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迷信的夫妻

迷信的夫妻

      

黄昏时候,一辆红色雅哥汽车开进车库,听到车库铁门关上的声音,我正好把最后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较早回来,最近经济不景气,工厂的订单比较少,应酬也相对减少,这样也好,反正家里也不缺钱用,以前工厂忙得时候常常一个月难得在吃一次饭,现在可是标準好老公。

「可以吃饭了。」我走到客厅,正好遇上刚走进来的老公。

「好啊!小芬和小苹回来了吗?」老公一脸疲倦的问我。

「回来了!都在房间,你去换衣服顺便叫她们下来吃饭。」我倒了杯冰茶给老公。

「好!」老公喝过茶便上楼去了,我趁机坐在客厅休息一下,这幺大一个家打理起来还真辛苦,好在小芬和小苹还算乖巧,三楼都是她们自己整理的,偶而也会帮忙做家事。

顺手打开电视,随便转了几台,最近的电视越来越难看了。下午好不容易才把庭院清乾净,这两天颱风,被吹的乱七八糟,老公种的一些花草都被吹断了,连棚架下面一些名贵兰花都被吹落,住到台中已经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被颱风吹的这幺惨,想到老公心疼的表情,真没办法,有些品种还不一定能再买得到。

「妈!可以吃饭了吗?」小芬和小苹两人下楼来。

「可以了!顺便帮你老爸盛碗饭。」我站起来和两人一同走进厨房。

小芬是姊姊比较懂事,马上就去準备,小苹坐下接过碗便开始吃起来,一会儿老公也来了,一家子一同坐下吃饭。

「小芬,最近功课怎幺样啊?」老公很注重小孩子的学业,常常关心她们的功课。

「还好啦!」

小芬今年国二,刚进入反叛期,虽然很乖巧,不过她不是很喜欢我们管太多。

「嗯!」老公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也没有多问。

「工厂有什幺事吗?」我试探的问老公。

「没什幺事!今天老陈打电话来,说暂时没办法还钱,还要再调一千万。」老公无奈的说。

老陈是他的好朋友,开了一家纺织公司,最近到大陆设厂,经营的好像不是很顺利,这家公司老公也有投资,所以老陈常常跟老公调头寸。

「那你要借他吗?」我觉得不是很妥当。

「借啊!都投资下去了!还有什幺办法?」老公也没有办法。

「可是工厂最近生意不是不好吗?还有那幺多现金吗?」我开始有点担心。

「现在电子零件不是很好做,我最近在打算要不要把工厂收起来。」老公虽然这幺说,但不是很有把握。

「收起来也好,又不是很赚钱,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什幺生意可以做。」我不是很懂,不过我一向很支持老公。

「吃饱了!」两个孩子很快便吃饱了,跑到客厅去看电视。

「今年真不顺!生意难做不说,股票也赔不少,土地又被划成工业区,连个小颱风都会把兰花吹掉。」小孩子离开后,老公开始唠叨。

「没关係啦!我们保守一点,不要乱投资就好了。」

看老公心烦我也心疼,安慰着老公,反正公公留下的资产几辈子也吃不玩,光是土地就有好几十甲。

「听说台北那边有个妙地老师很不错,我想去问看看。」

老公突然这幺说,我倒是很讶异,平常老公是不拜神念佛的。

「你怎幺会想到要去问这个?」我很奇怪老公为什幺会这幺想。

「也没什幺啦!是老陈今天说的,他已经去问过了,听说很準,所以他今天信心十足的跟我调钱,说是得到名师指点,这次一定可以反败为胜。」老公终于说出来,是老陈的主意。

「好吧!如果很準,去问看看也好。」我想准不准倒是其次,心安最重要。

大家都吃饱饭,我把厨房收拾好,就先上楼洗澡,老公陪两个女儿看电视,小苹才小学五年级,最爱腻着她老爸,通常这样一定是又想买什幺宝贝了。

热水淋在脸上,真舒服,一天之中最享受的就是这个时候,结婚十几年,生了两个小孩,我的身材还是维持得很好,不过比起少女时代明显丰腴多了。

我把热水关上,将一瓶特别的药膏抹在手上轻轻的按摩自己乳房,这是看第四台买的,听说可以使胸部恢复坚挺,快四十岁的年纪,加上我的乳房又大,前两年有点下垂,这种沐浴乳还满有用的,现在乳房已经不再下垂,甚至还满有弹性的。

按摩完乳房后,我拿了另一瓶乳液,用手指沾一点点然后抹在乳头和乳晕,这也是第四台买的,可以使乳晕变红,刚用没几天,还不知道有没有用,两个女儿都是喝母乳的,这使得我的乳晕特别大,又黑,实在是破坏胸部的美感,早知道就不用母乳餵了。

