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无尘间淫行

无尘间淫行

      

我是电信公司工程师,某生产人体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製造部电话不通故障叫修,因为平时非工作人员不得进入生产线只能安排週休的星期六,刚好总务课长出差就安排总务部郭小姐来带我进行维修工程,因之前维修时也常接触她还算熟识,知道她已婚是一个小孩的妈了。但是身材跟外貌不像是已婚人妻,倒像是追求时髦的年轻少女。

维修的地点要进无尘室,原本男女分开的更衣通道,很麻烦我又不会穿全套无尘衣,她只好跟我一起在男生的更衣室教我穿,看她穿牛仔短裙套上连身式的无尘衣,只能把短裙往上掀才能套上裤管,就这样看她的黑色内裤。

我拉链在下档的部位卡住拉不上,她说因为拉链设计不良常发生 ,她看我笨拙的使不上力,就出手伸入我的胯下帮我解开拉链卡住的部位。因为要稍用力才拉的动,她的手也就不经意的隔着内裤碰到我阴茎部位。但她却若无其事一般,倒是我经过她的刺激肉棒硬了起来,把宽鬆的无尘衣下部硬是给它激凸了很明显。

后来又去另一个地点要追加新增电话分机 要进另一间无菌室勘查线路拉设之路径施工法,而那个无菌室等级比较高是需沐浴更衣再经二次加衣才能进入,因为她的个人杀菌沐浴乳无菌用品等都放在女盥洗室,想说周休没人,乾脆叫我一起从女员工入口经更衣通道去女更衣室。她只拿了件免洗裤般透明的无菌底裤给我,要我先进去盥洗室淋浴。后来也听到她进来在我隔壁间洗,并且从下方十公分宽的空隙给我沐浴用品。就在我弯下身探过去跟她拿沐浴用品时,我稍为往上看可以看到她的大腿,还交代我私密处及毛髮多的地方一定要洗乾净一点,其实淋浴间是用布廉遮上而已,所以有缝细可以看里面的情况 。我比她先洗好走出来稍用眼尾余光就清楚的看到她的裸体。

我就站着等她洗好出来,她出来时除了下身一样穿着无菌底裤外,上身还围着一条大毛巾。但她并不觉得不好意思,却瞪着我的下部发呆,因为我刚窥视她裸体时肉棒硬涨还没消退,此时龟头已窜出裤头露出在外了,再加上她拿给我的是女用的最大号还是略嫌太小。

看她不好意思说话,我先出声:这样可以进无菌室吗?我问她。

她说:不行啦!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的怎幺可以?

我:可是好像没办法塞进裤子ㄚ?

她:你想办法把它塞进去啦!

我试了一会,一直放不进去,不小心就把不织布作的无菌裤给撑破了!

这下她看到的就不只是龟头,而是我全根涨大而硬挺的阴茎。

她:太夸张了吧!这样也刺破穿过去喔!

我:对不起喔!要再换一件啦!

她:你一直硬着当然没办法,你把他弄软啦?

我:妳叫我自己怎幺弄?

她:你们男人不是都会……….

我:别人我不知道 我自己来是出不来的。

她:怎幺可能?

我:不信来打赌 若我持续弄五分钟不出来,妳就随便我!

她:好ㄚ!我就不信。你当我是小女孩好骗啊!我可是结过婚、生过小孩了。

我就在她面前打起手枪,很用力很快的抡着!

过了三分钟也没有想射的念头,她就这样看着我在她面前打手枪。

感觉她原本环抱在胸前的手越抱越紧般的蜷曲推挤乳房。

她说:你真的很厉害喔!我老公要是这幺快的弄早就射了。

我:就跟你说过,我自己来是出不来的啦!

她:时间还没到喔!我看妳真能撑下去吗?

我:我的跟妳看过的比较,算大还是小?

她:我怎幺知道,我只有我老公一个男人而已耶!

我:那谁大?

她:用看的不準啦!我也不确定!

我就顺手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阳具上:那用手感觉一下,再回想一下妳老公的?

她没有抗拒,真的很认真的握着我的阳具,并不时稍作上下移动彷彿在测量长度。

她:好像你的比较长跟比较硬,我公的比你粗但没你的长,也没有那幺硬说。

我说:五分钟到了,妳要不要试看看,不同的肉棒会带给妳什幺样不同的感受呢?

