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地盘OL的夜更工作

地盘OL的夜更工作

      

作者:黑夜妄想

「李翼菲,178cm,SASA?嗯……今年毕业是吧!我们这裏和其他地盘不同,很多时候也要到地盘走动,妳没问题吧?」赵方托了托金丝眼镜,淡漠地问道……

「呃……没,没问题……」李翼菲红着脸应道……

「嗯,你不用太紧张……其实我比较担心你对语言的承受力,众所周知,地盘的工人比较粗豪,说话字裏行间总是夹杂着粗言秽语,虽然大部份工人对女孩子都显得较为有礼,但亦有个别滋事份子出言无礼……」

「没关系的,来这裏应征前我就想过这问题,我相信我可以处理好的!」

「那便最好……反正地盘人员流动很大,近期人手较为紧张,妳的基本条件都适合,那就先聘用妳吧!月薪便按照劳工处上写的那样,试用期后加五百,如何?」

「好,我会努力的!」

「嗯,妳到楼下,转左,转左,直行第二个房间,转入就是了,到了那裏他们会安排妳的了……这些强积金表格什幺的你都拿着,今天直接上班,行不?」

「好的,我这就去报到!」李翼菲说罢,转身便离去……

赵方看着李翼菲的背影,轻声地哼了哼,暗道:「一看就知是那种没啥社会经曆的小女孩,反正也做不了多久,希望别惹出什幺麻烦就好!」

************

七天后。

「SASA,妳的表现很不错,比我想像中好得多了……」部门主管李德笑着拍了拍李翼菲的肩头,轻笑着道……

李翼菲闻言,暗地握了握小拳头,笑着道:「德哥你太过奖了!」

「哪裏的话……对了,SASA,有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想妳帮忙!」

李翼菲听罢,精神一振,道:「什幺任务?」

「是这样,你也知道,部门最近有工序是在晚间进行的,但我们人手不足,其他同事都有重要的工序跟进中,如果妳可以的话,我想把晚间工序那部份交由妳跟进,怎样?」

「呃……晚上?」李翼菲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对,下午四时至晚上零时,实际工作时间只有八小时,比早上上班要好多了!说实在的,SASA妳进步虽然快,可是要接手一部份工序的跟进却是太快了,要是这次妳不接,那恐怕半年裏妳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李翼菲一愣,半晌,咬了咬牙道:「行,没问题!德哥你交给我,我一定不会出纰漏的!」

「很好,我就知道妳是一个好孩子,我很看好妳,努力哦!」

「是的!」

************

半个月后,晚上十时许……

「可恶!那个死胖子,浑蛋!」李翼菲生气地把安全帽扔到了地上,口裏恨恨地低声骂着道:「从小到大还没有谁对我说过那种话!」

李翼菲口裏的胖子,是地盘裏的一个工人,三天前进来地盘,工作经验很丰富,能力也不错,就是人品不太好,脾气也很暴燥……

今天那员工中午喝了不少酒,把工序弄错了,李翼菲自然抓着他问上两句,却没想到他恶人先告状,要是李翼菲刚来没多久,还真怕了他,可好歹也工作了半个月,李翼菲倒能硬着头皮一步不退,却没想到这胖子嘴裏的话愈发不堪,什幺婊子的还算轻了……

「妳丫的别以为奶子大就可以兇到老子我,老子当年不知捏爆过多少比妳大的奶子!我最清楚有妳这种奶子的女人,表面上比谁都清纯,上到了床操到了屄裏,一个表现得比一个淫贱,整就一条母狗,在我眼裏,妳就是一条伸着舌头求我操妳屄的母狗!」

李翼菲气鼓鼓地坐在椅子上,脑海裏浮现着那个胖子说话的模样,那时心裏怕极了,现在回想起来,他那双贼眼裏满是淫意,盯着自己的乳房闪着淫光……

「嗯……」

「妳别以为我乱说,像妳这种SiteOL我操得多了,你知道我最喜欢怎幺玩不?我要她们身上别的都不穿,就只戴着安全帽,反光衣和安全鞋让我操,那真他娘的让老子爽爆了,啧啧啧!平常一个个都一副看不起我们工人的样子,可经老子的鸡巴操上几下,立时就把那贱样露出来!妳这小母狗也一样!」

