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老师的真面目~(九)抱病干活

老师的真面目~(九)抱病干活

      

(九)抱病干活

大约病了四、五天了吧,今天总算还是要去上课了。其间,有许多朋友的电话问候,当然,也有不少朋友亲自登门拜访。说是来看病,其实大都是想藉此机会,顺便来我家搜括一些漫画啊,什幺的。但也有一些真正的死党好友,他们倒挺关心我的,因为他们听说我病的挺严重,不过他们的关心从不表达出来。到了我家,见我情况不错,就开始吐我槽:

“喂!小杜,手枪打太多喔!难怪那幺虚,哈哈……”一群人起鬨的大笑。

“耶,这个……也算是啦!呵……”我也只能这幺回答了,加上了无可奈何的苦笑。

虽然这些人,或有用意,或无企图,我还是很感激他们,没忘了我这个人。当然,老师也有来。

那天早上,大家都正在上课的时候,妈妈把正在睡眠中的我叫醒:

“家伟,老师来看你了,快起来去给老师打个招呼。”妈妈心急的拉开我的棉被,把衣服放在我身边。

“老师来了!?”这个念头在我心中盘旋了一会儿,我清醒了。

换上较为正式的衣服,急急忙忙的梳洗了一下。才刚下楼,就看到了老师那清秀俏丽的脸庞。她坐在家中的长条状的皮沙发上,老师穿了件紧身牛仔裤,更衬托出她那双大腿的曲线修长。上衣则是一件鹅黄色的休闲衫,是一套很随性而且适合老师的打扮。和以前的老师不同的是,她没有擦口红,粉嫩的嘴唇挂着一丝甜甜的微笑。她把头髮梳成一束绑在后头,不可否认的,整体而言,老师看起来更年轻了。

老师还带了个小包包,还有眼镜。老师看起来就是那幺的气质翩翩、那幺的修养良好、那样的……迷人。

不知为何,我有点感动,轻轻的唤了一声:“老师……”

老师带着迷人的笑容,向我点了点头,继续倾听母亲诉说我的病情。

妈妈见我下了楼,叫我先坐在老师旁边,然后继续她的话题。我双眼不时瞄向老师,老师也是,当我们四目交接时,我看到了老师眼中的关怀。

“好啦,你们先聊会儿,我去弄些饮料。”妈妈起了身,向厨房走去。老师连忙向妈妈道谢后,急忙的问我:“你……还好吧?”我点了点头,回道:“还不错。”

“那就好,我担心死了,老早就想来看你了,可是一直抽不出时间,放学后又有同学会来。”

我“嗯”了一声,调皮的说道:“老师,妳今天好漂亮呢!”

老师害羞的低下了头,小声的道:“是……是吗。”

“是啊!”我顺口接道。

“嗯,你觉得好看就好。”老师轻声的说。可是我没听漏一个字,我握住老师的手,唤了声:“老师……”

“怎幺啦?”老师的手不好意思的挣脱了一下。

“妳有想我吧!?”我试探的问。

老师缓缓的低下头,说道:“好想你啊!我……哪能忘的了你啊。”

老师的语气十分真诚,我紧紧握住老师的手,这时的心里,好希望妈妈快出去,我想好好的疼爱老师。

妈妈这时端了果汁进来,我赶紧鬆开老师的手。这时,电话正好响起,妈妈接起了电话,讲了会儿,似乎有点惊慌,挂了电话,不好意思的转过身说道:

“家伟啊,你陪老师坐坐,妈妈有点事,要出去。老师,对不起喔!招待不週。”

妈妈的话有如天降甘霖,在我耳里,简直听成了:“家伟啊,你陪老师“做做”……”

我连忙点头,老师则说了声没关係,在妈妈和老师一番客套后,妈妈开着车出去了,家中,只剩下我和老师。我迅速将身体贴近老师,捧起她的脸吻去,手隔着休闲衫玩弄老师硕大的乳房,老师急急把我推开,说道:

“都生病了,你还……还这样。”

我不服输的说:“生病了,可是还是有精神的很吶。”说完,我的眼睛向下体一瞄。

老师咯咯的笑了,说道:“喔……是吗?”她的手一把揪住挺起的肉棒。

“看来还真有精神呢!呵……”老师隔着我的裤子套弄着。

“速战速决吧!我怕妈妈很快回来,妳自己把裤子脱下吧。”我边说边解开老师衬衫的扣子。

“嗯……”老师迅速将牛仔裤脱下。

“今天是白色的啊!”我解下了老师纯白的乳罩,吸吮那弹出来的大奶,我的手隔着薄薄的内裤搓揉老师的那淫蕩的颗粒,老师随即发出了甜美的哼声。随后我叫老师躺在沙发上,我则趴在她腿边,拨开内裤舔着她湿润的私处,老师的脸露出了爽快的表情,身子随着我的舌头而弓起。

“妳可别叫的太大声啊,邻居会听见的。”我用手指插进了老师的阴道。

“啊……啊……”老师咬紧了牙,眉毛皱在了一起,像是忍受着什幺煎熬。

我的舌头加入战线,延着阴唇滑过,来到了上端,配合手指的抽动,舔弄老师敏感的阴核。老师的手压住了我的头,不知是叫我继续,或是希望我停止。

“啊啊……你……别玩了……我……我要受……不了了,啊……”老师拼命压制自己的音量。

老师的淫水这时大量流出,沾湿了她的内裤及我的手指,我将手指抽出来,往上搓揉她的乳头,边舔边说道:“嗯……很……舒服吧?……啊……”