洗完澡出来,拿了件蓝色丝质睡衣穿上,準备到楼下和他们一起看电视,我习惯睡衣里面都不穿内衣,这样才舒服,而且家中除了老公之外,都是女的,暴露一点也没关係,两个女儿也都受到我影响,都和我一样,不过她们喜欢穿可爱型的睡衣。

一家人看完八点档的电视后便各自回房,老公一上床就睡了,前几年的应酬使得老公的身体变的很不好,常常显得很疲倦,这两年和老公几乎都没有做爱,早也已经习惯了,最近把心思都放在两个女儿身上,也没有精神想到这个问题。

*** *** *** *** ***

老公今天上台北找妙地老师,明天才回来,晚上我开车带两个女儿到外面吃饭,吃完后顺便逛逛百货公司,小芬的胸部越来越大,要帮她买一些胸罩。

小芬挑了件运动式胸罩和少女胸罩,我这才注意到,虽然才国中二年级,小芬的胸部居然有32B那幺大,加上162公分的身材,又是长长的瓜子脸,这妮子以后一定会迷死很多人。

逛到一半,小苹突然要上厕所,我连忙带她到厕所,哪知道一会儿之后,小苹眼睛红红的走出厕所,走到我身边偷偷告诉我说她流血了,我吓一跳,连忙问她那里受伤,小苹说尿尿的地方在流血,我听了就鬆一口气,原来是初经来了,连忙叫小芬去买卫生棉,顺便再帮妹妹买件生理裤。

回家路上,小芬倒是很疼妹妹,一路上告诉小苹一些女人的基本常识,小苹听了似懂非懂,好像只知道自己以后每个月都会流血,现在的小孩发育都特别早,小芬也是小学就已经有月经了,小苹和姊姊不一样,比较娇小,好像洋娃娃一样,以后应该不会像姊姊一样高吧!

晚上看小苹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就叫小苹来和我一起睡,小苹从小就很缠人,一直到小学二年级才敢一个人睡,小苹天真的问以后是不是会跟我一样,胸部也会变大?我捎小苹的胁下,弄得她吃吃的笑,然后告诉她以后会跟妈妈一样。她好奇的摸着我胸部,一股麻痒从小苹抓着我乳房的小手上传来,全身登时发软,连忙把小苹抱起来,要她乖乖睡觉。

小苹睡着后,我爬起来到浴室沖个冷水澡,最近感觉自己的身体变的特别敏感,而且这几天也开始有冲动,需要被爱的冲动,刚刚就已经全身发热,翻来覆去睡不着,明天老公回来一定要……但是十几年来都是老公主动,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 *** *** *** ***

老公中午便回家了,很难得看到他神清气爽的样子,虽然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不过老公看起来还是精力充沛。老公一回家便直说妙地老师真準,一看到他便指出他身体不好,肝有问题,肾也开始变差,而且说家里运势很不好,最近一定损失不少。

「那该怎幺办呢?」我半信半疑的问老公。

「老师说我们家今年有劫数,而且事情会很大条,一定要改运。」老公信心满满的说。

「真的吗?准吗?」我还是有点怀疑。

「准!我还没说话,老师就把家里的事说的清清楚楚,甚至连你曾经流过小孩都知道。」老公神秘的说。

「真的?」我有点相信了,那是第三胎,我不小心跌倒流掉的,还好才两个多月,不过老公一直耿耿于怀,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而且老师还说我们如果躲过这个劫数,还会有小孩,还是男的。」老公眉飞色舞的说,一直没有生个男生来传宗接代是我们最大的遗憾,上次流产后,医生说要在有小孩的可能性很低,更何况我已经快四十岁,原本以不抱任何希望。

「那该怎幺躲过这个劫数?」我担心的问老公。

「妙地老师说他跟我们有缘,因此他要来家里特别做法,他说还好我们遇到他,不然可惨了。」老公一副得救的神情。

「那!什幺时候?」听到有得解救,我心想越快越好。

「明天!老师说明天是吉时,而且有些东西我们要赶快準备。」老公连忙要我去买一些三牲和拜拜的东西,然后赶去公司,因为他特别请老师帮他看看公司可不可以继续经营。

*** *** *** *** ***

老公一早便去机场接大师了,我在家中把礼品準备好,还要两个女儿请假待在家里,听到车子回来的声音,我连忙到门口迎接。

「嗯!」大师一看到我便直盯着我的眼睛好一会儿,然后一副神密莫测的样子,没有再说话。

「大师请进!」老公恭敬的请大师进屋,大师抬头打量了一下屋子后才进门。

「大师请!」我连忙拿拖鞋给大师穿,但大师没有脱鞋,直接穿着鞋子进来,我不敢多问,不过我注意到大师穿的是法鞋。

「带我到四处看看。」大师终于开口了,老公连忙带大师四处看,我赶快倒茶放到桌上。心想这位大师没有很高,大概160几公分吧,理个平头,穿着中山装,看起来倒是很有仙骨的样子,只是那对眼睛小小的,却非常尖锐,有点令人感到害怕。

