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老师的真面目~(八)放纵的报应

老师的真面目~(八)放纵的报应

      

(八)放纵的报应

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撕开了麦当劳的纸袋,我真的需要补充点养份了,喝了一大口冰凉的可乐,呼……真正透心凉。呼了一大口气,真的好爽。我走到墙边,随手打开一扇窗户,凉风阵阵,吹在汗流浃背的身上,嗯……有点冷。

在我大快朵颐时,“喀……喀……”是高跟鞋,原来老师缓缓从桌子上坐了起来,她“呼……”了一声,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头髮,滑下桌子,向我走来。

“妳肚子饿不饿啊?妳买了好多,妳自己要不要吃点东西啊?”我边吃边问道。

老师点了点头,没说话,继续往我这里走。当老师走到我跟前,我将可乐递向她,问道:“妳很渴了吧?”

老师又点了头,但她没接过我手中的可乐,于是我将可乐搁在她身旁的桌子上。我吃了好一会儿,老师只是站在我前面看着我,丝毫没有其他动作,我抬头问她:“怎幺啦!?妳要吃什幺,我拿给妳。”说完便打开装置食物的袋子。老师蹲了下去,贼贼的看着我,我被她瞧得有点怪怪的,忙将视线转移他处。老师在我不没注意时,突然伸手握住我半软的肉棒,有点发嗲的说:

“我饿了,想吃香肠啊……渴了,想喝浓浓的白果酱……”说完便伸出舌头舔起我的阴茎。唔……原来她在想的是这个,怪不得刚刚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老师似乎舔的很爽快,边舔还边说道:“你……刚刚……还没射精吧?嗯……”

我半呻吟似的“嗯……!”了一声,放下手边的汉堡,抚摸老师的头。慾望之根在老师舌头的不断逗弄下,恢复了它的坚硬。老师见状,站起身来,半弯腰的站在我身旁,改用手掌搓动我的肉棒,嘴唇靠了过来索求我的亲吻。我把头靠了过去,用舌头将口中的部份汉堡捲入老师嘴中,老师也都照单全收。老师和我舌头火热的纠缠着,老师的乳房则在我眼前晃啊晃的……

在老师的小手温暖搓动下,我已经到了发射末端,我赶紧将舌头抽离老师的嘴,双手抱住老师的头向下一压……来不及了!我顿时下腹部一阵酸痛,精液喷射而出……

喷的很多,白稠的浓精喷洒在被我往下压的老师脸上,老师随即用嘴巴含住肉棒,轻轻套弄,将我剩余的所有精液都吞入喉咙后,老师才满意的笑道:“真棒啊……好吃……”说完她立刻用手指刮下她脸庞上所有的精液,嚥进嘴中。

一阵发洩过后,我把老师抱到我的大腿上,问她:“要不要吃一点……”

老师亲了我一下,笑道:“不了,你已经……把我餵的很饱了……喔……不不,是太饱了。”

我从袋中拿出了薯条,沾了些蕃茄酱,涂抹在老师的乳头上,然后低下头把它给舔乾净。我和老师都没有力气再做爱了,但是我们仍用着不同的方式取悦对方,老师则是用嘴巴餵我吃喝,不然就是舔舐着我身上的汗水,就像夫妻在做爱后,总会聊聊天、谈谈心,增进彼此间的情感,而我和老师只是表达的方法不大相同罢了。

虽然老师说她不想吃东西,但她还是陪我吃了一些薯条、喝了一些可乐。吃饱喝足后,我们出去拿回了我俩的衣物,回到教室穿好后,我们準备离开学校。

“希望今天的事没人发现。”老师忧心忡忡的对我说。

“嗯……”我牵起老师的手,随即又笑道:“怕被发现!!??那妳还叫那幺大声!!??”