老师呻吟着,缓慢的说:“好……爽……啊……啊……我……快……不行了……啊……嗯……啊啊……”

我迅速站起身来,脱下自己的裤子及内裤,说道:“自己脱妳那湿淋淋的内裤吧。”

老师依言坐起,一脱下内裤,马上将我刚露出的肉棒含进嘴里。就像见到猎物般,紧含着毫不放鬆,含糊的说:“嗯啊……好久……嗯……不见了啊……嗯嗯……”

我享受着老师湿滑的口腔及舌头,想着:会久吗?三天吧。

此时,我推开老师,因为老师的淫态差点让我把持不住。一把将老师推倒,一手抓住她的乳房,一手扶住自己的肉棒,长驱直入。老师“啊…………”了长长的一声,双手抓住老师的臀部,我随即开始了抽动。

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关係,我干着老师时,总觉得有些晕眩,但这没什幺大碍,老师柔软巨大的奶子就像布丁似的在身上摇晃着,紧闭的嘴巴看出了老师的忍耐,老师的脸随着我的抽动渐渐泛出了红靥,嘴中也发出了细微的呻吟。

“老师……这次……我们……一起去吧……”我加快了速度对老师说。

老师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将老师翻了过去,重新进入老师的体内。我缓缓的抽插,因为我怕老师忍受不住而叫出声来,双手用力的挤压老师的丰乳。

“啊……家伟……快一点嘛……人家好想要啊……”

“老师……别急……会让妳爽的……”

就像打桩,虽然不快,但每一下都深入底部。一会儿,老师就被搞的娇喘连连。我开始加快了速度,老师忍不住“啊~~啊~~~~~!!”的叫出声来。管不了了,我的肉棒也一步步接近高潮了,老师的反应更是激烈:

“家……家伟……我要……洩了啊……啊啊……好爽啊……”老师的手淫蕩的抓揉自己的大乳。

“老师……我……也快了……唔……”我加紧了抽送的脚步。

突然老师“啊~~~~!!洩了啊……”一声大叫,我的肉棒一阵滚烫,就要射了。

“啊……老师……可以……射在里面吗?……啊……”

“啊~~~~不行啊……你快……快拔出去!啊啊啊~~~~~”

我一听,急忙抽出频临洩洪的阳具。才一拔出,火热白稠的浓精以强劲的力道呈线状喷出,一条白色的线形液体,沿着老师的臀,到老师雪白的背、头髮,甚至老师身前的沙发及沙发扶手……

我拿出面纸递给老师,自己则替老师清理她难以擦拭的地方。等到一切恢复原状后,我拾起老师的衣服给她。

我拿起老师湿透的内裤嗅了嗅,“嗯,还真骚呢!”

“讨厌,还我啦……”

我把内裤轻轻丢给她。

“那幺湿,妳还要穿啊!?”

“没关係,等下我会先回家。”老师边说边整理自己的仪容。

老师整顿好后,弯腰拿起我的内裤,笑着说:“来,我帮你穿。”

我很乐意接受老师的服务,老师轻巧的帮我将内裤穿上,老师隔着我那豹纹的内裤将脸贴在我的肉棒上轻轻磨擦,像有着无限爱怜似的。老师抬头看我说:“你今天喷的好多啊!”

“嗯……大概是很久没做了吧。”

老师笑了笑,低头亲吻着它。老师接着帮我穿回裤子,说道:“我走啰。”我点了点头,说:“我送妳。”

送老师到了门口,老师有些不捨的看了我一眼,柔声道:“将身体养好,要快点来上课喔。”

我捏了把老师的奶子,笑道:“遵~~~~~~命!”做了一个夸张的敬礼动作。

老师笑了笑,回手轻轻抓住我的肉棒,说:“那,我先走啰。”说完还轻轻揉了一下它。

“嗯,老师再见。”我挥了挥手,老师点了点头,穿好她的鞋子。老师準备离去时,突然回头给了我一吻,娇笑道:“再见。”这才上车离开。

我四周张望,嗯,没有人,这才关上了门,回到床上。

唉呀!我刚怎幺不把老师带到房间搞?这样老师的淫叫,不就不容易被别人听到了吗!我真是病糊涂了。

不知为何,做完爱反而有了精神,脑海开始浮现一些问题,大部份皆是有关于老师,但其中只有一个令我反覆思考而不得其解:老师,她……若是真的……爱着我,那她到底爱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肉棒及旺盛的精力?

好烦人的问题,不愿意再想下去,将棉被幪上了头。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妈妈回来了,她回来的那幺晚,不禁让我后悔不多干老师一会儿。

妈妈把饭菜端上桌,吩咐我吃饭,顺便告诉我今天的电话中提及的事。妈妈说,我的一个表舅经营失败,四处负债,现在不知道躲到那去了,于是债主就找上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姑婆讨钱,弄得姑婆整日以泪洗脸,妈妈一接到消息,就连忙赶回乡下安慰她老人家。据说欠的钱还不少,至少有八个零,人又不知道跑到那去躲了。唉,真是,而且不止欠外面钱,他还向许多的亲戚借钱週转,越欠越多,弄得我们家族都快内乱了。

算了,跟我没啥关係。吃了饭,哈……打了个哈欠,大概再过两三天,就得去上学了吧,在家中待太久,实在想回学校上上课,见见同学,还有……玩玩老师,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