「这间房子和你的八字相沖,要改风水。」大师看完房子回到客厅。

「那该怎幺办?要不要搬家?」老公紧张的问大师。

「那倒是不用,只要改改风水就好,只是你们长期住在这屋子,已经有点受到影响,必须改运。」大师慎重的说。

「那要怎幺改?」老公还是不放心的问。

「首先要在玄关放一个大鱼缸,然后还要放一个大水晶在客厅,床铺的位置也要做改变,就像我刚刚对你说的。」大师对着老公说,我想应该是刚刚老公带着大师看房子的时候说的吧!

「然后我给你一些符咒,每月十五拜拜的时候烧掉,连烧三个月就可以了。」大师接着说。

「谢谢大师,只是不知道该放什幺水晶才好?大师可否指点?」老公向大师请教。

「我是有一些水晶,还加持过的,只是不便宜。」大师若有其事的说。

「钱不是问题,还请大师割爱。」老公紧张的恳求大师。

「那好吧!就算我跟你有缘!不然这些水晶我也捨不得。还有,你们要改运的话,每人要準备一套贴身的衣服给我加持。」大师主动要帮我们改运,老公连忙叫我準备。

「你们如果有穿睡衣的习惯,最好也一起準备,而且要準备三天分的。」大师见我起身连忙吩咐。

我赶快到楼上拿衣服,老公的衣服还好準备,但是我的可就难了,打开抽屉反而不知该拿哪一套,只好挑一套比较素的,但是其他可就伤脑筋了,因为我的内衣多半是很花俏的,不是透明缕空就是花边蕾丝,想到要拿给大师看,还真觉得不合适,最后只好勉强再挑两套。

睡衣更麻烦,保守的正好都拿去洗,剩下的都是非常暴露的,但也没办法,我只好拿一件最常穿的连身睡衣,剩下两件都是露背的丝质睡衣,其中一件还是短裙摆,另一件是高腰分叉的睡衣,这两套平常我都是只有在房裏才穿的,準备好后再到女儿房间帮她们拿内衣。

「这是最基本的改运,不过只能帮你们保平安,而不能真正帮助你们转运。」我把衣服交给大师,大师接过袋子对着我说。

「而且太太你的煞气特别重,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大师用严肃的语气对我说。

「大师!你不是说做完改运后,我们还可以有小孩吗?」老公最重视这点,急忙的问大师。

「没错!不过那是转运,不是改运!」大师转头对老公说。

「那要怎幺转运?」我好奇的问。

「首先你们要到我的道场做净化,先去除体内浊气,然后再斋戒三日。」大师对着我们解释。

「好啊!好啊!那还请大师安排。」老公听了好像放下心中大石,鬆一口气。

「可以!不过净化必须耗费我大量法力,你们全家可能得分开来做。」大师进一步说明。

「好啊!那要怎幺分?」老公急忙的问。

「女的要先做,因为耗费法力比较大,你两个女儿可以一起做,不过要妈妈协助,还有你净化之前要做点準备,我打算帮你用最高的层次,所以你要配合。」

最后是对着老公说,老公听到最高层次就非常高兴,连忙说好。

「不过净化这几天有些规矩,你们要遵守才有用。」

我们听到大师指示,都拉长耳朵仔细听。

「净化这几天绝对要保持清静,所以不能和外界联络,然后绝对不能近女色,知道吗?」大师说完,老公连忙说一定遵守。

「好!那我们去看看你公司吧!」大师便起身和老公出门,我送他们到门口,临走之前大师语重深长的看我一眼,我吓一跳,只能微笑以对。

老公大概下午才回来,他送大师到机场,老公一进门就很高兴,说大师要他把公司结束掉,因为气势已过,不过大师说公司收起来后会行大运,而且说老公的财库在大陆,一定要对大陆加强投资。

老公还说大师要帮我们看所有土地的风水,而且要我们把手上的股票全部卖掉。我吓一跳,那有好几■的现金,不过老公说卖掉之后自然会有指引,最后老公要我下週一上台北到大师那里转运,我看老公这幺热衷也只有答应。

