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游学经验系列

游学经验系列

      

作者:Sexbaby

在我十岁之前,我一直是家中的独女,而十岁那年,我与众不同的多了一个哥哥。其实是我爸跟我妈结婚后,因为妈一直没生育,爸就在外面弄了一个私生子,过了5年,我妈才又生下了我。之前我们一直不知道我爸有私生子,是他妈妈死了,所以爸接他来住,而我妈是理所当然的很讨厌他,而自从他的出现,我妈更是紧张我爸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我妈也不准我跟哥哥说话,对哥哥也总是视而不见。

其实,除了在家里,我跟忠克哥哥的感情很好,我一直很想要有一个哥哥,而忠克哥哥也很疼我和很保护我,就这样我们偷偷维持好兄妹的感情,一直到我13岁。

一天爸去中部谈生意,而妈也不放心的跟了去,晚上都不会回来。就在晚上我在睡觉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进了我的房间,坐到我的床边,并将手伸进我连身短裙的睡衣里,隔着我的内裤揉着我的私处。我惊醒的张开眼睛,因为我睡觉时有开小夜灯,所以很清楚的看见是……是……忠克哥哥。

『啊……哥哥……你……你……在做什幺……啊……不可以的啦……』

哥哥转身开起大灯,这时我看见哥哥的身上仅有一件运动短裤,18岁的哥哥,健壮的身子虽谈不上肌肉,但也是很结实的,我不安的扭动的身子,想用手挡住我的私处。

『哥哥……不要……不行的啦!』

但哥哥依旧没吭声,手指伸进我的内裤里,用姆指与食指夹着我的花蒂,轻轻的搓着,此时我的淫水早已流了出来。哥哥用右手将我的双手反制在我的头顶上,弯下身就开始吻我,额头、鼻尖、脸颊、嘴唇,慢慢滑至我的耳垂,轻轻咬着,一边低语:

『雯雯……哥哥好喜欢你……哥哥想要你……给我好不好……』

其实,我早知道哥哥会拿我刚脱下的内裤包着他的棒子自慰,所以我每次都赶在哥哥之前洗澡,为的就是留下我最新鲜的内裤给他。但哥哥今天的行为我好害怕,虽然有一点性的知识,不过那时我连自慰都不曾有过,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哥哥。

『我……啊……我不行啦……我怕……不要啦……哥哥……』

『真的不要吗……可是你流了哥哥一手的淫水ㄛ……你别怕……哥哥会好好爱你的……』

哥哥的手部动作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受不了,便开始揉搓自己的胸部,全身不停的扭动。哥哥将我的手引导到我的私处,我才发现内裤早已不见,我整个阴户都湿透了。我学着哥哥的方式,用自己的食指与中指夹住花蒂,便开始来回搓动,并扭腰配合我自己的动作,一手也拼命的搓揉自己的乳房。而哥哥坐到我床边的椅子上,褪去他的裤子,一边欣赏我的手淫,一边用我刚刚脱下的内裤包着他那巨大的棒子,来回抽动起来。

『啊……哥哥……不要看……啊……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嘛……啊……啊……不行了……啊……好爽啊……哥……忠克哥哥……啊……啊……』

我像疯了一样放声的淫叫,手也不曾停止动作,耳边听到哥哥说着:

『雯雯……雯雯……你好棒……你好会叫……哥哥听的好爽……哥哥好喜欢你……啊……好棒……雯雯……』

就在我们叫到喘不过气的时候,我突然大量的洩了出来,而哥哥也将精液射到我的脸上,我们就在原处不停的喘息。

我转头过去看了哥哥,他的棒子还没完全的降旗,乳白色的液体从龟头边成放射状流下。我心情仍未平复,不自觉的起身跪在忠克哥哥的前面,用我小小的舌头一点一点的将哥哥的精液舔乾净。哥哥忍不住将我身上最后一件薄衫褪去,我光净的乳房瞬间呈现。哥哥将我抱坐上他的大腿上,将我未发育完全的乳头连同乳晕一起吸入,深深的啜着,双手游走遍我每一吋肌肤。我扭动起我的身子,顶在我阴户上的棒子越便越大,整个抵着我的阴户,而我的淫水不断的流到哥哥的腿上。

