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舞蹈学院(阿庆淫传系列)

舞蹈学院(阿庆淫传系列)

      

第一话

「暑假新生就快来报到了。晓雯,到楼下多搬几把椅子上来。」

女老师王芳忙得满头大汗,俏丽的脸庞热得通红。她一边策划着招待新生、一边指挥另几个学生布置接待地点。

「哼!总是叫我去,真倒霉!」晓雯嘟哝着往外跑去。

刚跑出楼道口,晓雯就和人撞了个满怀。她一边揉着被撞痛的肩膀,一边打量着对方;是一个怯生生的女生。

眼前的女孩儿大约十六、七岁,身上穿的衣服很朴素,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很土气。但身材苗条修长,非常符合舞蹈演员的标準。一头乌黑的长髮结成条大辫子,拖在身后。莹洁光润的瓜子脸蛋儿红馥馥,细长的柳眉下那双亮晶晶钻石般明亮的大眼睛,令人做梦;秀挺的小鼻子位置正好,再配上樱桃小嘴,这个女孩儿美得像一道眩目的光华。

「你是新生吧?叫什幺名字?」晓雯看她顺眼,口气也温柔了。

「我叫韩小丽,是刚来报到的。」她低着头说,手不安地抚着衣角。

「啊!你好,那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晓雯热情地上前帮小丽提行李,右手拉着她向课堂走回去。

「叭…叭…」汽车的喇叭声响震耳欲聋,金色的『宝马』大轿车蛮横地挤开人群,开进校园。周围的家长和学生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地看着。汽车开到学校的办公楼,停了下来。

「哪,阿庆,你可要听话啦!妈妈可是花了不少钱和关係,才乘这暑假把你弄到这间特等的舞蹈学院来学习。你可知道有多少的孩子们想来,都还进不来呢!」

我正在为母亲这莽不讲理的举动愤愤不乐。她竟然坚持要我来学什幺舞蹈,说会帮助调谐我那顽固的性格。哼,身为一个男子汉,粗鲁点又有什幺不对?又何况我才不过十四岁,正为顽皮喜爱耍酷的年龄,现在被逼送来这儿,如果让朋友们知道了,还不如羞死算了呢!

轿车一停了下来,贾校长便亲自出来迎接我们。母亲和他客道了几句话之后,便又匆忙忙地上车离去。

「王老师你来得正好,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阿庆同学,也即是XX地产公司董事长的独生子,就分在你的舞蹈系,你们认识一下。」贾校长这时侯侧头对一位正巧走过的女老师,脸上带着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说着。

「阿庆,你好!非常欢迎你的加入!嗯…你好像是我们这暑假班唯一的男学生啊!」王老师大方伸出小手温柔地笑说着。

原本还是怒气沖沖的我,见到了这幺一位标緻的舞蹈女老师,竟也忘了羞辱,贪婪地凝视着王老师那健美的身段,姣美的脸庞,像要把她看得一丝不挂似的。我喘气凝重,嚥下口唾液,神魂颠倒地紧握着她的小手不放。

王老师让我看得羞红了脸,加了点劲地挣脱我的手,然后要我跟着她一起到三楼最右边的教室里去集合…

「老师好…」她走进教室,在座的新生已经整齐地向她打招呼。

「嗯…同学们好。」她点点头,示意大家坐下。

「我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XXX舞蹈学院的历史,师资设备情况,以及我们这暑假期间的课程安排。我名叫王芳,今年是二十三岁,比你们大不了几岁,我希望咱们既是师生,又是朋友…」

大家都以热烈的掌声回应着。

「哦,对了!也让我来为大家介绍这次班上唯一的男学生,也是年龄最小的…阿庆同学,今年十四岁,你们大多都长他三、四岁,可要好好地引导他啊。」

大家又以热烈的掌声来回应,同时多了些喃喃笑语,听在我的耳中似乎是刺痛的嘲笑。

「阿庆,这里的学生各个已经学过了舞蹈,都有基本的基础,就单独除了你之外。所以,你可要多努力,平时好好向她们请教…」

我连连点着头,canovel.com什幺都没说,双眼只顾打量着周围的学姐们。

「嘿嘿!这儿的小妞都够漂亮的,妈妈算是送对我到这儿了。」我色迷迷地左顾右盼,根本没再注意王老师继续地说些什幺。

当我看见韩小丽时,眼睛都瞪圆了,直勾勾地看着人家。这小妞也太美了,我要能干她一次,那该有多爽啊…

「阿庆同学,请你站起来,複述一下我刚才的话。」王芳打断我的胡思乱想。

「嗯…我…」我愣站在那儿,不知所云。

「哼!我希望大家能够专心学习,刻苦训练,成为优秀的舞蹈员。不要像某些同学,脑子儘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要记住XXX舞蹈学院是个学习的地方,不是来度假的胜地。」王芳鄙夷地扫了我一眼,对其他同学说道。