老公接着急忙去打电话,不但要调钱给老陈,还要增加投资,他要买下老陈公司三分之二的股份,然后还打电话给营业员,要营业员明天把全部股票卖掉。看老公心情这幺好,我也很高兴,心想真是遇到贵人了。

*** *** *** *** ***

很快就星期一了,老公从公司打电话回来,很高兴的对我说,有人要买公司,还开了好价钱,比预定还高多了,而且礼拜四把股票卖掉,礼拜五股票就狂跌,老公直说大师真灵,预料的都很準。他要我準备好,下午要搭飞机上台北,三点以前要到,因为大师说是吉时,我本来还很想推却,不过老公既然这幺相信,而且大师的建议都有很好的结果,我心想去转转运也好。

一路上老公非常兴奋,一直要我好好和大师学习,直说机会难得,大师很少要帮人做净化,因为会折损大师数年修行,老公还说他已经包了一份大礼,还準备请求大师收他入门,我听了也只能点头赞成。

一路上来到汐止山边,大师的道场是在山腰上的三层平房,前后都有个大庭院。老公敲门后,一位看起来好像是大师的弟子,前来带领我们进去,一进屋里便看见一个大道场,大概有四、五十人盘坐在地上听大师讲课,那弟子则带我和老公进到道场旁应该是接待室的房间。

一会儿,刚才的男弟子带着另外两位男弟子抬着一个大水晶进来,男弟子告诉老公是大师吩咐的,老公连忙道谢,男弟子表示这个水晶山是大师特别割爱的,大师当初花了快五十万才买到的,还直羡慕老公福份好。老公听了连忙拿出支票本,开了一百万元交给那男弟子,那男弟子本来还不肯收,后来还是老公千求万请,那男弟子才勉为其然的收下。

随后进来一位女孩子,告诉我们大师要我开始净化,要带我去準备,还要刚刚的男弟子和老公一起护送水晶回去,还特别说有弟子护持的话,这样子才能确保水晶的效力不会消失。老公正伤脑筋不知该如何把这个大水晶搬回去,听到大师早有安排,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和我道别后就走了,我看着老公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想和老公一起回去,无奈那女弟子拉着我,要我跟她一起走,我也只好跟着她了。

女弟子带着我穿过道场到另一边的房间,那是一个铺满榻榻米的小房间,女弟子要我把东西放下,然后教我盘膝坐下,接着教我一些静坐的方法,便要我开始静坐,还告诉我说如果做不来的话可以起来休息再继续做,然后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房间。

我照着方法静坐,没有一会儿就觉得心烦意躁,站起来活动活动再继续做,但是没有一次能超过五分钟,隔了半个小时,女弟子又进来了,这次和另一位女孩子进来,两人都穿着类似旗袍的衣服,两个女孩子表示要带我进行下一步骤,然后便带着我经过道场,我看到大师正带着所有弟子静坐,看了真令人佩服,没想到只是静坐就这幺难,真不赶想像接下来的功课我不知道能不能胜任。

我们进入道场后方一个房间,有几张大圆桌和一整排柜子,两人要我将所有随身物品放到其中一个柜子,包括项链戒子还有手錶等装饰,然后当着我面锁起来,并且告诉我一些规定,最重要的便是不准和外界联络,还有二楼以上不准随意走动,要得到大师允许才行,然后便要我先吃饭。

原本以为是要和外面的弟子一起吃,哪知道我一个人先吃,虽然不是很饿,心想晚上大概没法吃宵夜吧!也将就的吃几口,都是素的,吃完后其中一人便带我上楼,说是大师吩咐的。

我只好两手空空的上楼,二楼是一个个房间隔着,女弟子带我进入一个房间,打开门是一间和室,只有地板上铺了一条毛毯和一个枕头。我心想,该不会是我的房间吧?女弟子要我在里面休息,可以先睡一下,然后就走了。我看房间空空的,什幺也没有,也只有先休息一下了,心想老公应该会带女儿去吃饭吧,如果到时候女儿来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受的了?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隔了多久,一个女弟子进来把我摇醒,说大师要见我,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本想洗个脸,不过不好意思开口,就跟着那女弟子进入隔壁房间,是一间小房间,有摆着香案和蒲团,两旁还有一些圆板凳,大师正在烧香,然后拿香给我,要我拜拜后跪在蒲团上,大师在我背候喃喃自语一番,拿起一支戒尺,在我肩膀拍几下。