『雯雯……让哥哥看看你美丽的地方……好不好?』

『啊……不要……人家不好意思……啊……不行了……我又要洩了……』

说着,哥哥便把我抱到一边的柜子上,分开我的双腿,跪在我前面,高度正好看清我完美的阴户,稀疏的阴毛可以清楚的看尽里面的样子,张开的大阴唇彷彿喘气般的张缩着,刚到高潮的我,淫水不断的从蜜穴中流出。

『啊……雯雯……你的地方好美……好红……好嫩……哥哥要吃一口……』

哥哥吸起我的淫水,轻咬着我的花蒂。我不停的娇喘着,哥哥用舌投插进我的蜜穴,不时的捲动抽插。

『啊……哥……哥……讨厌……好痒喔……啊……不要啊……不要再逗人家了……啊……我不行了……』我被哥哥带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突然哥哥站了起来,将大龟头在我的入口处磨了一下便插进去,我娇喘了一下,哥哥停止动作,我们相互吸吮对方的舌头,我紧绷的身体慢慢鬆软下来,哥哥趁机用力一顶,整个棒子进了一半。

『啊~~好痛!』我惊呼了一声,哥哥亲了我一下,慢慢将棒子抽出,但又忽然一顶,整个棒子进了我的蜜穴里。我痛的大叫了一声,感觉指甲插进了哥哥的背部,不住的喘息。

『雯雯……很痛吗……』

『痛……』

『可是……雯雯等下会很舒服ㄛ……哥哥好像要你ㄛ……』

『哥哥……啊……插我吧……用力的插我吧……雯雯是你的了……』

于是,忠克哥哥一边亲吻我的乳头,一边慢慢的抽插,我的痛苦的喘息也慢慢变成了娇喘,哥哥也开始奋力的抽插。一抽一送之间,我感觉到忠克哥哥的棒子在我体内胀大磨擦,每一次插入的动作都直达我的花心,顶的我又痛又爽,一股热流在我体内传开,我不住的放声淫叫,不时扭动我的腰来迎合哥哥的动作。

『啊……雯雯……雯雯……好棒啊……欧……哥哥……好爽……哥哥用力的在插雯雯呢……』边说,边加强了攻势。

我被弄的受不了,大声的求饶:『啊……我……我……不行了……啊……哥哥的……棒子太粗了……啊……插的好深……我快死了……啊……哥……哥……插死我吧……啊……好……爽……啊……好舒服啊……不行了……我……啊……要……洩了……啊……啊……』说着,我便开始丢精。

而哥哥加速的用力插了几下,就在我体内射入大量的精液。热热的精液射得我不住的颤抖,我倒在哥哥的肩上不停的喘气。后来哥哥将我抱到床上,让我睡在他的身上,一直到天亮醒来的时候,哥哥的棒子还在我的蜜穴里。

后来我跟哥哥就常常做爱,本来是趁父母不在的时候,但之后便大胆的当爸妈在家时也躲在房里做。有次甚至爸妈在吵架,我们在门外以69的方式为对方口交。虽然我很喜欢忠克哥哥,但没想过要一直跟他在一起,我想去看看不同的世界,享受不同的性爱。

所以我15岁中学毕业,考进了美国学校,那是各种留学生读的,几乎全世界都有分校,所以可以申请交换学生,每个地方呆1~6个月,而学费方面,虽然家里补助,但我仍喜欢打工,只是有些国家不请留学生工作,所以会做做黑市的,做做色情的,运气好还有男人包养。

另外,我养成一种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国家,我第一个交上的朋友,可以帮我命名,我的本名已经很少用了。

最近回台湾,上来这个网站,发现很多人的女主角叫雯雯,呵~是不是叫雯雯的都比较骚呢?但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叫雯雯唷……

(2)游学经验——台湾留学校

从香港回来后,我回到美国学校就读,等待下一次出国的机会。在我回来台湾之后,我完全没有跟华哥联络过,不过是有去看过我那正当兵的忠克哥哥,跟他在营区的杂物室里做爱。是很刺激,但没甚幺享受到性爱的感觉(不知道这两人的朋友……这就表示你该去看看我写的《我真实的第一次》&《游学经验——香港古惑仔》了)。

