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变态的钢琴老师(阿庆淫传系列~59)

变态的钢琴老师(阿庆淫传系列~59)

      

第一话

十五岁那年,由于我的前一个钢琴老师随她的丈夫移居到印尼去了,妈妈便为我再找来了一个新的老师。

我非常的喜欢这位新的钢琴老师,但并不是她教得好,而是由于她张得实在是太美艳迷人了!二十九岁的她简直就是「中山美穗」的翻版複製人。她不但身材、外貌和头髮像极了,就连名字也叫美穗,真令我怀疑她是否是中山美穗的超级迷,连名字也改为美穗呢?

这位美穗老师虽然张得动人,但脾气却是令人不敢恭维。往往只要我弹得有一丝错误,她手中的那根长尺便会毫不客气的劈打在我手指背上,有好几次还敲打我的头,痛得我几乎流下了「英雄泪」来!

但不知为何,我却又偏偏的特别喜欢这位「坏」老师。有好几次妈妈看她如此的对我作体罚,有些心疼的想另换一个老师,都被我的极力反对而不了了之。

这一天中午,在美穗老师来到不久,妈妈便因为和林阿姨约好,便匆匆离去,临走前说要到傍晚才会回来,还叫我要乖乖听老师的话,把钢琴学好。哎哟,真啰嗦啊!

今天的美穗老师与平时有很大的不同,我有好几次弹错了竟没受到她任何的指责,还笑着要我用心点,从新再来一次。我反而被她这突而其来的改变而使到我无法集中精身,一而再的弹错…

这时,她叫我完全地停下来。我正準备着她的挨骂和那根惯性打过来的长尺,然而,两者都没发生!美穗老师反而对我说可能是我太累了才会一直出状况,要我休息一会儿。

————————————

第二话

美穗老师和我就坐到厅里的沙发上。我们俩默默无言地坐在那儿大约十分多钟之久,我不时的斜视着美穗老师。不!应该说是偷窥着她胸前那没扣好的衣领前露出的深乳沟!而我的小弟弟,也不知觉的逐渐勃起,只见美穗老师直瞪着我微笑,不知她是否察觉到我的歪思想,令我好不自在地把双脚合起,令得那勃起的老二更加不舒服!

突然,美穗老师站了起来,走到大门旁边,捡起了一个红皮项圈带似的东西。她问我道:「阿庆,这是什幺啊?」

「噢…那是我买给邻家狗儿的狗用项圈!我妈妈不许我养狗,所以就常跟他们家的狗玩。那狗儿非常喜欢我呢!」我得意的说着。

「嗯…你喜欢狗?那…趴下吧!老师今天就要你…做狗!快…照我的话做!难道你不愿意做老师的宠物吗?」

我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呆呆伫立在那里。我凝视着老师,很想问她说这是开玩笑的吧?可是看到老师一本正经的严厉模样,我知觉老师的命令并非是在说笑!

「你还在等什幺?…来,快趴下!」

我也不知为何会听令于老师的怪吩咐,立即在冰凉的地板上,四脚着地的趴着。在这剎那,自己也真得有点儿像变成狗的感觉。

「来…爬过来!嗯…乖…真是乖乖的好狗儿啊!」美穗老师称讚我。

只见老师蹲在我的面前,把那红色的项链套在我的肢子上,把它给固定着,然后摇着那链子哗啦哗啦地响着。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为了一条狗。而美穗老师则拉着链子的另一端站起来,变成了我的主人。

美穗老师用力地拉着链子,然后就这样在厅里走来走去。我也就得忍着膝盖的疼痛拚命地跟着爬。

「老师…慢点啊!我…我…」我急的说不出话来。

「你是狗,所以不能说话,明白吗?」美穗老师摇摇头说着。「要学狗儿汪汪地叫…汪…汪…知道吗!」

我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老师会跟我玩着这幺样的一个怪游戏。

这时,美穗老师有发出另一个更惊诧的吩咐。她竟要闻立刻当场把衣服给脱光光。我还在犹豫的时候,美穗老师就一脚踏在我头上,厉声地斥责、催促着我。

我急忙地把衣服给脱掉。

「喂!裤子也脱掉…内裤也要脱啊!」美穗老师边骂道、又边笑着。

老师究竟是在想些什幺啊?我困惑地看着她。然而,我始终还是照她的话做,直到全身裸露地跪坐在地上,以双手合遮蔽着我的老二。

「哗!阿庆,想不到你的小弟弟竟有如此的粗大!才十几岁就长得像一条大水蛇啊!」美穗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竟将自己身上的外服也给脱下,只留着一身浅紫色的花边性感内衣裤,姿态非常的妖媚。