「那个混蛋……竟然对我说那种话!可恶……唔,可是被他那种视线看着,还有被他逼近,四周那些工人眼裏露出的炽热视线,都让我很……很痒……唔,要是那时那个胖子真的扑上来……我该怎样……我一定反抗不了,他那幺强壮,那些工人大多都不愿惹他,最多就是通知上司,而我只好任他淩辱……嗯……」

李翼菲脑裏想像着自己被胖子扑倒在地上的模样,那胖子一手便压住了自己的双手,另一手熟练的解开了自己的反光衣,然后隔着衣服大力地揉捏自己的乳房……同时她的双手也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那个胖子身上带有绳子,他很熟练地捆着我的双手,然后在那些工人面前大群玩弄着我的肉体,拉起我的衣服……露出了我的大奶子,唔……不要看……讨厌……好热啊……乳头都凸起了,他一定会笑我是个淫娃,比他挑逗两下就发情了……羞死人了……不要……快停下……」

李翼菲边幻想着那胖子在地盘裏对她进行淫辱,边解开裙子,露出裏面那对又白又滑的大腿,还有上面印着一只小肥猫的粉色内裤……

「他看到我穿这样的内裤后,一定会愣住,然后大笑,啊……羞死人了,都怪男友,说喜欢我穿这样的内裤……那个胖子会用他那粗粗的手指顺着小猫的鼻子压弄出小缝,唔……压出来了……肉丘的形状都被压出来了……那些工人都看到了我这羞人的模样……唔……水都渗出来了……不要……」

「嗯……嗯……不行……不能这样……不要……快停啊……」李翼菲的手指随着兴奋程度而愈发加速,而呻吟的声音也逐渐加大,要是办公室裏还有其他人的话,铁定会被听到,可是李翼菲并不担心,因为这时候,随了地盘裏仍在工作的工人外,办公室裏根本没有其他人……

「啊……高……高潮了……呼……呼……呼……我……我竟然在办公室裏自慰……羞死人了,我怎幺会干这种事!都怪那个死胖子!唔……这不算对不起老公吧?我在幻想裏也只是被强奸而已……」

************

一星期后。

「ALTBADI,晕,你的名字也太难读了吧?」

「哈哈!」ALTBADI打了个哈哈应道……

保安主管刘滔看着眼前这个傻裏傻气的印度人,半晌无语,过了一会才道:「算了,晚上的路线你都清楚了吧……这个,是办公室的进入卡,在晚更的那个女职员离开后,便可以用它进办公室裏去,当然,你要早点进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上次我就被那个女职员骂了一顿……妈的!人小脾气大……还有奶子也大……呸!」

「哈哈!」

「哈你妈的啊!」

「你在说谁妈?」ALTBADI闻言,却没有再打哈哈,反正吐出了句不是很纯正的普通话,一字字地问道……

还真别说,近两米高的印度人目露兇光的样子还是满有杀伤力,刘滔自问就算三四个小混混拿着刀子他也不怕,可被这印度人紧盯着,却让他心裏有点发毛了,不过作为主管,他也不能示弱:「你管谁的妈,我说的你懂了没?懂了就说懂了,老是打哈哈即是怎样?」

「哈哈,我懂了!」ALTBADI听罢,又打了个哈哈,脸上一副傻子的模样应道……

「懂了就好!这裏就交给你了,别出什幺纰漏!」说罢,刘滔急步离去……

看着刘滔的背影,ALTBADI撇了撇嘴,暗道:「要不是杀了人得避风头,我才不愿意从内地来香港当个保安员!在上面当帮派的成员多爽啊,就是管制太严了!有一对大奶子的年轻女职员?看来在这裏的晚上也不会太无聊!」

「还有三小时,那个女职员……李翼菲便会离开……打卡进去?嗯,听那个刘滔说,他刚进去那女人便立时知道,这样想来的话办公室应该有音效提示,还是偷偷潜进去好了!」

ALTBADI轻松地潜进了没有多少保安措施的办公室,闭上了双眼,缓慢地一步一步轻轻走着,尽可能地靠耳朵去接收附近的声音……

「唔……啊……」一阵阵微弱的呻吟声传进了ALTBADI的耳裏,ALTBADI那啡黑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真上道,我还没下手,她自己就先热身了……」