而后来我也交过几个男友,有着一些平淡无奇的性爱,虽不是非常满意,但也能替我止止痒,必竟人生没有每天刺激的,但这之间却发生过一件事,让我很难遗忘。

我回台湾后的两週,那时我已经完全调回心情在美国学校上课。有天我没有课,又不知道在想甚幺,一大早便跑去网球场打网球,当时才不到六点,我一个人在室外网球场里打球,网球场是在学校的最里面,与最近的大楼也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且之间还有一个废弃的教学大楼,所以平时没甚幺来,就算有人要打网球,他们也都去新的室内网球场打,我很喜欢在那打就是因为人烟稀少。

我穿着我最喜欢的一件白色网球短裙,上身一件白色半截运动背心,没有穿胸罩,因为用力打球时会痛。当时我打的正快乐,身上的背心被汗水淋湿使我的乳头若隐若现,短得连站着不动都快看到臀部的短裙,在我猛烈的活动下,随我的动作飘扬,相信只要站在我的身后,就可以看到我的内裤,尤其那天我穿的是丁字形的白色小内裤,两片光滑的臀部一眼可见。但因为平时不会有人在那,我也就很尽兴的打球,我只有一个人,所以对着墙打,背对着校区,一点也没发现我的身后是有人的。

就在我停下来喝水的时候,不知从哪飞来的一颗球直直打中我的头,跟着我就昏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网球场上的休息椅上,休息椅是一个大概可以坐3人的木长凳,我的双手被反绑在左右两个椅脚,而双脚也从两边垂下绑在长凳的另两个椅脚。我的双眼被蒙住,有人用矿泉水沿着我的胸部淋到私处,一阵冰凉的感觉传来,沿着我的蜜穴滴下去,我才发现我的内裤已经脱下,淋溼的背心加上之前打球所流下的汗水,我想我的乳房几乎清悉可见,小樱桃般的乳头因为冷水的刺激尖挺了起来,我是那种不论用甚幺姿势乳房型状改变不大的那种女生,所以虽然是躺着,我坚挺完美的胸型依然高耸着。

那人将我的背心拉高,用他的舌尖轻舔着我的乳头,也许是他也认为这边没甚幺人来,所以我的嘴并未堵住。我被挑弄的轻喘起来,他的手指轻轻拨弄着我半开的阴唇,一点一点轻轻的挑逗,我全身被弄的发麻,扭动着我的身体,淫蕩的娇喘着,感觉他慢慢往我的私处亲去,拨开我的大阴唇轻轻的往里面吹气。

啊!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我整个人又酥、又麻,此时我还希望他赶快插入。但是他似乎没有那个心思,开始舔起我的蜜穴,完全不用任何特殊的技巧,只是一点一点轻轻的舔着。

我的淫水流个不停,整个人都崩溃了,忍不住地淫叫着:『啊……不行……啊……啊……好……痒……不行了……ㄛ……求求你……放过我……吧!』

而那人却不管我的哀求,慢慢的在我的身上种起一个又一个的草莓,我深深的喘着气,企图整理我受惊吓的思绪,好来应付他的攻势。

突然,我听到那人说:『哼哼……小骚货……你好湿了ㄛ……先让你止一下痒……等下再让你知道我的利害……』

咦!好熟的声音,好像某堂课的温老师,但是风趣的温老师哪会做出这种事ㄇ。温老师虽然年近40,但无论相貌与体格,都有一种成熟男子魅力的风味,是我们大多数的女学生心仪的对象,因此纵使知道他是个老男人,但大家仍为之疯狂。且温老师平易近人,也不像是会做出这事的人。

我急着想知道他到底是谁,于是尽力的扭动身体,希望能让眼上的布条掉下来,而那个人在我的私处用力着吸了一番淫水:『浪货……你的淫水还真是吸都吸不乾呢……小小16岁就不是处女了……看老师怎幺处罚你……』

我心惊了一下,他说他是『老师』!就在我好不容易将眼上的布弄鬆,可以看到一小缝的时候,那人却到了我的身后,解开了我的双手,从后面搂着我,一手揉着我的乳房,一手伸到我的下体。

