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无心插柳的换妻过程

无心插柳的换妻过程

      

作者:c01606(小飞)

我有一个同事也是好友,常来我家喝茶聊天,之前已来过我家几次。有一天我跟他聊到有关AV女优胸部大小的事,他突然跟我说:「你老婆胸部还蛮丰满的,可能一个手掌无法涵盖住,如果没猜错,大概还要加两个手指头的宽度,这样大概就能一把握住。」他说着还比了比大小。

我吓了一跳,果真如此,莫非他有看到或摸过?看我一副狐疑的眼神,他马上解释说,他对乳房很有研究,只要一眼就可断定。譬如说有一天他到我家,我老婆穿了一件低胸的小可爱,斟茶时身体前倾,他看到了我婆胸前那两颗肉团又白又圆,引起他的兴趣。他说,光从上面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但遇到那种塑型内衣,如果罩杯里有衬垫还是有可能误判,可是我婆起身加开水时,他从袖口侧面看过去就更加肯定了。

我想起在四合院看到一些有关暴露老婆跟视姦的文章,原来我老婆的胸部在朋友眼中这幺有吸引力,想着想着就有点老婆被视姦的兴奋感。迫不及待地,终于等到下班,回家赶紧叫老婆穿着那天的胸罩跟低胸小可爱让我看看,老婆有点不高兴的说:「你没事发什幺神经?这幺早回来还要叫人换衣服给你看。」

等老婆换好装出来,我特地去煮了开水,茶具準备好,要她泡给我喝。然后我一反平常,坐在老婆对面,客人坐的位置。这下老婆更是丈二金刚,摸不清楚我到底想怎样,我早已拟好说词,说道:「好久没有像这样两人坐在一起,面对面陪我水水的老婆喝茶了。」

老婆啐了我一口:「结婚几年了,还这幺没正经,老台词还拿出来用。」

这让我想起我们刚认识时,我请她到店里喝饮料,那时候她就很喜欢穿低胸或较轻便的T恤,那时我坐在她对面,就跟我那同事一样,看到胸前那两颗,一直好奇想知道到底几号「杯」,眼睛都快要跳出了,更常常藉故站起来,一方面享受从上往下的视觉快感,一方面藉机调整一下裤裆里的小老弟,不然一定会折到,所以我很能体会同事的感觉。

等到更熟了以后,就不需要猜了,因为已经登堂入室,已经有了使用权,女友胸前的大小已经不是秘密,手要登陆那里有如探囊取物。这也让我流连忘返,只要发现四下无人时,总会揉捏几下过过瘾,女友也常被我摸得春心蕩漾,全身无力,只是要进一步时她又醒过来了。

有时候看到有人发文问,女人你最先想看的是哪一个部位,或者你最满意女友哪一点,甚至当初女友问我说是看上哪一点,我都不假思索的说:「胸前那两点。」应该说胸前那双峰。

讲半天一定有人问,你老婆的双峰有多美,你倒说来看看。我不善于用华丽的言词修饰,只会用最简单的形象来形容,就是大概D罩杯,不是巨乳,但是挺度够,正面看起来浑圆雪白,不用挤就有一条鸿沟;侧面看起来饱满如水滴,乳晕直径大概就一个拇指宽,有些粉亮,一颗粉红的小红豆在乳晕正中间,看了就想啜一口。

有时也蛮可怜我那刚出生的儿子,只准喝牛奶,不准碰他老爸的最爱,一生下来我就叫医生打断奶针,我老婆笑我说,那有人跟儿子抢,吃儿子的醋。那可不,有个叫做什幺四合院的,里面有人说他儿子抢了他的最爱,前车之鉴怎可不防?不过也不能怪我没人性,老婆也怕被吸久了会变型。儿子总还是自己的,看这小子也蛮可爱的,老婆抱着他的时候,不忘偷袭一下他妈妈的双乳,手法之精準,颇有乃父之风。

回过头来说说我那同事,自从他看过我老婆的爆奶以后,老是有事没事暗示我,哪天叫我老婆穿凉快点,然后他到我家喝茶聊天,找个机会让他瞧个仔细。这个心情我了解,当初我跟婆才刚认识时,我就对那双乳深深着迷,一直找机会瞧,每次约会非找机会看个够不可,后来婆说当时觉得我这人怎幺色迷迷的,儘往她胸前瞧,害她有危机意识,不敢深交,难怪我花了这幺大的工夫才追到手。