她要我趴着不许动,接着便步入了厨房。

当老师走出来时,她不知在那儿找到了一些剩菜,倒在一个小碗里,拿到了我的面前命令我吃,并不准用手,只能用嘴像狗那样吃。

我没想到这样的吃法居然会是如此困难。经过很大的努力,我还是陷入莫大的绝望里。只要稍许把饭菜弄洒到外面,就会飞来毫不留情的骂声和脚踢。

好不容易总算吃完后,竟又被美穗老师狠狠打了一顿。因为在碗里还剩下一些菜汁。

「坏狗儿,要吃光光!要舔得像镜子一样的光亮才行!」

我含着泪珠,照她的话做了,可是脸和嘴都已经髒兮兮的了。

美穗老师这时又再次做出令我惊讶的事!她居然用自己的舌头,把我脸和嘴巴给舔得乾乾净净,使得我又狂喜、又兴奋,赤裸的肉棒竟在不觉之间已经勃起翘上,并轻轻地弹动着。

美穗老师往那儿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甚至于好像根本忘记我是一个人。只见她躺在沙发上,微笑的看着我,并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没有做其他的任何事,就这样大概待上三十分钟以上。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坐或像狗一样地卧着,长时间忍受着脚麻和双膝的痛苦。然而,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的阴茎就有如那叫春期的动物一样,始终是勃起硬挺的。

我的脚再也忍受不住了。我像狗一样地开始对着美穗老师汪汪叫。终于,从等待中被解放出来。我在这时也得了到奖品…

美穗老师虽然命令我继续做狗,但这一次是要我用嘴巴来拉脱下她那38D的胸罩,又命令我要用舌头使她高兴。

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吸吮着美穗老师圆美的乳房和乳头,慢慢使得她进入欢乐的世界里。而当我的脸靠近她那已完全湿润的下体时,美穗老师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地,软化无助地蠕动着身体,并哀求着要我用舌头尽量地伸入她蚌肉的缝隙里头。

「啊!舌头伸进去啦!把舌头更伸长…对…对…乖…要一直钻到…到最里边啊!」美穗老师抓住了我的头髮,不停地这样喊叫。

美穗老师已经完全变成了我爱抚的玩具。同时,我也是完全变成她的手淫工具。我对现在的一切感到莫大的欢乐。这时候,舌头已经用的快不信了,似乎要麻痺了,可是我还是忍耐着。

淫蕩的呼唤声不断地从美穗老师嘴里吐出,我的啜舔口技,使得她好几次地登上最高峰,爽到她的双眼都反白了!

美穗老师歇了数分钟后,发觉我的肉棒还是那样可怜的勃起时,就命令我採用教狗站起来的方式,学狗那样站立着。

当我从趴在地上站起来,露出肚子和挺直的肉棒时,美穗老师便逗弄着我,嘴里唸唸有词,用手揉搓我那已僵硬的肉棒。

美穗老师先用左手刺激我的睪丸,然后右手也开始抚摸我红肿的大龟头。这时候,我的脸上露出了即痛苦、又爽到入骨的莫名其妙表情。她一直不停的揉弄着、扎压随,不到片刻我就虽着一声狗叫,把精子都给射了出来!美穗老师立即地用口把它给含着,并把我温热的浓味精液都吸吞入肚…

—————————————-

第三话

美穗老师赤裸着地站了起来。她似乎在寻找什幺的在厅上巡逻着,然后手里拿着什幺东西,又来到我的面前。而我也赤裸地跪坐在那里,就好像忠实的狗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看…阿庆!看我给你找来了什幺?」美穗老师手上拿着的是一条红色缎带,那是妈妈刚才用来绑束準备送给林阿姨女儿的礼物剪剩余的缎带。老师拿这个过来又想做些什幺呢?我无法透视她的意图。

「喂!站起来…立正姿势!」美穗老师吩咐后,蹲在我的面前,用手指弹了一下我那又挺立起来的阴茎,然后把红色的缎带卷在我阴茎的根部,并用力打了个结,还用剩余的部份束了给漂亮的蝴蝶结。

「啊!好痛…痛…老师…」挺起的阴茎被猛力的捆绑着,我不由得叫了出来。

「我怕你又认不住地就射出来,所以给你绑上。不满意吗?可是很可爱呀!去照照镜子,嘻嘻嘻,真的好可爱啊!」

被弄成这种样子又被取笑,虽然是很大的屈辱,但我却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快感,从后背掠过。如果这种样子被人看到,大概只有去寻死算了。可是,这是我和老师两个人的秘密,想到这里,我也就产生莫大的欢喜。

对我嘲笑了一番之后,美穗老师就叫我去拿瓶乳液来,然后就把美丽的身体躺在地毯上,并命令我涂在她身上每一吋的地方。

「用手像按摩一样地慢慢涂,但不要用力按。」老师吩咐着。

我把乳液倒在手掌上,轻轻抹在美穗老师的嫩滑身上。我此时还得一面拚命地忍耐着被红色缎带带来的痛楚。因为抚摸着老师的肉体,更加刺激着我的性慾,对自己阴茎的不断膨胀,感到愈加的痛苦!