突然,一阵痛感从我的私处传来,我彷彿被撕裂一般,哀叫了一声,忍不住低头一看,他正拿着我的球拍,用拍柄插我。网球拍的拍柄又长又粗,而且我的球拍上还有防滑用的绒布,粗糙的绒部磨擦我的蜜穴,真是让我欲仙欲死,又痛又忍不住的扭起我的腰,淫水一流出来,便被止滑用的绒布吸去,我就像要死了一样大声哀求他:

『啊……不要啊……好痛……求求你停止……不行了……我……我……我快死了……不要……再插了……好痛ㄛ……呜呜……真的好痛……求你放过我……啊……我……会……死……啊……』我不停的哀求他。

然而他好像更兴奋一般,将球拍插进的时候,还不时的转动一翻,我简直快要死去,感觉我的蜜穴红肿破皮,我也无力反抗。这时那人才将球拍拿出,转到我的前面,抱着我,一举将他的棒子插入。我流的满脸的泪水,又再惊叫一次,顿时晕了过去。

不一会我被雨水淋醒,这时下起顷盆大雨,因我们在室外,雨水打在我的身上,好痛好痛。我身上的男人仍不停的干我,他的动作并不快,但一下一下都直捣深处,好几次都像顶到我的子宫一样,而我的乳头也因为他的用力吸吮而感到疼痛。

大雨打在我的脸上,我意识不清的仍在求他不要干我,但是我连气都喘不过来,那人干的我只能不住的放声淫叫。也许是雨势过大,我脸上原已稍许鬆动的布居然脱落了,我迷糊睁开双眼,真的是温老师!

『啊……老师……不要……我……啊啊……不行……真的……啊……我……啊……要死了……啊啊啊啊……』

我虽然有气无力的求着温老师,但仍忍不住继续淫叫。老师发现我看见他,吓了一跳,把我翻过身,让我两手撑地,臀部抬高,双腿因为被绑在椅子上而疼痛,麻绳彷彿深深的陷近我的腿里。老师在我后面,就像骑马一般,突然的猛烈加强的攻势,插的我是狂哭猛叫,之前被球拍磨破的蜜穴,随着老师的每一次推进的动作,好像千万支针在刺一样。

『不要不要……啊……不要再干了……求求你……』

老师不管我的哭叫哀求,只奋力的抽送,我的乳房不停震动,带给我不停的刺激与疼痛,我只能不停的扭动及浪叫,祈祷这一切能快点结束。

也不知干了多久,我的腿因压迫而发麻泛紫红色,意识已经完全不清,口中喃喃的也不知道念些甚幺。终于,感觉到一股热流射到我体内,我就昏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过中午了,我的身上披了一件风衣型的外套,但老师已不见人影,我的腿也解开了,但却一条一条的血印在我的双腿上。我费了好大一番的功夫才恢复体力,回到宿舍里。还好这一期我是单人房的,否则打个球弄到满身草莓印、双腿双手都有被捆绑的血印,这怎幺解释呢??

(3)游学经验--香港古惑仔

我13岁被哥哥破身,之后一直保有跟哥哥做爱的习惯,有些人会因此认为我是不是爱上哥哥,其实不然,当时会只跟哥哥做,是因为只有这个对象,而我对性观念不很强,所以比我大5岁的哥哥就显得比较强势。但我小学毕业后,我也对性知识了解了不少,性慾也比较大了,开始会想跟哥哥以外的人做,也想去外面看看世界,所以努力考上了南部的一间美国学校,这学校几乎世界各地都有分校,也就可以实现我环游世界的梦想。

刚进去的时候是不能就办交换学生的,一直到我中二的时候,我才申请到香港的姐妹校。选香港一方面是因为语言比较通,离台湾也近,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当时16岁,学校规定若未成年只能选东亚一带的学校,我可不想去印尼读书。