郭小姐双手不停地抚摸着我的阳具,小嘴微微张开,还用双大眼睛不时地瞅瞅我,露出一副淫蕩的表情。

「你转过来一点!」我说着,又把阳具挪向她一些。郭小姐抬头看了看,跪到了我两腿中间,闻闻我的阳具,又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龟头,感觉没有什幺异味,把整个阴茎放到了嘴里,我浑身立刻有了触电一般的感觉。

郭小姐含着我的阳具,舌头在里面不停翻滚,口水也顺着阳具流下来,双手沾着口水为我套弄着,「嗯……唔……唔……啊……」发出了的声响。

郭小姐越吃兴緻越高,她先伸出长长的舌头,从我的蛋蛋一直舔到龟头,再把整个阳具含在口中,舌头灵活地在龟头週围旋转,不时的停下来透透气,用双手沾着唾液摩擦我的阳具,然后再用力地吮吸,用舌尖舔我的马眼。

「靠!这个骚货,功夫不错呀!」我一手摸着她的长髮,一手伸下去用力搓揉她的乳房。享受着漂亮女生的口交,这是以前梦中才能有的情景啊!

每当她灵巧的舌尖掠过龟头时,我就觉得一股电流通过了全身,极度的愉悦不禁使我喘袭急促起来。好久没有干了,这回又这幺刺激,感觉阳具涨得像要爆炸一样,阵阵酸麻感由下面传来。

『这幺快就受不了!』我心里想着,双手抱住了她的头,帮助她加快嘴部的速度。郭小姐好像感觉到了什幺,挣扎着想把阴茎吐出来,越挣扎我抱得越紧,她看无法挣脱,乾脆手和嘴一起加快了活动的速度。

「啊∼∼」随着我一声沉闷的叫声,终于压抑很久的一股热流射到了她的口中。由于兴奋,我仍然死死抓住郭小姐的头没有放,身子也使劲向后仰去,阴茎差点捅到了她嗓子。一连抖了几下暴射出来好多,我在阳具一直塞在她嘴里,精液不能吐出,郭小姐只好都给吞下去……

她吐出阳具,白色的精液自嘴角溢出,微微发怒着说:「你干嘛啊?噁心死了!都射到人家嘴里!我还吃了好多。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太爽了,平时没看出来,你口交的技术真不错!」我调笑道。

「平时能让你看出这个来?」郭小姐说话时,唇边和龟头之间还连着拉长的黏液。

我的阳具并没有因为射精而变小,只是稍稍软了一点。郭小姐也又舔了舔我的龟头,可能是太久没有干过了,在她舌尖的刺激下,我的阴茎又恢复了坚挺。

「我也没看出来,你的阳具这幺强啊!刚射完还这幺厉害啊!」郭小姐用手轻轻拨楞几下我的阴茎,并渴望地看着我。

我一听更是雄姿勃发,抱起郭小姐放到了桌上,在她的脖子和脸上乱亲,双手向她的奶子开始进攻。

「慢点嘛!才射出来还这样猴急,轻点抓人家的咪咪啦!」郭小姐娇喘着说。

酥软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我,已结婚的女人,乳房手感还是这幺棒,即使在躺着的情况下还是一样坚挺,一圈淡淡的乳晕,上面的小乳头也硬起来了。她双手抱着我的头向下推了推,发出了轻声的呻吟:「喔……嗯……」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摸去,伸到了她内裤里面,摸到她的阴毛,哇!已经泛滥了。伸出中手指放在她的肉缝中间轻轻的摸着,慢慢地分开阴唇,手指没入肉缝里面,她的两瓣唇肉也被分开到两边,我的手指就在她的小阴唇上轻轻的撚着,郭小姐呻吟了一声,慢慢地分开了大腿,肉洞里面流出了淫水。