既然我同事这幺识货,我替婆感到欣慰,无论如何也要设计一次走光,让他看个够。就在一个中秋节的晚上,不知什幺时候开始,台湾的中秋节,流行起烤肉来,我邀我那同事到家来烤肉聊天,顺便喝个小酒,我家什幺没有,酒可没少过,至少买个下酒菜或酒也没问题,走两步就有家「7-11」,就这样我们边喝边聊。

其实也没有刻意安排,中秋那晚天气特别炎热,我婆在家习惯,天气要是闷热,她就不穿胸罩,外面直接套件T恤,注意看就会发现激凸,而且那个激凸还会随着乳房的摆动在衣服里面左右移动,难怪我常偷袭我老婆的胸部,因为看到激凸的移动,你就会联想到那雪白双乳在里面摆荡的情景,心一痒,禄山之爪就出手了。

当下同事边喝边聊也边看,喝着喝着去了一瓶金门高粱。我婆以前号称半瓶高粱不醉,后来发现会过敏也就不喝,改喝红酒,结果酒量变差了。我试过,只要喝个两杯,虽不致呕吐,喝了往床上一躺就不省人事,我把她给怎样了都不知道,醉了却也知道配合。只是第二天酒醒,还问我有没有对她怎样,我说没有,倒是中间出去了一下,回来看到陌生人从里面冲出来,老婆吓得要去验孕验伤,我赶紧说是我干的,差点命被收了。

老婆今天心情不错,多喝了两杯,说有点晕跑去睡觉,我继续喝。喝到一半上厕所,去厕所会经过卧室房间门口,房门虚掩着,我顺便看了一下里面,老婆仰躺着,凉被盖在腰间,应该不会着凉。我上完厕所继续喝酒聊天,朋友中途也去上了厕所,经过时看了一下卧室,厕所出来时门口多停留了一会,整理裤子时看了一下,回来继续喝。

后来老婆炒的两盘小菜跟烤肉快没了,我说要出去到夜市买,同事说他出去买就好了,哪有这种道理!我进房间想摇醒老婆,摇半天只会「喔」、「嗯」应付我,大改是醉到不行了。我拿了钱嘱咐一下同事注意正在烧的开水就出去了。

没想到夜市烧烤这幺多人在排队,耽搁了半小时才回到家,结果喝不到半小时,同事不胜酒力就要告辞,我问他在此住一晚明早再走,他忙说不用,没问题的,搭计程车回去即可。我送他到门外,看他走路还OK,只是衣服凌乱,上衣一半在外面,衣角还被裤子拉鍊夹到,要他整理好,他脸红的急忙边整理边叫车离开。

回到客厅整理好,沖洗一下回房间,眼睛一亮,老婆睡在床上成大字型,一只腿在床沿上,另一只腿已经吊在床边,内裤褪到看见一点毛,上衣已经掀开,两个雪白的乳房已经出来见人。我赶紧把她的上衣拉回来,移动她的身体回床上睡好,老婆嘴里梦呓着,好像是说「我还要」之类的,真是的,做春梦也不需要把衣服弄成这样吧?

睡在床上,老婆一直梦呓说还要,手还伸过来摸我那根,我被逗得有点想要了,一翻身趴在老婆身上,先攻击上身,翻开上衣,握着老婆的双乳一阵搓揉,再把嘴凑上,正要舔她那小樱桃,却闻到了一点带酒的口水味,想了下,我刚刚有吃过吗?还是老婆自己吃的?

看过A片的人都知道,如果乳房够大够尖挺,还可以自己舔,或者练过瑜珈也没问题,老婆是有上过瑜珈课?说尖挺还不至于太差,但要自己吃,就不太可能,莫非刚刚……不敢想,谅他也没这个胆,不过想到这点还真有点出卖老婆的兴奋,上面借他用尚可接受,只要下面没碰就OK了。

吃完可口的双乳,当然要移师下方的草原,老婆也被我吃到有点难过,一直呻吟。我把婆的内裤脱了,那里被我挑逗得已经淫水氾滥,灯光照下去还微微发亮,那里的花蕊因为充血,显得格外红润好看。

我将阴唇左右分开,一只手指头往肉洞里掏,真不是盖的,随便都掏得出水来。等一下……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还好嘴还没下去吃,不然吃到别人的……那不就,老婆被玩了还吃他的精!用手指头挖了点淫水闻了一下,还好。

常看到院友说看到老婆被姦会有快感,我刚刚想到老婆可能被同事给用了,在还没把淫水拿来闻以前,心理有点矛盾,又不想老婆被用了,又想到万一被用了,老婆躺在床上被同事一阵抽插,却又有点兴奋起来,真的五味杂陈。