「你的体内浊气上升,所以第一步便是要你排出体内恶气。」大师说完又在我肩膀上拍两下。

「我先帮你开窍,让你体内的浊气可以自然排出。」接着,大师要我爬起来,「喝!先喝下符水,如果等下有头晕的感觉就是在排毒,排完之后便会有神清气爽的感觉。」

大师烧了一个符咒,然后放在一个碗里,然后要我喝下,我也不敢问大师是做什幺用的,便乖乖喝下,苦苦的有够难喝。

「下一个步骤就是洁净你的身体,等一下你要到净化室去洁身沐浴。」

大师说完便要在一旁的女弟子带我去,我一听可以洗澡,高兴了一下,毕竟那是我最爱的一件事。

女弟子带我进入净化室,只有一个大木桶在中间,旁边还有一个装满水的水池,女弟子要我脱下衣服,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还是照着做了,女弟子接过我的衣服,然后交给我一块黄黄的东西,要我抹在身上,然后用水沖乾净再进入木桶中,告诉我洗完后就穿放在架上的衣服,就出去了。

我将黄黄的东西抹在身上,滑滑的,不很油腻,沖乾净后皮肤还有一些光泽,虽然没有泡泡,不过还满舒服的,接着我站起来想进入木桶,可是身体晃了一下,头晕晕的,我勉强的爬入木桶,是整桶热水,泡在里面很舒服,还带有阵阵香气,头晕的感觉慢慢的消失,不过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取而代之,我心想,大师的符水还真灵。

泡了一会儿,水变凉了,我就爬起来想穿衣服,拿起架上衣服一看,竟然是我的睡衣,交给大师改运的衣服,而且也没有内衣裤,实在不知该怎幺办,而且整间房间只有这件衣服,连毛巾都没有,我只好站着等身上的水稍微乾一点,然后穿上睡衣。

天啊!这件居然是最暴露的那一件,是细肩带丝质的短睡衣,天鹅白的丝绒波浪,穿上后只遮到我的大腿上方,想到在家里穿这件坐下时,不小心还会露出内裤,而这时睡衣底下却是光溜溜的身体,还好遮住胸前的是编织的花纹,而不是露出乳沟的那一种。

勉强自己穿上,也没得选择,半湿的身体使睡衣黏在身上,我发现自己的线条在睡衣下一览无遗,两个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不过刚刚飘飘然的感觉好像使自己的反应变迟钝,我发觉好像不能集中精神思考,只好开门出去。

女弟子在外面等我,我问她有没有别的衣服,但女弟子说这衣服是大师祈福过的,一定要穿上。女弟子带我进入另一个房间,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面只有四个烛台点着蜡烛,我鬆了一口气,至少可免除自己一些尴尬。

「师兄妹都走了!我可以回去了吗?」女弟子问大师。

「嗯!你可以回去了!」大师对女弟子说,我吓一跳,那不就变成只剩大师和我?!

「来,你背着我坐下!」大师命令我坐下。

「我现在要运功帮你将浊气清乾净!你要集中精神。」

大师接着两支手掌压在我背部,我颤抖一下,接着好像武侠片一样,只不过大师的手不停的颤动,我的上半身也轻轻的抖动,然后大师的手在我背部四处拍击,最后两手放在我的腰下,我没有感觉到有什幺气流进入身体,不过大师这样拍击好像按摩一样,倒是非常舒服。

大师把我转过身来,变成我和他面对面,大师要我闭上眼睛,然后两手从我肩膀慢慢往手臂拍击,大师的手接触到我裸露的手臂,我深呼吸一下,觉得心跳有点加速,接着大师抓住我一支手,用两支手指由肩膀慢慢向下压,直到手指然后用力喝一声,然后换我的另一支手。

接着大师将我两手平举,而大师的手则穿入我胁下,由我的胳肢窝往下移动,经过胸部时,手掌正好压过我的乳房边缘,我觉得不妥把眼睛睁开一下,大师马上沉声要我专心。

我想说大师知道我担心他的手掌碰到我乳房,羞的我脸颊都发热。不过大师似乎不避嫌,手仍然在我两侧上下移动,每次经过乳房边缘时,我身体不自觉的僵硬,大师直叫我放鬆,几次之后才慢慢感到习惯,我开始有点紧张。

大师忽然将手掌压在我的小腹,另一支手掌则压在我胸部上面,靠近脖子的地方,我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大师的运功好像抚摸一样,我全身除了重要部位,全部都被大师摸过了。

压住我小腹的手掌慢慢向下移动,接近到我的阴部上方,我紧张的心脏快跳出来,但是大师的手掌又慢慢的向上移动,直到我我的乳房下方,这样反覆几次,我才鬆一口气,凭良心讲,大师的运功还满舒服的。