一间亮着微光的房间裏,角落的位置上正有一个头戴安全帽,身套反光衣,脚穿安全鞋的少女,不同于工人的是,她身上就只有这三件装备,除了这些,她身上什幺都没有,没错,别说外衣,连内衣也没有,那敞开的反光衣露出了她那对雪白的大奶子,在电脑萤幕的微弱灯光下,少女的胴体上套上了蓝光,那妩媚的表情带上了点点诡异,显得更有魅力……

少女的手正揉弄着自己的那对雪白乳房,反覆地紧挤压迫着,那本充满年青活力的坚挺乳房,早被少女自己弄得变形,这火辣香豔的场面,赤裸裸地暴露在站在门口的ALTBADI眼内……

在这漆黑一片的办公室裏,除了ALTBADI那双充满贪婪和淫欲的双眼外,一般人是很难发现到他,因为此时的他早已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近朵黑色的深啡色身体完全地赤裸着,一根如同警棍的肉棒正在他的胯下高扬着,他正了正头上的帽子,看着不远处发出阵阵淫靡之声的少女,心内已打定了主意,要用跨下的警棍好好教训这个淫乱的女孩,让她知道她做错了,以后不应该在办公室自慰,而是要出来更亭求他操她的淫屄……

正在沈迷在幻想裏的妄想少女李翼菲,完全没有发觉到一个漆黑的身影正悄然接近着,她雪白的娇躯上已透出粉色,因压抑而变得更为销魂的呻吟声,还有那正被挑弄着凸出乳头的一对奶子,和在少女那青葱嫩白的手指轻力抽插而弄出的淫水声,无一不让ALTBADI随着愈发地接近少女而兴奋着……

站在李翼菲身旁的ALTBADI,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了透明服,不然少女怎幺仍在卖力地自慰着,丝毫没有发现身旁出现了一根无论是粗幼还是长短都足以让她高潮上无数回的大肉棒?

「HEY!」无奈之下,ALTBADI惟有再贴近一点,把鸡巴都递到了李翼菲的面前,看着她那似是因嗅到了自己肉棒的腥臭,已微皱的眉头,ALTBADI轻声地对她唤了一声……

在那一瞬间,李翼菲的动作停了下来,在她和ALTBADI所在的空间,那一切都仿似停了下来,接着ALTBADI发现李翼菲的身子变得僵硬,这表示她变得很紧张,接着她的身上那阵粉色变得通红,脸上似是快要滴出血来,最后,她的眼皮抖着地慢慢打开……

李翼菲只见一个近乎两米的裸体黑人倚在自己的办公桌,一丝不挂地面朝自己,脸上挂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最让她感到惶然而不知所措的是,一根黝黑色的巨大肉棒正对着自己的脸蛋,那近在咫尺的肉棒正散发着一阵热气和浓烈的腥臭味,还夹带着黑人的体味,李翼菲忍不住张开了嘴巴,正要发出她有生以来最有望打破健力士记录的高分贝尖叫之隙,ALTBADI用那黑人独有的强健体魄爆发出一瞬间强大无比的速度,把肉棒塞进了少女的嘴裏……

「呜……唔!」少女脸上露出极为惊恐和痛苦的神色,在这之前,她一直认为网络上那些所谓的黑人鸡巴都是图片PS的,人类哪有这幺大的生殖器官,可显然,她是错了,这根塞在了她嘴巴的肉棒,把她的嘴硬是塞得满满,让她连咬下的能力都剥夺了……

少女的的两手想要推开ALTBADI,可这只是徒劳无功的挣扎,其实当她的手接触到黑人那强壮的身体,结实的腹肌后,便清楚只怕今天自己是难逃这一劫,她现在只希望,在奸淫完她后,那黑人可以对这件事情保密……

ALTBADI对于少女这时的想法没有丝毫的兴趣,只见他俯下身子,拦腰抱起了李翼菲,在她惶恐的神色下,把她整个人以他的鸡巴为中心倒转过来,李翼菲顿觉自己快要死了,本来嘴巴被那根又粗又黑的肉棒塞着,早已弄得她感到呼吸困难,现在还把她整个人倒转,更是令她感到脑裏一片昏沈,好不难受。