“去你的,哼!”老师口中虽不满,但她却将娇小的身躯靠在我的胸膛上,我俩就这样向外走去。

其实我一点也不担心会不会被发现,为什幺呢?在夜晚寂静的学校里大吼大叫,应该特别容易被人察觉啊!不过,那得要看学校所聘用的工友,才知道啰。我们学校的工友,是个十足的酒鬼,只要上司一不在……嘿嘿!

我为什幺知道!?还不就前些日子,为了我那位身为学艺的好友,天天留下来做壁报啰,那位工友甚至拿酒要跟我们一起喝呢,不过当我们把他扶回看守室后,他马上醉的不醒人事,加上老师及教官的宿舍离操场有着一段距离,所以我有九成的把握没问题,万一很衰,真的不小心被发现,那也只好听天由命啦。不过,那时候的我,性慾大过了一切。

我和老师边走边聊,也没聊些什幺特别的,就谈谈同学、说说学校,讲讲刚刚做爱的感觉,加上,一点点的互相调侃。在老师轻快的笑声中,我们穿过了校舍、穿过了行政大楼、穿过了穿堂,到了校门口。

“要不要我载你回去?”老师低着头问我。

“喔,不用了,我自己有骑脚踏车。”

“是吗,那,我先走了。”老师似乎十分失望,不过我也没办法。

目送着老师走向她的轿车,我的腰际还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抽痛。老师回头看了我一眼,马上又小碎步的跑回来,紧紧的抱住了我。

“家伟,我今天……很高兴。”说完,踮起了脚,吻了我,转身跑回她的车子,发动了引擎,离开了。

我想,老师所追求的,或许不止是性慾,而是一个能够带给她快乐、能关心她、能对她好的人。这些让我更疑惑了,老师的丈夫,究竟是个什幺样的男人?老师真实的生活到底是?

算了,别想了,有机会的话再问问她吧。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到了车棚,帮自己的车开了锁,回家啰~~~~!

才刚打开家门,就传出了妈妈的责备:“怎幺那幺晚回来啊?也不打个电话讲一声。”

我懒洋洋的爬上楼梯,背后还传来妈妈的询问:“要不要吃饭啊?”

我摇了摇头,振作的提起脚步奔向我的房间,实在太累人了。

一看到床,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砰!”一声关上房门,扑了上去。“啊,有床真好!”这个念头在我脑海浮现,神智已经开始模模糊糊起来,抱着软软的棉被,又想起了老师诱人的胴体……

那一晚,我做了很多的梦。这些梦,很杂、很乱、很烦人,却又挥之不去。我梦见了家人、梦见了同学、梦见了偶像、梦见了鬼怪、梦见了自己,也梦见了老师。梦里的老师在向我招手,她穿的好美、好漂亮,全身散发迷人的风采,带着甜甜的微笑。脑中冒出一个疑问:老师,她……真的爱我吗?是真的吗?

我突然觉得很难过,大声呻吟了出来:“好……好痛苦……”

有……有人摸了摸我的额头,我……我又陷入梦中……

“家伟……家伟……”伴随着叫声的是一阵摇晃,“嗯……”我含糊的应了一声:“怎幺了?……”头好重……

“你感冒了,你爸帮你请了假。来,起来吃药。”妈妈把我扶了起来,将温水递给我。

我感冒了!?大概是昨天在操场上着的凉吧!嗯……也可能是在教室,也可能……算了,反正就是感冒了,昏昏沉沉的真不好受。

吃完了药,我又倒了下去,这次感冒似乎不轻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睡梦中的我再次被妈妈唤醒,她叫我将衣服换了,要去看病。

“林诊所”三个熟悉的字映入眼帘。是的,我每次生病都是来这看的。

进了诊疗室,嘿!医生还是那副老样子:肥圆的脸庞、厚厚的双下巴、戴了一副眼镜。

“没什幺事的,喉咙有点发炎,吃些药就好了。不过,在这种大热天得到的感冒,往往比较不容易好,要特别注意一下。”

听完了医生的长篇大论,妈妈去拿了药,我则知道,可以休息好一阵子了。