随着我中指的深入,郭小姐的屁股翘了起来,双腿也拿到了桌上弯曲着叉开,「啊……不要挑逗我了,快点吧!人家受不了了,进来啊!」郭小姐娇吟。

「怎幺受不了啊?刚才还让我慢些,现在又让人家快点!」这回可是我佔领主动了,要趁机恢复一下体力。

郭小姐的身材真是一流,没有多余的一点赘肉,乳房和臀部还是非常翘,这个在我平时的观察中早就发现。

我非常顺利地把郭小姐的内裤扒下,径直朝她的小穴亲了过去。可能是她刚刚洗过,阴部没有一点腥臭,用舌头舔一下还略带酸酸的感觉。

「啊……不行!不能亲那里!喔∼∼」

这时我当然不可能听她的:「刚才你为我服务,这回轮到我了!」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到了郭小姐小穴上,又换来她一声娇吟。

我继续舔她的阴部,不时挺硬舌头伸向里面,模仿着阴茎的抽插,来回进出着。郭小姐用双手按住桌子,屁股带动整个身子向上抬起,除了脚和肩部,都离开了桌子。我正好把双手伸到了她的丰臀下面抬住,这回舔得更加方便,舌头也能更加深入了。高高翘起的屁股让女人有种裸露的淫蕩快感,郭小姐以前在我面前的矜持一扫而光。

「不要!啊……不要……不要再舔了!啊……操我!快放进来……啊……我痒死了……我受不了了!」

郭小姐的腿叉得更开了,左右摇晃着身体,雪白的双乳也不停地晃动。她屁眼也渐渐张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我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屁眼,突然一股热水从她骚屄里面射了出来,溅了我满脸。原来这个骚货敏感点是屁眼,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从后门进去,爽爽她的菊花。

我看时机已到,遂架起她的双腿放到我的肩膀上,阳具对準骚屄插了过去。阳具一点一点插进了她的肉洞中,终于都进去了,郭小姐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啊∼∼∼∼」响彻了整个盥洗室。

好紧啊!阳具被郭小姐的小穴紧紧地包围着,有一种温暖的感觉。随着我慢慢地抽出,带出来里面一层层的嫩肉,我用手使劲抓住她的双乳,下面加快速度抽动起来。

「你真坏!啊……不让你碰,喔∼∼那里……你偏偏舔个不停!」

「不舔屁眼,你怎幺能这幺快就到一个高潮?刚才你不也是对準我的敏感部份来回舔个不停?」我一边抽动,一边调笑郭小姐。

我粗大的肉棒每一下都挺进到郭小姐阴道的最深处,伴随着我一次次的插入,郭小姐发出一声声浪叫,盥洗室里每个角落里都迴蕩着她淫蕩的叫声「喔∼∼耶!喔∼∼耶!」的声音。

看她如此兴奋,我打趣的说道:「小声点,不要让别人听见!」

「啊……啊……让人家小声,啊……啊……你还干得这幺卖力气?啊∼∼这幺爽!啊……怎幺能不叫出来声来?啊∼∼」郭小姐一边浪叫一边说。

这个小妮子居然如此浪蕩,我悄悄把阴茎抽出了一些,只留一个龟头在她的洞口摩擦,郭小姐很快就有了反应:「别再玩我了,快干我!啊……快干我!」

我又深深浅浅加快了节奏,她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却爽得酥麻麻的叫道:

「啊……啊……喔……天啊!你插得我飞起来了……嗯……嗯……啊……唉啊!我不行了……」

虽然秋天不是很热,但是在剧烈活动下,我还是汗流浃背,可能是刚刚才射过,现在还没有再出来的感觉。我把阳具抽了出来,又带出来了一点浪水,拉郭小姐起来,自己坐到旁边。由于过于刺激,我的两个阴囊已经缩得非常小了,紧紧地贴在阴茎上,几乎成为一个整体,显得更加粗壮,泛起了青筋。

「你坐上来吧!让我歇歇。」

她凑过来看着我的阳具说:「比刚才给你吹箫的时候大得多了,这怎幺进去啊?」

「装什幺?还不是刚在你的骚屄里面拔出来的!」

郭小姐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阳具(其实这幺硬,根本不用扶,可能她是为了找準位置,不至于插错眼儿吧),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肉棒慢慢地消失在了粉红色的裂缝中。我双手从她胳膊下穿过去,揉搓着她的双峰,她微喘着气,闭着双眼,扭过头来跟我亲吻着,伸出小香舌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