可接着一阵强烈的快感从身下由上而下充击到她的脑袋,让她感到除了在生与死间徘徊外,更似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快速地交替着,那份刺激和兴奋感让她完全无法反抗这一切,只能默默地任由ALTBADI摆弄着,此刻她不是办公室裏那个看不起工人和保安的OL,她只是ALTBADI手裏的一个性玩具。

ALTBADI低着头贪婪地吸吮着少女那娇嫩的跨间,那阵令人兴奋莫名的淫靡味道让他感到下身的肉棒愈发涨痛,少女的嘴巴已无法满足他,只有眼前这正用舌头探索着淫屄可以让他的肉棒舒服起来,想到这裏,ALTBADI擡起了头,把少女拉后,待少女大力的喘息好一会后,他才紧握着少女的腰把她擡起,对着那张喘着大气的红色小脸道:「我要操妳的淫屄了,一会安静点,知道不?」

少女没有听懂ALTBADI蹩脚的普通话,可是她仍顺从地点了点头,不过她并不在意黑人说了什幺,她很清楚,那个黑人根本不会在意她点头与否……

ALTBADI把她平放在办公桌上,用那沾满了少女口水的肉棒在少女的玉门前磨弄着,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把前端慢慢地塞进了李翼菲的屄内……

「唔……痛!」李翼菲尝试着忍受着,可是ALTBADI的龟头虽然不是太大,可却也不小,李翼菲已经有半年没有和男人做过爱了,以前的男人虽然是个混混,可是那根鸡巴却和根原子笔差不多粗幼,用来开苞是很不错,但想要让别人高潮,却还是很有难度,可也因此,李翼菲的小屄仍保留着足够的紧度,这让好不容易把龟头完全地塞进去的ALTBADI浑身抖了一下……

感受着那充份的压迫感,ALTBADI轻轻地摆动着腰部,那一波波的快感同时充击着两人,看着少女仰着头,那痛并快乐着的微妙表情,让ALTBADI愈发地兴奋,忽地,他瞄到了李翼菲放在一旁的眼镜……

ALTBADI拿起了那个蓝色的眼镜,递给了李翼菲……

李翼菲喘着气,边感受着身下传来那一阵阵的快感,边羞涩地戴上了眼镜,此刻的她如此地顺从,是因为她很享受ALTBADI出乎意料之外的温柔,在她的想像中,黑人应该比那些工人还要粗暴,他们该是像猛兽一般,把自己操得像一条母狗似的,可眼前这个像是巨兽的黑人,却在温柔对奸淫自己,那轻微的动作正慢慢地把她送往高潮的路上……

就这样持续了一会,ALTBADI忽地把李翼菲的双腿高举,那双黑色的安全靴把她修长的双腿衬出了几分野性,ALTBADI把少女的双腿夹上,然后开始往更深入的地方进发……

李翼菲清楚地感到下体正被ALTBADI那火热的肉棒突入中,她甚至能具体地想像到那根漆黑色的肉棒是如何步步维艰地进入着,因为她也感到自己小穴内的肉壁紧紧地包住ALTBADI的巨根,两者的磨擦虽然不剧烈,可偏生就是那种缓慢的不耐感,让她享受到难以言喻的快感,一切的文字都无法充份表达出她此刻的感觉……

就像孕妇可以感应到胎儿在腹中的动作般,正处于兴奋状态的李翼菲亦能清楚地感受到ALTBADI的肉棒在自己阴道的动作,感受着那根肉棒的步步进逼,李翼菲开始打量起眼前正在操着自己穴的黑人……

她自问从来没有正视过任何一个黑人,犹其是保安,在她眼内,对于他们没有正视的必要,可如今这个让自己沈醉于快感而不能自拔的男人,她却感到自己心动了……

听上去很奇怪,正被侵犯着,沈醉在淫乱的快感中的女人,却似是无比冷静地在思考着什幺……可事实就是这样,李翼菲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是怎幺回事,身体明明就持续地处于被快感一波又一波地侵袭着的状态,可理智却仍在,意识也很清楚,比自己会考时挑灯夜读还要清晰一点点……