在香港住的是一间寄宿家庭,只有一个妈妈跟一个大我2岁左右的哥哥。其实当初寄宿家庭是我妈挑的,因为是我第一次出国念书,本来挑的是有一位姐姐的家庭,可是却变成了哥哥,原来是因为那哥哥的名字有点女性化,叫——林彦华,台湾办事处的人弄错变成——燕华,所以以为是女生。不过我住了他们家一个礼拜都一直没见过他,听邻居说他是个小混混,就是台湾所谓的古惑仔,这让我对他很好奇,但一直没机会见。

我就读的那间学校,制服是A字型的灰色小短裙,上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外罩一件灰色小背心,因为我是寄读生,所以制服是现成的,也就没有比较合的Size,过小的制服将我身体的线条紧紧呈现。当时我已经有32C.24.34的身裁,身高170CM,是那种经过小公园会被混混吹口哨的女生,每次也有一些小混混在叫说『我想干死你』,每次我都一副冷样加步离开,但其实心里是很希望他们真的来干我,尤其是旁边那个总不说话的酷哥。

有天我跟朋友去逛街,因为是临时的,所以也没换衣服就去。回家的时候经过小公园,我平时不常在晚上出门,这时才发现晚上的小公园有点恐怖,黑漆漆的,白天那群混混似乎都去别的地方了。就在我加紧脚步要走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我,一手环着我的胸部,另一手就伸进我的裙里揉着我的阴户。我努力想摆脱他,但是他紧紧把我束缚住,手指也进了我的内裤里。

那之前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做爱了(因为美国学校住宿),我的淫水一下子流了他一手,身体都软了下来,神志也不是很清悉,口中只能喃喃的讲说『啊……不要』。而那个人并没有停下手,把我推进一边的草地上,此时我看清他就是那个不爱说话的酷哥。

他压在我的身上便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双手也伸进我的衣服里搓弄,我的乳头受不了般的直挺挺,我不住的在草地上扭动,手是一直顶着他,下意识的想摆脱他,但其实并没用力的顶。不清楚的神志,只觉得好像希望能做爱,被舌头堵住的嘴只能发出一些『唔……唔……唔……』的娇喘。

就在我快要到高潮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哨音,『操……!条子』在我身上的那个男人一溜烟的跑了。我趁警察未到之前,赶忙整理了一下衣物便回寄宿的家。回到家里,因为刚被挑起的性慾受不了,于是躲在房里狠狠的把自己操弄一番,最后累得躺在床上也没穿衣服就睡着了。

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进了门骂髒话:『操他妈的屄……玩得正爽的时候……条子杀来了……就差没放进去了……』

『华哥……别生气……明天我带你去鸡明那……给你找一批骚货消火……』

『你傻的ㄚ……今天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上那个小公园之花……强姦耶……刺激的……跟那些浪货是没得比的……你懂不懂ㄚ?』

只听那小弟连连赔了不是,答应明天帮华哥去下那个小公园之花的迷药来让他迷姦,华哥才消了气。一阵开关门的声音后,就没听到甚幺了,而我也实在很累,所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过没多久,好像有人进了房间,我迷糊中以为自己弄错了,但听到有人说话声:『哇……!有裸女在我床上……身材不错……好……刚才没上到那马子……屌都还硬梆梆的……不好意思,就你了ㄚ……』

我还来不及反应,一条棒子猛然的就插进了我的蜜穴里,要不是我睡前自慰过有点淫水,这时一定痛翻了。我睡着的时候是趴着的,头髮盖住了脸,而那人似乎也没兴趣知道我是谁,抬高了我的臀部就狂抽猛送的,也没挑弄我,纯粹就是洩慾

我被插得两腿发麻,开始求饶说:『不要……不要……别再插了……我……啊……我……不行啊……好痛……不要……快抽出来啦……我要死了……』

虽然嘴里不停的求饶,但实际我大量的淫水已流出,随着他的推进,蛋蛋撞到我的花瓣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我也不停的求饶。

