会每次都插到底,我称他为『五体投地』,因为阴蒂、阴道口、阴道壁、子宫颈、屁眼,都会被刺激到。我也喜欢被他抱在怀里坐在他阴茎上,我的屁股一面上下自我控制阴茎的深浅,而他一面吸我胸部或与我接吻,那种快感也很销魂,这时大老公就坐在旁边做电脑资料。

振忠每星期一、二、四、五晚上要上课,所以星期三、星期六晚上8点以后就是我们一起交流的时间,所以只要是这两天,大家都及早把工作做好。8点一到,大家互相使个眼色,不约而同就往浴室走,接下来就是一场二小时的肉搏大战了。

平常日因为要上班,所以我要求他们都戴套,免得在公司里工作时精液流出来搞到裤裆老是湿黏黏的;星期六晚上我因有吃避孕药,再加上两位老公经健康检查一切正常,所以他们都不用戴安全套,每次做爱他们都直接将精液射入。尤其是第三次射精后,我会将屁股抬高,让精液进入子宫深处。

这样在充份休息、老公的好料理及精液的灌溉之下,我的胸部由36C升为36D,皮肤更加白嫩,这是意料外之收穫。

两个老公相互约定要如何分担家事,于是列出一张家事表,我看了结果哈哈大笑:「家事不用我做、衣服不用我洗、地板不用我擦、饭菜不用我煮,假日至少有一个老公陪我逛百货公司,晚上洗澡要帮我擦背、洗头时要帮我沖头髮,老婆不想办事时不可强求,老婆不高兴时要安慰她,最重要的是不可惹老婆生气。我在家里唯一要做的是,早上7点起来做早餐,陪老公吃早餐。」

今天又是星期三,早上要出门时两位老公互相叮咛且使眼色,傍晚振忠负责到公司接我下班。今天我情绪都特别高昂,像一只蝴蝶般飞来飞去,同事问我是否有什幺喜事?我都以微笑应对;老闆也感觉到我的改变,工作上更加顺利,也帮老闆解决了不少问题。

我那单位因受到我影响,效率比别的单位高很多,老闆在高兴之余帮我们加薪,而我也晋升为助理秘书。但我的秘密没人知道,我只要一想到晚上要跟两个老公做爱,我的蜜汁爱液又不自主流了出来。

大老公的长、二老公的粗,每次都让我魂飞九天。今天的高潮将如同往常,甚至更超越,每人至少要在我体内射精三次。想到这里我的脸庞又泛红了,水汪汪的双眼、加速的心跳、升高的体温……让我对人生充满了希望与期待。

听了我的故事,你是否同意我的说法,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