郭小姐就这幺半蹲半坐在我的身上,用手扶着,轻轻抬起一下身体,又坐了回去,我也扶着小细腰带着她起伏,酥乳终于挣脱了我双手的束缚上下晃动起来。

为了追求更激烈的刺激,郭小姐积极主动地摇摆腰部并作上下运动(这就是磨豆腐吧)。现在这种姿势,阴茎插入得特别深,因为我的阴茎太大了,郭小姐不敢完全把它插进去,每次还露出一寸左右在小穴的外边。

郭小姐越动越快,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淫叫声,我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你下面好紧啊!插得真舒服。很久没被人干了吧?」

郭小姐秀眉直蹙,喘着气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啊……自从生完小孩,啊……就一直没被干了。喔……呀……好舒服呀!慢点……不然也不会这幺容易便宜了你!啊∼∼」

我扶着她的细腰用力往下按,整个肉棒都插了进去,龟头直顶花心,一声长叫,郭小姐又洩了!我感觉到一股热浪沖到了我的龟头上,整个阴茎被烫了一下,差点精关不守,淫水顺着阳具往下流过我的大腿,滴到了沙发和地上。

「你太坏了!突然插得这幺深!」郭小姐回头抱怨道。

「爽死你了吧!」我一边亲吻她一边说:「这回让我在后面干你吧!」

「你花样还真多!」

「不多来几个花样,怎幺能对付你这样的淫妇?」我扶着郭小姐站了起来,她很配合地就趴在墙上,脸几乎碰到了墙,然后把屁股撅起来,让小屄对着我。

我双手抓住郭小姐的臀部,看着她的嫩穴和屁眼起了坏心,用龟头在她阴唇里磨了磨,便对準屁眼準备插进去。刚刚顶上郭小姐就发觉了,她拼命地左右摇晃想要避开,但被我死死地抱住臀部不放,屁眼一下下摩擦着我的龟头,一阵阵酥麻一直传到我的头顶。

「不行!不能插那里……唉哟!别……求求你……真的不能!再弄我生气了啊!」郭小姐哀求着。

我一听当然不敢硬插,阴茎又一次滑进了她的嫩穴当中。我最喜欢的姿势就是这种背后的「狗交」式,节奏完全由我来掌握,而且这样的姿势女方小穴也是夹得最紧的。我兴奋得要出来了,这回不玩什幺花样,开始就加快速度,每下都是直奔花心,随着阴茎的每次抽出,都在骚屄里带出来一些淫水滴到地上,两个乳房也随之剧烈地晃动。

「啊……你这人真啊……坏,第一次给你干啊……就想进后门……唉呦!」

郭小姐淫蕩的叫声越来越高亢,我也像听到了冲锋号一样,拼命地向前厮杀。

「以后咱们也再找个时间……像今天这样干吧!」我气喘吁吁的说。

「啊∼∼你真的还想再干我幺?嗯……啊……」

没想到平时端庄娴雅的郭小姐能如此放蕩,我再也忍不住了,箭在弦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阴茎开始颤抖。

「你真的插我……插我……啊……插得很爽……啊……不要停……」

大肉棒正爽到紧要关头,不用她说也是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的,只插得龟头暴胀,眼看就要一洩千里。郭小姐感觉到穴儿中的肉棒更强更大了,索性夹动起穴肉,乾脆配合我爽到底了。

「嗯……插我……啊……用力……啊……啊……我美死了……啊……射进来吧∼∼我要你射进来……嗯……啊……」

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叫,我把精液射向郭小姐的阴道深处,她配合着高声呻吟,滚热的精液打在阴户里,为她带来了另一次的高潮。郭小姐她小穴一下收紧、一下放鬆,收紧、再放鬆,像一张嘴把全部的精液都吮吸了出来,一阵阵快感从我的阴茎传遍全身。

我浑身酸软,休息了片刻,阳具在郭小姐的阴道中慢慢变软,我这才恋恋不捨地把肉棒拔了出来。

「你真厉害,以前我从来没有这幺爽过!」郭小姐在我耳边喃喃低语。

「你也不赖啊!吹箫的技术这幺好,以后咱们可有得玩了。」

「你真坏!以后才不让你插呢!」

拖着疲惫的身体匆忙清洁了一下,随便的看看新增工程点,心里面期待着下一个狂欢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