「唉!你体内的浊气已经排除十之八、九,不过因为体内长期伤害,你的脏腑已经受伤。」大师收回手掌,沉重的说。

「是吗?很严重吗?」我睁开眼睛好奇的问。

「你随我来!」大师起身要我跟他走。

我跟着大师到隔壁房间,房间并排着两张长的手术床,大师要我倘在其中一张上面。

由于这个房间是灯火通明,我準备爬上床时才发现这点,觉得十分害羞,毕竟这件睡衣是只能在自己卧室里穿给老公看的,大师要我仰卧,因为裙摆很短,我拉拉裙摆,将脚夹紧,很害怕不小心曝光。

「我证明给你看,你的内脏受损情形。」

大师拿张圆凳子坐在我的脚旁,双手抓住我的一支脚,便用手指压我的脚掌,大师抓我的脚时,将我脚微微抬高,我正想拉住裙摆免得曝光时,一阵剧痛从脚底传来,我痛的想拉回脚,但被大师紧紧抓住。

「你看!我轻轻的压你穴道,你就痛成这样,刚刚是肾脏,还有其他地方!」

大师继续压其他的点,我痛的根本无法顾及是否曝光,当大师稍微停手时,我瞧向大师,见他微笑看着我,这才警觉到刚刚痛得全身扭动,我另外一支脚不小心弓在床上,赶快把脚打直,心脏猛跳,这不就被大师看光了吗?

大师又抓住我另一支脚,这次我痛得在床上惨叫,几度想爬起来挣脱,根本顾不得有没有曝光,大师放开我的脚后,叫我爬起来,倒一杯水给我。

「这是我特製的丹药,可以帮你恢复体内受伤的脏腑。」大师拿了一颗白色小药丸给我,我这时已经很佩服大师,一口便吞了下去。

「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不过……」大师似有难言之隐。

「大师,没关係,请你直说。」我这时已经非常相信大师,便请大师直言。

「因为你曾经流过小孩,所以你的下阴还无法净化,这样你就休想有小孩。」大师说出事情的严重性。

「大师那怎幺办?你一定要帮帮忙,我老公就是希望有小孩才要我来的,那怎幺办?」我紧张的说。

「办法不是没有!不过……」大师又欲言又止。

「大师,没关係!任何方法我都愿意!」我看大师犹豫不决,赶快向大师表明心意。

「好吧!这样我就不避嫌了,你再躺下来吧!」大师要我俯卧在床上。

「要施法前我必须要和你身体的波动一致,所以接下来我要将你全身活化。」大师边说边接触我的肩膀,然后慢慢的在我背部移动。

「大师!我的头怎幺突然好晕!」忽然之间我觉得整个人好像有点恍惚,虽然躺着但是感觉自己好像变迟钝了。

「这是灵丹开始产生作用,你不用担心!」大师慢慢的将手移动到我的臀部,我感觉全身的肌肤变的非常敏感,大师明明没有很用力,但是我却觉得大师的手好像火团一样,让我全身暖烘烘的。

「嗯……」当大师火热的手碰触到我的裸露大腿肌肤,我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这比刚刚背部隔着睡衣还要刺激,我感觉自己两腿之间滑滑的。

「喔 ̄ ̄」当大师的手在我匀称的腿部上游移,每次快到大腿根部时,我都忍不住发出吟叫,虽然只是轻轻的,但这时我已经无法思考,只觉得四週一切事物是如此美好。

大师把我翻转过来,开始抚摸我全身,从耳朵到脖子,慢慢的移动到我的乳房,大师的手顺着我的乳房滑走,用掌心轻压我的乳头,这时我感觉到体内产生一股强烈的需要,大师的手已经抚摸过我每一次肌肤,只有一个女人最重要的部份大师没有接触到,但我知道我那地方已经在泛滥了。

「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接下来的就不能再继续了。」

大师突然停手,我觉得非常失望,勉强坐起身来,只觉得天悬地转,而且大师好像变帅了。

「大师!求求你,我一定会配合做好的。」我觉得大师好像还有步骤没做完,虽然现在我的神智有点迷糊,但我不想半途而废,万一以后和老公真的生不出男生,那老公会怨我一辈子的。

「唉!接下来要用双修的方式才能完全化除你体内的戾气,你愿意吗?」大师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愿意!我愿意!只要我还能为我老公生个男生,什幺是我都愿意做!」我不是很懂什幺是双修,但是我现在只知道要听大师的话才能达成老公的心愿。

「好吧,那你跟我来!」我鬆一口气,大师终于答应了,我摇摇晃晃的,大师便扶着我上三楼,我的乳房压在大师的臂膀上,这时只觉得好像任何东西接触到身体都很舒服。我还在想什幺是双修就已经到三楼了,三楼有个小玄关,大师便停下来。

「三楼是我平常修炼的地方,充满着灵气,因此所有进入的人都必须在这里放下俗事之物。」大师说完,双眼直视着我。

我没有意会到大师指的是我身上的睡衣,大师走过来将我睡衣的肩带往两侧拉下,睡衣便顺着我的身体滑下,我本能的一手遮住胸部,一手遮住阴部,大师仔细的端详我一番,然后点点头,我只觉得奇怪,自己怎幺能够在一个男人面前全裸而不会不自然?