「妈的,竟然当众说我!小婊子,你神气什幺?以后一定让你知道大爷的厉害…」我咬牙切齿地暗暗想着。

第二话

「贾校长,这是怎幺回事?那个阿庆既没有参加舞院的招生面试,也没参加舞考,根本没有进舞蹈学院的资格啊!」王芳质问着。

「这…这个嘛…呵呵…小王,你别急,有话慢慢说!阿庆这个孩子情况比较特殊,他…本人十分地爱好舞蹈,非常想到舞院来学习。我们对这样的有志青年就应该要好好照顾!另外,他母亲也答应会资助我们学校的修建计划啊!」

「你这些话都说了多少遍了?」王芳不客气地打断贾校长。

「开学到现在都一个星期多了,据我观察,这个同学根本没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他整天游手好闲,上课时毫不专心学习,老是色迷迷盯着女同学不放。尤其是在练舞房学习舞蹈动作时,他的舞蹈功底和表现力差得像是只青蛙般,比普通人还烂啊!他又老目不转睛地窥瞧着穿贴身衣正在练舞的女生发呆。更有甚者,据许多女生说,自己的内衣在更衣室里被偷了,而且不止一次!还有…」

「你有证据证明偷内衣的人是他吗?别看他是个男的就认定是他拿的嘛!唉…那好,等有了证据再找我吧。行了…行了!你说的这些事我都会记下的。」贾校长不耐烦地挥挥手,蛮横地打断王芳的话。

「哼…」王芳气得说不出话来,扭头摔门而去。

第三话

星期三的下午没课,韩小丽独自来到了练舞房。她在空无一人的舞室里换上了紧身衣,然后反覆地练习舞蹈动作。她练得是那幺的认真、投入,竟丝毫没有发现大储柜旁的暗处,正有人用淫猥的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这个人正是我…

我自从开学第一天起,就对韩小丽垂涎欲滴了。儘管我对班上的女孩儿都不怀好意,然而我最想得到的,就是韩小丽。每天上课时,我总是色迷迷地瞧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子,裤裆里的肉棒胀得生疼,小小的脑子里儘是幻想和她作爱的情景。

在家里闲极无聊时,我也一边看着色情电影、一边手淫,脑子里想像自己是男主角,而韩小丽就是女主角,在兽性大发之下,并肆意地蹂躏玩弄这个美女。他一直都迫切地希望把这幻想变为现实。

此刻,我贪婪地用目光窥盯着在练舞房内的韩小丽,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肚。韩小丽身材修长苗条,体态窈窕丰满,紧身衣更把她的美好身段暴露无遗;高耸丰满的胸部,颀长雪白的脖子,美丽的脸上都是汗水,可爱的长辫子拖在背后。

「真是人间尤物!」我在心里狂叫。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慾火,把手伸进裤裆里开始疯狂的手淫。

韩小丽正在练舞,她似乎听到储柜后有喘息声,忙停下了练习,用疑惑的目光向门口扫视。

「谁…是谁?」韩小丽的声音有些颤抖。

「嘿嘿…别慌啦!是我…」我国淫猥地笑着走了出来,一只手仍留在裤裆里活动着。

看清楚是我之后,韩小丽又生气又害怕。在班上她最讨厌我了,平常老喜欢的就是色迷迷地盯着女同学不放。每当上课或练舞的时侯,我那饿狼般的眼睛,总是死地盯着自己,彷彿要扑上来将她吞噬。所以她总尽量避开,没想到我竟然又找上来了。

「你…你来这里干嘛?」韩小丽硬着头皮问。

「嘿嘿,我来练舞呀。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我嬉皮笑脸地说,一只手还是在下身上上下下地活动着。

看着我那淫猥丑陋的样子,韩小丽说不出的噁心。她一声不响地收拾了东西,就要往外走。

「喂!别走呀…」我厚着脸皮挽留韩小丽。

「我跟你有什幺好谈的?」韩小丽轻蔑地回答道。

小丽快步往门口走去。我怎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连忙抢先一步挡在韩小丽的面前。

「嘻嘻,小丽,我想死你了,让我摸摸…」我淫笑着伸出爪子摸韩小丽的脸蛋儿。

「不…不要…」韩小丽的声音颤抖着,她害怕地连连向后退着。

「别怕!来…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会很温柔…很温柔啊…」我眼睛里冒着淫光地劝说道。

委伸出大手步步紧逼。韩小丽被逼到墙角,美丽的脸上充满惊慌的神情,像一只受惊的小绵羊。我猛地扑上去搂住了韩小丽,伸过嘴舌在她脸上又吻又舔,腾出左手在韩小丽的娇躯上胡乱摸着…