手指轻揉小阴蒂、轻揉已经湿了的穴口……哇!真的好湿!看她扭动着身子呻吟,知道她被强烈的快感袭击。我即刻脱掉裤子,红红的肉棒已勃起,等很久了,她呻吟的催促:「快点……想要……啊!」我突然将肉棒插了进去,一举攻进入了阴道最底部,她不知不觉中用脚扣住我,扭动着腰。

「喔……肉棒拉了出来又插进去……啊……啊……」她的呻吟声比平常更强烈、更有快感,湿湿的爱液让我能快速抽送……她紧紧地抱着我,这时她有点快要高潮了,我顺手揉搓起她的阴蒂。

老婆被我插得一直叫,真的太棒了!之前老婆在做爱时都很矜持,就算很舒服也是小声哼着,没想到酒精这幺好用,老婆叫得越大声,我干得就越卖力。

「老公……喔……喔……还要……快点……你好厉害……对,对……就是这样……哦……好舒服……快……快……刚刚……不准停……还要……刚刚……玩一半……还没到……不理人家……快要了……对,对……哦……」老婆挺直了大腿在抽搐,我还没有达到高潮,继续努力。

努力冲刺以后,一阵快感袭来,我顶了几下就出来了,射进了老婆阴道里,老婆还在醉,我不想打扰她,让她继续睡。她刚刚爽得胡言乱语的,从来没这样过,害得我提早缴械,不过真的很痛快。我拿了几张卫生纸擦了一下老婆那里,自己也清理好,往垃圾桶丢,抱着老婆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整理一下掉在地上的卫生纸,不对!明明我昨天都丢在垃圾桶里了,怎幺还会有?难道老婆真的给同事用了?拿起来闻,果真有精水的腥味。我把老婆摇醒,问她昨晚有没有起来清理,老婆说:「难怪下面怪怪的,原来是你。可是我没有起来过啊!你昨天有对我怎样厚?」

我再看看卫生纸,一般我用的时候都会稍微折一下,这两张整个一沱,根本不像我用的。妈的,这小刘,竟然没经过我同意,至少也该让我在场观战,享受一下凌虐老婆的乐趣,我找他算帐去!我赶紧回答老婆:「是啦!谁叫你身材这幺好,这幺诱或别人。」我随便应付一下,有点心虚。

「讨厌!我只有诱惑我老公,我才不会勾引别人。」她要是知道真相,不知道……

忘了介绍,我那同事叫小刘,跟我在同一家公司十几年了,两年前刚结婚,结婚那天我有去,他老婆长得不错,闹洞房时还亲了她一下,是我性幻想的对象之一。

休假完第二天上班,我把证据拿到小刘前面,小刘起先不承认,后来我说要拿去验DNA,他才鬆口承认,他说:「你出去以后,我等了一下,热水开了我把它关了。等不到你回来,我无聊上个厕所,一出来就看到房间里嫂子诱人的睡姿。你也知道,我对大嫂的胸部迷恋已久,那天喝了酒胆子大,摇了摇嫂子没反应,我就把大嫂的衣服掀开。对不起,我起先只是想玩玩而已,没想到嫂子发出很诱惑的声音,我情不自禁就去吸嫂子的奶头,结果嫂子不过瘾,一直说『我要!插我』,我就……事情经过就这样啦!」

我知道我婆要是奶头被吸得很爽时,确实会要我插她,但总不能让他给白玩了。这时我又想起一件事,问他:「你有没有射进去?」免得弄出人命,还要我帮他养儿子。

「天地良心,我跟你保证,绝对没有,这你放心。」他拍胸脯保证。

「那这件事怎幺办?你要给我一个交代。」我想到一个办法先让他说。

「不然……设计我老婆给你玩吧,不然也只能让你告我啦!」宾果!正中下怀。

「好吧!不然告你也于事无补。」我暗爽。他老婆虽然胸部小些,可也是美女一个,这种事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如此,结果就因为这样,走上了另一种方式换妻的旅程。

后来小刘真的履行承诺,设计他老婆给我干,才让我享受到玩人妻的滋味。那是半年以后的事了,这是我无心插柳的结果,这也要感谢我老婆,有对丰满的美乳。

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只能在老婆睡梦中,偷偷向老婆告解:「老婆,我对不起你!因为你被我当成换妻的筹码。我是无心的,谁叫你的胸部这幺诱人,都是它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