大师开始将身上的中山装脱下,露出强健的胸肌,我开始觉得全身发热,两腿微微的颤抖,大师脱下裤子,里面有件像乩童穿的肚兜,然后大师拉着我和他一起进去。

「进到这一层的人,身上是不能有半件衣服的,要用最原始的身体去感受。」大师在进房前将他的肚兜拉下,丢回玄关,我这时只觉得效力愈来愈强,看眼前的东西都变形了,只看到大师的下身那黑黑的影子。

一进去便是一间大房间,地上是光亮的木板,四周都是镜子,好像韵律教室一样,不同的是中间有张大床,大师进房后便搂着我的腰,我赤裸的肌肤和大师的身体一接触,我这时只想要原始的需求。

「你现在需要双管齐下,首先你必须补充我的真气,然后我必须耗费我的元阴深入你的下阴,亲自替你净化,你了解吗?」

我听的似懂非懂,只有点头。大师将我抱到床上,我的手环住大师的脖子,大师开始吻我的眼睛、然后是耳朵、然后是鼻子,最后大师的嘴和我的唇接触,我自动的将舌头送上去,并且扭动我的身体去摩擦大师的身体。

大师的手正在玩弄我的乳房,大师用手指夹住我的乳头,奇怪!不但不会痛,我还希望大师用力一点,大师另一手正压在我的阴部,手指夹住我的阴唇,我不断的回吻大师,然后本能的抓住大师的阴茎,我另一手则用力抓住大师的屁股。

大师的手指插入我的阴阜,我觉得不够,我还要更强烈的刺激,我放开大师的阴茎,抓住大师插入我阴阜的手,用力向里面插,我觉得手指太细了,便将自己的食指也插入我自己的阴道,我用力大声的淫叫。

大师用力咬我的奶头,我觉得好强烈的快感,我含住大师的耳朵,将舌头伸进大师的耳朵,然后再含住大师的耳垂。

大师稍微弓起身体,我知道大师要进入我的身体,我抓住大师的阴茎,将阴茎往自己穴里插,大师一下子整根都进入,我觉得这时候被插入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每一下的抽插我都很清楚的感觉得到,我不断的扭动自己的屁股,然后用力的夹住大师的阴茎。

我用力的收缩自己的阴道,不想让大师的阴茎离开自己体内,但每次都被大师抽回去,然后再撕裂,抽插的快感让我的淫水像洪水一样外洩,顺着我的大腿沾满床单。

我疯狂的大叫一阵之后,便感到阴阜热呼呼的,大师拔出之后已经软绵绵的,我满足的依偎在大师怀里睡着……

*** *** *** *** ***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全裸躺在床上,吓了一大跳,头又非常痛,我努力回想昨天的事情,只觉得迷迷糊糊之中好像有和人做爱,其他什幺也不记得了,摸摸自己下体,污秽的触感,我忽然一下子清醒了,那不是梦!

门突然开了,一个全裸的男人进来,我想找东西遮住自己,四周却空无一物,全裸的男人手上端了一盘饭菜,送到我面前,我这时认出是昨天送水晶给老公的男弟子。

「请用饭!」男弟子把饭菜放在床上,却在旁边坐了下来。

我又急又羞,这样我怎幺吃的下去,而且头痛欲裂,根本吃不下,我用手臂遮住胸部,另一手遮住阴部,缓缓的向那男弟子摇摇头。

「我知道你头痛!这事正常现象,来吃下这颗药头就不会痛了。」

男弟子从餐盘上拿颗药和水,靠过来要我喝下,我本能往后缩,手仍然遮住自己,男弟子似乎看出我心意,但是他居然还是靠过来,然后搂住我,将药送到我嘴里餵我喝下,我就被半强迫的吃下。

吃完药之后,男弟子没有放开我的意思,我注意到男弟子的阴茎已经涨起来,我害怕的想挣脱,男弟子不让我挣脱,反而要强吻我,而且开始乱摸我全身,我奋力挣开他,爬起来想逃开,但男弟子整个人扑上来,将我压在床上,我仍然努力的挣扎。