「不…不要…呜呜…请…放开我吧…」韩小丽哭叫着拚命挣扎。

我虽然不过十四岁,但个子并不小,足以应付小丽这比我大两岁的弱女生了。她哪敌得过我这个兽性大发的色狼?她的挣扎反而使我的慾火越发越高涨。我紧搂着她的身子,享受着少女身体的柔软温暖。

他贪婪地呼吸着韩小丽身上每一吋的醉人幽香,尽情地品嚐着韩小丽的樱唇。我的左手在她秀挺的酥胸不住地揉搓着,并伸手缓缓脱拉下她的紧身舞蹈衣。

此刻的韩小丽,竟然从先前的痛苦轻泣,改转为半闭起双眼,嘴唇间「嗯嗯」地歎出撩人的呻吟浪声。刚才的极力迫逼,似乎已经令她丧失了抵抗的勇气。我更为粗暴地撕裂韩小丽的贴身内衣,将她的羊脂白玉般美乳,暴露在我眼前。

「嘿嘿!没有我玩不到的女人…哈,太美了!」我得意地想着。

我激动地瞪大眼睛看着韩小丽赤裸的胸脯,高耸丰满的完美乳房傲然挺立、晶莹白嫩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幽香、两颗鲜红的樱桃嵌在乳峰上,叫人垂涎欲滴。

我吼叫一声,野兽般扑到韩小丽身上,在她胸脯上又捏又压、又舔又啃。韩小丽疼得脸色苍白。

「啊…好…好痛…别这样…」哭泣着呻吟她一边用力挣扎,可压在身上的色狼重得像座山,哪里推得动!

我淫兴愈发,两只手抓住韩小丽的双峰用力蹂躏,低下头将一个乳峰含在嘴里,舌头在粉红的樱桃上又吮又吸。可怜的小丽躺在地板上,徒劳地作轻微地挣扎,连喊叫的力气都快没了。

「是时侯了…」委狞笑着欣赏地上的半裸美女,一边拉下裤子。

「嘻嘻,好姐姐,来…用你的嘴含住它,仔细地舔…」我直起身子,将那硕大勃胀的乌黑肉棒掏出来递到小丽的面前。

韩小丽哪见过这阵仗,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哭泣着哀求…

第四话

「铃…铃…铃…」突然钟声响起。

此时正是五点了,练舞室外「趴答、趴答」的寥寥脚步声响起于这学院中,尽都是上完最后一课,而忙着赶回家的学生们。对比之下,这儿反而更显得静悄悄地,要做什幺都没人会发觉。整间舞室中,除了自窗缝透进来的风声之外,唯一的声音就是韩小丽那细微的呻吟。

我用嘴堵住她的嫩唇,不等她有进一步的反抗,重重地压趴在她的柔软身躯上。小丽的身子不停地颤抖、扭动着,似乎想寻找一个逃脱的方法。只可惜,因为体型上的弱势,她的希望在挣扎中渐渐地消失,直到最后连动也不动了,看来她已经放弃了这最后的一丝丝抗拒。

外用舌头一吋吋地舔着小丽颤抖的身体,只见她的肌肉在我润舌滑过之际,更加地蹦紧着。这时,我奋力地把她身上所有的衣物,都剥脱得光光地。我兴奋地将她的小白内裤,摀住自己的鼻子,深深地吸嗅着,并一边目视着小丽这上天精心设计的艺术品。她让我给瞧得脸红耳赤地不知所措,忙闭上了双目、紧咬着嫩唇。

我蹲了在她身前,双腿分跪她的两旁,狂吻着她的粉颈,小丽则不停地微摇摆着头,口中直哼出细微的哀歎浪声,好不惹人。就在这时,我也将自己的衣物完全除去,用我火热的棒子,抚摸着她的胴体,更往她脸蛋摩擦着。

察觉到我这变态的行径之后,小丽更是不停地扭动身躯,嘴里也发出呜呜的悲喊。但是这一切已经有些晚了,外头的学生都走光了,我也已经被强姦这码事给沖昏了头。

我不停地揉烂着小丽的身躯;右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左乳,左手则抠挖着她的阴道、菊花,馋嘴也不停地舔啜着她的乳头。儘管是没有经验的小丽,此刻阴道中也分泌了不少的淫水,使得我的手指在里头的动作更为滑爽。

只听得「滋滋」水洒声,沾满爱液的中指快速地进进出出她的阴道,发挥得连小丽都觉得秘穴内阵阵麻养,即疼痛、又爽辣,而此时体内的保护作用,更使得她的小秘穴内,充满了透明的淫蕩黏液。

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