『奇怪,声音挺熟的?』那个人终于将我翻了过来,『啊!』惊讶之声几乎同时从我们嘴里喊出,原来他就是刚在公园里想强姦我的酷男,而他也就是我寄宿家庭里的哥哥。

『哈哈……原来你就是我妈找来的寄宿学生ㄚ……哇拷……小公园之花……想上你很久了……』一但让他认出我,华哥反而加强了攻势,插得更起劲。

『啊……我……我……真的不行了……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插了啊……』

也许是年轻的关係,一年多没做爱的我,此时的蜜穴在彷彿处女开苞般,又热又痛,加上华哥的技术真是比忠克哥哥好多了,弄的我不停的放声淫叫,就只是一个抽插的动作,也弄的我高潮连连。

就在我第二次洩了之后,华哥将我侧转身,压着我一只腿继续的抽插,我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只胜下潜意识喃喃的求他放过我。也不知道被干了多久,麻掉的左腿上都是我光亮的淫液,华哥才拔出他的大屌让我用口含住,但是因为无法整只插入,我只好用我的嘴一点一点吸着并不时的舔嗜,一会之后华哥才在我的脸上射出大量的精液。

之后我就成了华哥的女友,他虽然不是最大的大哥,但也有一番小势力。而华哥喜欢叫我淫娃,也造成很多人以为我叫『银娃』,所以在香港人家都叫我娃娃,不过2个月之后我就回台湾了。

(4)游学经验——欧洲

上一次我是在台湾的留学校被温姓老师强姦,ㄜ~~算是强姦ㄅ,因为我并不是主动的,而那次的文章,许多网友看了之后,就问我是不是伤的很重,其实还好ㄝ,主要是脚上有点污青,全身都是草莓印,双脚发软了一个礼拜,就像突然跑了1000公尺一样,走路双脚都不住的一直抖。

不过ㄋ,有关私处的地方,真的是很痛,都有点破皮的,整个阴唇都外翻,还买了妇XX来喷,之后曾又跟留学校的男友做,痛的要死,还又流血了。结果我那个男友还以为我是处女,哈哈哈!

之后我一直等能再出国的日子,因为我的成绩一直不错,所以17岁左右就能再出国了,这次我去的地方是欧洲。

第一站是英国,没甚幺特别的,如果网友们想知道一些英国的民情,请另再E-mill给我,因为这是情色网站,我还是以情色方面为主题比较好。

英国没有甚幺特别的性事,有交到一个男友,是爱尔兰人,比较粗鲁,跟他做爱会觉得自己像个妓女,虽然他也真是把我当妓女,每次做完都有付钱。但因为那是我在英国比较固定的伴侣,所以也算得上是男友。而其他的英国绅士,大多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明明就很好色,很想做,但是又装出一副很清高的样子,很礼貌的对待你,有时感觉会很奇怪。甚至我还碰到一个,每做一个部骤,就问我的感觉,徵求我的同意,实在是很彆扭。怎幺就没有像007一样,又性感、又绅士、又很会做爱的男人ㄋ!

至于苏格兰人我就没试过了,有机会去,再试啰。度假的时候去了冰岛,其实那并不是只有冰天雪地的,也非爱斯基摩人住的地分,因为他根本不在北极圈内,那有很多的冰火山,整个有雪的火山口,我就曾经在那边跟冰岛人做爱,真是很酷的感觉,但实质上做爱的享受并没有甚幺,而是当你躺在冰天雪地上,但一旁的火山口又一直喷出热气,那种感觉顶酷的。

那边的火山口并不像一般开口向上的一个洞,而是有点像山洞一样,山壁上的一个开口,做一做也有进到火山口里,但要小心不能掉下去,谁知道那下面是甚幺。

之后又转学去了法国,那里的男人,真是很不想碰,不只是男人,女人也是一样,因为法国的天气很寒,平时不怎幺流汗,再加上他们的香水很有名,几乎所有的法国人都不喜欢洗澡,整天就喷香水,真的是满恐怖的。不过他们做爱前有很多的花招,逗的你很开心。

而法国男人多喜欢上位体,就是女生在上位的那种,其实只是因为法国男人很懒而已,所以那时我的身材到达的最好的尖锋,因为都是我在动而已,那时有36E.24.32,不过在法国我就不太喜欢做爱。

以上ㄋ,是我欧洲留学的部份经历,没甚幺特别,主要是让大家知道点别国的性事,但不代表就是该国的所有,因为我没法遇到所有的男人,这些只是我遇到的罢了,如果你想,就是酱而已,打算离该本文章了。

那我想请你再给我一点机会,必竟欧洲不只这些国家,再往下看,你会有更意想不到的事唷!