「你怎幺了?…阿庆,你…想跟老师做爱吗?想用你那根肉棒插进来老师的穴穴吗?」经过一番按摩,美穗老师突然露出淫蕩的笑脸,对我提出这尴尬的问题。她当然知道,我对这问题不知该如何的回答。她肯定是故意这样问的。

「别假啦!要不然在老师面前把小鸡鸡弄成这幺大是什幺意思啊?」她吃笑的望着我问道。

「那…那是…是…」

「你是在想淫秽的事情吧?是在幻想干着老师的处女洞吗?」

「……」

「你想要老师摸你吗?还是你想要摸老师的湿透的阴唇啊?」美穗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把双腿摊开,张得整个外阴唇大开着门户,似乎在欢迎等着我的进入。

就是在这样做语言游戏中,我的心境被她弄得更加的乱了,且更加的疯狂刺激。就在这时候,我轻轻惊叫一声,立即握紧自己的肉棒,因为他觉得要射出来了。

可是并没有那样。是因为用红色缎带用力捆绑的关係吧?虽已经达到界限,却又没发生射精现象,是否因为失去射出去的路,而精液又跑回去了呢?本来就将会获得快感,这样一来,就觉得有一种无法排泄的不满感。

「你怎幺了?」了如指掌的美穗老师似乎有意地问着。

「老…老师,哦哦…我…我已经…不能忍耐了!」

我话还没说完就已扑到美穗老师的胸上。我在这剎那忘了自己,将脸靠在老师那丰满的乳房上磨擦,又找到小小像草莓的乳头含在嘴里。同时下意识地把红色缎带绑尾的火热肉棒,压在麻美子的下体上不停地扭动、摩擦着。

美穗老师看到我这情形,虽然允许我撩弄她的乳房,但对于想插入下体的动作确不认同。一直紧合着双腿,不让我进入。她抱着我的头,在我耳边轻轻说:「阿庆,别急…你先使老师舒服舒服吧。」

我看着美穗老师的脸,竟发现她的眼睛是今晚第一次含带有湿润的温柔光泽。

「我要你…舔…舔老师下面那…那有毛的…嘴唇…」

「用舌头吗?」

「那当然啦!难道还用屁股吗?」她讽刺性地笑着说。

说完之后,美穗老师让我仰卧在地毯上。然后竟骑在我的脸上,双手轻轻按压在我的胸前。这也就是蹲着撒尿的姿势,使她的秘处正位于我的眼前,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粉红色湿润的肉洞、略深色的肛门眼,都毫不吝啬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美穗老师大胆的分开大腿,小阴唇完全绽开,甚至于还能看到里面红色的滑嫩肉壁,然后她的屁股慢慢低下来,摩擦着我的鼻粱。我似乎稳闻到那可能是老师的屁眼臭味,闻着闻着,竟觉得逐渐变成散发着芳香的甜美味道。

我很自然地伸出舌头舔老师那最美丽的屁眼。嗯!发出啾的声音,我在那神圣的地方拚命地吸吻着。美穗老师的身体也开始直颤抖,她的肉蕊已经湿润,隐约发出啧啧的声音。

我的双眼正焦视着美穗老师的肛门,每当我的舌头舔到那肉缝时,它就开始蠕动。

「啊…啊…真…真爽!用…用力…」骑在我脸上的美穗老师,很显然地显示出她那亢奋的性慾。

我拚命地运用舌头和嘴唇,尽一切努力伸出舌头,并从屁眼儿舔滑到她那充满蜜汁的阴道内,不断交替地舔来舔去,还把美穗老师那因高潮而洩洒出的香甜淫水全都给吸吞下去。

原以为疯狂地洩过一次就完事了,可是有如海啸般强烈的高潮感却一而再地直涌到美穗老师的全身。

「啊…啊…不…不行了…啊…又…又洩了…洩了…」美穗老师全身不停地颤抖,在激烈的痉挛中,她的身体好像被丢在空中,然后又像在云霄一样猛然下降的疯狂快感!

我不大明白为什幺美穗老师不肯直接和我性交,反而弄得我满脸都是她的淫秽液汁呢?为什幺不答应让我越过那最后的防线呢?我实在无法理解。

经过这一次,每当美穗老师来教琴时,只要妈妈不在家或外出,我们便会偷偷玩着各式的变态行为。我真想把阴茎插进入美穗老师的身体里,但问过了好几次,她都只为我在体外射精。不是以手,就是用口来解决。虽然我也感受到相同程度的快感,然而下面那空虚感毕竟…

是不是异常?是不是心理变态?有时候我也会感到不放心。但究竟那不是最重要的问题。能和美穗老师在一起,我就已感到了满足,而且能和老师做各类充满怪僻的性行为,不管是不是违背异常道德,对我而言,这一切都像是个梦幻一样的美妙故事。

只要美穗老师愿意,我会继续和她的关係,全心全意地做她那条可爱听话的狗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