眼前的黑人从外貌而言和其他黑人没有多大的分别,仍是一副黝黑难看的样子,看着他咬着牙,一下下地奸淫着自己,李翼菲感到很愉快,这个壮硕强壮的男人,那高大的身影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给了自己相当大的压逼感,那时的她是最混乱的,这个黑人给了他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李翼菲的个子其实也不矮,以女性而言,178的高度也是相当不错了,可在ALTBADI这头黑色巨兽前,却比压了下去……

眼前的局面,对李翼菲来说,已是最好的状况了,这个黑人的温柔让她心下一暖,本就不想反抗的她更是愈发顺从黑人的意思,甚至尝试揣测他的态度和动作,好去配合他奸淫自己……

李翼菲感到自己就像是那些用肉体去交换保单的Sales,不过眼前的并不是肥头耷耳的富商,也不是粗豪嚣张的爆发户,而是一个贫穷的低级保安,自己则是一个OL,可如今却是他把自己压在办公桌上,一下下地抽插着自己,李翼菲感到自己已开始受不了那阵阵的快感,开始呻吟了起来……

「唔……不行了……」

ALTBADI并没有阻止李翼菲的呻吟,因为他也开始呼着气,加速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

这时ALTBADI的双手都从李翼菲的腰间游走到了她的乳房上,肆意地玩弄着她的乳房,把一对又白又大的乳房捏成各种奇形怪状,黑色的双手在李翼菲雪白的娇躯上更是显眼,黑白的反差感让快感更是剧烈……

「啊……顶到了……不能再进了……这样下去会顶进……裏面……不能……啊……天……」

ALTBADI也感到自己的肉棒顶到了什幺,可他却没停下探进的动作,反是加大了力度,似是非得要插破她的子宫……

「天……怎幺可能……啊……顶……顶到了子宫裏了……啊……好刺激……啊……坏了……我要被你干怀了……」李翼菲忘形地呻吟着……

ALTBADI虽然不会说广东话,普通话也是说得极为奇怪,可是他却是能听懂的,李翼菲那不比白人女子淫乱的表现让ALTBADI十分兴奋……

「操爆妳这婊子,让妳给我生个黑人孩子,证明我到香港一游!」

「不行……不能这样……啊……你不要射在裏面……啊……停……我不要生孩子……啊啊!」李翼菲虽然不太清楚ALTBADI在说着什幺,可是ALTBADI似是爆发般的猛烈抽插和微微地震动,李翼菲不难猜出他快要射精了,要是让出名量多的黑人在自己的子宫裏大量射精中出的话,只怕一击即中的可能十分高……

可说什幺都太迟了,随着ALTBADI最后的一挺,李翼菲清晰地感到了ALTBADI的肉棒射出了大量的精液,滚烫的精液瞬间充满了自己的子宫,那股热力似是要把自己融化,那被中出的快感让李翼菲达到了第一个高潮……然而ALTBADI并没有停止抽插的作,而让她难以置信的是ALTBADI是一边地抽插着,一边仍持续着射精,只是明显地射出的量正逐渐减少……

可是这只是开始,ALTBADI就像一部永动机一般,或许他没有其他黑人那样持久,可他的精力却绝对是非人级的,他的鸡巴从没有完全脱离过李翼菲的小穴,在ALTBADI的第四次射精后,李翼菲只来得看了自己被精液顶得涨起的肚子一眼,便昏死了过去……

ALTBADI见状,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退后了一步,慢慢地拉出了肉棒,随着肉棒被拉出,一根精液凝成的丝也被拉出,接着一股浊黄色的精液源源不绝地从那似是合不起来的淫穴慢慢流出……

ALTBADI见状,拿起了桌子上的相机拍下这淫乱的画面,又再反覆拍了几张身穿全套安全装备的李翼菲后,选了几张脸部有特写的用A3全彩印了出来,放在李翼菲的身上,最后狠狠地捏了那丰满的奶子一把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过了半小时后,李翼菲总算清醒过来,她是痛醒的,下体的剧痛让她从昏死中醒过,看了看自己一塌糊涂的下体,手裏抓着那几张A3彩图,李翼菲有点茫然……

今后在地盘的晚上,该会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