我在18岁的时后,转到了丹麦,其实丹麦在台湾的学生中,是很少学生会选的,因为好像没有甚幺值得学的地方,但我志不在学东西,而是那些个不同的性爱,那性身为开放国家的丹麦,我当然是非去不可啰!

而那果真也没让我失望,在那上课,真的是常有意想不到的事。因为我是修心理学的,心理学常有一些必须直接亲身体验的习题,而在丹麦的老师更是喜欢出这一类型的习题,有的时候就叫我们每个人都去参加不同的天体营,写出心得报告。有的时后也去类似换妻俱乐部的地方,或是一些同性恋酒吧。

因为丹麦的学校,并不是我们美国留学校的分校,是我另外经过一些个考试进去的,所以学校中多数都是丹麦人,而他们对于这些个习题都引以为常,都不算甚幺,在刚进学校的第二天,丹麦的同学就会我开了一个欢迎会。

因为我是他们学校唯一的台湾人,去参加舞会的人有规定衣服,男同学都只戴了一条领带,穿丁字型三角裤;而女同学们,就是吊袜带跟丝袜,穿高跟鞋。我一进去就被用香槟喷了全身,然后有4~5个左右的同学一点一点的在我的身上舔,有个男同学,一边不断用香槟倒在我的阴户,并对着我的蜜穴猛吸。

我在教室的中间,倒在另一个男同学的怀里,不停的娇喘并扭动身体,旁边已有许多的男女同学做起爱了。两个女同学一人一边的舔嗜着我的乳房,其中一个老师还正插着她的蜜穴。一个黑人女孩用蜂蜜淋在自己的私处,一只狼狗正舔着她的蜜穴,那女的还不时跟我接吻。我倒在他身上的男同学,一直在我的身上种草莓。

可能是因为我是很难见的东方人,一个原本在旁边吃东西的男同学,突然推开了正舔我蜜穴的那一个,恶狠狠的往我的蜜穴插进。我深喘了一下,感受到一个巨大的阳具在我的体内猛力推送,原本舔我的男同学不甘心,抬起干我的男生的臀部,也就给他插了下去。

此时我已经是狗爬式,淫水不停从双腿间流下,一位女同学躺在我身下,舔着我的淫水,也有人正干她,我的淫水流了她一脸。我的嘴里插着老师的大屌,喘不过气,只能不停的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也有听到同学正玩SM那种鞭打的声音,也有女同学不停用点燃的蜡烛插自己的蜜穴,但是我已被干的神志不清,没有办法注意大多数同学的动态。

躺在教室的中间,有好几支的阳具对着我的嘴射精,我来不及吞,满出来的精液从我嘴角边流下,两手还各握一支大阳具摩擦着,一个黑人同学正努力的干我。黑人的阳具真是又黑又粗又大,每一下都顶到了极点,感觉到我的穴口随着他的推送,一下紧缩、一下撑开,虽然很痛,但也很有快感。

他每次的插入都很用力,一下子到了顶点,转一转再缓缓抽出,每一下推进弄的我都深深吸气,随着他的抽出发出娇喘,爽得说不出甚幺话,就只有『嗯~嗯~嗯~』的娇喘。

那黑人插了我好久都不射精,每一次的进入都好像比先前深,就这样我被搞的不知丢了几次,两腿发软,结果就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宿舍,有两个女同学很好心的帮我清理,我的身上大概超过10种精液ㄅ。不过实际有干我的人不多,也些人只是将精液射在我身上而已,也没有玩SM的,只是身上草莓不少。当时也没有跟女同学好好玩过,真的有跟女生做的,就是20岁时到日本跟雪子她们做的(不知道的请去看奇遇)。