但是这次药效来得特别快,我又开始觉得飘飘然,慢慢的抵抗变成爱抚,我又开始想要了,我开始亲吻那男弟子,没注意到这时门又开了。

「你在干什幺?」

一个全裸的女弟子进来,大声的斥责男弟子,男弟子吓一跳,连忙爬起来,我反而觉得有点失望。

「师父叫我上来看怎幺还没下去,原来你在做这种事!」女弟子愤怒的说。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我太久没碰你了,我忍不住。」男弟子委屈的说。

「少废话!我现在是师父的仙妻,要叫我仙姑,看你跟我夫妻一场,这件事就算了,快点抱她下去!」

我吓一跳,原来她们本来是夫妻!这个女弟子看起来还满年轻的,胸部小小的,身材还不错,瘦瘦的,我很讶异他的阴部居然光秃秃的。

男弟子把我横抱起来,经过刚刚的事情,我体内的火已被燃起,而这时,我开始觉得有点恍惚,很自然的被抱着,三人一路便到一楼后院,沿路上没有碰到其他人。

后院有个假山和池塘,假山上有到小瀑布流下,我看到师父和五个女弟子都全裸在水池里,男弟子将我放进水池,这时原本围着师父的女弟子都散开,冰冷的池水没有浇熄我体内的慾火,我朝着师父的方向游去……

*** *** *** *** ***

第三天醒来,发现自己依偎在师父怀里,师父的背后还躺个女孩子,自己也被一个女孩从后面抱着,依稀记得昨天从水池那一刻起,自己和师父没有分开过,在后院的水塘、在草皮上,连吃饭自己都坐在师父的大腿上,还将口里的饭餵给师父,也将师父口里的饭用舌头捲回来吃下。

今天醒来头已经不会痛了,昨天只知道吃很多颗药丸,大概头痛已经好了,不同的是,今天已经不会像昨天一样害羞了。

师父叫我沐浴后在房里休息,不可走动,不知过了多久,都没人来理我,我突然觉得很难受,全身都觉得不对劲,又不敢乱跑,隔没多久,我已经快受不了。

一会儿之后,一个丰满的女弟子送饭进来,我记得昨天自己还疯狂的舔她阴部,我第一件事便是要拿药丸,但是却找不到,那女弟子亲了我一下便走,我想问话都来不及。

我连饭都不想吃,只想要吃药,全身麻痒的感觉很难受,好不容易师父终于进来了,师父拿着一颗药丸对我说,晚上有个贵客要来,问我是不是会好好招待他?我这时只想要吃药,就猛点头,师父见我吃完药后便满意的出去了。

师父要我到楼下穿上我的睡衣,然后待在其中一间房间,跟我说如果我表现好,才能继续跟他双修。我穿上我的紫色露背睡衣,直开到腰的那种,长裙摆往下缩窄,上面则是用两条绳子绑住脖子,我的乳沟明显的露出来。

有人开门进来,我张大嘴合不拢,竟然是老公的好朋友老陈,他不是去了大陆吗?怎幺会在这里出现?老陈淫笑得看着我,我好像明白整件事是怎幺一回事,是老陈和师父串通好,但是这时全身又感到不舒服了,我又想吃药了。

老陈手上拿颗药丸,我没有任何犹豫,走到老陈面前跪下,拉下老陈的西装裤拉链,掏出他短粗的阴茎,我熟练的含弄他的阴茎。一会儿之后,老陈将药丸给我,我一口便吞下药丸,然后老陈把我拉起来,将我绑在脖子上的绳结解开,睡衣又顺着我的身体滑落……

*** *** *** *** ***

老公带着小芬和小苹来道场,师父很热情的招呼老公,我听到师父问老公有没有按时吃药,老公说刚好吃完,师父叫弟子在拿一些给老公,我看到那药丸便是师父给我吃的那一种。

老公拿了药就回家了,师父要我带两个女儿上三楼,我看了师父一眼,便牵着两个女儿到三楼。

「妈!为什幺要脱衣服?」小苹天真的问我。

「对啊!好害噪喔」小芬也抱怨着。

「这是净化的过程!来,每人先吃一颗药。」看着小芬健康而纯洁的身体和小苹才刚刚开始发育、微微垄起的胸部,我们三人全裸的进入房间,躺在床上。我听到有人开门,我回头一看,是师父和老陈……

*** *** *** *** ***

后记:

我终于怀孕了,医生说是男的,只是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小芬现在是师父的最爱,也是整个道场的女主人,小苹的肚子和我一样大,而老公他老了很多,现在是道场的杂工。我们的家产一半投资老陈的大陆工厂,可是老陈从此再也找不到人,而另外一半家产都捐给道场,至于我们原本台中的家,师父则準备当成第二个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