而我被搞到进医院的也是在20岁日本的时候,其它的都还好。后来在丹麦獃了一个月,我又跟那个黑人做过,也是非常特别的一次。

自从那天迎新,我跟那位黑人同学做了之后,脑子里想的都是他的大屌,他的大东西真是又粗又大,型也很好看,尤其是他做爱的技巧,真的是很棒,每次想起来都会弄的我湿了一片。那时几乎天天都会手淫,有时上完课就赶紧跑到厕所自慰,就因为他刚有跟我讲话,常幻想自己被他搞到快死掉。可是我一个女孩子,怎幺可能跑去叫他搞我?所以只好一直忍耐。

在丹麦我是跟一对老夫妻一起住,那是寄宿家庭。某天,是那个镇开会的日子,所以老夫妻及镇上大多数的人都去活动中心集合了,整个镇都静悄悄的。突然有人按门铃,我一开门居然就是那位叫『鲁班』的黑人,且我门才一打开就被压成狗爬式,我上半身在门外,下半身在门内,而鲁班则已在我背后掀起我的短裙,很粗鲁的扯下我的迷你内裤,把他的大东西插进我的体内。

当时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一点,淫水也没有,他的插入让我痛的用英文大叫:『ㄛ……不要……停下来……我好痛……ㄚ……』可是鲁班跟本不理我,抱起我的上半身,撕开我的上衣,钮扣都被扯掉,因为我在家是不带胸罩的,所以我的胸部一下子都裸露出来,于是我就在自家的前廊跟客听之间,大庭广众下被干。

鲁班吸着我的耳垂,双手抓着我的乳房,用力的干着我,此时我的淫水已开始流出,而我也从哀求变得淫叫起来,开始扭动起我的腰。因为我们的前廊有一个全身的镜子,是平常可以用来整理衣物的,我可以看得很清楚我被干的样子:我看见鲁班的大阳具,每次深深插入我的蜜穴里,就会将我的阴唇捲入一点,抽出的时候都会带出一点淫水。

他缓缓抽出一半的时候,又狠狠的以半旋转的方式插入,再快速的抽出,至龟头还在里面的时候,又迅速再插入,这种方式让我阴道中的每一个部位都会有不同的感觉,简直让我欲仙欲死,口中直嚷着:

『oh!oh……yes……fuck……me……yes……baby……fuck me……』

而鲁班也同样的低沉的发出『ㄛ……ㄛ……ㄛ……』的声音,很快的我达到了高潮。这时鲁班把我抱起抵在墙上,并将我的双腿抬到他的肩上,就这样压着我,一边吸我的乳头,一边继续干我,不时用舌尖轻点我的乳头,我简直发了狂的大声的淫叫。

有一些人从门前经过,也只是匆匆走过,因为丹麦是性开放国家,他们认为去干扰别人的做爱,是不道德的。

此时鲁班已经是坐在前廊的椅子上,而我在别人的注视下更是兴奋我奋力的扭动腰部,大好让他的大阳具能摩擦到我阴道中的每一部份,其实不扭,他的大东西也已经将我塞的满满的了。我大声的淫叫,并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可是鲁班并未放过我,他看我很累了,便将我放到椅子上,开始姦淫我的嘴,但是他的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我无法完全吃下,所以我就改成一点一点的吸,在他的屌上及大腿内侧种起草莓。

不一会他又将我抱起,让我的双手扶在前廊的栏杆,上又开始干我,这次还用手指揉捏我得阴蒂,我简直快被搞死了,也叫不出声就只能不停的娇喘。可是不知哪来的力气,我不自觉的一直在扭腰,淫水也不断的流下。他将我转身,双脚环在他的腰上,加速了抽插。就在我达到第三次高潮的时候,他滚热强劲的精液在我体内射出。

于是他将我放下躺在前廊,伏在我的身上,本来以为他就这样没事了,没想到他依然没将东西拔出,只是很缓慢的抽插,慢慢的越来越快,不过他这次插没十几分钟就将大屌拔出,将精液射进我的嘴里,然后吸着我的阴蒂,并用舌头逗弄着穴口,让我达到第四次的高潮,真的是爽死了!

后来我们喘息过后,我问他来这里干嘛,原来他是来借笔记的,突然想干我而已。

在丹麦獃的约一个多月,在一次美国学校的考试,我终于取得到美国本校的资格了。临走前,在机场的厕所里,我又被鲁班搞的半死,而他也是少数我还有在联络的性伴之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